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8、倒霉-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68、倒霉

    傅令元从另一侧坐上驾驶座,启动车子。zi幽阁om

    海城的那辆吉普是民用的越野车,现在坐的这辆越野也是黑色的,车型比那辆吉普粗狂豪迈得多,阮舒没看明白上面的品牌标志,但从差距来看,应该是军用款的。

    傅令元倒是主动告诉她:“跟我一朋友借的。他就喜欢玩这些车,偏好越野,家里排开好几辆,各种型号。”

    “你不也喜欢?”阮舒瞍他。

    傅令元双眸依旧直视前方,捉起她靠近他的那一只手,放到他的唇上润了润:“傅太太最懂我。”

    阮舒盯着他,状似好奇:“你在这里还有除了章程和章宁以外的其他朋友?”

    “怎么会没有?”傅令元笑,“傅太太又不是不知道我曾经在这里混过一阵子。”

    “你混过的地方又不是只有这里?”阮舒抿唇,细数,“一会儿米国留学,一会儿滇越地区吃得开,一会儿在tai国有块罂粟田。十年的时间你都没浪费。利用得相当充分。”

    傅令元把玩她的手指,斜斜勾起一边的唇角:“傅太太清楚傅家的情况的,绝大多数家庭成员都在jun1 jǐng系统。”

    “我打小不学好,成年后我爸就起过念头,要把我像焦洋那样丢到部队里去吃吃苦,压压我的反骨。我妈因为我大姐上警校、我二哥当军官,不希望我和清梨两人再离开她身边,所以拖了两三年。”

    “一拖拖到我玩k粉的事儿曝光,我爸嫌丢人,脸面挂不住,没好意思再送我去部队让更多的人因为我的不争气去戳他的脊梁骨,干脆眼不见为净,同意我爷爷的意见,把我送去美国读书。”

    “在国内我都不读书,在国外我怎么可能乖乖的?不过一个地方呆久了都是会腻的。何况世界这么大,我不到处跑,尝试机会,怎么闯出如今的名堂?”

    阮舒挑了挑修长的眉尾:“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傅太太不是对我十年的行踪有疑问?”傅令元反问。

    “如果不是这回遇到章程和章宁。被我听去了不少事,你不还是会和以前一样,不愿多谈这方面的事?”阮舒轻哂,“我没有想听。我疑问我的,你完全可以不说,一直以来不都是这样?”

    傅令元侧眸飞快看她一眼,笑着顺她的意:“嗯,好,不想听我就不说了。”

    阮舒此时反而问起:“章程和章宁的尸体你怎么处理的?”

    傅令元薄唇微抿一下:“已经下葬了。”

    “你的另外一拨手下邦忙的?”阮舒又问,“后来救护车来了没有?你应该没报警吧?不然你怎么置身事外?”

    “‘另外一拨手下’?”傅令元忽略她后面的三个问题,揪出最前面的句子,饶有兴味,“栗青跟你说的?”

    阮舒不否认,也反问:“真正的林璞现在在哪里?你留他在你手里做什么?”

    傅令元眉峰微凛,湛黑的眸子极轻地眯一下,点破她的心思:“你担心我用林璞对庄爻不利?”

    阮舒依旧没否认:“除了这个,我想不出真林璞对你还有其他什么价值。”

    傅令元冷冷一哼:“明知道他不是林璞,你还每天把他当弟弟。”

    明显,他又在吃庄爻的醋。

    阮舒从他掌中抽回手,偏头看车窗外,发现车子已离开市区的主干道,不知道往哪儿拐了,渐渐没有其他车流,更无人迹和霓虹。

    傅令元任由她抽开,倒并未再捉回她的手。

    这让阮舒有点小意外,又转回来看他,看到他两只手都握回方向盘。貌似想集中精力开车。

    见状,阮舒便也不出声打扰他。

    须臾,她自己看到了路标指示牌,得知原来是贴着边境线修建的边境国防公路。

    貌似有所耳闻,沿途能见到各种不同的边关风情。

    奈何现在正逢夜晚,阮舒既看不到高山草甸、原始森林,也看不到山水画廊、口岸集市。

    阮舒有点兴致恹恹,兀自仰起脸透过车顶的全景天窗看夜空,懒得去问傅令元,是不是就继续这样漫山遍野地开车兜风

    傅令元忽然打破沉默,提醒:“坐稳了,来点刺激的。”

    话音尚未完全落下,他猛地将油门踩至最大,车子骤然加速。

    阮舒匆匆抓住把手。

    整辆车子如箭一般狂放不羁地风驰电掣!

    从突然飙起来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感觉肾上腺素随之飙高,浑身紧绷,心脏处于持续加快的状态!

    而这段路恰好又是好几个弯道的那种!她的身体一会儿往左掼!一会儿往右掼!

    有两三次弯道短而密集,令得她一秒钟才紧贴着车窗,下一瞬便朝傅令元的方向倾!

    全程伴随着尖锐刺耳的车轮与地面的摩擦声!

    两边的车窗也全都开着,湿热的风满脸地灌进来!

    这哪里是“刺激点”而已?分明是相当刺激!以前他带她飙摩托车都没有这么刺激过!和坐直升机以及跳伞的那种刺激也是全然不一样的!

    阮舒忍不住惊叫!撤着嗓子不竭余力地叫喊!

    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兴奋!

    她连把手都不扶了,让自己的身体更加随性不受拘束。

    “天窗!把天窗打开!”她冲傅令元大声说话,清冽的嗓音飘散于风中,裹满愉悦和欢乐。

    傅令元亦愉悦,勾着唇,遂她的愿,在她解安全带要站起的时候,不忘高声提醒:“小心点!”

    “你专心开车!不要分神管我!”阮舒这话的本意是反过来提醒他的安全。可由于她是用喊的,所以显得如河东狮吼一般凶恶。

    傅令元从中浓浓感觉到,她其实是嫌弃他不专心开车影响她的体验

    事实证明他的感觉是没错的,因为她的下一句话便在抱怨:“欸?你怎么慢下来了?”

    傅令元有些无奈又心酸----此刻她眼中恐怕完全没有多,顶多把她当作一负责开车的司机而已。

    当然,没多纠结,他目光饱含宠溺,确认她已站稳之后,一凛双眸,飙回方才的车速。

    阮舒被风吹得头发乱飞似群魔乱舞也毫不在意,和方才的恹恹判若两人,如今俨若火焰突然被点燃。

    不多时,前方是一处被铁栏围住的拐弯!越来越近!很快近在咫尺!傅令元却好似并没有要打转方向盘的迹象。

    她一颗心高高吊起,瞳孔亦不自觉收缩!

    眼看就要撞上的最后一刻,傅令元骤然刹车,同时一手将阮舒从天窗拉回车厢内。

    阮舒重重地坐回椅子,并被傅令元箍住身体,不至于因为没系安全带而往前扑。

    车子稳稳地刹住。性能自不必说,早早通过方才的飙车过程已充分体现。

    阮舒靠在傅令元的怀里,心脏噗通噗通噗通,神经尚紧紧地绷着并处于兴奋状态,呼吸急促。

    前方不远处所面对的景,是一座跨河的石桥,桥上的路灯依次亮着,从这边,到那边,横跨两国。

    耳中还捕捉得到疑似瀑布的水声,来自后方的密林。

    一切安宁祥和。

    嗯,就是安宁祥和。

    其实撇开闻野故意让她差点遭人非礼和闻野制造的爆炸,再撇开章程和章宁的插曲,这边境地带更多给人的感觉安定和繁盛。

    至少表面上是维持着安宁和繁盛的

    脸突然被掰过去。

    傅令元把准备在车里的水开好瓶盖的水塞给她:“现在就叫成这样怎么行?等下还有的你叫,快喝点润润嗓子。”

    阮舒:“”

    这水怎么可能还喝得下去?

    立刻瓶子还回去给他。

    傅令元笑着打量她:“现在心情好了?”

    “我心情不好过么?”阮舒反诘。

    “嗯,你没有心情不好,但确实心里存着事儿,有小情绪。”傅令元微眯眸,似笑非笑,“一会儿要提前回江城,一会儿不想听我说话,一会儿在我跟前直白地关心庄爻。中午你唱摇篮曲给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儿的。”

    “是么?”阮舒细长的眼尾挑着,“不是这样,那是怎样?”

    傅令元笑而不语,单手捏住她的下巴,低头含住她的唇,落势一如既往凶猛。

    顷刻,待阮舒快chuan不上气,傅令元暂且放开她,欣赏她唇上的红润和眼里的朦胧,意味浓浓:“是这样的。”

    酥胸半露浑身软绵的阮舒瞪他一眼,于他而言却完全无恼怒,只有千娇百媚。

    傅令元紧得厉害,喉结滚动着,又低头亲了她一大口:“走,继续让你尖叫去。”

    阮舒:“”看来他不是要来cz的,还有下一个行程

    傅令元准备重新启动车子。

    然一分钟后车子还是原地不动。

    阮舒本正懒懒地靠着椅背呈享受兜风的慵懒姿态,见状狐疑:“怎么了?”

    傅令元黑着一张脸。

    阮舒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正见油箱的指示灯大亮,她顿时:“”半秒后抱着希望问,“不可能一滴都没有了吧?看看还剩多少油?计算大概能支撑车子继续开多久?前面有没有加油站?”

    傅令元薄唇抿成一条线:“不能再前行了。前面也没有加油站。”

    阮舒又一次:“”旋即幽声,“你借人家这辆车之前,就没有检查过么”

    傅令元觉得没面子,脸越发黑:“当时急着借完车就回酒店找你,忘记去留意了。这辆车的耗油量本来也比较大”

    阮舒再次:“”

    心里默默接在他的话后面补充:然后还飙车耍杂技了

    这边境公路白天就车少,现在大半夜的。更没的见。呵呵。好了,只有一个办法了----“打diàn huà让栗青来接。”

    傅令元没有马上答应,显然不希望中断他的计划。

    可安静了两三秒之后,他只能憋屈地妥协于现实,最终去电给栗青,报了大致的路段,并叮嘱栗青经过加油站的时候顺便带一桶油来。

    听着他的没好气,明显迁怒,阮舒在一旁悄悄从心眼里同情栗青。

    傅令元挂下diàn huà后,依旧黑着一张脸,瞟了瞟她。

    阮舒懒得笑话他,问:“栗青大概多长时间能过来?”

    “照他的速度,最少得一个小时。”傅令元的语音里透露着他的不痛快。

    “这么久?”阮舒蹙眉,往后一靠,“那我眯眼睡会儿。”

    傅令元盯她看两秒,捉住她的手,把她拉入怀里,咬上她的耳珠:“一起睡。”

    内涵之意昭然,阮舒无语地推搡他:“你怎么还有心思?”

    “为什么没心思?”傅令元的手摸进她的衣服里,“本来我是嫌弃我朋友这车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洗的。现在的情况只能勉为其难将就一下了。”

    “正好上一次那辆车太窄了,你不是差点脚抽筋?今天这车宽敞,等我拿干净的毛巾给你铺上,你一会儿就能躺着了。”

    说着,傅令元暂时松开她,探身去后座要翻东西,又突然想到什么,回头来看她。追加提议:“如果怕脏,要不今天还是你在上面?”

    阮舒:“”额上下来无数条黑线,瞧他那股子积极劲儿

    “不是说栗青一个小时左右就能到?”她找借口拒绝,“这点时间够你干什么?”

    傅令元轻笑:“嗯,傅太太不用提醒我们每次都要做比较久,我记得比你更清楚。”

    “而且,可以让栗青晚点再过来。”

    阮舒:“”这个男人

    脸上突然被滴了水。

    阮舒抬手擦了一下,却是紧接着又两三滴落到她脸上。

    抬头,望见路灯照射下的雨丝,她忙不迭提醒傅令元:“下雨了,窗户先关上。”

    傅令元没耽搁。

    四周的车窗迅速闭合了。

    车顶的那一扇全景窗却是没反应。

    傅令元确认自己没按错,又戳了两下,甚至伸手去尝试手动关窗,却均无果。

    最后看阮舒:“关不起来。好像坏了”

    阮舒:“”

    阵雨,大起来得相当迅速,就她和傅令元一来一回两句话的功夫,就变成倾盆。

    这回该阮舒黑脸了。

    见状,傅令元少有地尴尬而窘迫。有点手忙脚乱,赶忙找出车里备着的雨伞,从车顶外面撑开,遮住无法关上的车顶窗。

    “好了,暂时淋不到了。”傅令元把她往后推一些后背抵上车门,体贴周到,“你往后靠点,小心雨从缝隙渗进来滴到你。”

    外面的骤雨是连带着风一起来的,刮得伞一直要往上飞。不过傅令元力气大,手抓着伞柄,稳固如山。

    阮舒的表情稍稍有所缓和,却还是没多好看。

    他之前翻出来的毛巾,这个时候倒是派上了用场,阮舒伸手要邦他擦脸上的雨水。

    “我无所谓。”傅令元阻了她,并将毛巾反推到她脸上,“你先擦,别着凉了。”

    正说着,忽地“噗”一声,车顶顿时又透进来风雨,兜头浇灌入车厢内。原来是风太大,把伞布强行吹走了,眨眼的功夫只剩一柄伞骨。

    阮舒:“”

    傅令元:“”

    两rén miàn面相觑半秒,傅令元率先反应过来,直接松开已经没什么用的伞骨,连忙把阮舒搂入怀中,脱掉他的外套邦阮舒挡住。

    阮舒光火地推开他:“不用挡了!有什么用!都已经淋湿了!”

    傅令元满面歉意,即便于事无补,还是坚持把外套遮在她头上,补救道:“到后面那片林子里去,瀑布附近有山壁可以先躲一躲,很近的。总不能坐在这边淋一个小时的雨。”

    阮舒气得不想和他说话,一声不吭地推开自己这一边的车门,跳下车,直接站到雨里。

    傅令元匆匆追下来,强行揽住她,然后带着她一起往林子里跑。

    从公路拐下去树林是一条小山道。土路,没填水泥,阮舒踩的第一脚就滑了。

    傅令元的手臂及时扶住,站在下面的一块地方,把阮舒从上面抱下来平坦些的地方后,再一起走。

    雨水因为树林的遮挡比在外面时少了,雨水浇在枝叶上的动静却不小,而瀑布的水声亦越来越近。

    阮舒早被雨水淋得不知东南西北脑袋全是浆糊,一路由傅令元半拉半抱带着她走的。根本没看清楚路。

    傅令元刚在车上时就找了个塑料袋包在shǒu jī外面,打开shǒu jī的电筒照明。

    一方面因为确实离他们车子的位置不远,另一方面也因为傅令元对环境的熟悉。所以很快头顶的林子又没了,掠过空出的这一块之后,便抵达目的地。

    确实如傅令元所言是山壁,突出的一块石块恰好在底下形成一片遮挡,而下方的石块又往里凹陷些许,呈出一个半椭圆状的空间。

    上述阮舒之所以能看得到,是因为傅令元用电筒照明环了一圈,打量完环境后就听他笑了笑:“这里和以前没什么变化。”

    又是以前

    阮舒微抿一下唇。这一趟还真是他的回忆之行。陆振华把他派来得可算巧。

    她撇回眼,傅令元正把shǒu jī塞进她手里:“你在这里等会。”

    然后他转身要走。

    阮舒下意识捉住他的手:“你要去哪儿?”

    骤然之下,她问得有些小紧张。

    “一个人呆着害怕?”傅令元眼里带出一丝揶揄。

    阮舒清冷着表情松开手----可没忘记她现在还在生他的气!

    昨晚如果不是他带她去河岸边,就不会遇上章程和章宁!(傅软饭委屈的画外音:“阮,你好像忘记了昨晚你还很喜欢那地儿,提议在那儿过夜不要去酒店了”)

    今晚呢?如果不是他半夜带她出来兜风,现在能遇上这么倒霉的破事吗?(傅软饭第二次委屈画外音:“阮,你好像又忘记了,不久之前因为飙车而兴奋不已的人是你”)

    傅令元急忙捉回她的手,握紧,安抚:“我不是要放你一个人,只是去拿点东西。”

    边说着,他大致指了一个方向。

    阮舒似有若无瞟了一眼,是往里的那个半椭圆形的空间。

    她没说话,抽回自己的手,并迅速撇开脸,摆出一副懒得管他去哪儿的表情。

    傅令元含笑看她一眼,举步往里走。

    阮舒又撇回脸,瞅着里头还挺黑的,有意无意地把shǒu jī电筒的光朝向那边。

    察觉到此,傅令元略略一顿,侧眸看一眼阮舒的被打在壁上的影子,嘴唇扬出愉悦。

    阮舒没去留意傅令元究竟拿什么东西,眼睛虚虚盯着落下来的雨水在地面砸出一点点的小水洼,脑子好像纷纷繁繁划过许多事,又好像放空状态什么都没想。

    她晃回神,是因为外面的风吹进来,她突然打了个激灵。

    “不要站在那里,进来。”傅令元沉沉的嗓音携着不悦马上传来,“我在生火了,很快就能好。”

    阮舒应声转过身,看到傅令元蹲在地上,面前已经架起一个火堆。

    虽然早在南山之行时,她就知道傅令元具有一定的野外生存技能,但南山那一次毕竟是事先有准备的野营。

    她走过去,扫视他脚边丢着的几根还没用上的木棍和干草----很明显。他刚刚去拿的就是这些东西。

    “你以前藏在这里的?”他对环境的熟悉程度自不必再说,由此说明他不是简单地熟悉环境而已,“你以前在这里野营过?”

    火苗在这时一下蹿起来。傅令元没有马上回应,先添了木棍把火稳定住,然后站起身,勾唇:“傅太太真聪明。

    阮舒哂笑:“公路你也熟悉,飙车技术也相当不赖,以前生活在这片地方的时候没少飙吧,嗯?以前身边也带着女人吧。嗯?是不是也带着女人来这里野营过夜了,嗯?”

    傅令元眼里凝上暧昧的笑:“我的车技,没有人比你更了解。”

    阮舒冷冷一哼:“顾左右而言他,故意回避重点,说明你心虚。”

    “我哪里回避重点了?”傅令元走过来要揽她,“眼下的重点就是你,也只有你。

    阮舒避开他的手臂,站远他一步。

    傅令元轻折眉,无奈:“你离我远没事,不要离火堆远。”

    阮舒走往与他相反的一个位置,拿他之前脱下来的外套垫在石头上才落座。

    傅令元刚靠近她一步,阮舒便冷声:“离我远点。”

    傅令元遵照她的旨意,没再动,只伸出手臂:“我的shǒu jī先给我。”

    阮舒这才记起把他的shǒu jī电筒关掉,省电,最后把shǒu jī放到地上,看他一眼,示意他自己来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