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9、认真地生气-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59、认真地生气

    “你说的大靠山是指雄哥背后有位樾南政府高官?”傅令元问。

    “嗯嗯。”虽然青门之前就把雄仔的背景资料调查得一清二楚,但来了这里之后,所听所闻更加具体详细。

    傅令元却是轻轻嗤了个声:“唬人的而已。”

    “唬人的?”栗青讶然。

    “出来混,很多时候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傅令元说,“高官确实有,但并不是雄仔的直接靠山。是雄仔的靠山后面的靠山。中间还隔了一层。”

    “不过,这样也够了。”傅令元眯眸,旋即问,“提醒他们没有?‘s’擅长变装。”

    栗青点头:“雄哥的人把酒店包围了,两方人直接动起手。‘s’好像被他的手下带着要跑路,刚刚从雄哥的手下打听到,雄哥利用地头蛇的人脉,把这块地方封锁了,势要抓住‘s’不可。”

    傅令元勾唇:“要是能再惊动jǐng chá……”

    “老大,”栗青小有担心,“如果被‘s’知道是你在背后当推手,他会不会去到陆爷面前给你使绊子?”

    话虽如此,但栗青深知老大素来不是冲动的人,既然敢做,就一定经过周全慎重的考虑,有相当大的把握能够应对。

    所以他问话的主要目的是想了解一下老大后续是否准备了什么动作他心里好预先有个底。

    怎料,傅令元抿着薄唇说:“他就算当下不确定,冷静下来后也一定会猜到是我。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栗青:“……”

    敢情老大这次真是不计后果地怒发冲冠为红颜……?!

    清理着他的伤口,栗青问他什么时候回去:“一定要等‘s’离开么?他现在恐怕要先忙着顾及他自己的安全。原本约好明天的见面肯定也泡汤了。”

    “那正好。”傅令元瞥了眼车子的方向,“平白得来一天的假期,陪你们阮姐玩。”

    说着,他站起身,吩咐:“你先去重新订家酒店,我和你阮姐明天早上再过去。今晚在这边过夜。”

    “好的老大,那你和阮姐注意安全。”栗青应承,离开地相当麻溜,心里不厚道地想:老大这是要和阮姐打一整晚的野、战啊……

    车厢里,阮舒习惯性地蹭啊蹭,没有蹭到那个舒、服的怀抱,又迷迷糊糊地醒来了。

    双手撑着椅座坐起,想寻找傅令元的身影,手指却是在椅座的夹缝里摸到东西。

    抓起来到跟前,看清楚是一只迷你小丑的u盘,阮舒怔忡。

    标志性太强,她自然认得出该属于谁。

    而u盘里能装什么东西?

    也完全不难猜——那份被闻野截胡的比特币交易所里的客户资料……?

    可,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闻野给的?这次是真是假……?闻野为什么愿意还回来?

    阮舒正狐疑,傅令元不知何时回来了,打开车门笑问:“怎么起来了?”

    话音尚未完全落下,看到她又拿着那只小丑u盘,他的脸唰地顿黑,当即一把从她手中夺过,丢出去。

    “欸!”阮舒条件反射地着急倾身。

    傅令元双手箍住她的两肩,猛地将她推回车内,翻倒在椅座上。

    “你干什么?!”阮舒爬起来。

    傅令元站在车外,高大的身形落下的阴影散发强烈的压迫感,冷声反问:“你干什么?!”

    阮舒收着他的表情,试探性提醒:“资料不要了么?”

    “我自己会另外再想办法。不用你管。”傅令元的阴沉得快要滴出水。

    很久……他没有这么认真地生气了……即便方才她才哄过一次,他也又认真地生气了……阮舒心念电转,隐约有所猜测。

    当然,她没有去具体问他确认。否则他怕是要爆了。看来闻野这回真把他惹得忍无可忍了……

    “嗯,好。你自己另外再想办法。”张开手臂,阮舒抱住他的腰——这个打翻醋缸的男人啊……还说没把闻野放在眼里……她都不想说他,他还是不可避免着了闻野的道吧……

    傅令元缄默,掌心按在她的后脑勺,轻轻顺她的头发。

    顷刻,阮舒把他往车厢里拉:“不是说有蚊虫和蛇?你开着车门是纯心要拿我喂它们?”

    手下的触感明显不对劲。阮舒狐疑地掰过他的手臂查看,心口陡然一紧:“你怎么受伤了?什么时候伤的?怎么会伤成这样?”

    “别着急。”傅令元笑,捉住她摸在他臂上的手,放到唇上润了润,愉悦揶揄,“如果有大碍,我之前哪儿还能正常发挥地让你舒、服?”

    “你正经点!”阮舒气恼。

    未及她再说什么,傅令元忽地噤声,耸起眉峰朝四周环视一圈,然后把她推进车厢,叮嘱:“先不要出来!”

    见他神情严肃,阮舒一句话都不耽误时间问,马上照做。

    傅令元关上车门,摸了摸shǒu qiāng的位置,视线和耳朵皆不动声色地留意着周围,佯装无疑地走到驾驶座,准备上车。

    原本悄无声息的草丛里忽地钻出七八个男人手中均持锄头、镰刀、扁担、耙子之类的务农工具,将车子包围住,并冲傅令元大声喊:“给我们站住!”

    傅令元未乱动,扫视他们问:“你们是谁?要干什么?”

    那些男人被抢了台词,立时安静一瞬,很快有人带头忿然反问:“你是谁?!半夜三更在这里干什么?!是不是来我们村里偷东西的?!”

    躲在车里的阮舒紧张的神经松弛下来——原来是附近的村民……她还以为是又遇上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了……

    外头的傅令元正笑着和他们解释:“误会了。我是来这里旅行的游客。今晚自驾出来野营的,不是小偷。”

    村民们却是质疑:“野营怎么会来这里?这里根本没有路,你们从哪儿过的?”

    “没有路的话,你们又怎么从河对岸过来的?”傅令元反声质疑。

    “我们就住在这里,对这里很熟悉,当然知道怎么过河!反倒是你,作为外人出现在这里,怎么都觉得蹊跷!把**交出来我们看一看!”村民们的态度越来越不好,强行命令。

    车厢内,阮舒忽然留意到有两三道人影飞快掠过窗户玻璃。

    微微一怔之后,她小心翼翼地扒到窗口,看到确实有三道人影,原来绕到了傅令元的后方,明显是要偷袭!

    见状她蓦然坐起,正要提醒傅令元。

    但见傅令元身形如风出手如电,她根本没看清楚他的具体动作,其中两个村民就倒了地。

    被傅令元桎梏在身前卡住脖子的第三个村民突然出声:“阿元……?”

    傅令元即将落下的拳头应声滞住。

    对方挣脱开他的手臂,仔仔细细打量他,惊喜非常:“真的是你,阿元!”

    傅令元盯着对方的面容:“你……”

    “我是大猩猩!”

    傅令元怔怔,叫出了他的本名:“章程?”

    “对!就是章程!”对方一把握住他的拳头。

    周围的其余村民懵了:“程哥,怎么回事?认识的?”

    “是啊是啊!何止认识!还是我以前的好兄弟!”章程高高兴兴地拍拍傅令元的肩。

    村民们的态度相较于方才立马变了:“原来是程哥的好兄弟。那还真是误会一场了。”

    “是误会误会!阿元不是我们要找的小偷!你们该散的都先散了,各自回家找老婆睡个好觉!”章程冲大家挥挥手,然后转过来看回傅令元,“还在愣呢?”

    “不过也难怪你认半天,我的变化太大了。”他笑笑,摸了摸自己烧得扭曲变形的大半张脸,“而且你肯定以为我和大家一样全部都被炸死了,对不对?”

    傅令元眸子深敛,薄唇微微一抿:“我当时赶到的时候,看到整座工厂陷在大火里,包围了很多jǐng chá。”

    “话都留着一会儿讲!”章程做了个打住的手势,“死里逃生遇故人。久别重逢。我今天实在是太高兴了!赶紧来!上我家去!我们一定要好好叙旧!”

    未及傅令元回应,章程转向车子:“你刚刚说是旅客来这里是吧?车里头那是弟妹?”

    傅令元闲散勾唇:“你觉得我是那么容易定下来的人?就是被我勾搭来这里‘野营’的一夜情对象。”

    “你还是老样子。”章程了然,玩笑,“所以我们不是逮住的不是小偷,是一对野鸳鸯。”

    傅令元附和他的笑意,然后示意shǒu jī:“等等,我去打个diàn huà让人过来把这女人送回去。”

    “不用这么麻烦。”章程马上喊了人,问,“你们谁会开车?来送个měi nǚ!”

    傅令元不动声色地微缩瞳仁,语音里笑意不改:“你的人靠谱不靠谱?别半路出什么岔子。我还没办她,你的人就先把她给办了。”

    “哟,”章程戏谑,“看来妞儿够正。”

    傅令元但笑不语,算作默认,当着章程的面继续拨diàn huà。

    章程倒也不再阻拦他。

    傅令元简单地交待栗青之后结束通话,便听章程问:“听说你现在跟着那个什么青门了?养着自己的一堆兄弟。”

    “你知道我的消息?”傅令元微诧,“你既然死里逃生,又知道我如今在海城的青门,为什么不去找我?”

    “就是有一次在新闻里看到你了。你都不像以前那样留小胡子了,我当时也是像你刚刚那样,差点认不出你了。至于找你不找你的……”说着,章程自嘲苦笑,“没什么好找的。我如今可不比当年了,可没那个脸去向昔日的兄弟要饭。看到你混得不错,我打心眼里为你高兴。”

    傅令元折眉,神情不悦:“你说的都是什么话?”

    “行了行了!”章程笑着揽住他的肩,“走吧,别站在这里喂蚊子,上我家去再细聊。”

    “等我总得先和人说明一下情况。”傅令元显得无奈而头疼,“哄女人最麻烦。”

    “你怕什么?不是一直都很擅长?”章程语调携着暧昧,随口一跨似的说,“不过你的红粉佳人胆子挺大的,我们这一大伙人突然杀出来,她也不害怕?躲在车里没动静。要不是刚刚她突然坐起来扒窗户上,我还以为你一个人闲情逸致来这里赏月看星星。”

    “笑话,我怎么可能一个人?”说着,傅令元走向车子,迅速打开车门,身体挡住其余人的视线。

    “怎么回事?”阮舒即刻扑进他怀里,揪住他的衣服,“是遇上认识的人了?”

    感觉到她不可抑制的轻颤,傅令元故作轻松地笑笑,安抚:“嗯,是遇到一个熟人了。以前我在这片地方混的时候,对我照顾有加的一位兄弟。”

    阮舒吁气:“那就好。”

    便听傅令元又说:“太多年没见了。他家附近,邀我过去叙旧。我打diàn huà通知栗青了,他马上会回头来接你。你先跟他去酒店。”

    他语气无恙,阮舒的眼皮却是一跳,紧紧盯着他,想问问不出口。

    傅令元指腹轻摩她的脸颊:“别这样,就是简单的叙旧,不会有问题的。等下栗青就带人来了。”

    阮舒垂眸,握了握他的手:“好。我先去酒店。你也早点过来。”

    “嗯。”傅令元应着,推她坐好,然后关上车门。

    章程正催促他:“走吧走吧,你的红粉佳人我会让他们先邦你照看着,直到你的人来把她平安接走为止。”

    傅令元挑眉:“太麻烦你了吧?”

    “难道你要一个女人自己呆在这里?还是你要在这里等到她被接走才再去我家?”章程嘶一声,“我可是已经通知你嫂子让她准备好酒好菜了,别耽误时间啊!”

    “有嫂子了?”

    “废话!难道我还一辈子打光棍?”章程打他一拳,“回去见着再细说。”

    “那我也还是先带上我的红粉佳人。省得被你和嫂子两人秀恩爱显得我孤零零。”傅令元改变主意,“刚好我也开车,能快点,不让嫂子久等。”

    “那敢情好。”章程再赞成不过。

    傅令元便又折回车子。

    “怎么了?”阮舒狐疑。

    傅令元把他的那件外套给她穿严实在身、上,低语:“没事。就是先把你一起带去故友的家,栗青会追踪我的定位来接你。你什么也不用说,什么也不用做。在这后面睡觉就好。”

    阮舒闻言反而更安心:“这样你不用一个人了。我并不赞同你像刚刚那样把栗青他们集中留在我身边。”

    傅令元眉峰耸起,微有凝色:“为了以防万一,你记着,座椅底下有把枪。”

    阮舒不禁一颤。

    “说了是以防万一。”傅令元强调,显得有些无可奈何,“早知道会吓到你,就不提这一句了。”

    “你才被吓到。”阮舒翻白眼。

    安顿好她,傅令元关上后座车门,转去驾驶座。

    章程自行坐到副驾驶座上来:“来,我坐你的车,虽然过了河不远就到了,但还是能和你多呆一会儿多聊几句。”

    “别吓到我的佳人就好。”傅令元笑笑。

    章程透过后视镜,瞥了一眼光线昏暗的后座里貌似在睡觉并且遮掩了面容的女人。

    车子启动,开出草丛,沿河边行驶。

    通过河里的石块开过河面的时候,章程感慨:“你小子果然还记得这里,所以才出现在对岸。”

    “我也惊讶这里居然没拆。”傅令元接腔,好奇,“不过怎么没被开发?”

    “我们傻啊?”章程嗤声,“要是被上头的人开发了,我们这村子还能清净么?像那边镇上,每天都是游客,挤都挤死了。”

    傅令元瞍他:“以前这里没村子吧?”

    “嗯。周围有人陆续迁过来。慢慢就成一村子了。”章程简单解释,随后谈到他自己,“我呢,是命大,没被炸死,脸又炸坏了,在乞丐窝住了好一阵,东躲西藏的,后来发现这里开始住人,我就也定下来了。一直生活到现在。”

    话到一半,章程抬手指路:“欸跟着前面那摩托车左拐,然后直开到尽头就好。”

    傅令元顺势朝外面躲瞥了两眼,看到其余那些村民都还跟在周围——想来河面上多半还有新修的他所不知道的隐秘的路……

    章程继续叨:“这村子的位置不太好,政府也没来开发,我们图个安逸自在。挺好的。还能躲着jǐng chá。哈哈。”

    “日子辛苦吗?”傅令元关心。

    章程笑:“肯定没有以前天天日进斗金。不过不用再提心吊胆刀口添血,舒坦多了。”

    傅令元随之一笑,斟酌着,又问:“除了你,还有其他人幸存么?”

    章程默了默,未马上回答。

    车子在他的沉默中正开到路的尽头,一座两层的平房展现眼前,貌似还有人在门口等。

    “这里?”傅令元问他确认。

    “嗯。”章程点点头,率先下车。

    傅令元打开车门前,给了后座里的阮舒一个安抚的眼神,也下了车,接先前章程的话问:“谁也幸存?”

    那抹原先等在平房门口的身影在这时飞奔而来,径直扑进傅令元的怀里。

    猝不及防,傅令元愣怔当场。

    章程沉默地站在一旁,眼神晦暗不明。

    车里,阮舒瞄着玻璃望出去,看到那女人死死抱住傅令元腰,顷刻从傅令元的怀里抬起一张泪水阑珊的俏丽面容,双手转而捧上傅令元的脸。

    下一瞬,女人踮起脚,明显要主动献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