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别打破我的幻想-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67、别打破我的幻想

    假若真如此,章程和章宁二人在这里居住多年,是否清楚这个村子的真面目?又是否也参与其中?

    她心下不禁欷歔。

    在清理陈家生意的过程中,尝试扭转陈家下属的观念的失败,令她如今基本已经不相信贩会轻易放弃贩。

    而章程曾经就是一个贩,怎么可能对品不敏感?

    所以,她认定章程必然非常清楚。

    另外,既然章宁染上瘾。章程必然需要不少钱购买品,以便源源不断地gòng yīng章宁的需求,那么章程要是只做普通的小生意,恐怕捉襟见肘。

    这回警方来捣品村,会不会和章程与章宁的死有关?

    忖着,阮舒的嘴唇越抿越紧。

    因为她想到傅令元的枭身份。

    连普通的贩,她都难以说服他们从良,遑论她考虑要求傅令元往后金盆洗手。

    这个问题她不是刚生出来的,可随着她越来越期盼和傅令元有未来,这个问题就越提上日程,并且越严峻紧迫。

    她记得傅令元在与章宁的对话中有一点提及,他要求分手的原因在于发现和章宁在思想观念上有冲突。

    且不论他当时的话是真是假。但现在,倒是她和傅令元在傅令元的野心这个问题上确实产生分歧。

    很早之前傅令元中了三枪受伤在医院,她便旁敲侧击过他是否能换个野心。傅令元明显拒绝了现在也并不见他有任何会想收手的迹象。

    是故,中午陪他睡觉时她邦助他排解负面情绪的那番话,她其实内心相当矛盾也相当煎熬&s;&s;她的每一句既是真心,真心支持他为野心和抱负放手去做同时她的每一句话又都是违心,因为偏偏他做的是为社会法律所不容许的事。

    可和以往每一次纠结这个问题时一样,她只有伤脑筋的份儿。而想不出具体的解决办法。

    回到房间,阮舒已难以静下心来继续办公,便提前清理了笔记本电脑,还给酒店前台。

    庄家的私机已于半个小时前降落在市区的一家飞行俱乐部,随时待命,等她的吩咐,就能回江城。

    早上通知九思时,阮舒原定计划是晚上零点飞。

    因为心里的烦躁难以驱散,所以等到八点时,她就等不住了,也忽然觉得既然时间如此紧凑他又有事要忙,那还是直接等下一次的见面。

    踌躇之下。阮舒最终有了决定,让栗青去备车。

    “阮姐要去哪里?”栗青诧异,“出门看夜景吗?”

    “不是,我要去飞行俱乐部。”这事阮舒还没告诉过他。

    “去飞行俱乐部干什么?”栗青先是糊涂,很快反应过来,顿时像天塌下来一般,“阮姐你要回江城?”

    “嗯嗯。”阮舒点头,“庄家的飞机已经来了,你抓紧时间吧。”

    “老大知道吗?”栗青之所以这么问,就是猜到傅令元必然也不知,他太了解自家老大了,如此珍贵的和阮姐团聚的时间,他肯定要要留阮姐到明天分开为止的。虽然老大今天真的太神龙见首不见尾了

    “阮姐,你应该没有要紧事需要马上回去江城不可吧?庄家的私机任何时候飞都可以。你就再等等老大。”栗青尽职尽责地挽留,提议,“要不我现在邦你打个diàn huà给老大?”

    “不用了。”阮舒颦眉阻止栗青,“既然他撇开我们,你还打diàn huà给他,会打扰他的。”

    栗青自然也知道,否则就不会没有老大的消息了,可现在

    “行了,没关系的,我回头会自己再和他说,你尽管去备车就好。”阮舒挥挥手,交待完先回房间等。

    栗青进退维谷地站在原地,相当发愁,脑子一转,倒是迅速有了主意。

    很快车子备来。行驶上路。

    栗青特别体贴,所挑选的路线途经的夜景都相当不错,他坐在副驾驶里还jiān zhí导游的工作,一会儿指左边的车窗,一会儿指右边的车窗,提醒她欣赏。

    甚至在一处广场时,他问阮舒要不要下车看一看音乐喷泉。

    阮舒怎么可能察觉不出他的意图:“我是要去飞行俱乐部,不是出来逛夜景的。如果你不愿意送,我就自己打车。”

    如果不是她身、上没钱,她还真就自己打了。当然,最重要的是,在这种陌生的地方,时值半夜,她一个没有身份的人独自打车,并不放心,尤其在昨日跌宕的经历之后。

    栗青倒是一时之间被她给唬住了,示意了负责开车的手下。

    不多时,见窗外的景色逐渐离开了人群,阮舒判定确实开始往飞行俱乐部去了。

    怎料,半个小时后,非但没见到疑似飞行俱乐部的踪影放,反而发现之前见过的一个标志性地标。

    “又绕回来了”

    “是么?”栗青往车窗外探看,“有吗?阮姐。”

    “有”

    栗青这才挠挠头:“哎呀,阮姐,好像是开错了。”

    说着,他假意着急地训斥负责开车的手下:“怎么回事?路都不认识?不认识就开导航啊!难道连导航也不懂得用?”

    阮舒“”

    手下一个劲儿地表达歉意:“对不起对不起栗青哥,我明明查好路线的,现在怎么会迷路”

    栗青亦转过身来道歉并安抚:“阮姐,我们马上调整!”

    阮舒把傅令元式的大黑脸学得神似,冷声警告:“最后一次,你要是再耍我,我就让你们老大罚你去打扫一个月的屠宰场。”

    说起屠宰场,栗青第一时间记起陆少骢,而记起陆少骢,栗青又进一步想到荣一&s;&s;先前阮舒半是玩笑问的那句“有什么事是你们老大让你们瞒着我不让我知道的?”,dá àn可不就在这里嘛

    面上他又露出苦哈哈的表情:“阮姐。我们哪里敢耍你,是真的迷路了。”

    心里他则默默嘀咕:不把阮姐挽留出,打扫屠宰场恐怕算是非常轻的处罚了

    车子重新启动。

    阮舒让栗青把导航给她看,她亲自盯着。没给他们再“迷路”的机会。

    好,这回路开对了,可蜗牛般的车速让她忍无可忍:“我自己来开!”

    这时,shǒu jī震响。栗青瞥一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如获救星,赶忙让手下停车连蜗牛的速度都不许再开了,同时把shǒu jī递到阮舒面前:“阮姐!是老大!老大一定是办完事回来酒店了!我交待过留在酒店的手下如果老大回来找不着人就给我来电!”

    激动得几乎要上天了。

    阮舒轻吁气,接过shǒu jī。

    傅令元以为是栗青:“你们阮姐呢?”

    “在飞行俱乐部准备坐庄家的私机回俱乐部。”阮舒扯谎。

    栗青的脸上五官皱成一团,蠢蠢动地好似打算揭穿她。

    阮舒冷着脸轻飘飘瞥他一记警告,听筒里是傅令元顿了一下,然后说:“你把shǒu jī给栗青。”

    阮舒:“”

    许是察觉她没有反应,傅令元颇有些无奈道:“我错了,不该一整天都不陪你,现在马上给你赔罪,请女王陛下给我拜见的机会。”

    “我没有怪你不陪&s;&s;”

    “嘘,”傅令元截断她,轻笑,“别打破我的幻想。老公工作太忙回来太晚,妻子就应该责怪丈夫。就应该闹情绪,然后等着老公来哄。”

    阮舒:“”

    “不要再浪费我们宝贵的相聚时间了。”傅令元笑,“我都准备好了今晚要给你一次难忘的边境之旅。快把shǒu jī给栗青。”

    阮舒微抿一下唇,考虑两秒。最终有了决定:既然他都已经回来了,那她就留下来过夜

    栗青快速拿回shǒu jī。

    傅令元应该是在问他现在的位置,栗青马上报出来。

    阮舒望向车窗外,相当无语&s;&s;搞了这么久,结果根本没开出酒店多远

    估计得了傅令元的叮嘱,车子就这么一直原地不动,明显是在等傅令元过来。

    不多时,一辆彪悍硬朗的越野自后方开了来,停在他们的车旁。

    两辆车的外观体积形成鲜明的对比。

    高大的越野低下一扇窗户,露出傅令元沉笃的面容。

    栗青这边也开了窗,扒在窗口打量着越野车,两眼放光:“老大!哪来的车?也太帅了吧?!”

    阮舒一脸云淡风轻&s;&s;她还是比较想念他在海城的那辆吉普

    这边栗青惊叹着,已快速下车,绕着越野边欣赏边摸。

    傅令元则也从越野上跳下来,走到她这边的后座,拉开车门。

    阮舒反应过来时,已然被傅令元从车里直接抱出来。

    栗青有眼色的很,见状立刻收起赏车的神情,主动去邦忙把越野车副驾驶座的车门打开。

    越野车很高。

    阮舒没全部让傅令元伺候她,被送到车门后,便自行挣开傅令元的怀抱,踩上侧踏板,坐入车内。

    本站访问地址p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