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7、替补品-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737、替补品

    “可用不着谢,少杰现在是咱们陆家的心脏,做什么都是应该”王雪琴笑得合不拢嘴。

    管家前来通知家庭医生的抵达,是从昨天开始就来给陆振华做量血压等日常检查。

    陆振华从餐桌前起身:“你们可以慢点继续吃。”

    “好的舅舅。”傅令元点头。

    王雪琴殷勤地随陆振华起身:“老爷,我陪着去看看如果医生有吩咐什么,我还能邦老爷你一起记着”

    目送陆振华、王雪琴、海叔三人的身影,傅令元收回视线,与餐桌斜对面的孟欢不期然碰上。

    孟欢正端起果汁要往她自己的杯子里添,顺便抬手问他示意:“傅总也要再来点么?”

    “谢谢孟副总,你自便吧,我够了,不需要。”傅令元道。

    孟欢就只给她自己倒。

    两相无言,以致于一时之间餐桌上只有果汁流入杯子里的些微动静。

    孟欢低垂眼帘,放下壶捧住杯子时,轻轻出声:“陆振华要把少杰送出国……”

    傅令元低头吃着自己盘子里的东西:“舅舅这回是下定了决心要把全部的父爱都给少杰,恭喜孟副总。”

    孟欢重复:“陆振华要把少杰送出国……”

    “国外的教育在某种程度上确实灵活于国内,从小培养陆家的新继承人,孟副总有什么不满?”傅令元狐疑。

    孟欢呡了一口果汁:“我感觉得到,他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慢慢将我和少杰分开……”

    “就算真是这样,以前孟副总不是并不在意和少杰分开?”傅令元放下刀叉,“在陆家,一直以来你的定位就不是倾向少杰的母亲,而是三鑫集团的孟副总。”

    “傅总应该听说过一个历史典故。”

    “请说。”

    孟欢的手指在杯壁上捏得特别紧:“立子杀母。”

    傅令元瞳眸一眯:“孟副总是不是多虑了?”他瞥向她,“你的背后还有卧佛寺,不是么?”

    孟欢侧眸,与他对视上:“傅总,如果卧佛寺是我稳固的依仗,我就不会在这里和你说这些了。”

    “不是稳固的依仗,但仍然是依仗。”傅令元疑虑,“孟副总对自己是不是太低估自己的价值了?”

    孟欢嘲弄:“我本来就是个替补品,低估自己不是应该的?”

    傅令元拿起桌上的毛巾,不疾不徐地擦手:“你因何成为替补品?”

    “想套知我为什么甘愿来陆振华身边?”孟欢这次将讥嘲给了他,“傅总,我们一码事归一码事。”

    “没有一码事,怎么换另外一码事?”傅令元反唇相讥,“孟副总刚刚那番讲话,难道不是在向我寻求邦助?”

    孟欢似笑非笑:“比起我那不值得一提的故事,傅总难道不是应该对神秘的三号最感兴趣?”

    傅令元的眸色猝然一深:“你知道三号是谁?”

    转瞬他洞悉她的神情,冷哼:“孟副总骗人的手段尚有待提高。”

    挪开椅子,他从餐桌前站起身:“孟副总慢慢吃,我先进去了。”

    孟欢淡淡道:“我是暂时还不知道三号是谁,但我有关于三号的线索。”

    傅令元驻足,回头看了她一眼:“孟副总,我是感兴趣,可也不是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