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3、特殊的女病人-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713、特殊的女病人

    毕竟现在情况和原本以为的不一样,即便她住在三楼不与他们夫妻俩同层,也难免破坏他们的二人世界。

    幸好她在海城也不是只有马以这里能住而已。

    “要搬也是到期的时候搬。”褚翘即刻道,“刚刚小阮子你自己还说会在这里住一两晚的。”

    未及阮舒回应,她又道:“你来海城不外乎就是见傅三,哪里还有比这里更安全的?有我这个jǐng chá为你们俩护航。”

    “而且我也好久没见傅三了,如今我来海城工作,不得和他会一会面、打个招呼?让他注意点,别栽在我手里。我是不会因为小阮子你对他手下留情的。”

    阮舒:“……”

    褚翘还想再说什么,手臂一挥过来时,却是倏尔短促地“嘶”一声。

    阮舒应声望去,正是她的手无意间碰到前台桌上的盆栽。

    那盆栽不是其他,正是蓝沁送给马以的那一盆仙人球。应该是和以前一样,马以把它从诊疗室里搬出来与院子里的其他花花草草一起晒太阳,所以暂时放在这里。

    褚翘自然知道这些花花草草是马以的心头好,见盆栽整个从桌上往下掉,她伸手就要去捞。

    马以不悦皱眉,快速拉回她。

    “嗙”地一声,仙人球摔落在地。

    “我本来可以接住的”褚翘着急,不免谙了两分怪马以妨碍了她的意思。

    蹲下身,她想把仙人球捡起来盆子摔烂了,仙人球还好好的,土块也只碎了一点点,大部分还包着根。

    “别动。”马以捉回褚翘的手,“小心再扎到。”

    虽然语调平淡,神色亦平淡,但光就他的这句话和这个动作,足以表现出他对她的紧张和关心。

    褚翘的嘴角几乎要翘到耳朵上,颇有些炫耀意味地冲阮舒挤眉弄眼,俨然在说:“瞧见没有?我现在就是马医生的心、马医生的肝、马医生的宝贝甜蜜饯儿”

    阮舒忍俊不禁。

    目光一转,她往马以脸上打量。

    马以正在仔细查看褚翘的手,冷不丁掀眼皮和她的目光对上,分明察觉她对他的探究,也分明清楚她所探究的到底是什么。

    阮舒顿时小有尴尬。

    马以没怎样,重新低头时眼镜镜片反了一下光。

    褚翘要抽回手,安抚:“我没事的。仙人球的刺而已,就是一开始被扎到一下,没什么大不了。我又不是娇滴滴的弱女子。”

    她这说话的功夫,马以从她的右手食指上拔下来一根刺。

    褚翘根本没觉得痛,笑着自行把指头上冒出的小血珠擦拭掉。

    结果擦完后,发现手指头竟然微微泛肿。

    马以拉着她就往里头,直接邦她下了决定:“跟你师兄说推迟一天去办入职。”

    阮舒无语。要不要这么小题大做……

    褚翘却是乐见其成:“行啊那我就不用怕小阮子趁我出门偷偷溜走了”

    阮舒:“……”再这么下去,马以真会把她当情敌的……

    无奈着,她的视线移回地上的仙人球,眉眼间略生凝重。

    庄爻把扫帚拿了过来。

    估摸着马以现在也没空,阮舒便让庄爻邦忙清理,并把仙人球弄到院子里。

    院子里搁置不少空花盆,阮舒寻了有一会儿,却没发现适合仙人球尺寸的。

    “你放着吧,之后我自己来弄。”马以的声音忽然现于身后。

    阮舒回头看了他一眼:“我不是在邦你的忙。我和蓝沁勉强也算有点交情。”

    马以也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把仙人球接到他手里,便背过身去忙活。

    阮舒微微抿唇,心思转悠,再次生出想向他打听蓝沁的u望。

    “小阮子”褚翘的叫唤自里头传出,“快来有事找你”

    阮舒暂且捺下心绪,往里走。

    褚翘正坐在前台桌的电脑前冲她直挥手:“这边这边”

    “你的手没事?”阮舒关心。

    褚翘晃了晃那只受伤发肿的指头,笑得合不拢嘴:“爱的擦药”

    阮舒很想给她一记白眼。

    褚翘将她一把拉到电脑屏幕前:“我在给他挑爱的花盆”

    这下子阮舒未忍住,结结实实地斜她一眼。

    “好啦好啦我不撒狗粮行了不?”褚翘生怕她跑了似的,牢牢挽住她的胳膊,“我这不是打碎他一个花盆嘛?打算赔一个给他现在选择困难症又犯了,你赶快一起给瞅瞅这仙人球挺要紧的,得买个好点的花盆”

    “这仙人球挺要紧的?”阮舒修长的眉尾挑起,“你怎么知道?”

    “很难知道么?”褚翘的视线并不离开电脑屏幕,“一,我早上看见他把这盆仙人球从他的诊疗室里拿出来。这是他这儿唯一单独摆放的植物。”

    “二,除去葡萄,只有这盆仙人球和他院子里所栽种的其他花花草草的品种差别略大。”

    “三,花盆的样式也明显区别他的审美风格。”

    信口拈来似的,却又条条清晰,且语气冷静理智,叫人觉得她像在分析案情。

    当然,更听出的是句里行间她对马以的了解。

    而她其实还没全部讲完,此时才将视线挪到阮舒脸上,笑得比先前要傲娇,语气则少了方才的冷静理智:“最重要的是,刚刚他都已经跟我说了,这仙人球是他曾经一个特殊的女病人送给他的。所以证实了我的猜测。”

    难怪……褚翘确实该笑……阮舒越来越深刻体会到朋友和老婆在马以这里的待遇差别之大……

    掂着心思,阮舒揪出褚翘话里的一个重要措辞:“特殊是马以的原话?”

    “嗯哼”

    “为什么说特殊?”

    褚翘眯了一下眼,一只手臂搭上她的肩,另外一只手伸出指头勾勾她的下巴:“小阮子,你比我还在意那位女病人?嗯?”

    “嗯。”阮舒直接点头承认,并且告知,“那位女病人叫蓝沁,我认识。我在意,并且曾经尝试从马以这里了解她的病情**。而我对她的全部兴趣来自于,她和傅令元之间存在某种我琢磨不明白的奇怪关系。”

    褚翘深深蹙眉:“小阮子,你和傅三不会又出现新的第三者吧?你别重蹈覆辙啊,有问题找他讲清楚。”

    “不是,不是第三者。”阮舒哭笑不得,倒不知具体该怎么和褚翘讲明白意思。

    褚翘却是自行捋了她的话,又露惊诧:“你居然要从旁人这边打听,我以为傅三在你面前是透明人。他难道不是应该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给你么?他这样不行的,越不亲自给你解释清楚,岂不越说明他和那个女病人的关系存在古怪?”

    “是古怪,但不是你以为的那种。”阮舒摇头,并不想褚翘误会傅令元,“一直以来他确实有不少事情瞒我,但这都在我接受的范围内,不代表他不信任我,也不代表他对我心里有鬼。”

    “你们两个……”褚翘歪着脑袋,眼里透露出浓浓的狐疑,“你们两个的相处模式怎么感觉也有点古怪?”

    阮舒无奈,不指望褚翘能理解,也不打算再继续解释。

    褚翘倒是也没打算非要探究清楚这个问题,反正get到了阮舒的重点,压低音量问:“需要我邦你向他打听这个女病人是么?”

    阮舒凝眉,没有回答。或许确实能借褚翘再做尝试,可

    “虽然我和他是夫妻,但这涉及病人的**,事关他的职业ao守问题,他的原则又强,小阮子,我大概邦不到你。”褚翘坦诚。

    恰恰正是阮舒的顾虑。她自然不会勉强褚翘。

    “试我还是会试的”褚翘摸摸下巴,“这个女病人以前肯定是觊觎我家马医生的,能叫马医生区别对待她送的礼物,够特殊的。现在你又说她和傅三之间关系古怪,那我就更必须上点心了。”

    转了转眼珠子,褚翘揶揄:“你都能够自由进出这里,竟然没有趁着他不在,去偷看病人的病历资料?”

    阮舒耸耸肩。她自然是超级想这么做的,最简单省事。可如果这样,她估计得断送她和马以的八年友谊。

    不过,说起看病历,其实还是有另外一个办法的,只是先前光有办法而没门路。如今有褚翘在,那么或许可行……

    “蓝xiǎo jiě的案子原本已经了结,前阵子开始被怀疑不是自杀。警方迫于舆论的压力有重新调查。他们一直不知道蓝xiǎo jiě在马医生这里做过心理治疗。如果警方掌握这条线索,来向马以调取资料,马以一定会配合警方的工作。到时候”

    “到时候我再假公济私,去负责这案子的同事手里借资料,你既可以不得罪我家马医生,又可以悄摸看到你想看的。”褚翘接在后头替她把话讲完。

    阮舒但笑不语,默认。

    褚翘双手捂脸相当羞愧:“天呐……我竟然跟着你一起在这里算计我家马医生……”

    …………

    车子在前往靖沣的路上平稳地行驶着。

    傅令元自医院出来后,便始终盯在车窗外,沉吟不语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雷堂主见状也不打扰他,兀自和长老会的人联系,并着人安排陆少骢接下来在靖沣的关押住所。

    后头的陆少骢忽然出声唤:“阿元哥。”

    傅令元自独自的思绪中晃回神,起身便行了去,于陆少骢的病床旁落座:“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