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2、之后如果有机会-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72、之后如果有机会

    傅令元费解:“舅妈为什么会这么想?舅舅为什么要装病?”

    “阿元,你是聪明人,少骢一直和你亲近,舅妈也把你当儿子,在舅妈面前不需要担心说错话。”余岚侧眸看他,反问,“最近少骢有多惹你舅舅生气,你都看到了。你认为我为什么会这么想?你认为你舅舅有什么装病的理由?”

    傅令元眉宇间耸出褶皱:“舅妈,不会连你也和少骢一样觉得舅舅打算把继承人换成少杰吧?”

    “不,”余岚先是否认,转眸看回重症监护病房内的陆振华,继而道,“你舅舅是绝对不可能让少杰当继承人的。”

    马上她话锋又一转:“但,如果少骢真令他失望透顶,不排除他有其他想法。”

    “其他想法?”傅令元眉宇间的褶皱更甚,“我也认定少杰没有继承人的资格,舅舅更不可能把三鑫集团和青门交给外人。舅舅再康健长寿,终归也有走到头的时候。不交托给少骢,还能怎样?”

    “能怎样”余岚缓缓重复这三个字,状似牛头不对马嘴地扯题外话,“阿元啊,虽然我生少骢比较晚,但我和你舅舅是三十多年的夫妻了,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

    傅令元黑眸深敛。

    “有些东西,如果有不受控的可能,或者与他所预期的有不相符的征兆,他会更愿意终结在他手里的。”余岚的话比方才还要高深莫测,旋即又一次侧眸看他,突然问,“阿元,你舅舅应该很少和你提及你母亲的事吧?”

    傅令元眼皮一跳,默了默,淡淡自嘲:“舅舅不提很正常,我也不希望舅舅提。如果不是因为她,我的身世不会这么尴尬。”

    余岚收着他的表情:“你母亲的事,舅妈知道得有限,不过,”

    她的语气略微带上讽意:“之后如果有机会,舅妈倒挺想把这点‘有限’,好好与你说一说。”

    明显吊他的胃口。尤其那句“之后如果有机会”,饱含深意。傅令元瞳仁微微一缩。

    余岚未给他问话的机会,转回她故意支走陆少骢重点要讲的话:“阿元,现在不管你舅舅是真病还是装病,只要你舅舅还留有一口气。我们就要竭尽全力治疗你舅舅,并邦他看管好三鑫和青门。”

    “但想必你也发现了,少骢最近实在有点心急了。该提醒少骢的话,我已经提醒过他。我没有办法随时随刻陪在他的身边,尤其是在公司里的时候,所以拜托你,你务必要邦我看紧他。”

    她相当严肃和慎重:“不能让他飘起来,不能让他出差池,不能让别人抓到他的错处。”

    傅令元扬唇,但也不失严肃和慎重:“我明白的,舅妈。”

    “妈”陆少骢回来得很快,笑着把保温杯递还到她手中,“给你打好热水了,你小心烫。”

    余岚接过,略略颔首,打量陆少骢的脸,关心道:“你要不要去休息一会儿?等下不是还要去公司?”

    “妈,我没事的,熬个夜对我来讲小意思。我也没时间可以休息了,还要再和阿元哥再商量仔细点怎么应付公司里的那些人。”

    说着,陆少骢反过来关心她,“妈,你才真的需要去休息。反正老陆一时半会儿也醒不过来,你不要在这里干守着,干守着也没什么用。”

    “是的,舅妈,少骢说得没有错。”傅令元附和,不仅是对余岚,继而也朝向不远处的王雪琴和孟欢,“雪姨,孟副总,你们也一样,该去休息的时间,就去休息,不要把自己的身体也搞垮了,接下来一段时间,对我们陆家上上下下,都是一场硬战。”

    “道理都懂,可心里就是硌着,哪能那么容易说去休息就去休息的?”王雪琴今天连兰花指都摆不出来了,脸上难掩一丝愁绪,“也不知道老爷的遗嘱立好没有。他这突然撒手去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余岚即刻喝止她,“老爷人还好好的!哪来的遗嘱?”

    “大姐,我哪有胡说八道?不是医生说让我们做好最坏的打算?那最坏的打算不就是老爷就这么突然去了?老爷去了,首先最大的问题不就是遗嘱?”

    瞄一眼余岚。王雪琴接着用大家都听得见的音量嘀咕,“大姐你是真的不担心遗嘱问题么?以前老爷只有少骢一个儿子,当然铁板钉钉大部分家业都是少骢的。但今时不同往日,多了一个少杰呢,还有小孟母凭子贵,母子俩加起来也不知道会分走多少羹。”

    “属于我和三个女儿的那份,不用多想也能猜到肯定少得可怜,再分掉,我都怀疑究竟还有没有了。少骢虽然几天前已经被老爷暂时卸掉所有职务,但老爷还没来得及重新考虑继承人位子的问题就倒下了,少骢就还是继承人,该分的东西定然不会少。这么算,只要大姐不贪得无厌,其实确实不用担心。”

    这一番话,要说王雪琴蠢,也不算完全正确,因为她又把余岚和孟欢一起带上了,刻意挑拨之意昭然。

    但如果她有这点搅混水的心思,其实不该最早直白地暴露她的内心真实想法,对她自己并没有好处,反倒有种“反正老娘已经成不大气候了”的自暴自弃之感,所以无所谓。而自暴自弃的同时又没忘记把陆家搅不安生。

    傅令元觉得这个王雪琴近段时间越来越有意思了。

    当然,他是作壁上观乐见其成的,无意之中倒邦了他的忙,省了他亲自下功夫。

    孟欢对此是没有特殊反应的,以她一贯的淡然态度处之,好似王雪琴的机关枪并未瞄准她突突。

    这边余岚尚未说什么,陆少骢的脾气率先起来:“什么叫老陆‘还没来得及重新考虑继承人位子的问题就倒下了’?!那只小狗崽还妄想继承陆家么?!”

    原本面色淡然的孟欢终于应声微冷了表情。

    “少骢!”余岚怒斥陆少骢。

    王雪琴逮住机会继续挑,故作夸张的语气:“‘小狗崽’?少骢你私底下是这么叫少杰的?少杰可是你的亲弟弟啊,他要是小狗崽,那你和老爷”

    点到为止,及时收口,不完全讲明,然后叹息:“你犯得着把一家子都骂了?这老爷现在要是醒着,保准得又气得昏过去。我怀疑老爷这回突然脑溢血,可能就是被少骢你给气的。”

    “够了!尽在找闲话!”余岚在这时打发道,“雪琴你们几个全部都回去,不用再来医院了。”

    “为什么要我们回去?”王雪琴拒绝,“我也要留在这里等老爷病情的新情况。”

    “有新情况我会让人通知你的。”

    “不要,我要第一时间知道。我要守着老爷。”

    余岚冷声,加重语气:“你不回去,我就让保镖送你们回去。别忘记你还喊我一声大姐,家里的事儿,我还做得了主。”

    王雪琴满脸不高兴:“大姐,你以前虽然偶尔也会教训我,但很少拿架子压我的。现在是看老爷马上要去了,所以----”

    “带走!”余岚果真指挥起陆家的黑西保镖。

    王雪琴这才露了怯:“好啦好啦,我自己回去邦忙照顾少杰。”

    说着她挥手召唤三个女儿一起,临走前倒是又改变态度,冲陆少骢笑了笑:“少骢啊,刚刚雪姨的话你别太放在心上。现在老爷躺在那儿,你可已经提前成了咱们陆家的顶梁柱了,雪姨往后还得仰仗你。”

    陆少骢哼了哼,因为奉承而缓和了表情。

    余岚见状却并不高兴。

    孟欢走来和余岚算是报备:“陆夫人,我也要去收拾一下,等会去趟公司。”

    “你去公司做什么?”陆少骢乍一听便敏感地质问。

    孟欢没理会他,继续和余岚说:“事出突然,我手里的工作必须得有个交代,不能直接就一直呆在这医院里。”

    “好。”余岚点点头,“你有工作,该忙就去忙,医院里有我就行。公司的事不能乱套,否则等老爷醒来也不会高兴的。”

    陆少骢有很大意见。没等插话就被傅令元拉了拉:“走吧少骢,我们差不多时间该准备去公司了。”

    然后转头和孟欢打了个招呼:“孟副总,公司见。”

    孟欢略略颔首。

    傅令元拉着陆少骢走到陆振华的心腹跟前。

    “海叔,借一步说话。”

    傅令元来的第一时间就注意到海叔是否在场,却直到现在为止,海叔始终默默旁观,未给他自己找任何存在感。

    虽说平日他本就除了在陆振华面前话多点之外很少开口,但他今天的安静,不免让人在意。

    “傅先生有什么事?”海叔神情略有为难而沉重,“我不想离陆爷的病房太远,也不想离开陆爷身边太长时间。尤其如今这种情况。望傅先生体谅。”

    “好的海叔,我明白,我就两句话。”傅令元礼貌,问,“烦请海叔跟我说一说,舅舅突发脑溢血时的具体情况。”

    “那会儿刚和大家一起吃完晚饭,陆爷照习惯去书房,左右手对弈。我去给陆爷泡茶。一转头就发现陆爷倒地上了,马上把大家都喊来,后来紧急送了医院。”海叔解释得言简意赅,且无其他多余的话。

    “所以在舅舅病倒之前,没有任何特殊的事情发生?”傅令元向他确认。

    “没有。”海叔肯定地摇头。

    傅令元颔首,稍加一顿,说:“第二件事,是想拜托海叔邦个忙。就是,现在舅舅卧病在床。什么都没办法处理,公司方面少骢肯定是要出面的。”

    “只是少骢刚被舅舅暂时卸掉全部职务,董事会都知道。才没两天,少骢又出现,肯定没说服力。”

    海叔不解:“可这我能邦上什么忙?傅先生应该知道,我在三鑫集团没有任何职务,也不参与公司的任何运作,我只是单纯地跟在陆爷身边的一个随从而已。”

    “海叔,你虽然在三鑫集团和青门都不担任任何职务,但大家都知道你。很多时候舅舅不都是让你代劳去下达命令么?你可不是舅舅的‘一个随从而已’。”傅令元笑笑。

    “就是就是。”陆少骢搭腔,“海叔,你怎么可能妄自菲薄自己是随从?你是老陆最好的朋友。我们可一直把你当作我们的亲人。”

    “小爷,傅先生,你们折煞我了。”海叔躬身,问傅令元,“傅先生需要我邦什么忙,先说说看吧,也得我能邦才行啊。”

    傅令元问:“海叔认为,少骢在这个时候,暂时扛起公司的责任,是没有问题的吧?”

    “小爷是继承人,理所应当出面,当然没有任何问题。”海叔回。

    “能得到海叔的赞同,少骢和我心里就都有底了。”傅令元松一口气,这次切入正题,“想拜托海叔的是,让海叔打个diàn huà给公司,代表舅舅恢复少骢之前的职务,让大家不要有误会。还有舅舅去度假,短期内无法到公司亲自处理要务一事,也拜托海叔一并通知各位董事,好方便少骢之后做事。事出权宜,希望海叔体谅。”

    “傅先生前往别说我能‘代表陆爷’。”海叔先是摆手,然后道,“但如果傅先生觉得大家能相信我的话,我是愿意做的。否则陆爷不在,人心必然不稳。我也不希望陆爷醒来后看到公司乱了套。”

    说着,海叔转向陆少骢,恭敬躬身:“辛苦小爷了,肩上的担子重啊。”

    “海叔你说的哪里话?这本来就是我作为老陆的儿子和三鑫集团的继承人应该做的事情。”陆少骢显得意气风发。

    待海叔离开回去陆振华的病房,陆少骢高兴地向傅令元表达感激:“阿元哥,我都忘了这一点!还是你考虑得周到!否则我到公司去,还真没什么说服力!”

    “董事会那群老古董已经习惯了见海叔如见老陆,有海叔邦忙,他们质疑不了我这样我到公司就谁也不能束缚我的手脚了”

    傅令元薄唇一抿。未就此再多言,只揽了揽他:“走吧,准备去公司。”

    陆少骢则重新记起先前的不痛快:“阿元哥你和我妈怎么都让孟欢去公司?找个理由说她陪老陆一起去度假了,多好!”

    “你不要以为现在舅舅病倒了,你就自由了。越是这种时候,你才越要约束好自己。不要得意忘形。”傅令元耳提面授。

    陆少骢蓦地便烦躁起来:“我妈也和阿元哥你讲过差不多的话。我明明就是在尽我身为继承人该尽的义务,怎么就得意忘形了?而且我们现在在说的是孟欢,阿元哥你扯这个干什么?”

    “我是想提醒你,就算舅舅现在没有意识,你也不能拿他当死人,要表现得像我们告诉大家的那样,暂代舅舅管理公司,当作是舅舅考验你独自担当的能力。”傅令元肃色,“讲得难听点,只要舅舅还有一口气在,你就还只是钛子、爷,而不是皇帝。”

    最后一句令陆少骢眸光一闪。

    傅令元则继续道:“至于孟欢,你如果不高兴她照常出现在公司,就默默告诉自己,让她去公司,就是让她预先看清楚未来你在公司做主的样子,让她趁早识时务不要再和你斗。这样你心里会不会舒、服一点?”

    陆少骢显然很满意傅令元的提议,没吭声了。

    车子一路行往三鑫集团。

    陆少骢有点紧张更有点兴奋,就一会儿要在公司先办好的主要的几件事一遍一遍地傅令元意见,话很多。

    抵达后,乘电梯上楼进会议室之前,傅令元以上洗手间为借口暂且先和陆少骢分开了。问栗青:“什么事?”

    栗青焦虑:“不久前九思来电,说两个小时前去酒店接阮姐的车没见回,那三个负责接人的陈家下属也联系不上了。酒店那边确实已经退了房。”

    “停车场的jiān kòng确认了当时阮姐和三个陈家下属坐上车开出去了。现在从酒店通往飞行俱乐部的路上都在找,暂时找不到车子更找不到人,也没任何线索可循,阮姐很有可能出了什么意外。”

    傅令元垂在腿侧的手指轻微一抖。

    栗青踌躇着猜测:“老大,会不会是‘s’不甘心,去而复返,又绑架了阮姐?”

    闭了闭眼,傅令元蜷起手掌成拳,抵在额头面露沉思,原地转了一个圈后,复睁眼,冷静道:“不能确定是不是‘s’。车子如果找不到,你问清楚三个陈家下属长什么样?确定是陈家下属而不是被人顶替了?”

    又觉得那样好像太慢了,傅令元灵光一闪想到新的办法,马上再吩咐:“接你们阮姐的那辆车长什么样?车牌号是多少?具体几点开出酒店停车场的?”

    虽然大家不是特别明白,为什么陆振华会在多事之秋的近期去度假。又为什么会让刚被卸职没几天的陆少骢重新回来,而且一回就是回总部这边,暂代陆振华处理事务,但海叔的出面通知确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压住了疑虑。

    傅令元主要做的是两件事:第一,在公司协助陆少骢;第二,青门那边原本直接汇报给陆振华的事情,能转的,也都转到四海堂来了。

    约莫中午午饭之时,傅令元拜托给滇越的那位老朋友邦忙查的事,首度传来了消息:那辆商务车,离开了滇市,从彼时的方向看,并未离开滇省的边境范畴回内陆,只是目的地不明确。

    后面的事,滇越的那位老朋友就爱莫能助了。

    傅令元强行忍下情绪,只能先安慰自己,起码有个模糊的方向了,不再毫无头绪。

    消息通过栗青转达给九思。

    九思那边也有新线索:明明是三位陈家下属去接阮舒,却只有其中两位的身份是明确的。

    酒店和停车场的jiān kòng截图拿到手后,九思问遍了手边的陈家下属护卫,没人认识那第三位,但看另外两位对待第三位的态度,分明又是相熟之人。

    傅令元考虑到九思长期游离在陈家下属之外,很快有了主意----去问尚被关押在靖沣的荣一。至少能确定,那第三位究竟是不是陈家的人。

    而九思偕同二筒则已带上一批陈家下属和庄家家奴,赶往边境地带。即便大海捞针也得找。

    不久,安插在靖沣的傅令元的手下在顺利见到荣一后传回来消息,荣一不愿意透露任何事情,只要求和九思直接通话。

    傅令元冷笑:“他以为他是被囚禁还是来当大爷的?!以为进关押房里找他一次很容易是么?!以为我很有兴趣窥探他们陈家的秘密是么?!在他心里就是陈家的秘密比她的安危更重要是么?!”

    发火的对象虽然是荣一,但眼前直接挨着的却是栗青。

    栗青安慰:“老大,荣一肯定不会置阮姐的安危于不顾。他这种反应,或许是认为,那几个陈家下属是可信的,阮姐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

    傅令元脸上覆盖着冰霜很久没有说话。

    栗青瞅着时间提醒他尽快指示下一步行动:“老大,小爷还在等着你”

    傅令元轻轻一呵,像说气话似的:“让荣一这种轴脑筋的人守着他陈家的秘密去死吧!以为他不说我就没有其他办法知道了是么?”

    撂完,他兀自抓起shǒu jī,翻出一个连名字都没有备注且很少用到的某个号码,手指在屏幕上飞快地打着字,或者更准确来讲是用戳的,因为看着就特别用力。

    最后附带上jiān kòng截图发送出去,傅令元收起shǒu jī平复心绪,先去找陆少骢汇合忙陆家这边的事。

    陆少骢却不在他自己的办公室,而在陆振华的董事长办公室。

    “你来舅舅的办公室里干什么?”傅令元疑虑。

    “没什么,就是看完目前该看完的文件了,随便进来转转。”陆少骢正站在硕大的玻璃窗前,说着对傅令元挥挥手,“阿元哥你也过来看看。”

    “看什么?”傅令元迈步,站到他身边,笑道,“又不是第一次来舅舅的董事长办公室,你稀罕个什么劲儿?”

    “是啊,确实不是第一次来老陆的董事长办公室。”陆少骢的语气饱含一种感慨,对傅令元笑笑,然后走向陆振华的豪华大班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