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8、小陆董-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78、小陆董

    “舅妈。”傅令元忙撑住她的手臂,稳住她的身形。

    陆少骢原本其实也是想扶余岚的,刚摇摇晃晃地站起身,见傅令元已经出手,他便又摇摇晃晃地坐回沙发里。

    “妈,你不要生气。没关系的。那些新闻要说就让他们去说,堵不住他们的嘴的,他们就成天喜欢跟在人后面捡八卦。再说了。其实说得也没错,老陆本来就要不行了。”

    余岚登时要打他:“你还敢再说!还敢说!”

    “舅妈舅妈!”傅令元挡在中间,拦住余岚,安抚,“舅妈,我先扶你去房间休息。少骢这里我来和他谈。你不要生气,舅舅还等着你照顾。”

    说着,便将余岚往里带。

    顷刻,傅令元出来。

    陆少骢依旧瘫在沙发里,正边回味着什么,边冲他笑:“阿元哥,你知道吗?今天在酒会上,有人称呼我‘小陆董’,哈哈哈哈‘小陆董’”

    他笑着,抬起手在半空中比划:“很快的,很快前面的‘小’字,就能去掉了”

    傅令元薄唇紧抿,走上前,给他倒了杯水,重重搁到他面前。

    玻璃杯底碰撞上玻璃茶几。动静还挺响,杯中的水花也溅了几滴出来。

    旋即傅令元就站在那儿,摆一张不热不冷的表情。

    陆少骢见状稍微坐正身体,喜悦的笑容亦消失:“阿元哥,你都把我妈送进屋里去了,就不要代替我妈来和我啰嗦了。我知道你和我妈又要教训我不知收敛。”

    他闷头闷脑地把杯子里的水喝光,然后抬眼看傅令元:“可我收敛,别人不收敛,我不就被动了?”

    “哪个别人不收敛了?”傅令元深深折眉。

    “还有谁?”陆少骢嘲弄。

    “你想说孟欢?我正要和你说这件事。你知道不知道,她主动从公司里暂时消失,很有可能不是识时务,而是以退为进,你还把她的助理给调职了,更给人你趁机欺负她的感觉。等舅舅病好了醒来以后,舅舅该怎么想?”

    “阿元哥!我爸不会醒的!”陆少骢烦躁,“你和我妈怎么总盼着他醒?”

    傅令元嘴唇嚅动,正要说话。

    陆少骢马上又抢了去:“行行,我知道你又要说什么。我们还是不谈老陆醒不醒得过来的问题,谈回孟欢。”

    他嗤笑:“给人我趁机欺负她的感觉又怎样?自古成王败寇,哪一个人成功后,首先的动作不是排除异己?就算实际上我不和孟欢斗。在所有人眼中我和她就是有在斗。反正从一开始我就被诬陷和她明争暗斗,不如直接坐实,否则我多亏?”

    “还有。”他从方才开始便给人一种很靠谱的感觉,继续很靠谱似的道,“孟欢不是可能‘以退为进’,而是确实就在‘以退为进’。她就是要假装示弱,让我忽视她,她再给我来个致命一击。”

    “什么‘致命一击’?”傅令元眸子极轻地眯起一下。“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事情?”

    陆少骢打了个酒嗝,又松了松领带,重新往后靠上沙发背。冷哼:“她休想打我个措手不及!幸好我昨天跟着她进老陆的办公室了,否则不一定能发现。”

    “到底什么事?”傅令元敏锐,“是不是和你今天去找律师询问‘遗嘱’有关?”

    陆少骢不高兴:“那个律师也是够了,我就找了他一下,请教他一点问题,他怎么小题大做地胡乱跟你们宣扬?”

    “那位律师是专门为舅舅fú wù的,这种时候家里人当然都紧密关注他的动向,丁点风吹草动,家里谁想不知道都难。”傅令元恼怒。“舅妈也在说,雪姨早上被训的时候你不是在场么?”

    陆少骢却是道:“其实我反而更佩服雪姨,在意遗嘱就在意遗嘱,直接摊到明面上说。家里谁不在意遗嘱?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各自都在意。有什么大不了的?”

    简直是傅令元讲一句,陆少骢就能驳一句,口才和气势仿若随着这两天他做主三鑫集团之后而咻咻上升。

    又或者,还得加上,今晚他正好多喝了点酒,壮起了平常没有的胆气。

    当然。陆少骢的目的不是故意和傅令元怼,马上就道:“我是发现了点东西。”

    “什么东西?”

    “老陆好像要把他手里的股份转给那只小狗崽。”

    “怎么可能?”傅令元的眉头几乎要折成川字,详细追问。“你在哪里看到的?为什么不先和我商量?”

    “我就是料到阿元哥你和我妈肯定都是这种反应,所以才没说的。”陆少骢落寞,“你们两个都相信老陆对继承人之位的态度了。总说一定是我的”

    “到底在哪儿看到的?”傅令元联系陆少骢的前言后语,已然有所猜测,“是不是昨天你跟着孟欢进舅舅的办公室,看到了什么文件?”

    陆少骢默认,解释道:“孟欢落下了其中一张。”

    “在哪儿?”傅令元向他伸手要。

    “我昨天太生气,给直接撕掉了。今天让手下去找原件,不知道那个女人藏哪里了,没找着。”陆少骢又打了个酒嗝,描述道,“反正我就是在上面看到了股权转让什么的。”

    傅令元眉目沉洌,要再说什么,恰巧兜里的shǒu jī震动,来电的是下午处理“新皇廷”计划一些事情的一位经理,约好了晚上这个时间点要找他汇报后续。

    “你等一下,先多喝点水醒醒酒,我去接个diàn huà马上回来。”

    “嗯嗯,阿元哥你尽管忙。”陆少骢随意地挥挥手,仰脸在沙发上,昏昏yu睡的样子。

    傅令元带着shǒu jī走出房间,小雅带着醒酒汤从过道上走来:“傅先生。”

    “嗯嗯,拿进去给少骢。”傅令元叮嘱,“顺便给少骢拧把毛巾。”

    “好”小雅柔声应承,往里走。

    见陆少骢闭着眼睛像在睡觉,她暂且没吵醒他,把冒着热气的醒酒汤倒一半到茶几的杯子里,打算凉点再喊他喝,便进去洗手间拧毛巾。

    出来后,小雅站到陆少骢跟前,弯身,摊着毛巾的一截,轻轻擦拭他的脸。

    没两下,陆少骢倏尔捉住她的腕,他眼睛没睁,只是鼻子嗅着:“你好香”

    小雅听言笑笑:“小----”

    话未完,陆少骢的手忽地再用力,把她拽入他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