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9、蠢透了-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99、蠢透了

    傅令元偕同雷堂主叩门进来,王雪琴正再一次抓住机会搅浑水:“哎哟喂,少骢,你刚刚不是出门去给大姐买粥?怎么买出了一身女人的香水味儿?”

    小雅心头不禁一紧。

    王雪琴继续啧声:“雪姨知道,你一向怜香惜玉,可老爷刚死啊,你就不能控制一下,怎么就这么快又去找女人厮混?这叫老爷怎么死得安心?”

    陆少骢亦未料想会被揪出这么一茬。这换作平常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偏偏事关小雅,且两人确实刚见过面,他心中有鬼,自然有些没底气地虚了一虚。

    最要紧的是,此时傅令元在场。

    陆少骢即刻怒目:“我身、上有女人香水味儿怎么就是去找女人厮混的?外面的人来来往往那么多,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在哪里不小心沾上的!”

    王雪琴的指控确实牵强,陆少骢的这两句辩解倒没有自乱阵脚,十分在理。只不过……

    “不小心就不小心喽,你反应这么大做什么?会让人误会你恼羞成怒的。”王雪琴没了方才质问的口吻,显露得像她是受了欺负,余悸未定地拍拍胸口,“哎哟喂,雪姨以为你要动手打人。”

    确实,陆少骢此刻站得王雪琴特别近,身体下意识地倾向她,手臂也半举着,浑身上下满是戾气。

    而王雪琴的话出之后,陆少骢非但没收敛,反撂话:“我就算是真动手打你,打死你,又怎样?”

    “少骢!”余岚不知何时从屋里走了出来。

    陆少骢元神归体似地一愣。

    王雪琴见状则借故发作得厉害,委屈至极地望天哭诉:“老爷啊!你都瞧见没有!你走了之后,少骢就彻底没人约束了,都目中无人到这种地步了?”

    “我现在根本不必担心陆家究竟还有没有我的容身之所,先得担心我能不能留住我可怜的小命!呜呜呜呜呜,老爷啊我的老爷!”

    陆少骢越听越毛,刚被余岚一声吼得中断了的戾气又重新聚集。

    傅令元收着陆少骢的神情,极轻地一眯眸子。

    王雪琴尚在哭哭啼啼:“老爷,你都看得清清楚楚了吧?家里乱的哟”

    陆少骢便是在这时猛地抬脚踹了出去。

    这几乎已经是他的其中一个习惯性动作。

    而这一脚更有点像之前踹汪裳裳那般。

    只不过汪裳裳被踹中的是胸口,王雪琴是小腹。

    中招之后,王雪琴的语音戛然,整个人像虾一般弓弯,倒在地上嗷嗷哀吟个不停。

    傅令元终于有所行动,阔步上前蹲身查看王雪琴的伤势。

    余岚亦冲过来。

    雷堂主离门口最近,出去吩咐手下找医生。

    陆少骢一副毫无歉意的模样。

    王雪琴还能有话哭:“老、老爷……雪琴可能马上就要下去伺候你了……你不会孤单了……”

    断断续续,有气无力,俨如临终遗言,并且对陆振华深情款款,矢志不渝。而说完最后一个字,她两眼一闭就这么晕过去。

    陆少骢眼里更加透出不屑:“真会给自己加戏。”

    余岚气急败坏地拽他一把。

    医护人员很快把王雪琴抬去急诊。

    所幸,最终伤得并没有太严重。

    不过,这并不是因为陆少骢不够用力,而是

    苏醒的王雪琴继续病恹恹地哭诉:“老爷在天之灵保佑舍不得让我下去给你作伴,在紧要关头给我提了醒,让我想起平日少骢的性格有暴力倾向,护了我自己。要不然我现在可能就和裳裳一样半死不活了……老爷啊老爷……你为什么要丢下我留在家里受苦?老爷……”

    陆少骢没有在场,否则以他如今易爆易怒的情绪,恐怕又控制不住。

    当然,其他人听多了也特别烦,退出了她的病房,留她一个人去独角戏。

    余岚向傅令元、雷堂主和闻讯赶来的海叔三人致以歉意:“又耽误你们的时间,这种事情本来应该我处理的。”

    海叔反过来关心:“夫人身体本就不舒坦,快回去继续歇着吧。”

    “嗯,舅妈,你回去继续歇着,”傅令元附和海叔,然后说,“我和雷堂主正好本来就有事要问雪姨。”

    “有事问雪琴?”余岚不免好奇。

    雷堂主插话回答:“那名护士的审讯结果出来了,承认是三姨太收买了她,要她下药毒害陆爷,并嫁祸给孟副总,故意把嫁祸表现得明显,让人以为是小爷干的,以进一步挑起小爷和孟副总之间的矛盾。”

    “雪琴干的……?”余岚露难以置信的表情,“确定么?怎么会是雪琴?她虽然总是口没遮拦,但她对老爷应该是做不出这种事的。”

    雷堂主:“夫人如果要问确定,我们目前当然是确定不了的。只能说三姨太嫌疑最大,我和傅堂主会调查清楚。”

    “嗯……那就拜托你们了。”余岚默了默,为王雪琴辩护两句,“这样一回想,老爷出事后的这段时间,雪琴确实比以前爱出头,话也比以前多,而且总胡说八道。但应该是只是因为老爷走得突然,她受了刺激而已……”

    言毕,她长长叹一口气:“我还是不愿意相信,害死老爷的凶手,会是我们陆家自己人。”

    “我们都不希望。”傅令元抿唇,旋即转向小雅,“陪舅妈回去吧。”

    以往不用别人吩咐,小雅都会细心地从旁伺候余岚,现在倒略微显得没太大的热情。听言她不易察觉地犹豫一秒,才上前搀扶余岚。

    待她们离开,海叔也表达了对审讯结果的意外:“没想到会是三姨太。”

    “坐山观虎斗,收渔翁之利。”雷堂主客观评价,“还是可以理解的,三姨太能在陆爷身边呆这么多年,她的心思根本没表面上那么让人一看就到底。”

    海叔默然。

    傅令元不予置评,只道:“走吧雷堂主,我们进去和三姨太聊聊。”

    …………

    小雅陪着余岚,到套房门口便驻足了,松开余岚的手臂:“夫人,我下午发现自己有点感冒,怕传染给夫人,暂时就不在夫人身边久呆了。我让十三给我买了药,现在先回隔壁酒店吃药睡一觉。明天早上再来陪夫人。”

    余岚哪有那么多心思能分给她?自然没放在心上,挥挥手就让她离开了。

    孟欢之前去了陆少杰的病房,所以套房里只有陆少骢被单独留下。

    余岚推门而入,看到他坐在客厅的沙发里,正在翻看公司的文件。

    不过电视机打开着,音量还挺大,而且他翘着二郎腿,怎么都不像专心致志地在办公。

    见她回来,陆少骢一合文件便问:“怎样,妈?雪姨死了没有?”

    余岚悄然留意到,陆少骢把衣服换掉了,不再是先前被王雪琴嗅出女人香水味儿的那件。

    没回答,她一声不吭地环视一圈客厅,然后朝里走。

    “妈,你怎么了?”陆少骢误以为她是因为生他的气所以如此,放下文件,起身跟在她后面,安抚,“妈是雪姨先挑事端的。她这两天尽胡说八道,不能再纵容了,是时候给她点教训。”

    余岚依旧没应,进去他的房间,一眼瞧见他丢在床上的那件衣服,竟然还折叠得整整齐齐。

    目光一凝,她径直而去,抓起衣服凑至鼻间。“妈!”陆少骢这才察觉她的意图,表情一变,风火雷电奔过去,从余岚手中夺走。

    一刹那用力过猛,险些令得余岚被推倒。

    陆少骢完全没发现,一心只顾着着把衣服藏到身后。待他抬头,迎接他的是来自余岚凌厉的掌风。

    刚刚余岚自行稳住了身形,这会儿她自个儿又胸闷气胀眼发昏,摇晃着身体跌坐到床边,扶着额头,从齿缝间挤出字眼:“小雅那个贱人又勾引你了?”

    那衣服上的香水味儿非常淡,确实像不小心从女人身、上沾染的,味道则并不独特,一款很多女人都会用的品牌,所以不具有明显的指向性。

    但偏偏余岚撞见过陆少骢和小雅的那一码子事,而她对经常围绕在她身边的几个女人自然是熟悉的,嗅到味儿的瞬间,首先就想到,小雅身、上的味儿就是这一种。

    再联想到赵十三曾到处找不着小雅,恰恰那一小段时间,陆少骢正好在外面买粥,简直不能更巧合了!

    “妈!什么贱人?!什么勾引?!”陆少骢忍不了余岚的措辞,“你怎么能这样说小雅嫂子?”

    “你还记得她是嫂子!是阿元的女人?!”余岚气得胸口一起一伏,问,“说!你和她到底怎么回事?!”

    “没有怎么回事。”陆少骢已然镇定下来,否认道:“妈,我不是说了?我自己也不知道这香水味究竟是怎么回事,可能是在外面沾的,应该是在电梯里的时候和哪个用这种香水的女人挤到一起了。”

    余岚的情绪似乎也比方才有所平复,不过依旧不说话,只看着他。

    陆少骢被她瞅得有点心虚,又半真半假地补充:“也可能真是小雅嫂子的。但这很正常啊大家都一起进进出出的。或许是我出门之前,向小雅嫂子请教怎么买粥时不小心”

    “那你们是得靠得多近,才能把气味儿沾到你这边?”余岚冷笑。

    “我怎么知道?!”陆少骢被搞得颇为不耐烦。

    虽然身边的蜂蜂蝶蝶不少,但他从未去刻意留意过衣服上沾不沾女人香水味的问题,不是特别懂是不是真得长时间靠得近。

    如果照这样,他其实挺纳闷的,因为他之前和小雅确实就聊了些话。最多就是发现小雅哭的时候,他站她近了些,还握了握她的手臂,另外也把手按到过她的肩膀,除此之外没有更近一步的动作。

    而且,因为小雅在这方面的纯贞劲儿,他的手很快被她避开。

    她越避开,就越让陆少骢心痒痒。

    同时一回想起这些细节,陆少骢也不免有点黯然阿元哥就真的那么好?他就真的一丁半点也比不上阿元哥?

    明明从某种角度上来讲,他是比阿元哥更好的选择才对……

    猛地,陆少骢意识到他怎么会在想这些?为什么要和阿元哥比这个?他对小雅不会真不自觉间动了歪脑筋吧?怎么可以?!

    一个提留神经,陆少骢的焦聚凝回眼前的余岚,收起了不耐烦,语气变得和缓:“好了妈,你不要抓着这些无关紧要的细节和我浪费时间,明明就是雪姨无端生事。她没事干就为了挑我的毛病怼我,你怎么还放在心上了?这可就着了她的道了!她可能就是想损害我们母子俩的关系”

    丢下衣服,陆少骢走上前,恢复成听话的乖儿子模样揽住她的肩:“难道我们不应该为明天就要公证遗嘱高兴么?”

    提及此事,他两眼放光:“明天公证完遗嘱,海叔就会把老陆的死讯在三鑫集团和青门内部先宣布,我就正式接手陆家了,不再是dài lǐ。”

    消息自然是值得高兴的好消息,余岚的心情确实有所缓解。

    特别是刚已经从雷堂主那里得到确认,罪名已顺利跑到王雪琴的头上,继续沿着她预期的计划发展。

    两个加起来,倒暂时捺下了之前她心里的某些不安。

    可她并没有被陆少骢转移开注意力,也对他的解释抱极大的怀疑如果香水只是随随便便沾上的,他有必要像对待珍贵的纪念品一样,把衣服折叠得整整齐齐?

    何况他对小雅的维护态度,分明过度了。

    他和小雅之间绝对存在猫腻!

    心惊的是,紧接着余岚突然想到就如何得知陆振华死掉一事陆少骢的说辞,好像也有点在维护谁的样子。

    如果真的就是这个小雅……

    视线扫过那件被丢到角落里的衣服,余岚顿时恨得牙痒痒。

    “……妈?”陆少骢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你在发什么呆啊?”

    余岚转回眸,倒没有再就香水的事追问他,假装已经不在意,而把审讯结果告知。

    陆少骢先是意外,尔后细细一琢磨,兴奋地亲上余岚的脸:“妈!你真是太聪明了!”

    …………

    王雪琴的病房这边,回响着王雪琴响破天际的哭喊和咒骂:“真正的凶手不去抓,却冤枉到我的头上!你们把那个护士带到我面前来和我对质啊!看看是她撒谎还是我撒谎?”

    “哎哟喂!老爷啊,你一定更加不得瞑目了,养的全是没用的人!六月飞雪啊!”

    “……”

    隔音效果一般般,傅令元和雷堂主出来之后又远离了那一段过道,才算把王雪琴的声音屏蔽掉。

    “这个三姨太,可能比河东狮吼还厉害……”雷堂主把捂耳朵的手放下来,然后叮嘱自己的手下在王雪琴的病房外面把人给看住了。

    傅令元勾唇:“别说三姨太原本就是这个脾气,换作其他人莫名其妙被栽赃,也会反应激烈。”

    雷堂主的目光在他脸上兜转一圈,把话题转移得突然:“看来傅堂主总算下定决心彻底放弃辅佐小爷,一心一意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了。”

    在套房里时,他和傅令元所在的角度可以把陆少骢的反应看得最清楚,连他都预感到那个陆少骢要对王雪琴动手,傅令元不可能没发现。

    以傅令元和陆少骢的关系,居然没有第一时间阻止陆少骢犯错?

    对此,雷堂主就是做这样理解的,也算更加定了心。

    他压低音量:“傅堂主尽管放心,我整个雷火堂,都为傅堂主你做好准备,随时为傅堂主你效劳。”

    “雷堂主,你糊涂了吧,我们两个都在为陆爷效劳。”说着,傅令元唇际一挑,“听说了没?明天上午公证陆爷的遗嘱。

    “遗嘱?”雷堂主愣了愣。

    傅令元似笑非笑:“雷堂主应该又能立一个大功了。”

    雷堂主兜转一圈心思,反应过来他的意思,亦笑:“立大功怎么能少得了傅堂主?”

    …………

    她这突如其来的落泪,把陈青洲吓得脸色煞白,不知所措:“小阮,你怎么了?有什么事直接和哥说啊。是哥讲错话了么?”

    阮舒没有回答陈青洲。

    不是因为不想回答,而是她根本没再听得进去陈青洲的声音。

    她完全屏蔽外界,沉浸在她自己的思绪中,满心满肺地只想着傅令元。

    想着曾经她因为陈青洲的死,而待以傅令元的那些怨怼和怀疑。

    怨怼傅令元在杀陈青洲的时候不考虑她的感受怎么会不考虑?世界上最在乎她感受的人就是他啊……为什么她不听他的话用心去体会……?

    怀疑傅令元对晏西的安全存在不定时的威胁晏西明明已经向她强调过小舅舅待他的好,她为什么偏偏心思那么重非要再多想而不愿意相信?根本从头到尾他就没拿傅清辞和晏西当做过要挟陈青洲的筹码,相反的,是他费劲心思亲手把两人送到陈青洲身边,让他们一家人得序天伦。

    真蠢!她真是蠢!

    什么眼见为实?

    就是狗!

    如今想想那深深烙印在她记忆里的陈青洲被大火吞噬的画面必然不是亲眼看到的那样!

    后来不是有很多蛛丝马迹她都察觉了吗?她不是觉得不对劲、想不通?为什么她的脑子就是没再多转几个弯再探究?

    一次又一次,她用陈青洲的死对他冷嘲热讽时,她深知他们两个人都很难受。可现在她才发现,他的难受必然比她所以为地还要多!

    太蠢了!

    蠢透了!

    阮舒晦涩酸楚,同时心潮涌动。

    所有的思绪最后只汇集成一个念头!

    霍然起身!

    却是又忘记了自己脚上有伤。

    疼得很,她蹙眉深深,又坐了回去。

    “小阮!”陈青洲既心疼又苛责,“你想干什么跟哥说啊!”

    凝睛看清楚陈青洲的面容,阮舒反手扣住他的手臂,说得着急:“我想见他!我想马上见到他!”

    什么都不想顾虑!就是想去到傅令元身边!和他面对面!

    陈青洲满是了然,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好,想去见他就去见,你的任何心愿哥都会邦你满足,现在就送你去。”

    阮舒欣喜。

    在陈青洲眼中,就像成功要到糖果的小女孩。

    笑了笑,他的手指摸上她的眼角,轻轻擦拭,笑话:“能不哭了?”

    阮舒微窘不是她故意想哭,是控制不住眼睛里出水,而且刚刚她也不想强行控制。

    视野范围内在这时出现庄爻的身影,她的神思彻底拉回:“林璞!你终于跟上来了!怎么这么久?”

    “姐。”庄爻加快脚步,走到他们跟前,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陈青洲,然后看回阮舒,回答她的问题,“抱歉,让你担心了,我没什么事,就是太久没有这么仔细地处理尸体了,有点手生,所以慢了点。”

    阮舒上上下下再转动他的身体前前后后地确认一遍之后,才不疑有他地放下心来:“没事就好。”

    “你回来得正好。”陈青洲出声了,“我正打算让小阮先离开这里,没其他我能更放心的人,你就和小阮一起。”

    说着,他抬手一指某个方向:“等下我们再往前走几步,就有一分岔路,你带小阮下山,我回村寨里和荣一他们汇合。”

    “荣一也来了?”这件事阮舒之前是没听他们提起的。

    “嗯,是,荣一也来了。”庄爻点头,“在我后面到的。”

    下意识就想问荣一为什么会也来?毕竟他明明被陆家的人生擒了。话到嘴边,阮舒却已自行有了确信的dá àn傅令元!又是傅令元!一定又是他!他无法亲自救他,但担心她出事,所以先是通知庄爻,又想方设法把荣一弄来!

    “我也回村寨。”她也想第一时间见荣一,想知道他在陆家人手里受了怎样的苦。

    “你又不想马上去见令元了?”陈青洲笑,“刚刚是谁跟哥哭鼻子来着?”

    阮舒:“……”

    陈青洲直接邦她做决定:“就按原计划,你和强子先下山,我和荣一把这里做个了结。”

    阮舒微微抿唇。

    理智上来讲,她明白自己留在这里没太大的用处,并且还会让陈青洲分心。

    感性上来讲,她也确实没改变原本的心意,心底最真实的念头是,比起荣一,更想尽快见到的人是傅令元。

    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