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6、但是,有个前提-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726、但是,有个前提

    随着讲话,陆少骢的刀尖先朝向小雅,而后朝向阮舒。紫幽阁 ziyouge

    话落之后,刀子又回到小雅这边。

    陆少骢用刀刃在小雅的脸上慢慢轻划。

    小雅瑟瑟发抖,痛哭流涕:“小爷,你不要这样。我说过了我只是傅先生的挡箭牌,只要用阮xiǎo jiě威胁他就能出效果,请你不要吓我。”

    她非常清楚地感觉到陆少骢不是在开玩笑。

    她亦非常清楚等下傅令元肯定会想办法救阮舒而不管她的生死甚至巴不得她就这么死在陆少骢手里!

    急慌慌地,小雅立时想到向那些手下求助:“快拉开小爷!快救我!”

    手下甲却是委婉拒绝:“抱歉,雅xiǎo jiě,是你让我们邦忙抓住阮xiǎo jiě,现在我们正钳制她。没有办法再分出精力。”

    钳制阮舒哪里需要他们两个强壮的大男人一起?

    而且不是还可以把外面的其他手下再找进来?——

    非常明显。他们是在找借口,并不再听小雅的使唤。

    小雅流着眼泪想再求救,陆少骢嫌烦,手上稍加用力。锋利的刀刃便在她的脸颊划出一道口子。

    唰地血就流出来,小雅的惨叫再度刷新她之前的记录。

    “吵死了!给我闭嘴!再出声我直接捅烂你的嘴!”陆少骢威胁。

    小雅一手捂住脸,眼泪混合着血一起淌,一手捂住嘴,压抑地呜咽。

    陆少骢转回去看傅令元,倒是依旧如弟弟一般,只是问出的话令人心惊:“阿元哥,你不心疼小雅嫂子吗?是不是说明,你真正爱的女人,是阮xiǎo jiě?”

    说到最后三个字时,沾了血的刀子自然而然地转向阮舒。

    傅令元黑眸深敛,没有说话。

    原本刚刚已经将陆少骢对他的信任拉回来了。可现在陆少骢的举动让他很没有把握,不确定陆少骢眼下的情绪状态应该是怎样?

    潜意识他还是坚信自己前几年的功夫没有白费,陆少骢对他的信任没那么轻易因为外人的话摧毁,否则方才他也无法一度掰回局面。

    可陆少骢也是个反复无常的人,尤其他患了手疾之后,做的很多事情不就超出了他所能控制的范畴?

    眼前被拿去做赌注的,不是别人,是阮舒

    以致于他更不确定的是,如果他继续维持之前深爱小雅的假象,说他更喜欢小雅,陆少骢会不会直接相信他的话。

    如果陆少骢直接相信他的话,究竟是会放了他爱的女人,还是会伤害他的女人?

    虽然深知阮春华不会让阮舒死,但这关系到阮舒会不会受伤。而受伤的程度分好几种,谁知道阮春华可容忍的底线在哪里?比如小雅现在所遭受的,换作发生在阮舒身、上,阮春华是会纵容陆少骢,还是让手下阻止陆少骢?

    转念这最后一个问题便有dá àn:阮春华恐怕会纵容陆少骢——只要他不和陆少骢反目,阮春华就会以伤害阮舒为代价b他,今晚的时间就会被无限制地拉长,直到得到阮春华想要的结果为止。

    所以,到头来,他根本没有选择,终归要满足阮春华。否则他再怎么绕,只会让阮舒白白受罪。

    他和陆少骢反目之后,阮春华进一步想要干什么?

    他和陆少骢反目,对阮春华又有什么好处?

    目前未可知。

    也只有他做了。才会有dá àn吧

    两三秒钟的时间里,傅令元就这么兜转出决定。

    陆少骢正在这个时候把锋利的刀刃也贴上了阮舒的脸颊。

    刀刃上属于小雅的血沾上去,看起来就像阮舒已经受伤了似的。

    “阿元哥,”陆少骢俨然洞悉傅令元在纠结什么,安抚道,“你不用担心,我们是好兄弟,你爱的女人,我怎么舍得伤害?我只想要你不要骗我,告诉我实话。”

    他挂上笑意,像个孩子,迫切希望大人满足他的好奇心和求知yu:“你真正爱的。到底是小雅,还是阮xiǎo jiě?”

    傅令元瞳孔微微收缩。

    其实已经挺明显可以看出,陆少骢在小雅和阮舒之间已然有了倾向,只是想最终得到他的亲口证实吧

    那么或许就更加不必再撒谎了

    傅令元看了一眼阮舒。

    许久沉默的阮舒明白了他的决定。

    其实傅令元想到的她也差不多都想到了。

    她方才并不去干预傅令元。因为无论傅令元要怎么做她都支持并且努力配合。即便傅令元因为不想遂阮春华的意而以她缺胳膊断腿抑或huǐ róng等等折磨为代价。她也没关系。

    而现在,她要做好准备,与傅令元一起面对接下来的未可知

    “少骢,”傅令元的视线落回陆少骢,开了口,“放开阮xiǎo jiě吧”

    陆少骢的眸光应声轻轻闪烁一下,顿半秒,追问:“为什么?”

    傅令元唇线抿得直直的。

    “阿元哥,你得讲清楚你的意思。”陆少骢继续笑着。

    傅令元湛黑的眸子如深深的潭水,直视陆少骢,沉一口气,终是直白坦诚:“我爱的人是她。”

    阮舒一瞬不眨地留意陆少骢的反应。毕竟刀子还在她脸颊上贴着。

    然,率先出声反应的人是小雅。

    “小爷,你听见没有?”生怕陆少骢没理解过来似的,她急不可耐提醒,“傅先生这就是承认了!承认他一直在欺骗你!他根本从来没把你当兄——”

    话语突兀地戛然,最后一个“弟”字小雅没能出口。

    因为陆少骢戾气深深地一刀子捅进她的嘴里,等于实现了他刚刚对小雅的威胁之语。

    阮舒离得近,看得相当清楚,这一刀捅得很用力很深入,刀尖都从小雅的后脑勺冒出来了。

    小雅倒是没有马上死,于陆少骢松手之后倒在地上,双眼睁着。身体微微抽搐,发出细微的声响。

    阮舒完全是漠然的。

    之前她没有对小雅以牙还牙,不代表她圣母地谅解小雅的所作所为。小雅是自作自受,罪有应得,有什么值得同情的?

    且,从个人私心来讲,小雅知道太多事,必须死。如今死在陆少骢的刀下,倒是挺好的,也不用傅令元亲自处理而脏了手。

    另外,她甚至猜测,阮春华大概也希望看到这种局面,毕竟小雅知道的“太多事”里,还包括了涉及他阮春华的。即便为皮毛,也是不容许的吧?

    没有久盯,阮舒迅速收回视线。亦拢回心思。

    这边陆少骢也未多在意小雅。

    转眸回傅令元时,他浑身的戾气已压下,脸上的笑意比之前浓,语气有些责怪:“阿元哥,你和我妈都太不谨慎了,连个该死的叛徒都没有处理好,最后还得由我来解决。”

    傅令元眉目沉洌,薄唇紧抿。没有说话。

    陆少骢兀自转向阮舒,同样冲她笑,显得特别高兴:“阮xiǎo jiě,我又可以叫回你元嫂了。”

    阮舒稍屏住呼吸。亦沉默——谁知道他这笑容代表着什么?她只觉得,他好像随时会从背后拿出一把刀把她也给捅死。

    当然,暂时没见陆少骢这么做,倒见陆少骢命令钳制着她的那两名手下:“放开元嫂。”

    眸子阴鸷的眯起,他冷笑:“不管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最好识相点,现在放我们三人离开,否则我保证你们的下场会比地上那个女人更惨!”

    堂堂陆小爷的威严又回来了。架势满满,气势汹汹,话撂得狠,仿佛他此时并非处于弱势的一方。

    阮春华的那两名手下竟是当真动了。

    不过不是听从陆少骢的指挥——

    手下乙继续钳制阮舒不放。

    手下甲则走向傅令元。

    停定在傅令元跟前后。他礼貌地略略颔首,道:“傅先生,你和阮xiǎo jiě可以平安无事地离开这里,但是,有个前提。”

    说着,他伸手,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支shǒu qiāng,递向傅令元——“里面有一颗子弹,请杀了陆小爷。”ゲゲ

    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