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1、藏哪儿去了-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81、藏哪儿去了

    “欸欸!”李铁牛追出去,“老爸,你给个明确的dá àn再走!”

    李叔却没空理会他,因为刚得到消息,他的小女儿,也就是李铁牛小两岁的mèi mèi,被人绑架了----他十几年前和前妻离的婚,儿子归他,女儿归前妻。om

    消息正是李叔的前妻传来的,说绑匪给他们听了女儿害怕的叫喊声,开出的条件就是让前妻给李叔打diàn huà。

    薛叔那边同样出了事:一群嘿社会模样的人三更半夜突然闯入他的老家,一大家子的人全部吓坏了,也不说是什么事,就让他们给薛叔打diàn huà,薛叔自然而然知道怎么回事、该怎么做。

    怎么回事?该怎么做?

    还用说?

    这么多年了,李叔和薛叔原本以为永远都不会有受到威胁的这么一天

    杨炮也不例外,只是讲得更明确:如果不放阮舒自由,并让九思将阮舒平安带回江城。就等着他给那位瘫痪的姐姐收尸。

    隔着diàn huà,杨炮听到他的姐姐一如既往地叫他不要再管她这个废人。

    即便如此,杨炮还是和之前一样笃定,陈家是不会真的伤害他姐姐的。

    而也是在这个时候,驻守山下的手下汇报,又有一个陌生的男人来访。自称是黄金荣的儿子。

    “黄爷的儿子?”薛叔诧异,“他儿子不是早就死了?当年我还在陈爷的吩咐下,邦忙给黄爷惨死的老婆和儿子cao办了葬礼。”

    李叔亦狐疑。

    两人均看向杨炮。

    跟随阮舒在江城护卫在阮舒身边的陈家下属对庄爻的存在是一清二楚的。杨炮虽与庄爻尚未正式认识,但当时那阵子庄爻陪同阮舒在荣城的庄园,他和其余几位骨干千万庄园见阮舒期间,其实已远远见过庄爻。并且他也曾听荣一提过一嘴“强子少爷还在”。

    所以杨炮辨认得出:“是,确实是黄爷的儿子。”

    李叔皱眉:“看来黄爷的儿子是配合着拿捏我们各自的软肋而来的。”

    “陈爷和黄爷以前的兄弟深厚,大xiǎo jiě和强子少爷的感情也很好。现在强子少爷都亲自前来了,我们注定得放人。”杨炮意在再一次说服李叔和薛叔,尤其是薛叔。

    他也庆幸,刚刚就已经同意送阮舒下山去和九思汇合。

    “给强子少爷放行。”毕竟庄爻的身份摆在那儿。杨炮琢磨着借此机会也和庄爻叙一叙见个面。

    不久之前,黄金荣刚死在陆家手中,应该还可以和庄爻商讨往后向陆家报仇一事。

    另外,或许庄爻的想法和他们相一致,能够邦忙一起说服阮舒?

    他们猜得没错,庄爻确实是配合栗青那边从荣一处要走号码和暗号一举行动的。故意掐这个时间点出现。

    来滇缅的路上,他就想得很清楚,这回他必须得用黄金荣的儿子强子的身份,否则无名无分,或许根本连靠近都成问题。

    二筒依旧作为外援留在镇外以防万一,庄爻独自前往陈家所在据点的村寨。

    其实还是有点忐忑,因为他不清楚,这里究竟有没有人认得他。不过他想好了,这里的人不认得没关系,他们总会去向阮舒或者九思求证的。

    事实上比庄爻想象得还要便利,他很快就被允许上山,而且并未被没收任何通讯工具。他心里顿时有数----看来陈家所拿捏的他们的软肋,的确起到作用了。

    “强子少爷。”杨炮、李叔和薛叔三人均出来竹楼门口迎接。

    面前这几位陈家下属,庄爻一个都不认识,他也不想认识,未寒暄,开门见山便道:“我来接人的。你们把人放出来,这次的事情就不和你们追究。你们各自的家人也会没事。”

    “希望强子少爷不要误会,我们只是请大xiǎo jiě来商议陈家未来的发展,就算强子少爷没来,我们也会安全送大xiǎo jiě回去。”杨炮稍加解释一番。

    “我刚刚已经说过了,只要你们现在放人,其他任何事情都不追究。”庄爻重申。

    杨炮和李叔、薛叔相互交换了眼神,均觉得这位强子少爷貌似有点难相处。

    捺着心绪,杨炮恭敬相邀:“大xiǎo jiě就在里面,强子少爷进来坐一会儿喝杯茶。”

    庄爻并不想:“不用,我接了人马上走。”

    语气颇为漠然疏离。

    杨炮觉得面前的强子少爷和之前在荣城庄园里远远一见时的气质明显不一样,甚至是截然相反的----一个偏于阴冷,一个偏于阳光。

    场面很尴尬,气氛很不好。

    杨炮打算说的那些话根本没法说。

    未曾料想的是,去请阮舒出来的手下匆匆跑回汇报:守着阮舒的那两名陈家下属遭到偷袭,阮舒不见了!

    杨炮大惊。

    话是当着大家的面直接说的,庄爻听得一清二楚,第一时间上前,揪住杨炮的衣领将他提起:“人为什么会不见!”

    “强子少爷你先别急。”杨炮已迅速冷静下来,因为情况还是比较容易判断的----能在竹屋范围内动手的,只可能是自己人!

    首先第一个怀疑对象他便锁定在之前不同意放人的薛叔:“薛叔,是不是你?”

    薛叔倒也没否认:“是,大xiǎo jiě是我让先留住的,事情没解决,她不能就这么走了。”

    “老薛,你糊涂了!”李叔责怪,“你把大xiǎo jiě藏到哪里去了?快送出来。一大家子的人你都不顾了是么?”

    薛叔的想法和杨炮其实差不多:“陈家不会伤害我的家人的。”

    “不会伤害我们家人的不是陈家,是二爷,是二爷领导的陈家。现在二爷已经不在了,你敢拿什么做保障?”李叔指出。

    三人之中杨炮是接触阮舒最久的人,他自知阮舒在这一点上和陈青洲是一样的,并不如李叔所言。

    不过想想李叔应该是为了让薛叔交人。杨炮便顺话道:“薛叔,现在不止你一家子的安危,还有我的姐姐和李叔的女儿,你必须把大xiǎo jiě放出来。”

    薛叔其实并非完全没有犹豫。。

    他家里两位老人的年纪都很大了,就算无性命之忧,可也经不起吓的。

    尤其现在的情况

    一把小刀冷不防飞过来,将将刺在薛叔脚边的土里,刀刃闪烁着寒光。

    几人登时愣怔,均看向庄爻。

    庄爻警告:“最后说一次,把人交出来。”

    “薛叔。”杨炮再唤。

    薛叔最终忿忿甩手,颇为不情不愿:“大xiǎo jiě暂时被藏在我那里了。”

    杨炮忙不迭陪同庄爻去接。

    结果薛叔的屋里根本未见阮舒踪迹。

    “人呢?”

    薛叔也正糊涂着,转头质问负责看守在门外的手下:“为什么大xiǎo jiě不见了?”

    手下哪里答得出来?

    李叔站在打开的窗户前。用手电筒往竹楼下方的草丛里照,发现上面明显有被人踩踏过的凹陷,忙吩咐:“快找几个人下去找找,大xiǎo jiě可能自己跑了。”

    薛叔纳闷:“不太对,我在大xiǎo jiě脖子上劈了一记手刀,这才没多久的功夫。大xiǎo jiě自己醒来的可能性很小。”

    “你怀疑被别人带走了?”李叔不太认同,“我们的守卫比较严密,轻易进不来,更别说带走一个大活人,我们也没收到任何有外人入侵的通报。”

    庄爻可没闲工夫停在这里听他们分析来分析去的,心头紧着,爬上窗户,再一跃,直接跳到下面:“姐!姐?”

    杨炮见状也不耽搁,迅速去调派人手,一部分协助庄爻,另外一部分在四处寻找。不排除任何可能性。

    然而,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晨光熹微之时,全部的人已经把整个村寨仔细搜寻了两遍,下山的一大一小两条路也沿途找过,包括怀疑阮舒在逃跑的半途中不小心跌落山边的可能性都算进去了,还是没发现任何踪迹。

    杨炮将最后的希望寄托于九思。

    庄爻则联系了二筒。说明了情况。

    九思被杨炮扣在山下处于失联状态,怎么可能去救阮舒?

    二筒都答应了等庄爻的消息,怎么可能擅自行动?

    庄爻的心一沉再沉。

    到底怎么回事?她人究竟在哪里?!

    海城。

    陆少骢又一次被强行请去配合调查此前的电视台的贪、腐案。

    下午回来公司之后,心情相当不好。

    不过没多久,医院传来的陆振华的最新病情:昏迷的第三天,依然无知觉状态。脑中出血吸收情况并不好,呼吸比前两天微弱。

    这让陆少骢的阴郁消散,恢复愉悦,愉悦地和傅令元暂时丢下手中的工作,赶去医院。

    余岚这两天几乎以泪洗面,刚刚才又哭晕过去。由小雅带着去房间休息。

    对比之下,孟欢的脸色虽然也不好看,但和余岚相比,简直是面色红润有光泽,态度亦冷静自持地好像里头躺着的病人与她是毫无干系的陌生人。

    陆少骢故意当着海叔的面,嘲讽孟欢:“孟副总似乎每天还能吃好睡好?”

    孟欢淡淡:“小爷昨晚在宴会上也喝了不少酒。吐了不少话。”

    陆少骢眸底鸷下来。

    傅令元折眉,拉一把陆少骢:“你去陪一会儿舅妈,我再去向医生详细了解舅舅的情况。”

    陆少骢压下冷意,听从了傅令元的建议。

    去到余岚的房间,他准备进去时,小雅正好脚步匆匆地从里面出来,差点和他撞了个满怀。

    抬头见是陆少骢,小雅的表情看起来略微微妙,迅速垂下眼皮,讲话有点结巴:“小小爷。”

    或许因为她的不自然,陆少骢也莫名其妙地不自然了,不自然地问:“我妈怎样?”

    “陆夫人要喝水。但是饮水机和热水瓶都没水了,我现在去给她先打一点。”小雅示意怀里抱着的保温杯,说完低着头就要从陆少骢身边过。

    “欸,小雅嫂子!”陆少骢抬起手臂拦住她。

    小雅俨然满副被他吓到的神色,迅速往后退,后背撞shàng mén,避开他。

    见状,陆少骢心里不是滋味:“小雅嫂子很怕我?在介意昨晚上的事?”

    “不是!昨晚上什么事也没有!”小雅飞快地否定他。

    越是如此,明明越显得她在意。

    陆少骢更不是滋味了,因为他昨晚确实也没来得及对她做什么,就摸了她几下,亲了她两口。她这样子却搞得像他强了她

    本来没什么印象的。此时仔细一想,反倒叫他不自觉回忆起摸她的那几下和亲她的那两口的触感。

    没什么特别。就是他确实有些天没碰女人了

    老陆生着病,他太公然找女人回头肯定得挨骂,这种时候就可惜裳裳那蠢货不在了

    收回思绪,陆少骢凝回小雅:“对不住,小雅嫂子。昨晚我酒喝多了,那会儿睡得正迷糊,没仔细看是你,冒犯了。”

    他拦住她其实就是为了补上这句道歉。

    “嗯。我知道小爷不是有意的,我没有怪小爷,小爷不用道歉。”小雅的嗓音柔柔的。

    只是越到句尾声儿越低。而且听着有点不对劲。

    陆少骢心里犯嘀咕,也没多想,下意识地伸手就去抬她的下巴。

    便见小雅红着眼眶,眼里强行憋着晶莹的泪水,在突然被他抬起脸时显得意外,尔后慌慌张张地捋开他的手。重新低下头。

    低头一瞬间,眼珠子没攒住,啪嗒啪嗒珍珠似的一颗接一颗掉。

    她又开始慌张地用手背去擦,道歉:“对不起让小爷看笑话了,我去给陆夫人盛热水!”

    她都这副模样了,陆少骢就算是好奇心驱使也不可能放她走:“小雅嫂子,你怎么了?得说清楚,要不我多对不起阿元哥?”

    小雅听言眼泪掉得更厉害:“不,不是,小爷没有对不起傅先生,是我自己的问题。”

    “你哪有什么问题?”陆少骢费解。

    “我我真的不怪小爷,小爷什么都没做,那点根本不算什么。我是自己心里过不去。”小雅哽咽,“我以前什么都不懂,但运气好,第一次出台就遇上傅先生,除了傅先生,我我从来没被其他男人摸过。我觉得自己不干净,我对不起傅先生。”

    陆少骢傻眼了----以前他只是觉得她容易害羞,但既然能在傅令元身边呆这么久不让他腻,私底下保不齐怎样sao,毕竟是从c’blue的妈妈桑手里调、教出来的。

    现在发现,她分明比他所以为的还要单纯和忠贞。

    陆少骢好像突然明白,她真正吸引人的地方原来是在这里

    如今能有几个女人纯成她这样?

    而他这晃神间,小雅已经抱着保温杯走开了。

    九思与外界失联的状态已然解除,邦忙一起在山下的镇子里找人。

    二筒也安不下心躲起来当外援,就着镇子外的位置,也四处搜寻。

    杨炮等人更发动了整个人村寨的村民快把山头翻过来。

    李铁牛刚和村子里的阿早等几个孩子“聊完天”,环视一圈众人的焦虑,双手抱臂走回竹楼,不瞬便寻到他老爸李叔的身影。

    李叔正在回答庄爻的问题:“后面这片山头荒废的,因为据说有早年军队埋下的地雷,很危险,所以连我们竹楼这儿都不在后面安排守卫的,没必要。”

    李铁牛走过来插了句话:“新当家的又不知道有地雷?没准昨晚摸黑,误打误撞跑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