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无药可救-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709、无药可救

    傅令元回头邦海叔一起把陆振华的遗体放回冰棺的功夫,身后便传出王雪琴的叫嚷:“哎呀不好啦!少骢要杀自己的亲弟弟啦!”

    应声望去,果然见陆少骢锁定了陆少杰为新的目标,步步紧向孟欢。

    孟欢带着陆少杰被困在角落里连连后退。

    此时距离陆少骢最近的余岚跑上前阻拦:“少骢你住手!你快住手!”

    抱住他的手臂处于狂暴状态下的陆少骢俨然六亲不认,眼睛里只有陆少杰,用力推搡余岚。

    余岚紧紧抱住他的手臂:“少骢!”

    陆少骢倒是顿住了脚步,偏头看余岚,两眼茫然无助,像个孩子似的半是告状半是哭诉:“妈……遗嘱没我的份……我什么都没分到……老陆全给了那只小狗崽……”

    “妈知道!妈全部都知道!”余岚尝试安抚他的情绪,“没关系的!你先冷静下来!还有妈在!”

    “对,妈你会邦我的!”陆少骢记起了什么,忙不迭道,“妈,你不是邦我弄死老陆了么?快再邦我把那只小狗崽也弄死!这样我就能顺利继承陆家了!”

    一语出,余岚整个人僵愣住,反手就抽了陆少骢一记大耳光:“你又在胡说八道什么?!”

    然而并于事无补,话已传入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王雪琴生怕大家没听清楚,用极其惊吓的口吻失声问:“大姐!少骢说的是真的么?老爷是你杀的?”

    一瞬安静,安静得颇为可怕。

    傅令元眼瞳微敛,黑漆漆如一潭深水。

    陆少骢似浑然不察他的一时失言。

    “你不邦我我就自己来!”发狠地甩开余岚,他径直朝向孟欢母子俩。

    傅令元迅猛飞奔而去。

    外面的雷堂主也终于察觉灵堂这里头不对劲的动静,带着雷火堂的手下赶了进来。

    傅令元正与陆少骢纠缠在一块。

    陆少骢自然不是傅令元的对手,戾气几乎抵达巅峰:“阿元哥你是真不拿我当兄弟了?!”

    “现在做错事的人是你!”傅令元捉紧陆少骢的手掌,反手一拧。陆少骢霎时扭着手臂跪倒在地。

    额头因疼痛冒着冷汗,他伸出另外一只手去够椅子要当wǔ qì。

    雷堂主率先冲上来,抓上陆少骢的肩膀将他整个人按到地上。

    “滚!我要弄死你们!我要把你们全部都弄死!”陆少骢的一半脸颊紧紧贴着地面而显得面部表情越发狰狞,额上明显爆出青筋,眼睛充斥着不自然的血红色,闪烁嗜血的光芒。

    王雪琴继续发挥着给混乱的场面添加背景音乐的作用,趴在冰棺旁边,对着陆振华的遗体叫嚷:“哎呀老爷啊老爷!少骢这种逆子,以前就只有你管教得了他现在他彻底疯了呀!我们其他人该怎么办?要全部被他弄死啊!”

    “老爷啊老爷,你看你好好的发型都被少骢给折腾乱了,衣服也都褶皱了,是不是身体也要被他摇散架了?呜呜呜,大逆不道啊他可一定要在他午夜梦回的时候上来好好教训教训他”

    “来啊!让他来了!”陆少骢的声音都完全变了调,“我连他活着的时候都不怕,还怕他的鬼魂不成?”

    却似应验一般,他话的尾音尚未完全落下,陆振华的身影当真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陆少骢遽然愣住,死死地盯住,看见陆振华迈开了步子,径直朝他所在的方向而来。

    陆家的三个女儿异口同声“啊”地惊声尖叫:“鬼!”

    其余人也在这时看到陆振华,亦怔忡。

    王雪琴更是一秒钟停止哭腔,凝注着那道正在移动中的身影,眨眨眼睛,然后偏回头来看冰棺里的这副遗体,再看回那边的陆振华,三分狐疑三分惊喜:“老爷?!”

    她的出声,唤回所有人的神思,纷纷跟着愕然出声

    “陆爷……?!”

    “舅舅……?!”

    “……”

    陆振华谁也没有理,鹰隼般的眸子直直瞥向余岚。

    这一眼,令余岚好似被一道雷电当头劈中,她原本僵硬的身体骤然瘫软,整个人坐到地上。

    陆振华则收回视线,止住步子,好似并未动怒,只是低垂眼帘,居高临下地睥睨。

    被按在地上的陆少骢视野受限,只能看见一双鞋子在与他的面庞近在咫尺的位置停定。

    “陆爷……”雷堂主在这一句之后,松开了桎梏陆少骢的手。

    头两秒,陆少骢仍旧趴在地上不动弹。

    然后他缓缓地,先抬起头,迎视陆振华的目光,打量他的面容。

    四五秒后,他撑着手臂在地上,吃力地爬了起来,站直身体,这才真正正面面对陆振华。

    注视着他,陆少骢笑得桀桀,问出的话却天真地像个孩子:“老陆,你真的从底下回来了?”

    言毕,毫无征兆地,陆少骢如同突然被剪断了提线的木偶,咚地栽倒在地。

    …………

    褚翘和马以其实也不过昨天晚上才从江城飞来海城的。

    两个都是早起的人,马以修剪他的那些宝贝花花草草,褚翘原本准备出门晨跑,这便发现了被派来的庄家家奴,迅速让马以和她一起先躲起来,于是有了后面那一出。

    阮舒以为褚翘只是因为和马以结婚了,少不得要来海城看一看马以的家,看完之后就回江城。

    没想到褚翘说她已经调来海城工作了,不需要再回去。

    “所以我去前两天去酒店找你,也是为了告诉你这件事的。”一提起这事儿,褚翘仍有小情绪,顺势追问其她关于替身的问题,“她怎么替的你?虽然当时匆匆一瞧,我也没太看仔细,但明明就长得和你很像啊!”

    阮舒拿食指轻轻一戳她的脑门,戏谑:“你度个蜜月回来,把都给忘记了?”

    褚翘愣了一愣,也猛地拍自己的脑门,作恍然状:“那个变装癖!”

    “你离开江城,原本手里的案子呢?”阮舒转过身去拿沙拉酱,再转回身来。

    褚翘听明白她的话外音:“我最关注的两件,一个庄家的,接手的是我关系还不赖的同事,完全可以放心。至于,他的行踪本就飘忽不定,我在海城也能继续关注。何况……”

    她拖着长音,双手放在吧台上,身体朝阮舒的方向倾去,眨巴眨巴眼睛:“何况这不是有小阮子你嘛?无论庄家的秘辛还是的行踪,只要我傍紧你这颗大树,还怕没有第一手讯息?”

    阮舒:“……”从新绊好的沙拉里挑了一小块木瓜送进褚翘的嘴里。

    褚翘边咀嚼,边含糊不清地说:“小阮子你的胸都那么有料了,干嘛还吃木瓜?”

    阮舒:“……”一和她碰头,往往就绕不开胸的话题。

    “这些食材不都是你邦忙从马以的冰箱的冰箱里顺上来的?你该去问你家马以干嘛吃木瓜。”她怼回去,“难道他也丰胸?”

    褚翘猛地被呛到,咳了咳,好像生怕马以被误解,忙为马以辩驳:“这些蔬菜是附近和他关系交好的菜农今早经过时顺便送的,其中刚好有木瓜。”

    “噢……”阮舒了然点头,笑笑,“那你赶紧多吃点,这木瓜新鲜着。”

    但听褚翘颇为傲娇道:“我如今都结婚了,哪里还需要多吃这些木瓜”

    这回轮到阮舒被呛到。

    褚翘在傲娇之中又添了分疑似小女人的羞涩,笑眯眯地还在说:“实践出真知。我现在也不用再偷偷问你了,我自个儿的亲身经验能够邦广大小胸妹子证实,男人的手确实是女人丰胸的最佳利器。”

    阮舒:“……”且容她继续再呛两分钟……

    可褚翘并还没完,坐直腰板挺了挺胸口:“小阮子你快邦我确认一下,不是我个人的错觉,是真的比之前有大了些的吧?”

    说着,她兀自抓着阮舒的手,按到她的胸上:“怎样怎样?”

    阮舒:“……”正尴尬着,却见马以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她这三楼的房间本就只是一眼能望到头的单间,吧台的位置恰恰面对门口的方向,刚褚翘给她拿食材上来时也没关门……

    马以的目光就这么落在了她两手抓在他媳妇儿胸部的动作上。

    阮舒:“……”更加尴尬了,干干咳着抽回自己的手。

    褚翘倒是没有阻止阮舒的抽手,因为即便她背对门口而坐,也已第一时间嗅到某种熟悉的冰山气息。

    后颈凉飕飕……

    褚翘不禁一个激灵,面上倒泰然自若,转过身问:“找我还是找小阮子的?”

    “你今天不是要去警局办入职手续?”马以询。

    “噢这事儿啊我没忘记约的是中午午饭后”褚翘弯着眉眼,“正好我能先和小阮子先好好叙个旧”

    “好,我知道了。”马以略略颔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离开前瞥了阮舒一眼。

    阮舒可接收到他的目光了,隐隐感觉好像……被他警告了……?

    警告她什么……?

    呃……

    她蓦然记起,傅令元貌似也不喜欢她被褚翘过多亲密地触碰……

    耳畔传入褚翘长长的一声叹息。

    阮舒捺下思绪转回眸,就见褚翘趴在吧台上,颇为愁眉:“已婚shǎo fù的生活真是艰难……”

    阮舒倒没有八卦她和马以的夫妻生活,而抬起她那只戴着婚戒的手笑问:“你该不会这么快厌烦了婚姻生活?”

    “才没有”褚翘瞋她,重新坐直身体,“和马医生的婚姻生活,我求之不得”

    收着她眉眼间遮掩不住的满满的甜蜜,阮舒的心情都随之愈发舒畅:“既然求之不得,又哪来的艰难?”

    褚翘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脸上微泛窘意,外加脸颊一丝红霞,莫名给人一种忸怩之感,干干地咳了咳,回答得一本正经:“我正在努力学习当合格的马太太。”

    阮舒忍俊不禁:“马太太都嫁鸡随鸡跟来了海城,还不够合格?”

    褚翘显然不介意“嫁鸡随鸡”这个说话,笑得眉眼更弯,不过还是补充道:“其实就算我在江城的时候没有顺利拿下马医生,我也还是会回来海城工作的。”

    “嗯……?”阮舒生了两分好奇心。

    “我在江城本来就只打算呆三年的。”褚翘告知,“这是我和外公的约定。”

    阮舒自然记得褚翘和她外公的感情特别好。

    褚翘收拢戴有婚戒的手指,轻轻摸了摸,唇边泛笑:“外公很满意马医生这个外孙女婿。”

    阮舒静默微笑,为她和马以高兴的同时,心底亦略略生一丝落寞……

    头一偏,她望出窗户,凝定外头那颗大树的枝丫。

    不知道傅令元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

    陆少骢的晕倒,是因为他这段时间给他自己的手注射的药剂的副作用所致,不仅如此,他的日渐易爆易怒,还包括于今日受到刺激之后的近乎癫狂,也与之脱不了关系。

    更糟糕的是,药剂的成瘾性已严重破坏了他的一部分神经机能。

    陆振华给予的反应为从鼻子里发出冷冷的一哼:“自作孽,不可活。他的病情之后就不要往我这里汇报了。”

    “陆爷……”海叔犹豫,明显想劝。而若照平常,他其实早就劝了,只是今天的情况……

    陆振华却是紧接着转向雷堂主:“等他醒了,直接送去靖沣。弑父和弑弟两个罪就不用我再强调了,其余他还犯过的事,该列的全部都邦他列出来,一切交由长老会秉公审判,不要顾忌他的身份,他现在也没什么身份了。”

    雷堂主应承得利落:“明白了陆爷。”

    海叔终归于心不忍:“陆爷,小爷还生着病,需要治疗”

    “需要治疗?”陆振华不冷不热地打断海叔,“他已经无药可救。”

    未给海叔再说话的机会,他马上点了傅令元:“阿元。”

    “舅舅。”傅令元抬头。

    “处置陆少骢一事,全权交由你负责,从现在开始,和他有关的任何事你都可以自主,不需要汇报给我,也不需要问我的意见。”陆振华全程冷漠无情。

    傅令元沉默两秒,低垂眼帘:“好的舅舅,我会偕同雷堂主以及长老会一起办妥的。”

    陆振华最后重新看回海叔:“你呢?还有什么要说的?”

    明显没任何转圜余地,再多言恐怕连他自己都难免受牵连,海叔未自讨没趣,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