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作何感想?-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700、作何感想?

    她至今仍觉陈青洲的死而复生太虚幻,仍害怕一旦和陈青洲分开,最后一睁眼清醒过来,发现真的只是个梦。

    纠结着,阮舒问他确认:“你和荣一要多久能处理完?”

    “很快。”陈青洲的dá àn很简单。

    简单得好像在敷衍她。

    分明洞悉她的心理,他安抚:“不会有问题的。这里是我一手创建起来的,没人比我更熟悉这里。”

    阮舒蹙眉,未语,心中还在摇摆。

    “行了,别耽误,抓紧时间去海城,我也抓紧时间,尽快了结尽快回去陪清辞。”陈青洲催促。

    想到傅清辞还在等他,阮舒不再犹豫了:“好那你自己小心点。你记得和我保持联系,我到海城和他碰完面,马上就去找你和晏西”

    “嗯。”陈青洲点头,然后扭头看庄爻,“强子,还没来得及和你多聊几句。”

    “来日方长。”庄爻平静。

    “对,来日方长。”陈青洲淡淡一笑,“那小阮先拜托给你了。”

    庄爻二话不说,利索地蹲身阮舒在面前,重新背起她。

    三人前行了几步,就到了陈青洲所说的那个路口。

    “你们走这边能下山。”陈青洲抬手指了指,说,“村寨里的守卫之前大部分被杨炮和薛叔调派去找人,在后山的陷阱受了伤,现在也都集中在村寨里救治,你们不会遇到阻拦的。”

    “嗯嗯。我们先走了。”庄爻丝毫不拖泥带水,即刻迈步。

    阮舒扭头往回看。

    陈青洲没有马上拐上他要走的那条路,就驻足在路口目送他们二人。

    月亮弯着一道钩,洒下的清辉并不亮堂,随着渐行渐远,便越模糊陈青洲的面容,模糊他温润的眉眼。

    但阮舒仿佛仍然地清晰地看到他清黑的眸子始终对她含着笑意。

    抬起手,她朝他挥了挥。

    陈青洲亦抬手,加以回应。

    夜风轻轻地吹,清清凉凉的,拂过她的耳,拂过她的脸,拂过她的眼。

    阮舒忍不住眨了一下睫毛。

    一瞬间,恰好陈青洲的身影就此消失在视野范围内。

    这种感觉,像极了回魂夜,故者重现人间,只为与生前未来得及见最后一面的亲人正式做最后的道别,了却心愿后安心去投胎。

    阮舒从来不是个迷信的人,可今夜陈青洲的死而复生过于突然过于惊喜,令她一而再再而三地产生这些神神鬼鬼的念头。

    心头一个紧张,她抓着庄爻的肩,忙不迭问:“我看不到陈青洲了!”

    庄爻:“……”

    明白她其实只是需要第三个人邦她肯定,他十分耐性地回头瞥了一眼,然后解释:“姐,被树挡住了。”

    “噢……”阮舒了然地拖了个不长不短的音,放松下来。

    “我在半路遇到他的时候,也以为自己撞鬼了。”庄爻笑笑,毕竟当初他是和阮舒一起见证陈青洲的死亡的。

    阮舒倒是才记起来问他:“你怎么会和陈青洲一起的?”

    “姐你放的浓烟我们瞧见了,明知道大致方向,但就是一直转圈,进不去,还接连不断地遭遇陷阱。我当时是先打算折回去村寨,改装让九思买回来的遥控飞机,结果连折回去都迷了路。”庄爻讪讪,但也不至于觉得丢人,因为如果不是这样,他大概就和陈青洲错过了。

    “我当时也不小心踩到了陷阱,及时抓住杂草才没马上掉进去,正愁找不着支点爬上去,陈青洲拉了我一把。”庄爻继续讲述,“他着急去找你,多余的话我们也没多聊,在见到姐你之前,快速地沟通了情况,再简单地分了工。”

    阮舒总算大致有了个数,然后她的眉头又不自觉拧起来刚刚忘记问他,他打算怎么了结陈家?

    看陈青洲的样子,好像挺容易的。

    可她不得不怀疑,他可能只是在她面前没真实表现出来而已。

    他这一“复生”,关乎他的性命,也关乎傅令元的安危。一旦他还活着的风声穿到陆家的耳朵里,傅令元多年来的努力,就功亏一篑了。

    而且,刚刚当着陈青洲的面,她没问他确认,他的出山,究竟有没有和傅令元商量过?

    一开始她就揣度过,以她对傅令元的了解,当初她把傅令元误会成那样,傅令元都能忍住不告诉她实情,这回怎么松口了?

    当然,她也考虑过,或许傅令元意识到此次她身处环境的危险性,觉得解铃必须系铃人,所以被迫无奈出此下策。

    但,傅令元先送来了庄爻,尤其还冒着巨大的风险送来了荣一,从陈青洲赶到的速度来看,明显和荣一存在时间上的重叠。

    另外,看庄爻的反应,也事先没得到陈青洲要来的通知。

    那么她不得不怀疑,傅令元是不是不知道陈青洲的行为?

    心念电转之间,阮舒忙问:“你跟傅令元说过现在的情况没有?”

    “还没。从我和陈青洲碰着面到现在都还没有。”时间紧迫,哪有那个功夫?此时她不提,庄爻也压根抛到了脑后。

    “shǒu jī给我。”阮舒伸手。

    “一个给陈青洲用了。另外一个我刚给二筒发完消息后也没电了。”庄爻说,“等一会儿下山和二筒汇合后,再借二筒的shǒu jī吧。”

    通知二筒了……?

    九思,二筒,来了这么多人……

    阮舒顿时不着急了。

    就算傅令元先前不知情,现在也该知道了吧?

    知道陈青洲出现了,知道她平安了,知道……她已经知道他其实救了陈青洲。

    他,作何感想……?

    …………

    作何感想?

    听完二筒的汇报,傅令元的心情别样复杂。

    捺下千愁万绪,他薄唇一抿,先问二筒确认:“她没受伤?”

    “没具体说,只让我赶紧先下山去和他汇合。”

    “其他人呢?”傅令元又问,“荣一和九思有没有和你一起?”

    “没有。”二筒告知,“他们俩把陈家下属都召回村寨的时候,就故意把我隔开了,我琢磨着是他们是要处理陈家内部事务,不方面我参与,所以没探究。”

    那么,陈青洲接下来要干嘛,暂且无从得知了?傅令元眉峰耸起,也就未再多问。

    “行,我知道了,陈家的事你就不用管了,等下和她汇合之后,你再给我消息。”

    交待完,他挂下diàn huà。

    shǒu jī里正进来一条新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