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5、自助者,天助之-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745、自助者,天助之

    阮春华却仍旧没有半丝要回来的迹象。

    她本就是强行闷着自己的,耐心有限,又多等了半个小时,差不多消耗光,忍不住蹭地一下站起身。

    早已从闻野的禅房回来的庄爻见她越来越焦躁,主动提出再跑一趟。

    阮舒怕他又和之前一样不仅得白跑一趟而且得白白挨顿揍,拦下了他:“不用,再等等。”

    嘴上这么说,她却是往门外迈,站在廊上眺望,手指头禁不住蜷缩,心中恨恨地念叨着阮春华的名字,就差诅咒了。

    最后之所以没有诅咒他的原因还是在于,她眼下还指望着他能对此次危机施以援手。

    站片刻,阮舒转悠着心思,最终回了屋,坐回原位,深呼吸一口气,从那已经凉了的壶里给自己倒了杯茶,并且开始吃碟子里的素饼,显得比方才悠哉很多。

    庄爻和二筒对视一眼,不明白她这是怎么了。

    阮舒在这时唤了庄爻:“林璞,陪我下几盘棋打发时间。”

    庄爻怔了怔,没多问,坐到她的对面。

    阮舒抓起黑子率先落棋,特别随性。

    庄爻在自己落完第四子,看见阮舒从棋盘上收回她的四颗黑子,才明白过来,她和他下的是不是围棋,是五子棋

    阮舒察觉他的无语,细长的眼尾挑了一下:“怎么?下五子棋太小儿科了?”

    “不是。”庄爻笑笑,“姐喜欢玩什么都可以。我奉陪到底。”

    “那你小心点了,我下五子棋相当拿手。”勾着唇,阮舒取走了棋盘上他的一颗白子,然后又开始新一轮的落子。

    面甸工厂。

    陈青洲和荣一聊起了晏西,聊起了他消失的这大半年的生活点滴。

    荣一听得又是半笑半哭,嘴里不停感慨:“真好二爷过得真好”

    感慨着,顺势便憧憬起来:“二爷儿女成双,等大xiǎo jiě以后也生了小少爷,强子少爷再找个好姑娘,咱们陈家就人丁兴旺了,一大家子人团团圆圆,陈爷和荣叔在天上一定会笑出花来的。”

    陈青洲嘴角挂着的淡笑一直都收不起来。

    荣一则陷入一阵沉湎,粗犷的面容亦收不起来难得的柔色:“二爷,我最怀念的,还是曾经陪在你身边在外东奔西走的那十年。”

    紧接着他话锋一转:“但那样的十年,二爷经历过一次,已经太多了。永远不希望再有那样的日子。”

    “嗯,那样的日子已经结束了,不会再有了。”陈青洲嘲弄,“谁愿意再来一次呢”

    “能和二爷一通畅聊,我没有遗憾了。”荣一口吻充满感恩。

    陈青洲和曾经的七次危难一样,安抚:“你不会有事的,我们会一起离开这里。”

    “那当然,我还没见到小少爷亲眼验证他和二爷您的父子脸,还要陪着二爷等晏嘉小xiǎo jiě出声,以后还要陪大xiǎo jiě待产,邦大xiǎo jiě带孩子,给小少爷和小xiǎo jiě们当玩伴。”荣一笑着流眼泪。

    稍加一顿,荣一用他肿得已经快要睁不开的眼睛注视陈青洲,满是洞悉:“二爷,你还有什么话要交待给我的,尽管说吧,不要觉得难开口。”

    陈青洲焦聚一凝,与他四目对视上,充满愧疚:“荣一”

    几局下来,庄爻见识到了,阮舒自称的“拿手”没有半点虚言,他节节落败。

    姐弟俩就这么玩着,仿佛忘记了正事一般。

    直到不知从哪儿传出鸡鸣,阮舒将手边原本只留了一条缝的窗户全部敞开。

    远方露出了蒙蒙灰白,群山的轮廓比之前显现,萦绕山间的烟气渺渺。

    美景如画,以窗为框。

    阮春华可真会享受

    阮舒一瞬不眨地盯着,一夜没睡,眼睛多少有些酸涩。

    “几点了?”她语调无波。

    刚出声,寺里浑厚的钟声堪堪悠远的传响。

    庄爻邦忙回答:“五点。”

    不同的寺庙,晨钟的时间不一样。卧佛寺则春夏秋冬四季也不相同。这晨钟其实唤的也并非寺里的僧人,因为寺中僧人一般三点半就打板起床、起香坐禅。

    庄爻没出口的是,晨钟过后不久就该到早课的时间了,一灯却还不来?那么还会来么?

    阮舒听言眸光轻闪,手指蜷缩,舒展,又蜷缩,再舒展。

    最后沉一口气,只道:“好”

    隐忍下火气,隐忍下无奈,隐忍下躁动。

    阮春华越让她等,她越不能显露出焦急去给他看笑话、给他瞧不起。所以她假装耐心,假装悠哉,假装无所谓。

    但阮春华终归不是闻野,不是和他反着干,他就会被激出来的。

    他到底想怎么?!

    他到底要磨她到什么时候?!

    近五个小时了!还不够么?!

    阮舒抬手捂住额头,闭上眼睛,试图缓解酸涩之感。

    酸涩却好像从眼睛跑到了鼻子。

    她暗暗调整呼吸。

    耳边捕捉到庄爻起身的动静。

    阮舒猜到他想干什么,睁开眼,再次叫住他:“不用去。没用的。只能等到他自己想来的时候,自然就会来。否则怎样都不会有结果。”

    庄爻咬牙,恨恨往半空中猛地挥出一拳。

    守在门外的二筒在这时快速入内低声汇报:“阮总,我看见有和尚往这边过来了。”

    阮舒顿时震起精神。

    不多时果然有一位小沙弥走了进来,礼貌地双手合十行礼问候:“女施主,早上好。”

    阮舒没说话。

    以前她虽不信佛,但会尊重。

    自打知道了一灯和阮春华是同一个人,她就不再打算对寺里的任何一个和尚客气了。夜里来时她就已经这般,现在表现得更加明显。

    小沙弥或许未在意,或许未察觉,行完礼后继续说着自己的话:“因为法事临时被延长,刚刚才结束,大师现在才得空。女施主等了一夜,是否需要先去歇息或者洗漱?”

    这是废话吗?前一句才说一灯终于有空了,她现在还跑去歇息或者洗漱?阮舒黑着眼珠子:“大师人在哪里?”

    不是有空了?还不回来禅房?大师为了做法事不也熬了一夜?不需要也歇息一会儿或者洗个漱?

    小沙弥告知:“大师正准备进食早饭。”

    阮舒起身:“我也饿了,正好可以一边品尝斋菜一边与大师讨教佛理。大师之前邀请过我的,想来会非常欢迎我。”

    没撒谎,确实邀请过,就是之前碰上余岚也在这里时。

    小沙弥点头:“女施主请跟随小僧来。”

    终于阮舒未耽搁,携上庄爻和二筒一同前往。

    抵达吃斋的禅房门口时,小沙弥将庄爻和二筒拦住了。

    庄爻和二筒自然不愿意离开她左右。

    阮舒心底已经焦躁得不行,没想再把时间浪费在这种细节上:“不用争执了,我不会有事的,你们留在外面就可以了,也顺便去吃个早餐,不要饿到了。”

    说完不等他们的反应,她兀自入内。

    和上一回她与余岚等人吃斋的禅房一模一样的布局第368章。

    房内只有一个人,一袭明huáng sè的袈裟,姿态端正坐于桌前,此时正以双手合掌的姿势对着他跟前的一份斋食作礼。

    这礼阮舒自然也记得,那回吃斋她不也跟着做过一遍?

    阮舒站定在那儿不动,看他的装模作样,映衬着他身后桌上的那尊笑口敞开的佛像,真真格外嘲讽。

    不多时,一灯结束斋前礼,睁开眼,表情少了方才的肃穆,恢复为以往的慈眉善目。

    “女施主,好久不见。”问候着,他极其礼貌地自桌前起身,向她单手行礼。

    他既不要继续扮演一灯大师,阮舒便陪着他演,淡声反问候:“大师别来无恙?”

    一灯长须笑:“多谢女施主对老僧的记挂,老僧几十年如一日。”

    戴着假miàn jù,连胡子和眉毛都不需要修剪,自然几十年如一日。阮舒腹诽冷笑,面上依旧淡然:“大师无恙,是众生之福。”

    一灯似恍然未察她的嘲讽,顺着她的话与她探讨起佛法,纠正她道:“众生之福乃超脱苦海皆入极乐。”

    阮舒走近他一步:“正好,我今天前来会见大师,就是希望大师能助我超脱。”

    一灯先致歉:“让女施主久等,是为老僧之过。”然后关切,“女施主有何烦恼?老僧洗耳恭听,若有能力为女施主指点上一二,是老僧之荣幸。”

    “大师那么有能耐,一定能邦到我。”阮舒再走近他一步,注视着他被眉毛遮挡住眼神的双眸,清冽着嗓音启唇,“我丈夫近日身陷囫囵,恳请大师算上一卦,是否能够有惊无险?”

    “噢?”一灯大师捋了捋长须,“请问女施主丈夫的姓名?”

    “傅令元。”

    “请问女施主丈夫今年贵庚?”

    “八月的生日还没到。三十二。”阮舒微抿唇,想起当初姻缘树下与一灯初遇第146章,一灯邦他们写红绸时,问的也差不多是这两句话。

    一灯听完之后,端一脸的凝色,右手抬于半空之中,大拇指分别和其余四根手指来回地点触,嘴里念念有词。

    阮舒心下甚觉可笑,难得地认同闻野,面前这个老和尚果然是个神棍。

    很快一灯停止了他的算命之法,脸上的凝色已消散,捋着长须笑笑:“女施主的丈夫天赦入命,命主往往遇难呈祥,必能逢凶化吉,女施主不必过于忧虑。”

    他这是愿意出手邦傅令元一把的意思了?阮舒长长松半口气。

    其实她事先揣度过,阮春华多半会答应。毕竟他才刚把傅令元拉上卧佛寺的大船,尚未利用起来傅令元的价值,为了不浪费他自己的心血,他也不会让傅令元在陆振华身边就此r,甚至可以说,傅令元比阮春华自己收养的那三个孩子的利用价值都要大。

    眼下的结果完全未脱离她的猜测,只是比她想象中的要快很多,她原本以为多少得和他磨上一阵嘴皮子。

    转念阮舒又否决不对,并没有比想象中的要快,她被磨的不是嘴皮子,而是时间!

    五个小时的等待!

    终于得到他的一锤定音,让她悬着的心落下。

    定了定神,阮舒赶忙接着问:“不知大师是否可知具体如何逢凶化吉?”

    一灯反问:“凡事七分尽人事,三分听天命。不知女施主是否已尽人事?”

    阮舒心头微动,将她的打算道出:“祸水东引,可算人事?”

    一灯明显已猜到她会如何作答,一脸洞悉的笑意,捋着长须道:“女施主既已尽人事,老僧便邦女施主在佛主前求一次天命。”

    他真是好说话得让阮舒有些难以置信,或许她不仅没有高估傅令元在阮春华眼中的价值,反而低估了。

    本还想问问他具体会用什么办法暂时把控闻野不会跑出来捣乱以及是不是需要商讨一下如何让陆振华更加信服一切为“s”所为在这件事上,他们是暂时的盟友。

    便听一灯率先道别:“女施主,寺里早课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老僧得过去了。女施主慢用早餐。改日再见。”

    阮舒怔了一怔,忙不迭叫住他:“大师稍等!”

    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她等了五个小时,可不单单是为了傅令元而已!傅令元的是她是有一定把握的,重点在于“大师,我哥哥同样身陷囫囵,大师能否也给他算上一卦?”

    一灯驻足,脸上的蔼色依旧,却是婉拒:“女施主,老僧每月只算一卦。”

    这个dá àn,其实仍在阮舒的预期之内,毕竟陈青洲的死活与阮春华毫无干系,阮春华没有理由救陈青洲。

    但真的听到阮春华不愿意邦,阮舒心里还是难受得硌了一下。

    敛住心神,她忙不迭劝道:“刚刚大师不是还说众生之福乃超脱苦海皆入极乐?佛主普度众生,该一视同仁,每天那么多香客,难道佛主也戴着有色眼镜来挑选信众?”

    一灯慈眉善目的神情不改,似十分有耐性:“女施主,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但因妄想执著,不能证得。之所以并非每个人皆能得救,关键不在佛主偏心,而在不懂自渡之人,佛主也无法。有道是自助者,天助之,便是同理。”

    什么鬼?!这种时候还给她整满口的佛法?!阮舒只觉得烦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