655、杀上来-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55、杀上来

    那个男人吻得更加起劲,上半身很快赤果。紫you阁 om

    两人抱在一起,滚着被子翻了个翻,顿时阮舒在上,男人在下。

    而那个男人的脸霎时呈现在镜头之中。

    正是傅令元的样子。

    画面是无声的,也遮挡不住扑面的旖旎和火热。

    shè xiàng头的位置和角度分明还专门调整在了不远不近的距离,既能让观看shì pín的人辨认得出两个人的脸,又无法将局部的细节看得过于仔细。

    前座的栗青只突然听到摔东西的动静,下意识地扭过头。入目的是自家老大被阴霾笼罩的脸,车厢内弥漫开自老大身、上散发出的肃杀之气。

    他也不敢问具体发生了什么,可现在也只有关乎阮姐之事才能令一向冷静老大bào dòng自此。

    且被摔的又是shǒu jī。不用猜,必然是那个“s”又发来的挑衅。

    连刚得知阮姐被“s”带走的时候,老大的反应都没这么大

    “s”也挺有本事的

    “还有多久能到?”傅令元冰冷的语音拉回栗青的思绪。

    栗青骤然一凛,不是特别敢答话:“因为镇里发生的两起案子,连夜离镇的旅客增多,我们恰好碰上高峰。jǐng chá又为了查案设置了路障----”

    “我只问你还要多久能到!”傅令元火气旺得不行。

    栗青yu哭无泪。他也很想能准确计算出时间。可每开一段路就得堵一小会儿

    “老大,原本半个小时----”

    “拐这边。”傅令元打断他,倏尔指向窗户外。

    栗青迟疑:“老大,地图显示,这条路开下去,只是一个村子。”

    “拐。”傅令元确信无比似的,语气肯定而不容置喙,“村子后面有路。”

    栗青不再多言,遵照他的吩咐。

    只花了五分钟就开到所谓的村子后面。

    但哪里有路?有的仅仅为一条河,根本开不过去。

    “老大”

    “等等。”

    傅令元凝眉,下了车,走到河边一通张望,开启shǒu jī的电筒照着路灯打不到的地方,像在寻找什么标记,然后找了一根很长的木棍。往河里捅。

    栗青模模糊糊猜测:难道河里有路?

    他正打算问老大是否需要邦忙。

    但见傅令元蓦然径直往河面上跨。

    栗青吓得魂魄都要飞出去了:“老大!”

    出乎意料,傅令元的身形稳稳当当,并未掉入河中。远远地望过去,就好像他有特异功能,能浮于水面之上。

    栗青将受惊的魂魄收了回来。

    傅令元又用木棍在水面上探片刻。似在丈量宽度,才从河面上跨了回来。

    未顾上脚上的鞋子**,他抿直薄唇坐上驾驶座:“我来开车。”

    栗青也不耽误时间。自觉挪去副驾驶座,系好安全带,并抓牢把手。

    傅令元启动车子。就这么开上了方才他站立过的那块水面。

    来自轮胎的起伏震动,说明了河里不是一般正常的马路,而多半为类似石块或者石板的东西搭建的特殊通道。

    且。每块石块应该都挺窄的,间隔也应该还蛮大的。

    栗青惊叹:“老大,你对这里不是一般的熟悉。”

    傅令元却并没有特别高兴:“好几年没来了。差点记不得具体位置。这里的水量倒比以前大。我还以为它们早就露头被搬来这里的村民发现了。”

    “好几年”,那应该就是他跟着老大之前的事情了。栗青听出言外之意,“以前这里没有这个村庄?”

    “没有。”傅令元湛黑的眸子微微眯起,似回忆起什么,神情一度沉湎。

    转瞬他回神,叮嘱栗青:“你不要浪费时间,趁现在先去攻克那家酒店的jiān kòng系统。”

    “我明白老大!”栗青连忙取出自己精巧的笔记本电脑,用他自己的方式连接了网络,不再闲聊,火速办起正事。

    车子很快在颠簸中过了河,面对的明明是山壁,傅令元竟也能碾压过丛生的杂草,开出一道来,并于五分钟后回到路面上。

    栗青看着shǒu jī地图的定位,惊呼:“我们现在的位置距离‘s’所在的酒店只有不到一千米?!”

    傅令元未置一词。回应的是飞一般的陡然加速。

    栗青感觉好像几秒钟的功夫,车子便紧急刹在了酒店门口。

    未及门童前来开车门,傅令元已自行下车,飞奔进酒店。

    栗青锁了车子,带着笔记本电脑急匆匆追在后面,提醒:“老大!小心‘s’有陷阱!”

    事出紧急,人手都来不及调派过来预先查探清楚这家酒店及其周边的环境。对方还是喜欢一言不合就埋炸弹的“s”!

    傅令元走进电梯,摁下“s”在消息里留下的酒店房间号码所在的楼层。

    随后他瞥了一眼已经被栗青控制住的shè xiàng头,不遮不掩地从后腰掏出shǒu qiāng,这才开腔:“那就领教一下他还有什么花招。”

    嗓音犹如冰块,寒意阵阵。

    栗青不禁一个战栗,还是有点怀疑:“老大,‘s’和阮姐真的在这里?”

    “一定。不会有假。而且会是他本人。”傅令元哂笑,“否则他挑衅的目的就无法完全达到。”

    栗青点点头,把电脑里搜寻的这家酒店的客人入住资料汇报给他:“从枪杀案发生的大致时间推测。筛选下午四点开始到目前为止最新订房加上事先预定但在此期间才check-in的客人,经过排除,有十位客人符合条----”

    “这家酒店最顶级的套房的情况。”傅令元打断。

    栗青照做,在电梯抵达楼层时重新搜索出结果:“有两套,一套是一家五口,还有一套是三天前预订的。登记入住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傅令元把栗青推出去:“你到这层的房间,有情况随时联系。没情况也留在这里等我如果需要接应再出现,万一瓮中捉鳖。不至于不至于一网打尽。”

    栗青:“”刚不是还非常确定没有陷阱么

    傅令元已然关闭电梯门,又摁下顶级套房所在的楼层。

    由于深知栗青的厉害,吕品没有完全依赖酒店的jiān kòng。而派了人手看住酒店的各个入口,这才得以在傅令元现身的第一时间就得到消息,诧异其赶来的速度着实超出预计范围。

    更没想到的是。傅令元竟然未去指定的房间,而直接准确无误地直接杀上来套房。

    确实是“杀上来”的,因为傅令元一现身。就瞄准他们的手下,肆无忌惮地连开数枪。

    虽未真正伤人性命,但每人的手脚皆各受一枪。无法再自由行动,遑论反击。

    吕品措手不及。

    而枪口已堵上来到他的脑门,不过并没有叩下扳机。

    “傅先生。”吕品紧张着神经,面上还算镇定地问候。

    傅令元冷笑,没理会他,以吕品为人肉墙,正要踹开门。

    门率先从里面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