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9、能不能偷偷给你打diàn huà?-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89、能不能偷偷给你打diàn huà?

    那名女护士挣扎着喊冤:“你们放开我!我只是进来病房例行检查的!什么凶手?我什么都没做!病人的死和我没有关系!”

    “还想狡辩?”领头的那位男人一阵冷笑,转回眸来继续讲述道:“等她出来之后,我们跟在她的后面,发现她把一个用过的注射器丢到垃圾桶里。那个时候我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久,陆爷病房里的心电监测仪上面显示的数据不对劲,赶紧呼叫了医生,结果”

    后面的话,他因为悲痛而无法再言语。

    很快他振作,又道:“反应过来后,我们迅速去把这个护士逮了来。这个护士本来就要下班离开医院了!幸亏赶在停车场拦住人。她不愿意跟我们回来的!还否认自己是这家医院的护士!分明心里有鬼!”

    “还有!”他重声强调,将手中用透明塑料袋装着的物品递出来:“我们把注射器从垃圾桶里捡回来了!里面应该还有残留液体可以验!”

    海叔忙不迭接过。

    泪水泛滥的余岚在傅令元的搀扶下凑上前,表情微微怔然。

    王雪琴则又开始哭喊着表达她的个人想法:“这么明显的事情,还用得着找jǐng chá来调查?一定是有人居心叵测对老爷下shā shǒu!注射器里的液体一定就是致死老爷的东西!有人谋杀老爷!”

    “谋杀”二字重重砸落于在场所有人的心上。

    “这个人!”王雪琴紧接着抬手,指向那名护士,“我们全都不认识这个人!和她无冤无仇!她没有害老爷的理由!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受人指使!我们要揪出幕后主脑!”

    语闭的一秒钟之内无人言语,一片寂然。

    寂然之后,是那名女护士的否认:“你们全都胡说八道!我根本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嘴硬是么?”领头的那位男人哂着,向余岚和傅令元以及海叔三人请示,“夫人,傅堂主,海叔,jǐng chá的办案效率极为低下,又相当容易出岔子。最重要的是,此事牵涉陆爷的死,交给jǐng chá必然会产生很多不方便,我们青门应该自己解决!”

    “我认为这件事我们青门就可以解决!请把这名护士交给我们!我们带回去自己审讯!一件件刑具慢慢给她上,就不信撬不开她的嘴掏出她的实话!”

    海叔未应承他的话,而狐疑:“你们是”

    “是雷火堂的兄弟。”傅令元插话,为海叔解答,旋即深深折眉看着跟前的三个男人,“雷火堂的人怎么会跑来这里?”

    “是雷堂主担心陆爷的安危,指派我们三人前来医院暗中保护陆爷。”三人解释。

    “你们怎么会知道陆爷在医院?甚至知道病房的具体位置?”傅令元问出了余岚和海叔的共同困惑。

    “夫人、傅堂主、海叔。”话音伴随着一道身影的入内传出。

    众人闻声望去,正见雷堂主朝他们走来,脚步稳健,目光如炬:“雷某的消息从何而来,稍后单独给你们合理的解释,现在最重要的是,查出躲在背后的杀害陆爷的真正凶手。”

    傅令元沉凝着神色,眸子一转,扭头看余岚和海叔:“舅妈,海叔,我们应该都认同,目前为止,这名护士确实是关键。”

    余岚抹着眼泪:“阿元,你们几个都是你舅舅信任的人,如今少骢还在手术室,一切都由你们几个商量着拿主意。”

    雷堂主已然示意手下将yu图报警的医生暂且扣留下来,同时要把这名护士押送走。

    那名护士的目光有意无意地瞥了瞥某个方向,然后像得到了什么指令,又像下定了某种决心,未再挣扎,豁出去般爽快坦诚:“哈哈,你们不用浪费时间审讯我了,确实是我杀陆振华的。”

    “青门害死我全家,我没千刀万剐了陆振华已经是便宜他了。既然被你们当场捉住,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想怎样随便你们。”

    未及他人言语,王雪琴又当先发表观点:“哎哟喂,我听着怎么那么像着急着把罪一个人顶下来?不让我们继续追查?”

    那名护士的神情明显有些闪烁。

    “小孟,”王雪琴在这时忽然点孟欢的名。

    很久没有说过话的孟欢瞬间被拉回众人的注意力之中。

    但听王雪琴问:“刚刚这个护士松口揽罪之前,为什么看了你一眼?”

    浓浓的别具意味。

    孟欢倒并未因此而显露丝毫异样,淡淡道:“我没注意。”

    “是吗?”王雪琴的反问语气分明十分持疑,随后口吻肯定,“可在我看来,她就是看了你一眼,得到你的示意后,才松口的。”

    那名护士开始着急:“我没有得到任何人的示意!我说了人就是我自己杀的,是我做的,没有什么幕后主使,和其他人无关!”

    越是这样辩驳,分明越此地无银。

    王雪琴笑了笑:“小孟,这个护士好像特别好怕和你扯上关系?”

    “我不认识她。”孟欢蹙眉,“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表现出这种态度。”

    “是么”王雪琴拉长音,比刚刚还要持疑,转而快步走向余岚,“大姐!”

    拉住余岚的手,她指控道:“是小孟!一定是小孟做的!”

    紧接着又指控:“少骢不是也在半路中遭人暗杀?一定也是小孟做的!”

    “大姐你仔细想想我之前的话!”像是因为赶在所有人之前想通一切,是故王雪琴颇为激动,“假如少骢和老爷同时出事,对谁是最有利的?”

    出口后,她迫不及待地自问自答:“可不就是小孟吗?少杰会变成唯一有资格继承陆家的人!”

    余岚先是一愣,随后厉声斥回:“这种没有确凿证据的话不要随便乱讲!你知道不知道这顶帽子扣下来有多大?”

    “这怎么没证据了?动机不是非常明显?”说着,王雪琴又指了指那名护士,“人证也在这里!雷堂主不是也说可以带去雷火堂审讯?大姐,迟早她得招认!我保证,审讯出来的结果一定是小孟!她的嫌疑最大了!”

    这种时候,傅令元知道自己不应该分神。

    但,一分钟之前,shǒu jī里进来的消息着实无法叫他能继续集中全副精力

    “小舅舅,我现在能不能偷偷给你打diàn hu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