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5、更喜欢哪一个?-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725、更喜欢哪一个?

    虽然面上她的表情状似无恙,但她的神经整个紧绷,心也提得高高的,眼睛一瞬不眨地盯住门口,既害怕又期盼。紫you阁 om

    出现的是两个陌生的男人,看样子应该是外面的守卫。

    或许是终于听到了这里面的动静,所以进来查看情况。

    而小雅在这时忽地发出刺耳尖利的叫声。

    阮舒条件反射地重新看向她,发现原来是陆少骢从地上坐起,又把小雅的手臂一并给捉住了。

    可其实仅此而已,陆少骢并未对小雅做出任何吓人的举动。

    对比之下,反而是小雅的尖叫吓人——明显是她自己反应过激。

    过激地在那儿边叫边哭道:“小爷,不要找我!我真的很疼!我浑身都是伤!再下去我会死的!小爷你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一个抬手,小雅紧接着向陆少骢指着阮舒:“小爷你用阮xiǎo jiě好不好?阮xiǎo jiě的经验特别丰富!一定更好用!你以前不是喜欢阮xiǎo jiě还追过阮xiǎo jiě么?现在阮xiǎo jiě就在这里!小爷你可以想怎么对她就怎么她!想多久就多久!”

    “而且而且”小雅抽噎,“阮xiǎo jiě她才是傅先生真正爱的女人!傅先生背叛了你,你应该好好惩治他的女人!”

    “最、最好一会儿当着傅先生的面做!那是对傅先生最大的羞辱!也让傅先生深刻体会背叛小爷的下场!”

    这撺掇、怂恿的劲儿,或者她把她自己当作陆少骢的战略军师吧,而实际上她更像一只跳梁小丑。

    阮舒眼神凉凉,唇边勾一丝浅讥。

    陆少骢则好像并没有听进小雅的话,双眸的焦聚微微有些涣散,显得茫然,在小雅话落之后,状况外地发问:“刚刚是谁打我?”

    阮舒挑眉。

    他这是

    趁着小雅还没反应过来,她当先稍抬下巴,示意小雅。回答陆少骢:“雅xiǎo jiě给你打完药,你拉住雅xiǎo jiě不放,雅xiǎo jiě就是像现在这样,担心小爷你对她用强,所以打晕了你。”

    陆少骢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呆,呆呆地问:“真的?元嫂?”

    久违的称呼令阮舒不禁怔了一怔。

    她刚刚也没打他的脑袋他怎么像傻了似的

    倒希望他是真的傻了。

    但阮舒很快揣度,他这估计是方才吸食独品后的迷糊劲还没过去。

    “嗯,真的。少骢。”她点头,也改口相应的对他的称呼。

    小雅目睹着两人间极其友善而熟稔的互动,原本惨白的脸憋得通红:“不是这样的小爷!不是我打的!是阮xiǎo jiě打你的!阮xiǎo jiě反过来诬蔑我的!”

    也挺佩服她的,无论情绪多么起伏,嗓音基本都能保有原本的温柔和娇弱。天生如此吧,天生如此生得一副容易叫男人怜爱的模样。

    阮舒静默地等待陆少骢的下一步反应,再看看如何应对。

    却见陆少骢再一次忽视小雅的话,目光被黏住一般,凝定于门口的方向。

    不同于方才。

    此时阮舒眼皮一跳,像是微妙的某种默契,隐隐感应到什么,蓦然心跳擂鼓,霍地转身。

    某道熟悉的身影,就那么站在那儿。

    高大,挺拔,沉峻。

    如同山一般,给人安定之感。

    阮舒的心也确实因为他的出现而安定下来,擂鼓般的心跳渐渐平复。

    可情绪却没能在瞬间完全收敛。

    她眼里氤氲开来潮意。

    尤其在与他的目光对视上的时候。

    额前的碎发下,他湛黑的眸子深敛,眼神波光明灭,平静之下掩藏着万丈波澜。

    彼此看出内心的动荡。

    阮舒舍不得眨眼。

    “阿元哥”

    陆少骢的叫唤出声,打破了瞬间的静谧。

    最开始先进来的两名手下这才有机会说话:“陆小爷,雅xiǎo jiě,我们刚刚是想通知你们。傅先生已经前来赴约,正在外面接受搜身。”

    搜身阮舒手指轻蜷。

    也就是说,傅令元身、上携带不了任何wǔ qì了

    不过,其实完全在情理之中。

    扫一眼那两名阮春华的手下,阮舒只能乐观地想,阮春华的目的应该在于控制傅令元,不会让傅令元的生命遭到威胁。

    傅令元非常淡定,淡定地迈步入内,然后唤他“少骢”。

    同时,他的目光瞥向小雅,心中恍然了某些事情。

    小雅不自觉瑟缩一下,避开与傅令元的对视。

    方才还在惊恐地要远离陆少骢,此时她主动抓住陆少骢的手臂,藏了半个身体在陆少骢后面,挟着浓重鼻音喏喏低声提醒陆少骢:“小爷,现在傅先生来了,证实了我所说的一切全是真的,傅先生他确实一直都在骗你。”

    陆少骢应声轻闪眸光,双手于身侧逐渐握起,表情亦开始变化。

    却听傅令元道:“走吧,少骢,跟我回家去。”

    陆少骢先是一愣,转瞬阴鸷脸:“你喊错人了吧?”

    站在那儿的阮舒猝不及防被从后面猛一把拉过去。

    “难道不应该是她?”陆少骢咬牙切齿。

    傅令元轻飘飘瞥过阮舒因疼痛而紧蹙的面容,并无任何心疼之色,只在重新看回陆少骢时耸了眉峰:“少骢,我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不是被绑架了?为什么会和小雅在一起?还有这位失踪大半年杳无音讯的阮xiǎo jiě?”

    陆少骢愣怔:“我被绑架?”

    傅令元眉峰耸更高:“我原本以为半路将你截走的人是舅妈。但不久之前,我收到一份shì pín,shì pín里的内容是你昏迷在地上,有人拿着刀要对你动手,我才知道,原来你被绑架。不知道为什么是要求我独自前来。但现在”

    稍加顿住,傅令元转眸看向小雅,眼神颇为复杂:“你没有死?怎么从舅妈手里逃脱的?谁救你的?你现在是和少骢一起被绑匪威胁?”

    语气饱含克制,克制着某种情绪,但依旧没能完全克制住,泄露出了关怀。

    阮舒心弦轻轻地被拨动。

    虽然此时此刻和他连个眼神的交流都没有,但她清楚地知道,他流露出的关怀,是给她的,完全情真意切,绝非在演戏,那么又哪里能叫人看出破绽?

    陆少骢确实没看出任何破绽,已然因为傅令元的话从愣怔转为懵。

    小雅亦是怔忡,反应过来后不免有些着急,把陆少骢的手臂抓得更紧,忙提醒:“小爷,傅先生在耍花招。shì pín是阮xiǎo jiě以前杀死她继父的内容。不是你被绑架。”

    旋即她咬唇看向傅令元,泪珠子说掉就掉了:“傅先生,你不用再白费心机玩把戏了,我已经把我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小爷了。你和阮xiǎo jiě偷、情,你对青门和陆家的野心,还有你对小爷的欺骗。”

    “你早就知道我是夫人安插在你身边的女人,将计就计收下我,用你身为男人的魅力让我喜欢上你。让我误以为你对我是真爱,以此反间了我,让我背地里为你卖命,在夫rén miàn前邦你撒谎为你遮掩。统统一切,小爷都知道了,你再巧言令色,小爷也不会再上你的当、不会再相信你了。”

    傅令元的表情随着小雅的话而越来越复杂,双眸不曾离开过小雅,眼神和表情是同样的复杂。

    菲薄的嘴唇抿着,他沉默了好几秒,才出声:“小雅”

    一句轻唤,yu言又止得十分意味深长。

    他顿住,暂时没了下文,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复睁眼时,像是做了某种决定,重新开口:“好,你无论怎么怨我恨我,都是应该的。我确实为了大局,听从了舅妈的意见,放弃了你。什么理由都辩解不了我对你的辜负。”

    “如果只是你自己为了报复我才说这些话,你说什么我都认,因为本来就是我欠你的。但是——”

    伴随着话锋的转变,傅令元的神情亦沉肃起来:“你告诉我。救你的人究竟是谁?是不是孟副总?舅妈之前处置你,就是因为你曾经被孟副总收买。这回是不是孟副总救下了你?如果真是她救了你,怂恿你变本加厉地挑拨我和少骢的关系,那小雅,你收手吧。”

    阮舒修长的眉尾早已挑起。

    她算是完全明白他的策略了。这番话,他才打了个头,她便将后面猜测了个大概。听完之后,给了她证实。

    适时地。她紧随傅令元之后,恍然大悟接腔:“这么说来,雅xiǎo jiě就是拿我来当挑拨傅堂主和陆小爷之间关系以报复傅堂主的工具。我得自认倒霉,偏偏是傅堂主你的前妻,最适合雅xiǎo jiě利用?”

    “呵呵,”她讥诮,厉色,“傅堂主,你欠我很大一个人情。让我无辜受累。麻烦你以后管好你的下半身,挑女人的时候眼睛摆正一点。今天这种事情,发生一次就够让我恶心的。”

    最后,阮舒偏头看陆少骢:“陆小爷,我不管你们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情感产生纠纷,还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忠义出现问题,全都和我没关系。是不是可以让我先走了?你们三个人该解决什么内部矛盾,爱怎么解决怎么解决。”

    语气虽比方才面对傅令元时稍微客气一些,但依然难掩她的恼怒。包括讲完的时候,她更清冷着表情用力把她自己的手从陆少骢的手中扯回,不轻不重甩手的那一下,微微蕴着一丝忿意。

    而其实,陆少骢拽她的力度早在此过程中松懈了。

    “我没有在挑拨离间!我说的都是事实!救我的不是孟副总!小爷,”小雅提醒陆少骢:“小爷,你不要忘记,你之前和夫人通过diàn huà的?救你的人是夫人找来的邦手。不是绑架,否则夫人怎么可能会不清楚?夫人怎么可能会安心让你呆在这里?”

    傅令元听言也拧着川字眉问陆少骢确认:“少骢,我又糊涂了。到底怎么回事?舅妈找来的邦手?谁?你和舅妈通过diàn huà?舅妈真的知道你在这里?你真的没有被绑架?”

    陆少骢神色闪烁不定,回答不出来,映射了他的内心,在傅令元和小雅两方不同的说辞间摇摆。脑子乱糟糟的,也觉得越来越暴躁。

    傅令元不动声色一敛瞳,提议:“少骢,到底舅妈找的邦手是谁?你现在的情况要真不是被绑架,就和舅妈再通个diàn huà问清楚。”

    陆少骢瞬间望向那两名手下:“shǒu jī!我要给我妈打diàn huà!”

    明知傅令元敢这么说,就是心里有底。阮舒还是不免捏一把汗。

    傅令元现在哪里是心里有底而已?

    说实话,直到进来后发现小雅不仅没死而且身负告知陆少骢真相的重任,他还没有那么大的把握。

    可现在的情况

    呵呵,陆少骢明显不知道余岚的邦手是一灯。估计这是一灯和余岚之间的协定。

    而余岚怎么可能容忍小雅呆在陆少骢身边?她彻彻底底被阮春华蒙在鼓里。

    现在这种时候,阮春华怎么可能让余岚发现她的宝贝儿子被他拿去当棋子用?

    所以,这通diàn huà,陆少骢一定打不了!

    果不其然,手下甲摇头委婉拒绝了:“对不起,陆小爷,为了保证你的安全,不能随意往外打diàn huà。只能等陆夫人主动联系我们。”

    他的理由再合理,只要是不给打,对于陆少骢而言就是有鬼。尤其陆少骢刚开始的时候就觉得有点古里古怪的。

    阴翳布上脸,陆少骢走到两名手下跟前。口吻命令:“把shǒu jī交出来!”

    小雅心里开始有点慌了。她最关心的自然是被余岚知晓她没死。背后那一位说了,他只会救她一次,不会救她第二次。

    她倒是很想直接告诉陆少骢那个邦手到底是谁。

    可

    这些个手下的作用有很多,一是她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调遣他们办事,比如给陆少骢控制手疾的时候;二,他们也确实是守卫,不仅防卫外来人员,还有守住被绑来的阮舒,其实也在看住她和陆少骢;三,便是,她一旦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她就会被他们就地处决

    捺下冲动,小雅只能完成她的本职任务,忙上前试图安抚陆少骢:“小爷,真的不是故意不让你打,你为了你的安全,你现在——”

    话没讲完,她便被陆少骢推开。

    陆少骢的手则已揪住手下甲:“把shǒu jī给我!否则我马上让你去死!”

    自打在泰国佬手里吃过一次亏后,他尽量都会把一柄手术刀随身携带。

    此时他便下意识地想去摸出手术刀,没摸到,才记起他被带来这里之前是在医院,手术刀早就没有在身边了。

    “对不起陆小爷。”手下甲的回话仍然如此。

    陆少骢干脆直接用自己的拳头,一把挥出去。

    可他挥出去的这只手是受伤的那只?哪有什么力气?

    察觉使不上力,陆少骢立刻换手。

    换的那另外一只手刚抬起来,手下甲已然掏出一把刀。

    陆少骢瞬间僵住身体。

    阮舒默默地在心里否认陆少骢不堪一击,否则岂不承认她先前能够顺利zhì fú陆少骢更加地没成就感?

    “对不住了陆小爷。”手下甲致歉,明确道,“只要陆小爷不离开这个房间的范围、不擅自和外面的人联系,其他的事,陆小爷干什么都可以。”

    “小爷,”小雅锲而不舍地来劝慰,“小爷。你真的不用怀疑他们?难道你还不相信夫人么?夫人找来的邦手怎么可能有问题?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处理叛徒!”

    陆少骢打不过手下甲,对付柔弱的小雅却是绰绰有余的,一把抓住她的肩膀:“你跟他们是一伙的!你们把我关在这里想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

    “小、小爷,没有绑架你,我们真的没有绑架你。”小雅被摇得头晕眼花快要散架,坚持把话说完,“小爷,我没有骗你。真的没骗你。”

    陆少骢又想到了什么,即刻松开小雅,转而向傅令元求助:“阿元哥!你不是来救我的吗?快带我出去!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少骢”傅令元面露难色,“外面的人数量有点多,也有wǔ qì,我们徒手想要出去,有点困难。”

    陆少骢愣了一瞬,却是再转回去抓小雅:“你!你和他们是一伙的!你不让他们放我们离开,我现在就弄死你!”

    边说着。边用一只手掐小雅。

    “小、小爷!咳咳咳咳咳——”小雅呼吸困难。

    “少骢,你不要这样,你先松手!”傅令元上前来阻止,手虽然抓住了陆少骢的手,但实际上根本没用太大的力气。

    陆少骢魔怔了一般:“阿元哥!我们拿她当人质或许就可以出去了!她和他们是一伙的!”

    小雅挤出字眼:“小爷,你不要着了傅先生的道!我我你该弄死的不是我,是阮xiǎo jiě,你试试看如果现在去弄死阮xiǎo jiě傅先生会怎么反应!小爷!你不要忘记我们找傅先生的来的目的!咳咳咳!我没有骗你。我真的没骗——咳咳咳咳——”

    傅令元盯着小雅,眸色森冷。

    陆少骢动作未停,好像已经不信小雅的任何一句话,全部屏蔽。

    阮舒倒是早在陆少骢被拒绝与余岚通话之后便退到角落里去,尽量不让自己出现在陆少骢的视线内,把场面全部交给傅令元去控制。因为基本上胜局已定。

    或许在傅令元到的时候,她其实就可以功成身退了——她的男人是最有能耐的,她只要旁观休息,等他带她回家。

    小雅哭得不行,转而向一旁的两名手下求救。

    阮舒以为他们还会像之前一样不掺和,结果这回他们却是拉来了陆少骢,救回小雅一条命。

    眉心蹙起,她心里的预感稍微有点不好,眸光环视整个房间。

    阮春华他现在究竟

    小雅忙不迭在地上滚了两滚,远离陆少骢。

    陆少骢一时之间被按在地上,正在狂发飙:“放开我!你们敢对我动手!我让你们全部去死!”

    傅令元自然得把戏演完。去邦陆少骢解除困境。

    或许因为手下的举动给了她信心,小雅在这时又指挥手下:“去把阮xiǎo jiě抓过来!快抓过来!”

    两名手下便把陆少骢留给傅令元,遵从小雅的命令朝阮舒走来。

    傅令元扭头看了一眼阮舒。

    阮舒赶紧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稍安勿躁,转回眸来自行面对两名手下,自然是反抗。

    可她怎么可能对付得了两个身强力壮的打手?三两下两只手臂便被一左一右束缚住了。

    傅令元已然借机松开陆少骢,希望陆少骢能够去继续掐小雅。

    陆少骢却似比方才平息了情绪。

    小雅因为得以指使得动人反而比先前活跃,不顾自己的狼狈不堪从地上起来,走上前拿过手下甲的刀。对准阮舒:“傅先生,你如果再不肯承认你和阮xiǎo jiě之间的关系,阮xiǎo jiě就真的要受苦了”

    明明是威胁的话,她也依旧温温柔柔。先前她的门牙磕掉了半截,所以不免有些漏风。

    阮舒紧张是比刚刚紧张了点,但不至于害怕。一方面还是那句话,阮春华应该暂时不会让她死。另外,小雅根本拿不稳刀,手都是抖的。

    兀自琢磨的是,现在可以确定,是因为刚刚局面的优势被傅令元给掰过去了,所以开始邦陆少骢和小雅了?

    可阮春华到底想怎样?他到底想看到怎样的结果?是非得陆少骢和傅令元反目他才肯罢休?

    傅令元的猜测和阮舒差不多,眸子在这一瞬间猝然幽黑。

    而小雅正召唤陆少骢:“小爷!你快过来!我们马上能证明傅先生在撒谎!他是为了阮xiǎo jiě而来的!”

    “少骢——”

    “嘘——”

    陆少骢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制止了傅令元的话,马上朝小雅走过去,身形稍有些不稳,显得摇摇晃晃而浑浑噩噩。

    傅令元紧攥拳头,越过陆少骢的背影与阮舒对视,心念电转着在做抉择。

    眼见陆少骢已然走到她们跟前,傅令元出声:“少骢——”

    “我让你不要说话!”陆少骢暴跳如雷,是真的整个人跳脚,吼得脖子上的青筋都冒出来,阴鸷的双眸更是赤红。

    旋即陆少骢快速把小雅手中的刀接到手里,同时把小雅拽到跟前,这才重新面对傅令元:“现在你可以说话了。”

    他的声音恢复如常,脸上是笑着的:“阿元哥,你更喜欢小雅?还是阮xiǎo jiě?”

    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