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4、友情和义气-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714、友情和义气

    陆少骢盯着他不说话。

    傅令元菲薄的嘴唇抿着,亦不言语。

    半晌,陆少骢问:“阿元哥,你更拿我爸当舅舅,还是更拿我当兄弟?”

    他的眸子漆黑,与他四目相对,似要看进他的内心深处,像极了对他良心的拷问。

    傅令元折眉,面露无奈:“少骢,类似的问题,舅妈已经问过我一次。”

    “你怎么回答的?”

    “你和舅舅之间根本不是选择题。”

    陆少骢默了默,又问:“就算以前不是选择题,阿元哥你觉得,到这地步,老陆还有可能原谅我么?”

    傅令元也笑了,因为陆少骢的这句话,又和不久之前余岚所说的差不多,只不过余岚的重点在于她自己和陆振华之间的关系。

    “少骢,”傅令元压低音量,语重心长,“你永远都是舅舅的儿子,无论你做过什么,不会改变。”

    “我妈也是这样安慰我的……”陆少骢喃喃,“那阿元哥你的意思是,我还是有机会重新变回陆家继承人?”

    “为什么会没有机会?”傅令元反问。

    陆少骢再一次沉默,片刻后,笑了:“可是阿元哥,我不稀罕。”

    “少骢,不要灰心”

    “不是灰心。”陆少骢摇头,“是累了。”

    脸一转,他望出窗户外:“既然老陆已经对我彻底失望,那继承人的位子谁爱要谁拿吧,我也就不用再顶着这份压力生活了。”

    “我只求能逃过这一命,从此以后与陆家再无关系,我再也不是陆少骢,而只是一个普通人,过自己想过的自由生活。”

    凝注他的侧脸,傅令元敛着瞳仁,久久未语,再开腔时,问:“你想过的自由生活是什么生活?”

    陆少骢应声转回来脸,不答,反问:“阿元哥,你呢?如果我不在陆家了,你还继续留着么?”

    这几句话下来,他似又恢复成为普通的邻家小弟弟,温和而天真。

    傅令元听言却是不动声色地轻跳一下眼皮。

    他不能完全确定陆少骢此问是否另有深意,可他自己没有忘记,很早之前陆少骢曾经问过他,是否和底下的其他人一样在意继承权的归属问题第336章。而他间接向陆少骢表明过立场,他这个四海堂的堂主是为了陆少骢存在的。

    更没有忽略的是,此时陆少骢眼里透露出的对他的dá àn的期待。

    不过即便忽略,他也非常清楚陆少骢想要听到的dá àn其实本质上和之前那个问题没有区别,还是希望他在他们父子俩之间做一个选择。谁都希望天秤能偏向自己。

    傅令元眸光似浅又深,音量比刚刚再低些:“少骢,对长辈,绝大多数时候是尊敬和兄弟,那才能平等地做朋友。”

    “阿元哥,”陆少骢又笑,“以前看过一句话,你以为你混的是ei道,你混的其实也是友情,是义气出自diàn yǐng艋舺。”

    “我从小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兄弟姐妹,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朋友,阿元哥你是独独的那一个。”

    傅令元斜斜勾起唇角,戏谑:“少骢,我们之间,还需要讲这么肉麻的话么?我的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

    陆少骢似非要问他一个明确的回应不可:“阿元哥,我们一直都会是好兄弟,是么?”

    车子正驶入隧道之后,傅令元整个人背着光,显得暗影沉沉,辨不清楚他此时的具体表情。他沉磁的嗓音自沉沉暗影中平缓流出:“嗯,是,无论什么时候都是。”

    陆少骢再一次笑,心满意足,眼神里满是纯粹的欢喜。

    车子驶出隧道,重新照亮傅令元脸,唇角一惯那般扬起一边,神情消散得很。

    眼瞧着再行上一小段路就该进入靖沣镇的区域范围内,雷堂主拿出diàn huà,准备打给在靖沣的雷火堂的手下,要他们大概二十分钟后接应。

    车身在这时遽然狠狠一震,却是后方有辆车子冲他们的车股直接撞上来。

    …………

    孟欢来陆振华的屋里时,王雪琴刚从里头出来。这大概是自打孟欢来了陆振华身边之后,王雪琴难得的一次和陆振华独处,且处了近两个小时。

    显然,王雪琴和陆振华相聊甚欢,满副笑逐颜开,颇为刻意地做着扣扣子的动作,好像生怕别人没看到她的领口开得低。

    旋即,她伸着兰花指轻撩她自己鬓边的碎发,驻足埋怨孟欢:“小孟啊,你真不懂事,我因为老爷的过世难过成那样,你也不多留点时间给我陪老爷呆。我还受了那么多的委屈,要么被少骢踹,要么被大姐诬陷成凶手,太需要老爷的安慰了”

    孟欢也不直接说其实是陆振华找她来的,只顺着王雪琴的话chéng rén之美:“那三姨太再呆些时候,我和少杰去散会儿步。”

    “欸”王雪琴拉回她,嗔怪,“你纯心要老爷以为我和你争宠是么?”

    然后她像是才刚发现陆少杰也被抱来了似的,用手指轻轻钻陆少杰的小拳头,咯咯地逗陆少杰:“我们少杰就是有福气这下子既能继续被亲爹疼,又稳稳坐住了继承人的位子。”

    “不过啊,”随着话语的转折,王雪琴的视线亦从陆少杰转回孟欢脸上,“慈母多败儿,小孟你可得吸取大姐的教训,别让少杰走了少骢的老路。”

    “谢谢三姨太的好心提醒,少杰的教育不仅是我一个人的事,也是陆爷的事,往后也免不了需要三姨太邦忙。只是,继承人一事,三姨太不要再说了。”孟欢显得格外谨慎,“陆爷如今既然安然无恙,遗嘱的内容自然是不作数的。”

    王雪琴掩嘴轻笑:“小孟,你每天挂着这种与世无争的面孔,会不会很累啊?”

    语气充满了打趣,倒是毫无嘲讽之意,可终归,这样的话叫人听着并不会觉得好受。

    而王雪琴并没有等孟欢的反应,讲完便扭着腰肢走人:“哎哟喂,还是不打扰你带着少杰和老爷一家三口团聚了,闹了这么多天,总算有了个结果,可把我累出了好几条皱纹,赶紧补觉去。”

    孟欢转身,目送王雪琴的背影,轻蹙眉心,若有所思。

    屋里,陆振华和海叔也正在讨论王雪琴。

    “……三姨太很久没有这么活跃过了。”

    陆振华的手指轻敲桌面,隼眸微微眯着:“难得家里出了这么大的状况,她不甘寂寞出来搅混水。”

    “三姨太是最无牵无挂的一个,才豁得出去不怕得罪人。虽然不难看出,三姨太纯粹出于她自己的私心,但她这次的搅浑水,也算邦到了陆爷您。”

    “雪琴她可一直都不是胸大无脑的女人。”陆振华淡淡评价。

    海叔笑:“毕竟是陆爷您的女人。”

    “没有背景,却又有点小聪明,辨得了轻重,才是关键。”陆振华又评价,尔后偏头看海叔,“如果少杰拥有这样一个母亲,是不是会更好?”

    冷不丁的问话,瞬间震住海叔的心神,不单单是因为这句话字面上的意思,更因为这说明,陆振华这回分明来真的,要重新培养一个新的继承人……?

    陆振华则已暂停话题门外的黑西保镖正好叩门进来汇报:“陆爷,孟副总和小少爷到了。”

    “进来吧。”陆振华挥挥手。

    黑西保镖退了出来,隔两秒,孟欢抱着陆少杰进门:“陆爷。”

    陆振华伸出手:“来,过来,到我这里”

    孟欢以为他只是想抱陆少杰,走上前的时候,陆振华却是将她一起拉坐到他的膝盖上。

    海叔已然第一时间低垂着头颅离开了房间,将时间和空间全部留给他们一家三口。

    孟欢的眸子自门口收回来,看到陆振华正满面慈色地打量陆少杰:“我已经让海叔去给少杰换个医生。否则怕是得这么一直过敏下去。”

    说罢,他先吻了吻陆少杰,又吻了吻孟欢,语气充满歉意:“让你们母子俩受苦了。”

    孟欢眉眼清淡地低垂眼帘,并不说话。

    “生我气了?”陆振华挑、起她的脸。

    孟欢的眼睛是红的,捋开陆振华的手,避开和陆振华的四目相对,而靠进陆振华的胸膛。

    陆振华握住她的手:“你要让少杰看你的笑话了。”

    陆少杰自从摔了那一次之后,已经极少会自己发出动静。眼下好像听懂了陆振华的话,应和似的挥了一下小拳头,并且咿呀了两声。

    孟欢不免惊喜,即刻重新坐直身体,仔细去看陆少杰。

    陆少杰又恢复了安静,不过两只黒滴滴的眼珠子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陆振华正因陆少杰的反应而愉悦:“不愧是我陆振华的儿子,这么小就知道给我捧场,培养一番之后,肯定能成大器,等我百年之后,也能放心把三鑫集团和青门交给他。”

    “交给少杰?”孟欢的眉头即刻皱起,人也从陆振华的膝盖起身,站回到地上,“陆爷,你是什么意思?”

    “什么我什么意思?”陆振华反问。

    孟欢的不高兴之色愈发昭然:“你还要继续让少杰当挡箭牌,成为众矢之的?”

    “我什么时候让少杰当挡箭牌了?”陆振华又反问。

    “灵堂上宣读的那份假遗嘱,差点让少杰命丧小爷之手,还不够么?”孟欢冷声。

    “谁告诉你那是假遗嘱?”陆振华再反问。

    孟欢面露怔色:“海叔不是说,那份遗嘱是在陆爷您对小爷火气当头的情况下临时改的?一连串全是陆爷您的计,遗嘱也是用来诈大家的,不就是假的?何况陆爷您如今平安无事,遗嘱当然无效。”

    陆振华笑着把她拉回他的怀抱,轻轻摸陆少杰的脸,沉声:“我陆振华立出去的遗嘱,没有再三反复的。就算我当时确实正对少骢光火,那也是经过慎重考虑的,而非一时冲动。”

    最后他鹰隼般的眸子凝住孟欢:“你认为,一个弑父的逆子,我还敢继续留着他?”

    孟欢默了一默,避开他的问题,而道:“不管怎样,我的立场没有变。少杰不能当陆家的继承人。”

    “我只剩少杰这个儿子了,不把家业给他,你要我给谁?带进我的棺材里么?”陆振华质问。

    孟欢继续回避他的问题:“他年纪还这么小,根本什么都不懂。”

    “小孩子长得快,过两年就长大了。我不给他安排了阿元?”陆振华反驳她。

    “时间太长,变数太大,我不想他从小就被推到风口浪尖。”孟欢再找理由。

    “这根本不是问题。”陆振华俨然全面考虑过,“对外暂时不公布换继承人。明年就安排少杰出国,从小接受外国教育,给他身边匹配最顶级的安保。这样一来既不用担心他因为是我陆振华的儿子就受到生命威胁,又能尽快培养他身为接班人的能力。”

    孟欢眼皮一跳:“你要让我和少杰分开?”

    “这算什么分开?”陆振华笑了笑,“你不是不愿意因为少杰放弃自己的事业?少杰去不去国外,和以前都没差,你平常可以专心忙于工作,等想看他的时候,我随时陪你去。”

    孟欢张了张嘴要说什么。

    陆振华抢了她的话头:“我知道,最近你比过去黏少杰,但凡事都要有个恰当的度。溺爱是教育不好孩子的。难道你不希望少杰远离是非,健康平安地成长?”

    孟欢静默地看着他,未再言语。

    陆振华将她的沉默当作默认,并且架势上也确实没有给她反对的余地,笑着搂住她和她怀里的少杰:“不要辜负我对你和少杰的用心良苦……”

    孟欢趴在他的肩膀上,面无表情,满脑子想的都是一件事灵堂上宣读的那份遗嘱,其实不仅完全没有陆少骢的份,也根本不曾提及她有关她的半个字眼。

    只不过因为陆家家产几乎全部归属陆少杰,而叫大多数人一时之间忽略了而已。

    门在这个时候被从外面叩响,略略有些急促,同时传入海叔的叫唤:“陆爷。”

    孟欢收敛神色,离开陆振华的怀抱:“陆爷先忙吧,少杰该喂ai了。”

    “好,去吧,小心点。”陆振华温柔地拍了拍她的肩。

    海叔躬着腰身站在门口,待孟欢离开,他快步入内,附耳禀告:“陆爷,小爷逃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