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是不是弄错了?-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707、是不是弄错了?

    傅令元应声瞥向他。

    雷堂主倒没和他靠得太近,保持正常情况下应该有的距离,何况两人刚当着陆少骢的面闹过不愉快,戏总得演足了。

    “傅堂主,小爷的品性早已可见一斑,今日之事谁理亏,我们心中一清二楚。也足够证明,我对小爷不是偏见,而是小爷确确实实不值得我们拥护。”毕竟涉及男人的颜面,雷堂主没有把话措辞得过于直白,小小地安慰他一番。

    虽然杀害陆振华的幕后主使者已基本锁定孟欢,但他不曾松懈过对陆少骢的注意,否则今晚也不会及时发现陆少骢的动向异常,继而揪出陆少骢的劣行。

    而经此一事他才算彻底明了傅令元放弃陆少骢而为他自己考虑的原因以傅令元的精明程度,恐怕早就有所察觉。他当面揭穿陆少骢,对傅令元来讲应该是有利无害的。

    傅令元收着雷堂主自以为邦到他忙的表情,心里略微无奈这一半路杀出的程咬金,虽说并未搅掉他的局,但终归令得事情与他原本的计划有了点出入。

    海叔的身影在这时进入视线范围内,身边跟着两个男人,均西装革履,显然是今日负责公证遗嘱的律师。

    律师进来后所做的第一件事自然是吊唁陆振华,紧接着和海叔讲了几句话后,便被海叔带去一旁的桌椅前暂且落座休憩等候。

    海叔则朝傅令元走了过来,神情复杂,一声“傅先生”之后u言又止,携带着意味浓重的叹息。

    不难猜到,他这是已耳闻彼时被雷堂主撞破的那一出戏。

    傅令元薄唇紧抿不发一言,呈现出比海叔还要复杂的神情,半晌之后,状似无恙地笑了笑:“没事海叔,已经解决了。”

    海叔默了默,也只能说:“解决了就好……”

    “我去拿点水喝。”示意着,傅令元迈步便走,看起来很像是故意找个借口回避。

    雷堂主目送傅令元的背影,尔后转眸向海叔,摇摇头:“这可不是女人的问题,也比男人的尊严被践踏更加严重。”

    止步饮水机前,傅令元仍感觉得到海叔和雷堂主二人落于他身、上的目光。

    不动声色地收回往后瞟视的目光,他拿过一只纸杯,给自己斟水。

    栗青走来他身边低声汇报:“老大,给孟副总的话,已经偷偷带到了。”

    傅令元把纸杯从热水头换到凉水头。

    栗青汇报第二件事:“陆夫人的两名手下已经去了小雅的病房。十三照旧作为小雅的护卫在外面守着,应该一会儿就能出结果了。”

    傅令元的眼皮垂着,眼瞳盯着纸杯里因不断注入水而泛着水花的水面,没有什么表情。

    两三秒后纸杯满。

    傅令元喝着水转过身,看到余岚和陆少骢母子俩正跨入灵堂里来。

    …………

    小雅一开始完全在状况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觉醒来,面对的会是床边两个浑身透露出死亡气息的陌生男人。

    终归陆家黑西保镖的辨识度极高,很快她认出来。

    认出来的同时也反应过来,他们是余岚派来的。

    而这种时候,余岚派手下来,还能是要干什么?

    唰地脸色煞白,小雅一个翻身便不小心从病床掉落在地。

    一抬头,两名黑西保镖居高临下地站在她跟前。

    “不要过来!你们不能动我!不能!”小雅惊慌失措地在地上爬着后退,朝门口的方向大喊,“傅先生!傅先生救我!傅先生!”

    外头无人给予回应。

    为什么会这样?傅令元不是去见余岚了?不是答应她会再多保她一天?现在怎么会有人来处置她?是傅令元没有和余岚谈拢么?还是中间哪个环节出了岔子?

    小雅满腹疑虑,却没能容她思考得更多,其中一个黑西保镖已然伸来一只手臂,用毛巾捂住她呼救的嘴并轻而易举将她桎梏住按倒在地。

    小雅唔唔唔地垂死挣扎,看到另外一个黑西保镖拿出刀,在她面前蹲下身。

    瞳仁骤缩,她挣扎地愈发厉害。

    不能死!她怎么能就这样死掉?!

    救命!谁来救救她!她还有靠山!她还有筹码!她明明还没有走投无路!

    …………

    人影直直朝着阮舒的方向扑来,庄爻的反应灵敏,第一时间出手两拦,顿时和对方打在一起。

    眨眼间便来回了两三招。

    阮舒则已从晃动的身形间辨认出人来,原本提着心的落下,无语而无奈:“褚警官,别吓唬我们了。”

    庄爻眉头一拧,手掌间即将划出的小刀重新收了回去,并顺势在这时输一招,摆脱与她的胶着,迅速后退。

    褚翘顿时转了方向,继续先前对阮舒的扑势,像是和庄爻没打够,接着和阮舒打。

    阮舒却是站定原地岿然不动。

    褚翘那挥出来的拳头乍看之下亦没有要收住的迹象,最后堪堪停在距离阮舒鼻尖一厘米的位置。

    虽然知道褚翘不会真的打到她,但阮舒还是因为褚翘的拳风而小小地紧张了一下。

    凝睛之后,入目的便是褚翘一如既往飒爽的面容,短发大概是没再修剪,明显比之前要长长了些。

    阮舒只当作没瞧见褚翘满脸的不高兴,如常笑着和她打招呼:“你和马以终于蜜月回来了。什么时候来的海城?”

    褚翘自她的鼻尖放下手,冷冷一哼:“你是谁啊?我认识你么?一大早私闯民宅,我现在就抓你去jǐng chá局。”

    阮舒:“……”视线越过褚翘的肩头,望向刚从二楼下来站在楼梯上的马以,问,“你惹你媳妇儿生气了?”

    小院子里他的那些宝贝花花草草基本,其中几盆被修剪过的痕迹太过明显了。眼下真真切切看到马以本人,她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是没有错的。

    马以扶了一下眼镜脚,非常不给面子:“不要把锅甩给我。”

    阮舒:“……”欸?高冷似天人一般的马医生,居然懂得如此接地气儿的网络流行用语?

    褚翘双手抱臂,挪移了身体,隔断了阮舒和马以之间的视线,使得阮舒不得不重新面对褚翘的冷脸质问:“在庄家不是把我拒之门外?现在我也要把你拒之门外。”

    “把你拒之门外?”阮舒狐疑颦眉,“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事?什么时候?”

    “就前两天,我回到江城,打你shǒu jī没通,就上五洲酒店去找你,你当面不认得我,还让庄家家奴把我轰走。”说罢,褚翘轻轻一呵,“贵人多忘事。”

    前两天……五洲酒店……阮舒立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没着急解释,反过来质问:“是谁先重色忘友的?蜜月周期长,找不着人,难得打通diàn huà过来,又因为重色而匆匆挂断。”

    这确实是褚翘干的事儿无疑,可褚翘自然要为自己辩解的:“第一,我的shǒu jī被没收第二,蜜月假的周期我完全身不由己。”

    “身不由己”四个字出口的同时,她清晰感觉到身后来自马以的凝视,两条腿不禁有点发软……

    阮舒听言照搬褚翘的句式:“第一,我的shǒu jī丢了好几天,一直和外界失联第二,我不在江城好几天了,轰你的人不是我,只是我的替身。”

    “失联……替身……”褚翘一蹬就凑到她跟前,冷脸秒变关怀脸,“你又去历什么劫了?”

    阮舒:“……”

    果然,褚翘是学不来马以的高冷的,一下子破功。

    忍下笑意,她顺势道:“被法海镇到雷峰塔里关了几天,刚被放出来。”

    褚翘:“……”

    “你逗我玩呢?”关怀脸又秒恢复冷脸。

    阮舒浅弯唇角,却是倏尔伸出双手给了她一个大拥抱:“很惊喜,一回来这里能见到你们。”

    她这可是难得地主动,褚翘受宠若惊,愣怔不过一秒,反手给了阮舒更大更亲密的拥抱:“小阮子我真是想死你了!”

    …………

    “舅妈。”傅令元此时所站的位置正好离门口比较近,放下纸杯便迎上前。

    “阿元哥。”陆少骢也冲他打招呼,下意识地笑眯眯,转瞬记起这是在陆振华的灵堂,他即刻收敛表情。

    “你是舅舅的长子,一会儿要打头阵给舅舅上香,不用我说,舅妈应该都提醒过你?”傅令元问。

    “嗯,”陆少骢点头,“我妈说了,海叔其实也说过了。”

    两人简单的一来一回对话间均神色如常,好似半个小时前的小插曲不存在一般。

    王雪琴这个时候正带着三个女儿进门来,眼尖地瞧见傅令元和陆少骢在说话,马上看热闹不嫌事多:“哎哟喂,阿元少骢呐,你们表兄弟俩可一定得和和睦睦相亲相爱,不能因为一个女人生了嫌隙伤了感情。”

    陆少骢瞬间阴鸷脸。

    王雪琴仍旧忘记了她被陆少骢踹到的是小腹,翘着兰花指的手捂在胸口,娇弱般地咳了咳,不怕死地把接下来的话头续给陆少骢:“少骢啊,其实雪姨觉得,以你和阿元那么好的关系,如果你真喜欢小雅,和阿元支会一声,阿元多半是不会介意让给你的。”

    “雪姨我没记错的话,你以前的那个明星女朋友蓝xiǎo jiě,就是问阿元要的吧?”最后一句,她甚至看向了傅令元。

    傅令元湛黑的眸子宛如深潭,神色间不显露任何波澜,也不对王雪琴做任何理会。

    “你从哪里听来这些子虚乌有的传闻?”余岚冷冰冰,目光则已瞥向那边角落里的雷堂主。

    毕竟只有雷堂主是除他们三人以外的第四个知情者,且有以此继续贬低陆少骢之莫大嫌疑。

    “子虚乌有的传闻么?”王雪琴答非所问,旋即想通了什么似的,自己做了个掩嘴噤声的动作,压低音量,“我明白了大姐,家丑不可外扬。”

    余岚:“……”表情俨如一口老血要喷出来。

    王雪琴则是转脸看回陆少骢,又笑笑:“不过话说起来,少骢你可真喜欢捡阿元吃剩下的。”

    陆少骢的表情变幻莫测,嗓音阴冷:“雪姨,我昨晚真是踹错地方了。该踹的是你的脑子。”

    傅令元亦未再沉默:“三姨太,你真是伤疤还没好,就先忘了疼。”

    余岚接在最后警告:“老爷的遗体就在这灵堂之上,你这张嘴要是再不消停,不要说老爷的葬礼,一会儿的的公证遗嘱你都可以不用参加了。”

    “大姐,你好恶毒的心,居然不让我见老爷最后一面……”王雪琴倒未大吵大嚷,抓出手绢就擦上她自己根本不见眼泪的眼角,“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了老爷,我委曲求全忍辱负重……”

    余岚和陆少骢没再理会王雪琴了,因为这会儿孟欢抱着陆少杰姗姗来迟,双方的视线顿时触碰上。

    傅令元站在陆少骢的斜后方,眸子微微地眯着,留意到孟欢的目光有一瞬间是错过陆少骢看他的。

    虽说锁定孟欢是凶手这件事是暂时瞒着孟欢的,但傅令元相信以孟欢的心思,不太可能毫无察觉。或许正是因为已经察觉,所以昨夜自她回去陆少杰的病房之后,就完全没了动静,像明知大势已去,不再徒劳挣扎,又像静观其变,蛰伏以待。

    傅令元更相信是后者。且猜测,孟欢的“待”和他的待是一样的。

    终归小雅在余岚跟前暴露的事情她之后也是会知道的,不如由他亲自送上消息,并明晰他作为她的合作者应有的态度和立场,给她定心。

    “小孟,少杰你也带来了?”余岚打破沉默,态度如常,面露疼惜地上前,查看陆少杰的脸颊和手脚,“过敏不是一直反反复复好不起来么?”

    孟欢亦保持平日里的状态,神情淡淡:“父亲去世,做儿子的没有任何理由缺席。”

    “好……好……”余岚轻轻摸着少杰的小手,表情哀伤,眼里微微泛着水光。

    海叔走了过来:“夫人,既然人都到齐,我们可以一起给陆爷上香了。”

    “嗯。”余岚点头,做了一个深呼吸,环视几人一圈,“走吧。”

    陆少骢即刻搀扶余岚,母子二人走在最前面。

    抱着陆少杰的孟欢和王雪琴仅次于后。

    陆家的三个女儿齐齐看向傅令元,意思明显是要把位置让给他。

    傅令元摇摇头,示意她们先。

    三人没有浪费时间在谦让上,迅速跟上。

    傅令元理了理袖口,深敛瞳仁,走在最后。

    雷堂主作为闲杂人等已退出到外守卫,灵堂内只剩陆家几人,外加海叔和暂时坐在角落里的两名律师。

    毕竟不是正式葬礼上的礼仪,所以流程很简单,先一起给陆振华燃香、行礼,然后按刚刚的顺序一一叩拜、插香,便结束。

    大家的情绪均内敛,唯独王雪琴外放,上完香之后直接趴到陆振华的棺边大哭,搞得好像这是守灵的最后一日陆振华马上要被封棺下葬一般。

    三个女儿不知是事先得了王雪琴的叮嘱,还是情绪真的受到感染,一边劝慰王雪琴,一边兀自啜泣,最后被王雪琴抱住一起哭,场面之于其他人而言无半分伤感,只有满到快要溢出来的尴尬。

    最后是余岚着人把王雪琴从棺边拉开。

    众人这才集中到律师所在角落的桌前各自落座。

    没有人催促,好像每个人都不关心遗嘱的内容。

    中间缓了约莫五分钟,两名律师终于站起身,先向大家鞠躬,讲了两句开场白,再拿出附有陆振华亲笔签名的文件,证明接下来即将宣布的遗嘱确实为陆振华委托给他的,并且具有法律效力。

    确认大家没有疑问,律师才终于取出陆振华的遗嘱录音,摁下了播放键。

    录音的开头是一小阵的沙沙噪音,约莫五秒钟之后,陆振华的声音传了出来。

    “本人陆振华,现意识清醒,行为自主,因年事已高,兹为事先妥善安排后事,根据我国现行有关法律,在……两名律师的见证下特立遗嘱,内容如下:”

    “……位于西郊的三座连体小洋房,分别由本人三个女儿继承。”

    “……位于北区的两处房产,全部由王雪琴继承。”

    “……位于南山的独栋别墅,由海大富继承。”

    “……陆家正宅,由本人合法妻子余岚继承。”

    坐在最边上的傅令元不动声色地环视一圈其他人。

    孟欢抱着陆少杰在膝盖上始终低垂着头颅。

    余岚虽注视着桌上的录音笔,但表现得更像在留恋陆振华的声音。

    陆家三个女儿即便坐在这里也依旧没存在感。

    王雪琴则一如既往外放着她的表情,毫不遮掩对遗嘱的期待,以及似乎还期待着其他……?

    终归,空气于无形中弥漫开一股子紧张感。

    贡献这大半紧张感的人,大抵便是陆少骢了。

    不难注意到,陆少骢的身体无意识地前倾,明显相当集中注意力。

    陆振华沉沉的嗓音缓缓继续从录音笔里飄出来

    “本人之存款,全部由次子陆少杰单独继承”

    “本人之股票,百分之零点一赠予海大富,百分之零点三赠予外甥傅令元,其余全部由此次陆少杰单独继承”

    “本人百年之后,由次子陆少杰接任集团总裁,外甥傅令元接任集团副总裁,协助接班及集团事务。”

    “……”

    傅令元眸色深两度,眯起眸底的暗沉。

    至此,遗嘱大致的内容已出来,尤其是最受瞩目的重头戏。

    而这,从头到尾没有陆少骢半毛钱的事儿。

    陆少骢全然意外。

    或者用“意外”根本不足以形容,已然是呆若木鸡。

    连余岚一时之间都没能遮掩住震惊之色。

    律师把录音笔关闭,正式宣布以上就是陆振华遗嘱的全部内容,询问大家是否还有问题。

    立刻有人出了声:“遗嘱是不是弄错了?”

    是孟欢。

    孟欢抬了头,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喜悦,反而深深地拧了眉。紧随其后的是陆少骢,噌地站起身提出质疑:“这份遗嘱一定是伪造的!”

    百年难得一见两人可以算作站同一阵线。

    两名律师的均回应:“遗嘱的真假和法律效力从一开始就让大家确认过的,并没有任何问题。”

    “怎么没问题了?!”陆少骢已然冲到两名律师跟前,手臂直指孟欢的方向,“继承人应该是我!一直以来都是我!不可能突然之间换人!一定是你们两个联合那个女人篡改了老陆的遗嘱!老陆是不可能让那只狗崽子窃了陆家的!”

    王雪琴发出啧啧声:“少骢,你又来了。少杰是老爷的种,你骂他是狗崽子,岂不在骂老爷是狗?你对老爷也太大不敬了。”

    “何况少杰现在可是三鑫集团真正的继承人,是我们陆家的一家之主,你这是公然以下犯”

    “上”字还没出来,就见陆少骢一脚踹向他身侧的椅子,椅子径直朝王雪琴和她三个女儿的方向飞去:“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三个女儿惊呼着逃开,王雪琴及时闪躲,看着自己刚坐过的椅子被陆少骢踢出来的椅子砸翻到地上,那力气真真可见一斑,兴许能把人的腿都给打断。

    “少骢!你给冷静!”余岚目前能做的也仅仅为喊话命令而已,因为她自己也还没从遗嘱的内容里完全回神。

    陆少骢又怎么可能听得进去?

    他们的吵嚷好似未给孟欢造成任何影响,孟欢仍然拧着眉头端着质疑的神情,又问一遍律师:“麻烦你们再确认看看。”

    “孟副总,”这次回答的人不是律师,而是海叔,“不用再为难律师了,遗嘱没有弄错。陆爷在讲这份遗嘱的时候,我和两位律师一起,都在陆爷的身边。”

    孟欢的眉头愈发拧得深:“陆爷怎么会……”

    “小孟啊,”王雪琴扯开嗓门笑,“人家少骢那是二十多年的竹篮打水一场空,难以接受事实很正常。你空手套白狼得了大便宜,怎么还跟着瞎起哄?该不会天上掉的这块馅饼太大,你都砸昏脑子了?”

    “哎呀,你不用怕搞错这么多人邦你一块听着呢老爷确实把陆家的都给少杰了我们少杰又乖又可爱,果然比他哥哥更招老爷的喜欢”

    盯住孟欢怀里咬着ai嘴正睡觉的小人,她的语气紧接着不免有些酸溜溜:“生得出儿子就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