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该结束放荡不羁了-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070、该结束放荡不羁了

    宽厚的手掌帮她抓住鲫鱼。

    阮舒:“……”

    这样的姿势,相当于她坐于傅令元的腿间。偏偏傅令元的两只手臂还从她的身后伸到前头来,几乎将她整个人笼进怀里。

    一群人霎时乐呵呵地起哄。

    “傅三,你不老实,钓个鱼还和人家搂搂抱抱,你是故意寒碜我们这些没带女伴来的人红眼对吧?”

    “只是搂搂抱抱么?我瞅着这姿势,该不会是忍不住想要……嘿嘿嘿……”

    “你们这外套穿的是情侣装吧?”

    “单明寒,你快也和你的小女朋友来一个啊!别被傅三给比下去!”

    “后进式!后进式!后进式!”

    “……”

    一瞬间成为被调侃的对象,阮舒不禁蹙眉。全部都是傅令元的朋友,如果她直接起身走人,一方面显得她小家子气,一方面等于打傅令元的脸。

    “三哥。”阮舒低声唤他。

    “嗯?”傅令元应。

    气息拂过她的颈侧,簌簌地痒。阮舒有种不可名状的奇怪感觉——最近她越来越发现,以前不认为有任何不妥的小互动,如今她变得有点敏感。

    捺一捺心绪,她和他打商量:“你能另外找张凳子坐么?”

    “怎么?害羞了?”傅令元含笑反问。

    “不是。”阮舒微凝两秒,妥协,“算了,没事。”

    他带她来这里,好像是故意想要向这群人昭显他们的关系。现在只是有更进一步的亲密举动罢了。

    这是他在这桩契约婚姻里的需求?那她履行合同满足他……

    如是自我宽慰,阮舒心里坦然了些。

    “怎么又算了?”傅令元凑近她两分,冒着淡淡青茬的下巴碰上她的脸颊,“你别太放在心上。他们这群人的嘴一向无遮无拦。几个男人聚在一起难免有些强调。倒并非恶意针对某个人。”

    “我知道。”阮舒不是没经历过。眼前的程度,算不了什么。她只是……

    “当然,如果我的靠近令你不自在,你坦白告诉我。”傅令元沉稳的呼吸继续喷在她的后颈,顿一秒,,向她确认着问,“所以,你现在有不自在么?”

    阮舒忖了忖,摇头:“没有。”

    “嗯。”傅令元在她耳边笑了笑,倏然握住她的双手,“鱼上钩了,傅太太。”

    两人一起收线。

    一条比方才要大得许多的鲫鱼活蹦乱跳地飞出水面。

    阮舒的唇边不自觉弯起一丝浅浅的弧度。

    ***

    下午,一群人离开休闲牧场,回市里吃饭。地点恰恰是她曾约见海城生活周刊主编的那家会馆。

    几人晚上都还有正事要办,需要开车,所以全部没有喝酒,用果汁和饮料代替。

    等菜上来,包厢里的气氛热络起来,几个男人聊在了一块,停不下来。

    阮舒本就只是来作陪的,根本不想插话。

    许是太久没注意到她的动静,傅令元回过头来瞥她一眼,发现她没有动她盘子里的那份大闸蟹:“怎么?不喜欢吃?这是这家会馆的特色菜。”

    蟹类的海鲜,阮舒几乎不碰。不是因为不喜欢吃,而是嫌麻烦——需要用手,且会弄脏手。再比如类似橙子这种需要手剥又会溅水的水果,她也尽量能避就避。

    这种显得性格龟毛的理由,阮舒自然不会直接说出口,扯谎回答:“饱了,吃不下。”

    瞥一眼双手抓蟹的张未末,再瞥一眼阮舒捻着湿毛巾的手,傅令元隐隐约约明白过来什么,撩起自己衬衫的袖口,拿过她的那只大闸蟹。

    他剥蟹的动作很斯文也很有技巧,不疾不徐地挖掉蟹脐和蟹眉,然后把处理干净的蟹掰开,最后用筷子挑出蟹肉,装到小碟子里,推到她面前。

    凝一眼小碟子里的蟹肉,阮舒瞳仁微敛,抬起乌乌的眸子看傅令元。

    傅令元在用湿毛巾擦拭沾了蟹黄和汁水的手指,冲她扬扬下巴:“现在可以吃了。”

    桌上几人均将这一幕收进眼里,又开始起哄了。

    “傅三你真是不同以往了呀,上回你带小花旦过来,都没见你把人家伺候得如此周到。现在是二十四孝好男人了?”

    一人刚戏谑完,另一人紧接着接口:“我看应该是林二小姐太有手段了,把傅三给治得服服帖帖的。”

    “这么说,傅三你该不会由此结束放荡不羁三十年的心吧?”

    大家显然都默认这句为玩笑话,不约而同哈哈哈地笑了几声。

    但见傅令元挑挑眉峰,懒懒道:“我确实该结束放荡不羁了。”

    他在桌面上握住阮舒的手,像是宣告一般。

    “我们俩已经结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