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3、怎么得到的?-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723、怎么得到的?

    “你以为你隐瞒不说就能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这样对她就是最好的?”傅令元冷厉。om

    未料到他竟会如此质疑,庄爻颇为恼火,反唇相讥:“那要怎样?把光碟拿出来揭穿她撕开她的伤口给她难堪吗?”

    “姐没有错!那种情况下就该杀了他!那个禽兽早就该死了!死一千次一万次都不够!”

    傅令元岑冷:“你别忘了,她和你不一样。你可以在杀完人之后心中了无痕,她呢?她真的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那对她来讲是一种负担!”

    他承认,如果换成他,他会和庄爻一样第一时间先为她隐瞒,否则在审讯室里时,他就不会删除shì pín。这也是绝大多数rén miàn对此类情况的正常反应,人之常情,无可厚非。

    但他绝对不会如庄爻那般在为她隐瞒之后就此沉默。

    那是在纵容她的逃避!

    根本治标不治本!

    姑且不论眼下被人重新翻出来以此为要挟,最重要的是。她心里的坎永远无法真正跨过!心里的伤永远无法真正愈合!

    庄爻微微怔忡,转瞬,他依然坚持己见:“我当时的做法是最好的选择!”

    傅令元安静一秒,未再就此与他无意义地争论。回归正题:“不要说什么可能不可能了,现在的事实就是,阮春华手里确实握有当年的那份shì pín。”

    “他怎么得到的”庄爻费解。

    林翰出狱之后接触的人有限。当时那阵子走得最近的也就是谭飞了。可明显谭飞并不知,否则以谭飞对阮舒的fù chóu心理,早就该拿出手用了,不大可能留着。

    正忖着,便听傅令元问他确认:“你拿到光碟后,是当场销毁?”

    “不是。”庄爻皱眉。

    他虽未再与林翰联系过,但林翰刚出狱那会儿去林氏办公室招惹过阮舒,那会儿他便调查过林翰出狱后的栖身之所。

    不过也只是为了让自己心里先有个数而已,没有怎样。何况当时林翰已经被搞进戒毒所。

    正因为那回的先有了数,彼时谭家别墅的事情发生后。他才能比jǐng chá省了一点步骤,快一步去到林翰的住所。

    他杀林翰时正处于极度偏激的状态,未曾考虑周全,直接动了手,不仅导致阮舒被怀疑为凶手身陷囫囵,也忘记先问一问林翰把shì pín的母本藏在哪里,便亲自前去林翰所租住的地下室。

    幸而林翰心思不复杂,东西果然就在那儿。他原本以为只有林翰在婚礼上播放的那份她遭到那个禽兽侮辱的内容,却发现还有第二张碟。

    一方面,当时光碟里的内容让他震惊他没想太多,另外一方面,也由于当时时间紧迫他着急离开,他在林翰的电脑上确认过光碟就是他要找的东西之后消除了痕迹就带上光碟匆忙走人。

    “你拿到光碟之后去了哪里?”傅令元又问他确认。

    “卧佛寺。”除了卧佛寺,他并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傅令元的声音顿时隐隐多了一丝冷意,继续问:“去卧佛寺以后,你什么时候销毁的?确认在销毁之前,光碟一直在你那里?”

    哪里察觉不到他问这些的意思,庄爻忽地手脚冰冷,喉咙似被扼住一般,呼吸困难:“不、不会不是的我”

    “回答我,你去卧佛寺以后,什么时候销毁的?确认在销毁之前,光碟一直在你那里?”傅令元语气间的冷意更甚,自听筒清晰地传递。

    庄爻怔怔然:“光碟一直在我手里。我我”

    他完全讲不出话来了。

    他没有办法回答傅令元的问题。

    他确实认为,光碟一直在他手里。这么重要的东西,他自然谨慎保管。但也确实,即便回到卧佛寺。他也没有马上处理,是经过深思熟虑后隔天才下的决定,动手销毁。

    他觉得他没有出纰漏,肯定没有,至今回想起来,他都没察觉任何异常。

    可

    他不禁又在想,他并没有每分每秒盯着光碟、并没有让光碟时时刻刻处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并没有一天到晚呆在他自己的禅房里。

    而卧佛寺是阮春华的地盘。阮春华才是真正最熟悉卧佛寺的人,他搜索不到阮春华的东西,不代表阮春华不知道他藏了什么东西

    还有还有一点那个时候的他,正如闻野所说的,根本很多事情都不清楚。

    不知道一灯就是阮春华对一灯的防范心理完全没有现在重,潜意识里认为卧佛寺是相当安全的地方

    越想。庄爻越瘆。

    所以,是他吗?真的是他吗?

    光碟的内容,是从他这里泄露出去的?

    是他

    庄爻的脸色惨白,脑袋嗡嗡嗡。呼吸彻底凝滞。

    耳中是傅令元的声音:“算了,现在讨论这个意义不大,别浪费时间了。你负责去卧佛寺找东西就对了。我这边马上到目的地。”

    未等庄爻回应,diàn huà就此挂断。

    庄爻则久久呆坐,无法回神。

    顷刻,一旁的二筒问:“林家少爷,我们老大怎么说?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

    庄爻的身体细微一抖,却是答非所问地呢喃:“又是我害了她”

    下一瞬,他遽然痛苦地大声吼叫,边吼着,两只拳头边狠狠地直往方向盘上猛砸,叫人看得心惊。

    这边傅令元在结束通话后摔了shǒu jī。

    shǒu jī是栗青的。

    正在开车的栗青忍不住往后瞥了一眼。看到shǒu jī掉在脚边未有损伤,心里暗暗长松气。

    早早发现老大有摔shǒu jī的习惯,而老大又动不动需要借他的shǒu jī,他便给自己的shǒu jī做了全面的防护

    就是不知道,老大这通diàn huà明明是打去交待任务的,怎么又谈到什么能令他发脾气的事情了?——老大刻意压低了音量,反而叫他好奇了

    收回目光时,顺便觑了眼傅令元。

    侧脸沉默坚硬得如同岩石。

    身影沉峻,像山一样压迫人

    栗青直视回前方。

    傅令元在这时让他靠边停。

    “欸?”栗青疑虑,“老大,还差一小段路。”

    “不用了,我就在这里下车。剩下的路自己走。”薄唇一挑,傅令元说罢便推开车门下车。

    栗青急急跟下去,不放心地最后问他确认:“老大,真的不要我一起随你去?”

    “不用。只能我一个人。”傅令元头也没回,笔直硬朗的背影逐渐消失在浓重的夜色之中。

    浓重的夜色之下,一切都特别寂静。

    小雅心中狐疑得很,因为房间里没有如她所料想的传出动静。

    出来房间反锁了门之后,她未走远,就等着听阮舒和陆少骢苟合的浪、叫。

    她甚至在想,或许可以在他们二人酣战的时候,冒险进去拍他们苟合的zhào piàn或者shì pín,等一会儿傅令元来了,能叫他看个清楚。

    当然,她最希望的是傅令元在阮舒和陆少骢没结束的时候就能来,现场捉歼,才最能刺激到他!

    他能包容阮舒的过去。但能容忍阮舒当着他的面和其他男人翻云覆雨么?

    那样的话,他也太不是男人了。

    不,傅先生还是很男人的,他是她见过的最男人的男人了。

    她本也不想把他的野心在陆少骢跟前挑破的,她那样地爱慕他,那样地为他着想,为他冒着风险当多面间谍。

    医院里,所有人得到陆振华的死讯。都跑去看陆振华的遗体,就她一个人留在手术室外,忽然得到授意去给陆少骢通风报信。虽然未亲眼见到陆振华,但她明白了陆振华原来没死。是陆振华在设局。

    她算是有了陆振华做为新的靠山,余岚应该不能再像从前那般能随便动她。

    便是在那种情况下,她也依旧担心傅令元,怕傅令元没看穿而不小心做错事被陆振华发现他的不忠,故意问傅令元陆振华是不是真的死了(第696章)以提醒他谨慎行事。

    她一心向着他,没想过要背叛他,是真的想当他的女人一直留在他身边邦助他为他筹谋。

    到头来,他却骗了她。非但没阻止余岚杀她,还想借余岚的手灭她的口!

    她怎么能不生气?!

    好!那休怪她无情!让他知道她也不是表面上那么好惹的!

    一个是他的“兄弟”,一个是他最爱的女人,他如果能一怒之下把两人都杀掉。就再好不过的结果了!

    正好,陆少骢也死有余辜!不仅在于陆少骢不久前强歼了她,还有陆振华的账!陆振华利用完她之后将她弃之如敝帚,也和傅令元一样不管她的死活任由余岚派来的人对她下手!

    全部去死!

    可现在,没有动静是怎么回事?

    隔音效果太好了么?

    小雅来回踱步,再三思虑之后,蹑手蹑脚走到门前,将耳朵贴到门上,侧耳凝听。

    片刻后,依然未听到任何动静。

    小雅越发觉得奇怪。

    难道真是隔音效果太好了?

    不对,一开始她就是躲在这门外听里面陆少骢和阮舒对话的。

    那就是阮舒根本不反抗,很配合陆少骢?

    但,在做的过程中不可能也不发出声音。起码不久前陆少骢在强她的时候,就异常兴奋

    越琢磨越不对劲

    壮了壮胆子,小雅决定偷偷瞧一瞧里头的情况。

    顺便也能拍zhào piàn和shì pín。

    提着心,她悄悄打kāi suǒ,开了条门缝。

    一注射器瞬间扎上来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