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3、疯狗-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93、疯狗

    这话出来,分明将在场所有人得罪。

    海叔神情肃正:“三姨太说得没错,我确实只是个下人。但我这个下人有我这个下人该做的事。”

    下一句话他是面向所有人讲的:“就算要怀疑我,我也不会因此退让。在陆爷的死因明确之前,除了小爷之外,其他人暂时不能靠近陆爷的遗体。”

    王雪琴依旧不乐意:“你可是最早进去看老爷的人,自己看完了就不让别人看。还有,凭什么只能少骢进去?少骢不也有嫌疑?”

    余岚的火气似达到极致:“照你的意思,一个个全都卑劣,要么弑夫,要么弑主,要么弑父?家里什么时候如此不堪?!”

    “大姐,何必再装?家里是不是不堪,你不清楚?”王雪琴此时倒颇有几分数年前她最得宠时的架势,“我早就挑明过。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打着各自的小九九,就算大家没有直接讲出来,但都心知肚明。”

    话落,她未给余岚回应的机会,自顾自扒在门框上,朝陆振华遗体的方向遥遥伸长手臂,继续她方才中断的嚎啕大哭:“老爷啊,怎么办?我心直口快的毛病改不掉,以前还有老爷你念在昔日的旧情,留我一处小小的容身之所,现在老爷你一走,我没有了依靠,在这个家肯定是待不下去了”

    “不过老爷你放心,在我被轰出陆家家门之前,一定会邦忙找出害死你的凶手,不会让老爷你死得不明不白的。老爷你一定要给我托梦啊,告诉我究竟是谁的心肠怎么歹毒。老爷啊”

    一时之间只有她的声音在空旷的空间内回荡。

    直至两三秒之后,雷堂主对病房里的陆少骢出了声:“小爷,你和陆爷道完别没有?”

    尚未回神的陆少骢听见叫唤,下意识地转过头来,把原本只是回响在脑子里的话用语言讲了出来:“死了老陆真的死了”

    嘴角泛出的弧度更是没来得及收起,虽然细微,但此情此景个个有心,自然瞧见了。

    王雪琴再次发挥搅屎棍的作用,用她那改不掉的“心直口快”,大惊小怪地嚷嚷:“哎呀少骢,你这该不会是在笑吧?”

    陆少骢浑身一震,察觉众人异样的目光,亦看到余岚气得快要瞪出眼眶的一对眼珠子。

    海叔似好心为陆少骢打圆场:“小爷哪里有在笑?小爷分明是因为难以接受陆爷的死而魔怔了。”

    余岚则像是在得到来自陆少骢的确认后,再也经受不住,猛然一声嘶哑的悲戚的叫喊:“老爷——!”

    未及语音落定,她的身体无力地瘫软滑落。

    “舅妈!”傅令元急呼,并扭头,“少骢快来!”

    陆少骢这才匆匆跑出病房,从傅令元手中接过余岚。

    雷堂主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发声了:“夫人身体不舒、服,就不要在这里久呆了,孟副总和三姨太赶快邦着小爷一起送夫人去休息。陆爷的后事交给我、傅堂主和海叔。”

    王雪琴貌似又忘记了她指控过海叔,不仅没有反对,而且自告奋勇:“我会看住小孟的!”

    旋即哭啼地叮嘱:“你们慢慢处理,仔细处理,一定要让老爷瞑目!拜托你们了!”

    雷堂主无情地指出:“三姨太,你也不是完全没有嫌疑。”

    “欸!你怎么说话的?!我害死老爷对我有什么好处?!”王雪琴忿忿。

    雷堂主视若罔见,示意手下给几个人“带路”。

    陆少骢神思彻底回来身体,一如既往和雷堂主针锋相对,冷笑:“这里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一个小小的堂主来做主?”

    “确实轮不到我一个小小的堂主来做主,不还有傅堂主和海叔?”雷堂主不疾不徐,“小爷你与其和我斗气,不如暂且避嫌,也能利用空出的时间,好好准备接任的事。等小爷成功接任了,我再对小爷唯命是从。”

    前面的道理是在的,可最后一句话分明蕴着嘲讽之意,刺痛陆少骢的耳朵。

    余岚悄悄拉陆少骢。

    傅令元悄悄给陆少骢使眼色。

    海叔也出声:“小爷,陆爷这一走,更是全部的重担压在你一个人身、上,接下来会有很多事,你赶紧先陪夫人去缓一口气。我们三人之后会和你商量的。”

    陆少骢心里梗得厉害。

    余岚给他的暗示更加厉害。

    王雪琴转了转眼珠子:“少骢,你可不要耽误时间,拖得越久,可能越抓不到小孟的把柄。小孟是目前最大的嫌疑人。”

    丝毫不顾及孟欢的在场。

    话的内容则将将贴合陆少骢的心。

    孟欢倒好似已经习惯了王雪琴对她的指控,半句话都不予回应,比之前还要淡定。也不再争取要进病房看陆振华的遗体,沉默地当先迈步走人,前去避嫌。

    陆少骢不甘落后,紧随其后带着余岚也走人。

    王雪琴翘起兰花指轻轻抚了抚鬓边,又掏出手绢擦拭眼泪,临走前看向傅令元、海叔和雷堂主:“老爷就拜托你们了。”

    俨然一副顶替余岚的姿态。

    不瞬,只剩他们三人。

    雷堂主忙不迭张罗起来:“现在要先去找可靠的人,来给陆爷验尸。”

    “是,”海叔认同,并且说,“我一开始就已经派人去办了。等下会来人的。”

    傅令元望向病房里,却是又问一遍:“舅舅他,真的去了?”

    “傅先生”海叔悲痛,“其实我和你一样,难以接受。可现在又不是沉陷在情绪里的时候。”

    傅令元转回眸,薄唇紧抿,片刻,问:“海叔有没有什么想法?”

    雷堂主插话表达他的想法:“那个护士虽然还没有承认,但三姨太的分析应该是没有错的,背后主使人指向孟副总。就是这样一来太明显了,包括三姨太针对孟副总的行为,让人觉得有问题,像是栽赃陷害。”

    “如果是栽赃陷害,那比较大可能是小爷干的,费解的是小爷明明没事,为什么要假装重伤动手术?听说陆爷去世,小爷迫不及待地现身确认陆爷的遗体。”

    傅令元为陆少骢稍加解释:“假装重伤动手术的事情,我和海叔都清楚原因,是舅妈考虑到少骢的安危才这么做的,为的是找出要害少骢的人。”

    雷堂主状似客观地说:“傅堂主,你和小爷的关系一向比较亲近,我觉得你可能会有失公允。”

    傅令元斜斜勾唇:“雷堂主,你和少骢的关系最近急遽恶化,我也觉得你可能会有失公允。”

    雷堂主依然表示他自己是客观的:“我确实对小爷存在偏见,但我对小爷的偏见,是建立在忠于陆爷的基础上。”

    “而且,今天的事情,不是我故意针对小爷,是因为小爷最近的种种表现,让我感觉小爷对陆爷存了心思。”

    “老实讲,我是派手下跟踪了小爷,才找来医院。今天我之所以悄悄带人来守陆爷的病房,防备的就是小爷对陆爷不利。”

    傅令元亦神情认真地表态:“雷堂主,我和少骢比较亲近,是建立在我和舅舅之间舅甥关系的前提下的。如果少骢真的对舅舅不利,我是不会袒护他的。能做出这种大逆不道举动的人,怎么能够继承三鑫集团和青门?”

    雷堂主状似松一口气:“傅堂主能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雷堂主对舅舅也是有心了。”傅令元感慨。

    雷堂主默了默,自责道:“最后我还是没有保护好陆爷,让人得逞了”

    一旁当了有一会儿透明人的海叔在这个时候说话了:“陆爷一定会很欣慰的,不枉陆爷平时对你们的信任。”

    顿了顿,海叔也自责:“我那个时候就不该离开陆爷身边。”

    傅令元眯眸:“只能说对方太会挑时间了。更加说明不是临时起意,而是事先做过充足的准备,时时刻刻紧盯舅舅的情况。”

    “反正跑不离是自己人干的。”边说着,雷堂主边摇头,“不管是哪一个干的,都是叫陆爷心寒”

    海叔垂眸,不予置评。

    两位医生模样的人在这时赶来。

    海叔上前招呼他们,带他们进陆振华的病房。

    傅令元没跟进去,偏头看雷堂主。

    雷堂主正好也在偏头看他,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音量问:“傅堂主,你相信陆爷真的死了么?”

    “雷堂主不是已经自己做出判断了?”傅令元回。

    海叔很快出来了。

    傅令元和雷堂主止住交流,看到后面是两位医生推着盖着白布的陆振华的遗体,应该是要送去检验室。

    余岚被送回房间。

    王雪琴硬赶在跟前要照顾余岚,又是拧毛巾来给余岚擦脸,又是掐余岚的人中,还一直喊“大姐”:“老爷才刚去,你可不能再倒下了!”

    “早就说了让我也来医院邦忙,我们两人能轮着换岗,你偏要赶我回去,你自己又不好好休息。”

    “”

    跟哭丧似的。

    余岚在被王雪琴掐完人中就睁眼了:“我还没死”

    “哎哟喂大姐你醒啦?!”王雪琴仿若没听出余岚的不高兴,兀自欣喜。

    “你的嗓门那么大,也够吵醒我的。”余岚看似有些吃力地从床上坐起来,然后就是轰人,“我要清净一会儿,你出去。有少骢陪我就可以了。”

    “可医生还没来瞧过大姐你呢。”

    “不用医生了,我没事,歇口气就行。”

    “怎么行?”王雪琴满脸的关切,“大姐啊,这两三天加起来,你都晕多少次了?先是老爷生病让你心力交瘁,现在又是老爷去了让你悲伤过度,身体会出问题的。得让医生给瞅瞅”

    陆少骢不耐烦地将王雪琴从病床边扯开:“你有完没完?少在在这里碍我们的眼!”

    “哎哟喂!”王雪琴以非常夸张的姿势摔在地上,对陆少骢加以指责,“少骢,不是我说你,老爷才走没多久,你就对我这样?”

    “我就对你这样又怎样?”陆少骢和她算账,“刚在外面是谁先把屎盆子往我和我妈身、上扣的?你现在居然还有脸再来和我妈面前套近乎?”

    王雪琴看着余岚,表情委屈:“大姐,虽然我把每个人都怀疑了一遍过去,但都是为了老爷啊。而且你没看出来,我是在邦你针对小孟啊。”

    余岚闭着眼睛,揉着太阳穴,稍显无力地挥挥手:“先出去吧,我不想管你的心思。我只想清净会儿老爷刚走,全都不要闹腾了。”

    “好,那我去外面看住小孟大姐你休息吧。”王雪琴似乎特别落寞,应承着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衣服上的灰尘,便开门出去。

    她本想自己带shàng mén,陆少骢却率先关了门。

    王雪琴回头瞥了一眼紧闭的门板,笑了笑,笑得颇有几分年轻时的妩媚之色。

    而后她转回身,伸出兰花指抚了抚自己的鬓边,扭着腰肢往客厅去。

    客厅里坐着孟欢。

    两人视线对视上的一瞬,王雪琴秉着满脸的真诚给她提醒:“小孟啊,其实我看得出来你是被栽赃嫁祸的,所以我才一个劲地再把你推到风口浪尖,这样反而能邦你洗脱嫌疑。”

    房间里,总算只剩他们母子俩。

    陆少骢尚在评论王雪琴,嗤之以鼻:“这个雪姨,刚刚在外面就像只疯狗一样,逮着谁咬谁。越活越回去了,一点没有以前识时务,现在休想我们以后保她的周全!家里的剩饭剩菜拿去丢掉都不会留给她!”

    余岚并不觉得王雪琴值得一提。

    她没再遮掩自己难看的表情,厉声质问:“为什么要出来?!谁给你通风报信的?!”

    陆少骢没回答她的问题,反问:“妈,有你这么当妈的?你应该事先告诉我你的计划,万一我真的受了重伤该怎么办?我那时真的以为有人要我的命。”

    “我在问你是谁给你通风报信的?!”余岚揪住陆少骢的衣摆把他拉到跟前。

    “妈”陆少骢知道她在气什么,安抚,“其实现在也没影响大局。反正我遭人刺杀的账肯定算在孟欢的头上,就等老陆的死也由她顶住罪名。”

    “妈你做得已经够仔细了,就算留了点破绽,孟欢也逃不掉的。最重要的是,老陆死了啊!他真的死了。”说话间,他的双眼在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