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6、计(上)-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86、计(上)

    小雅盛了碗汤送到傅令元跟前,听言一如既往地露出羞涩:“夫人如果喜欢,我每天都煲一盅给夫人。”

    “有心了。”余岚笑,随即叮嘱:“去给海叔也送一碗吧。”

    “对海叔一直没有休息,确实辛苦,还是夫人考虑得周全。”小雅点头认同,即刻去办。

    待她离开房间,余岚转而看向傅令元:“阿元你自从有了小雅,心是彻彻底底地定了。”

    “大概吧。”傅令元闲散勾唇,“我也不知道怎样才算彻彻底底地定了。”

    “舅妈就盼着你们两个早点传出好消息。”余岚旧话重提,“你们年纪轻轻的,明明没有避运,这么久了还没有动静,我就让小雅去做了个妇科检查,毕竟她的出身不太好,我怕她有个什么万一,耽误了你就不好了。”

    “舅妈,”傅令元眉心微折,略略表现出不舒、服,“不要再提小雅的出身了,以前的事都是她身不由己,而且不存在什么‘万一’,她是怎样的女人,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这护着她的样子啊”余岚摇摇头,叹气,“是舅妈口不择言了。”

    傅令元面色稍有缓和:“知道舅妈是为我着想。”

    “检查报告出来了,小雅的身体没有问题。”余岚告知。

    傅令元薄唇一抿:“舅妈,我说过,怀孕这种事顺其自然,强求不来。”

    “是,我明白,但我做长辈的,该关心还是要关心。你母亲早逝,你如今最亲的亲人就是你舅舅和我了。你不要和少骢一样,嫌我啰嗦。”

    “舅妈,”傅令元面露无奈,“我怎么可能会嫌你啰嗦?”

    余岚笑笑,继续喝碗里的汤。

    傅令元瞥了眼他的那只汤碗,没动,道:“刚刚在舅舅的病房外面碰到孟副总,听说少杰又过敏起疹子,今天也来了医院。我准备去看一看他。”

    “少杰啊”余岚语音蕴着疼惜,“这孩子从一出生就多灾多难,小毛病不断。”

    “多灾多难挺好的。”傅令元似笑非笑,“不多给孟副总找点要紧事,她就一门心思想着怎么在公司里争权惹少骢发飙。”

    “小孟她是迷了心窍看不明白”余岚洞悉一切似的,“她争得了权力又有什么用?少杰没有资格的。终归太年轻,把老爷对她的宠,误当作爱情。老爷早就过了谈爱情的年纪。”

    感叹完,她站起身:“走吧,我也想去少杰那里坐坐,正好一起过去。”

    陆振华的病房外。

    海叔接过汤碗,礼貌躬身:“谢谢雅xiǎo jiě。”

    “海叔太客气了。”小雅也躬身,算作回礼。

    然后没有忘记给不远处的孟欢也送去一份:“孟副总,这是我煲的汤,不嫌弃的,也喝一点。”

    “雅xiǎo jiě客气了。”孟欢淡淡接过,尔后状似随口问,“小爷在陆夫人那里?”

    “没,小爷今天还没下班,还剩一碗汤就是给他留的。”小雅低声回。

    “嗯。”孟欢刚呡完一口,“汤很好喝。确实该给小爷留一碗。陆爷的病情好转,小爷的心情应该受了影响。有些事情,得抓紧时间。我说过,这对傅总也是一件好事。傅总好了,你也就跟着好了。”

    “我明白。孟副总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没有多逗留,小雅接过孟欢递过来的空碗,再走回海叔那边。

    陆少杰的病房,几乎把在陆宅里的标配一并搬来医院,除了n妈,之前被余岚禁足的王雪琴也在。

    傅令元呆了两三分钟,意思意思,便借着栗青来找他的机会离开病房。

    而栗青不仅是为了邦他脱身,也确实有事汇报:“老大,十三说,小雅去给海叔送汤的时候,也给孟副总送了,貌似还说了两句话。”

    这在外人看来,并非值得注意的举动,但因为清楚小雅和孟欢之间的关系,所以不得不多心:“具体的说话内容,十三听不到。不清楚是不是两人的私下交流。”

    傅令元口吻带讽:“如果是私下的交流,你觉得她们会交流什么?”

    栗青认真开动脑筋脑子:“常规情况下,小雅应该是发挥她的间谍作用,向孟欢汇报老大你的情况。”

    而既然老大刻意发问,便肯定得往非常规的情况怀疑:“最近恰好比较特殊,陆爷正病重,那么就还得往这方面考虑。”

    事实证明,栗青的确是傅令元肚子里的蛔虫

    “她背地里和少骢接触,可以再增加一种可能性。”傅令元眸子眯起,“也可能不是她有上进心,想起来去傍少骢,而是孟欢给了她新的指示。”

    栗青闻言略有担忧:“如果真是孟副总下达了新指示,小雅却瞒着老大你没有说,那不就是对老大你不利的事?”

    “不一定。”傅令元抿唇小雅作为多方间谍,为了保命,是不会在大局未定的情况下放弃任何一方,多半还揣着观望的心理。

    而目前为止,他在几方阵营之中,实力还算强,恐怕是小雅押注最大筹码的一个,所以对他不利的可能性比较小。

    更可能是

    傅令元记起孟欢故意落下涉及“股权转让”的文件给陆少骢一事。

    或许,是与之相同的目的

    “还有,老大,”栗青汇报第二件事,“雷堂主听说陆爷病重,担心陆爷的安危,悄悄派了他自己的人来医院里守护陆爷。”

    傅令元眸底应声闪烁精光。

    未及他回应,余岚携着王雪琴满面从陆少杰病房那边出来,行色匆匆,俨然出了什么要紧情况。

    “怎么了舅妈?”傅令元快步走向她。

    “阿元!”余岚像要倒下一般握住他的双臂。

    王雪琴抢先叽里呱啦:“哎哟喂!刚大姐接到通知,少骢在半路出车祸了!而且遭人刺杀!受了很严重的伤!正送来医院!”

    刺杀?傅令元怔忡。

    随着天色的渐暗,庄爻越烦躁。

    白白浪费了先前看到的求救浓烟!他们没有碰到地雷,倒是接连又遇上几个机关。

    而现在!绕来绕去,明明大半个山都要被他们走遍了,可就是找不到阮舒之所在!

    天知道他有多懊恼在一开始发现李铁牛不见而怀疑李叔是同伙时,没在李叔身、上安装追踪以防万一!

    薛叔和其余受伤的人半途便止步,只剩杨炮和二筒带着几名手下还跟着。

    望了望天,杨炮劝道:“强子少爷,你还是先撤出去,我和其他人继续在这里找。你不是已经先打diàn huà回去让九思去买遥控飞机?等有了探测工具,一定事半功倍!”

    “你留下来?”庄爻嘲讽,“然后让你去和李家父子汇合是么?!”

    到现在仍旧被怀疑,杨炮辩解得苍白:“我和他们真的不是一伙的”

    二筒刚接完九思的一通diàn huà,说:“买到遥控飞机了,她马上就回村寨了,你不是要改装?抓紧时间吧!”

    庄爻临走前叮嘱:“这一块地方机关特别多,他们的藏身地点八、九、不离、十就在这附近,你们再努力找找!”

    得知陆少骢身中数枪性命垂危正在抢救,海叔在陆振华这里呆不住,前去手术室。

    余岚已经哭晕送往病房,手术室外暂且只留守着孟欢、王雪琴和小雅。

    海叔简单问了两句。

    孟欢和王雪琴都不是特别了解详细情况。

    海叔也不耽误时间,循去余岚的病房。

    病房里只有余岚和傅令元。

    余岚清醒着,见到海叔急忙迎上前:“你来得正好!我刚准备让阿元去请你!”

    “出什么事了?小爷怎么会”

    未及海叔问完,余岚忽然噗通跪倒在他面前。

    手术室外,王雪琴拉着孟欢表达自己的焦虑:“怎么会这样?先是老爷病重!现在少骢怎么也遭人刺杀?究竟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来杀少骢?少骢这回该不会凶多吉少吧?哎哟喂,这可怎么办?我们陆家该不会绝后吧?”

    一出口,猛地意识到自己讲错话,她忙不迭捂了捂嘴,改口道:“不对不对,是我记性差,可不还有少杰,哪来的绝后?”

    说着,王雪琴笑了,捉住孟欢的手,半是讨好,半是别具意味:“小孟啊,如果少骢真有个三长两短,老爷的儿子就只剩少杰了,那少杰肯定就是新的继承”

    “雪姨,”孟欢皱眉打断她,谙出恼意,“小爷一定会逢凶化吉,安然无恙的,这些乱七八糟的话,请你不要再说。少杰现在也生着病,你的话会让他折福的。”

    “好好好,不说就不说。”王雪琴嘀咕,“好话都不愿意听,真傻。”

    孟欢站离王雪琴,重新落座,望向手术室的门,却是挥散不去王雪琴的某些话,凝色重重。

    “夫人,你这是干什么?”海叔吓一大跳,拉她不起,他便也跪下。

    余岚哽咽:“其实手术室里的人不是少骢,是跟在少骢身边的随从。”

    “不是小爷?”海叔愣了愣。

    余岚解释:“随从拼死相互,少骢得以逃过一劫,只受了点皮外伤,现在安置在其他病房,等下我带你过去看他。”

    “小爷没事就好。”海叔安了心,却颇为糊涂,“既然小爷没事,为什么要隐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