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2、及时更新数据-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712、及时更新数据

    待两人离开,庄爻走了进来,把shǒu jī递到她跟前。

    “这么快搞定?”阮舒狐疑,伸手接过时,愣住了,因为她原本是让庄爻派庄家家奴去邦她买个新shǒu jī再补一张diàn huà卡,但眼前的这支,分明就是她之前在江城被闻野带走时没掉的那支。

    料到她肯定会问,庄爻率先告知:“我在卧佛寺的手下给我送来的,是我不在的这几天寄来卧佛寺的。”

    隐含未直接说的,自然是寄件人除了闻野,还能有谁?

    阮舒顿时冷眸。呵呵,他倒是为她省了钱,竟邦她留住了shǒu jī。

    只是,shǒu jī被他攥在手中那么久……

    庄爻又一次猜到她的顾虑:“姐,我检测过了,你的shǒu jī没有被安装任何qiè tīng和定位装置,你打开shǒu jī看一看里头是不是有东西被翻过或者怎样。”

    “不过以我对闻野的了解,他除了可能安装qiè tīng和定位装置之外,应该不会窥探你shǒu jī里的**。如果姐实在不放心,那我就还是去给姐你买新的。”

    阮舒没想那么麻烦:“不用了,既然有原来的就用原来的。”

    边说着,她迫不及待地用自己的shǒu jī给陈青洲发消息,亲自询问他如今的情况,嘴上则文庄爻:“二筒有没有说傅令元那边现在怎样了?”

    “他刚出发去靖沣了。”

    “靖沣?”阮舒顿住手指。

    …………

    褚翘被牵着下楼,落后一步在马以后面,盯着他的后脑勺,是颇有些心惊胆颤的。

    可马以没说话,步子行得相当沉默。

    很快两人回到二楼卧室,关shàng mén,马以松开了她的手,淡淡问:“你自己换还是我邦你换?”

    “欸?”褚翘尚沉浸在自己琢磨他心思的思绪里,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马以拿眼睛由下自上逡巡过一遍她的身体,加以示意。

    褚翘明白他指的是换衣服出门,但他这样的举动,完全令她感觉,来自他镜片后的目光仿佛是tòu shì的,穿着的衣服俨然形同虚设。

    耳根子不由自主地发烫,她赶紧“噢噢噢”地点头,然后跑去角落里打算拿行李箱翻衣服,却发现行李箱空空如也。

    “我的”

    “在衣柜。”

    马以的解答比她的问话还要快。

    褚翘打开衣柜,果然见她原先塞在行李箱里的衣物悉数齐整地折叠在衣柜里,并按照不同类别有矩地安放,和他的衣物是一起的。

    鲜明的马以风格。

    褚翘的手轻轻摸上去:“你什么时候弄的?”

    “刚刚。”

    “我可以自己来的。”褚翘撇撇嘴,他抢走了她进一步修炼合格妻子的机会。

    马以顿半秒,不给她留面子地说:“太乱了,等不到你自己来。”

    褚翘:“……”那又不能怪她……昨晚上才下飞机……洗洗就直接睡了,想着今天再收拾的,结果一见阮舒,她完全忘记了……

    一转身,她主动凑上去往马以的脸颊送了个轻吻:“谢谢亲爱的马医生。”

    笑着,她捡了套衣服要换,准备tuō yī服的时候看到马以貌似并没有要回避的意思,她便自行要往浴室里去。

    “褚警官。”马以却是拉住了她。

    “嗯?”褚翘驻足回头。

    马以扶了扶眼镜脚:“测量你胸围的数据变化,不需要别人邦你,我这里有精准的数字,你可以直接问我。”

    褚翘:“!!!”

    已经不是耳根子发烫的问题了!

    好羞耻啊!

    原来他不光看见了!还把她的话给听全了去?!

    “你今天是不是没有晨跑?”马以倏尔问,略显前言不搭后语。

    褚翘没想透就点头回答了:“没。”这不阮舒来了嘛,什么都耽误了。

    “那换晨练。”马以的口吻是提议式的,视线公然从她的脸上稍微往下移到她的胸,眸底划过一道精光,“你刚吃完木瓜,现在可以重新测量一次,及时更新数据。”

    褚翘:“……”

    “我们不是要提前出门去买礼物……”她提醒。

    “公职人员,不搞官僚主义行、贿受、贿。”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耳熟……

    “男人的手是女人丰胸的最佳利器。这种实验结论以后只需要和我分享就可以。实践出真知,真知能更好地指导实践。”马以的手已然熟练地解开她的内一扣。

    褚翘在此之前浑然不察他的动作,明显他的技术又比之前精进,全是蜜月期间在她身、上练出来的……

    欸!不对!等等!现在是想这些的时候么?!

    他他他他他的手……

    嗯……啊……哇……呀……唔……

    …………

    阮舒和庄爻从三楼下来的时候,看到褚翘和马以刚从二楼出来,也才准备要下楼,下意识地愣了一下:“你们还没出门?”

    嘴太快,出口后她便自行尴尬住人家新婚夫妻,磨磨蹭蹭点总是正常的……

    马以一如既往高冷禁u之态,云淡风轻道:“我去车库拿车。”

    “嗯嗯嗯,好!”褚翘点头,转眸回阮舒时,她的神情闪过一瞬小女人的忸怩之态,然后挽住阮舒的臂弯有点多此一举地解释,“我们商量了些事情,给耽误了。”

    “嗯,商量得挺久的。”阮舒笑笑,收回视线,只当作没瞥见她藏在衣领之下的脖颈处新鲜的粉红小草莓……

    褚翘自然能听出她语气间和笑容里的别有意味,瞋了她一眼,边和她一起往下迈阶梯,边回头调戏庄爻:“林家小弟,你还是那么年轻蓬勃有朝气,还是让人很想和你来一场姐弟恋。”

    一见马以就站在楼梯口,她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重新捋直了忙问:“你你你……你不是说去车库……”

    “没走那么快。”马以的目光凉飕飕。

    阮舒都替褚翘感到好笑。

    而下一瞬马以的目光便扫来阮舒:“等你的租期过,我要收回屋子,不再给续租了。”

    阮舒还没反应,褚翘先着急:“为什么?小阮子在这儿不是住得好好的?”

    阮舒忙道:“我也正打算和你说,等租期过,我就把东西搬走,不想再续租了。”

    褚翘感觉自己被她拆台:“你要搬去哪儿?”

    “我在海城有我自己的家,以前本来就是临时借住在这里的。”阮舒笑,没继续直白明说的是,她其实都已经在考虑今晚换个地方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