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6、佛不渡人人自渡-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746、佛不渡人人自渡

    在此之前,撇开算命的两次不谈,一灯与她探讨过两次佛法。

    第一次是她来卧佛寺撤庄佩妤为她点的长明灯第367章,围绕执念不执念的问题,彼时她的执念落于庄佩妤。

    第二次是她即将从海城离开前往江城第425章,由低眉菩萨和怒目金刚展开至爱恨的问题,彼时她的爱恨落于傅令元。

    她竟然都认认真真地听,而且认认真真地答,如今回想起来,真真可笑至极。或许不仅仅她自己觉得自己可笑,他更是抱着戏弄的心理来与她交谈的。

    今次呢?她都已经非常清楚他是个冒牌和尚是个老神棍,怎么还可能傻傻地听他讲这些!

    什么妄想执著自渡自助的?!

    “我不明白大师的意思。”阮舒冷脸。

    请说人话!

    一灯却还在笑眯眯地继续大道理:“生与灭,来与去,一与异,常与断,此八戏论于金刚经中又可概括为四相: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着相,即为执著。”

    “执著归属所知障,有别于此前与女施主探讨过的贪嗔痴等执念第367章,其属烦恼障。女施主还年轻,现在不明白没关系,终有一天会参悟:众生皆苦,万相本无,凡有所相,皆为虚妄。”

    阮舒:“”

    见一灯已然接着他之前的步子往外走,甚至马上就要迈出门槛了。

    阮舒一咬牙,不再配合他的半遮半掩,直接把一切搬到明面上:“阮春华,不用拿佛主当借口。我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和你谈条件的。你有什么要求,先提出来看看。”

    外面的庄爻模模糊糊听到她对一灯的直呼其名,心头一紧,生怕她出事,让二筒zhì fú同在外面的那个小沙弥,他自己拔腿就往里头冲,冲到阮舒身边:“姐!”

    会意庄爻蕴满关切的眼神,阮舒轻轻拍了拍庄爻的手背以示安抚。

    没关系的,他们已经知晓如今的一灯就是阮春华这件事,她其实一直都在怀疑,一灯是否真的毫无察觉?

    她眼下虽然先把这件事亮开了底牌,给予了一灯以确认,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对一灯也算是间接的威胁。

    当然,她敢这么做,是因为她自信她目前对一灯的利用价值,足够分量让一灯暂时不会动她。

    更何况,她所承载的不止她一个人的利用价值,还有傅令元的她和傅令元是一体的。他如果动她,他所拿捏住的所谓傅令元的把柄,难道还能掣肘住傅令元?他该明白,傅令元最大的软肋不是任何其他东西,而是她!

    所以追根究底,她的勇气和她的依仗,全部来源于傅令元!

    阮舒反而担心庄爻,庄爻不该冒冒然进来的。

    她用眼神示意庄爻重新出去。

    庄爻用眼神回复她:“都已经进来了,而且一灯也没有再赶他,无所谓了。”

    阮舒深深蹙起眉,转回眸去看一灯的反应。

    一灯已然又驻足,并未转回身,只是侧了个头,眼神和表情均和之前毫无差异,语气亦如是:“女施主,老僧再不过去,就真要在早课上迟到了。”

    然后还是跨出了门槛,好像世界末日都阻挡不了他那颗要去给僧徒们授课的心。

    阮舒本就抱着一半赌博的心理,此时见他如此,拿不准是不是她方才的暗藏威胁的话语适得其反,不免焦虑,焦虑地追出门外:“陈家的产业全部都给你,行不行?”

    她怕他瞧不上,忙补充:“陆振华看中的是陈家的独品生意,其实陈家其他的隐藏产业加起来的价值并不比独品生意而且以后只会经营得越来越好。”

    “庄家如今已经算在你的掌控之中,三鑫集团和青门不久之后应该也能成为你的囊中之物,现在再加一个陈家,虽然不算如虎添翼,但我相信,救陈青洲对你而言只是顺手之举。顺手之举就能白白再得一整个陈家,聊胜于无,不是么?”

    手指轻蜷,她非常紧张,紧张一灯接下来的反应。

    来的路上她一直在考虑,除了这个,她已经找不出其他有价值的东西能拿来和他做交易。那些是陈青洲十年来的心血,她邦陈青洲做了主,想来陈青洲也不会介意,毕竟能换回来他的一条命。

    一灯侧眸,笑眼眯眯,问:“女施主为何认为只是顺手之举?”

    “大师明明知道的。”阮舒直视他。没有其他人,能出手的之后假借“s”指明的阮春华,既能助傅令元一臂之力,应该也能救出陈青洲,一灯埋在青门里的人,应该有不少。

    或者他手底下派几个人也可以,比如那天在城中村手下甲差不多的人。反正就算被陆振华察觉,背锅的也是“s”。

    微抿一下唇,阮舒接着道:“终归是要祸水东引,那就将其作用发挥得更大、更广、更全面。”

    稍加一顿,她追加道:“如果大师这边没有办法,我唯一剩下的一条路,就是从庄家搬救兵。”

    她要是真从庄家搬救兵,就得顶着被陆振华发现庄家和陈家有关联的风险。而陆振华必然会探究,阮春华为了遮掩,就算不情愿,也终归得出手。

    所以阮舒追加的这一句,其实就是在提醒他,他不邦也得邦,与其最后被动,不如现在主动答应,不仅能提前得当部属全面掌控,还能免费吃到陈家这块半肥不瘦的肉。

    一灯却好像直接忽略掉她最后的话,只接腔她前面的回答:“女施主,其实你今天该来的不是卧佛寺,该求的不是佛主,而是祸水东引所引向的那一位。”

    闻野?阮舒怔忡。

    她当然清楚,整件事最大的难度在于让“s”不要在这种时候出来捣乱。这不就是她来找阮春华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阮春华现在的意思是反而要她自己直接去求闻野?

    怎么可能?

    先不说她愿意不愿意去求,就算她真去求了,她也没东西能拿出来和闻野做交易,何况,这是让闻野去背黑锅,还是给傅令元背黑锅。现在的他恐怕巴不得在陆振华的跟前揭穿傅令元。

    又新跑过来两位沙弥,提醒一灯那边大殿里的人都在等着他去上早课。一灯第三次向阮舒告辞:“女施主,老僧能力有限,可以解答的,已为女施主解答,佛不渡人人自渡,女施主的选择才是破局的最关键之解。”

    别具深意的最后,一灯双手合十,郑重行礼,拉着长长的尾音:“阿弥陀佛”

    “大师!”阮舒怎么可能甘心?还想拦住他。

    两位沙弥显然都是有身手的,邦一灯挡了她。

    庄爻和二筒皆出手,一人对付一个,和两位沙弥打了起来。

    阮舒趁隙想要继续追。

    却是又来了三个沙弥,其中带头的那位,阮舒辨认出,正是前两日在城中村的那位手下甲。

    “女施主,”转变为沙弥甲的手下甲亦随着眼下的环境而更改了对她的称呼,劝道,“请女施主不要扰乱寺内的正常秩序。女施主可能会用到的东西,小僧已为女施主准备好。”

    阮舒眼睁睁地目送一灯明huáng sè的衣角消失在过道的尽头,才钝钝地凝睛回眼前。

    她可能会用到的东西?

    是指能够拿来栽赃闻野的“s”专用的炸弹?

    沙弥甲提醒:“女施主,天亮了,前来卧佛寺的香客越来越多,这里不适合女施主久呆,请女施主回避。”

    庄爻和二筒均已停止与那两位沙弥的打斗,回到阮舒的身边,等待阮舒的吩咐。

    阮舒还能有什么吩咐?先带两人回避回去了那个小院落。

    回避回去了之后发现,院子里多了两个木xiāng zǐ。

    庄爻忙不迭上前查看,扭过头告知阮舒:“姐,是炸弹和烟雾弹。”并且补充,“这些炸弹和前两天炸jǐng chá用的炸弹应该都是根据闻野常用的炸弹成分仿做的,不是闻野的。闻野不可能留库存在卧佛寺里的,而且还这么多。”

    阮舒瞳仁微缩,基本确认,阮春华在与她见面之前,得知傅令元在陆家的状况之后,其实已经和她想到一块去了,也打算拿“s”出来顶锅,所以当时只问了她想法,尔后根本没和她商量祸水东引的具体办法。

    现在把炸弹和烟雾弹给了她,是让她去自由发挥?

    他呢?他会在背后暗中纵些什么才能拿捏住闻野?同时让陆振华更加信服一切都是“s”所为?

    shǒu jī里分别有来自栗青和九思的未接diàn huà以及未读消息,估计都在焦虑她为何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下一步的指示。

    阮舒看着眼前的炸弹,好一阵沉默。

    庄爻从旁提醒她:“姐,我马上去把这些东西装车,我们抓紧时间送去让陆家的私人飞机运到滇缅给九思!”

    “嗯”阮舒怔怔点头。

    庄爻和二筒协力开始抬xiāng zǐ。

    阮舒择着阶梯直接往地上坐,盯着院子里照壁上的那个褪了色的大大的“佛”字发呆。

    顷刻,她双手抱住自己的膝盖,埋了脸。

    搬完炸弹的庄爻回来找她,急忙要拉她起来:“姐?”

    “我没事”阮舒抬头,捋了一下头发。

    庄爻深知她发愁的是没和阮春华谈拢救陈青洲一事。

    阮舒一只手抚住额头撑在膝盖上,问庄爻:“夜里不是交待过你调派一部分庄家家奴前往滇缅地区待命?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吧?”

    庄爻刚刚听到了她和一灯的对话,猜到她要干什么:“姐,如果以暴露庄家的插手为代价b阮春华出手救陈青洲,也等于你得承担被陆振华发现的风险。”

    言语间透露出,他不赞同她的做法。

    “没关系,不会的。”阮舒平平静静安抚,“阮春华会及时出手的,他不会让我承担风险的。我有风险就等于他有风险。这局博弈,我的优势比他大。”

    庄爻默了默,想再劝一劝:“姐,要不我们”

    “要不我们怎样?!”阮舒的嗓音忽地拔高,爆发情绪似的吼,“还有其他办法吗?!难道要我放弃救陈青洲?!还是接受阮春华的建议去求闻野?!怎么可能?!”

    被打断话的庄爻蹲在她跟前,先安静地看着她不说话,然后道歉:“对不起,姐。”

    阮舒同时也正道歉:“抱歉,我不是故意吼你的。”

    庄爻站起身:“我现在去联系庄家家奴,照姐的吩咐办。”

    “好,谢谢。”阮舒深深沉气,竭力平复自己的情绪。

    庄爻却是很快回来,皱眉道:“姐,庄家的二叔公来diàn huà,想问说你不是已经不在滇缅?为什么还要找那么多人去滇缅?他说庄家一直很低调,如果没有必要,不要在外面招惹不必要的麻烦,否则他要和族里的其他老人行驶权力制止家主的荒唐行为。”

    阮舒的火气隐隐又有重燃的趋势这是阮春华耍手段往庄家族亲里给她施加压力了?!

    攥了攥拳头,阮舒向庄爻伸手:“好,你打回给二叔公,我来和二叔公说。”

    沙弥甲在这时来了院子里:“女施主,有一个消息或许你应该听一听。”

    阮舒清冷着脸,轻飘飘地瞥他一眼,并未表现出兴趣,让庄爻别理会他,该打diàn huà打diàn huà。

    沙弥甲却还是告知:“s现在在滇缅。”

    阮舒和庄爻顿时皆怔忡。

    滇缅边境。

    吕品停稳了车,告诉后座里正在睡觉的人:“bss,我们到了。”头两秒,闻野没动静。

    第三秒,闻野才极其不耐烦地把原本盖在脸上用作遮光的帽子拿开,斜着眼睛往车窗外,盯着路边的建筑问:“这是哪里?”

    “酒店”两个字不是非常明显么腹诽归腹诽,吕品的脸上摆着十分热切的笑容:“bss,这个镇比较落后,这家已经是全镇最贵最豪华最上档次的地方了。”

    “我知道很难为bss,但也只能请bsss屈尊降贵将就一下,如果动作快,可能我们今晚都不需要在这里过夜,可以直接去市里。”

    “什么穷乡僻壤鸟不拉屎的破地方。”闻野发脾气,踹了一脚吕品所在的前座,命令,“开车!”

    吕品以为他想换酒店,为难:“bss,这里真的已经是最”

    “我指的是这个吗?”闻野的脾气越发大,“不是说那个女人被他们陈家下属困在这里?赶紧去先把她找出来,这里也不用住了!和乞丐窝有什么区别?!”

    吕品:“”

    很想告诉他,这里和乞丐窝的区别还是蛮大的

    咽下话,他关心道:“可是bss,我们赶了好几个小时的路,你也还需要换药。”

    末尾一句是硬着头皮提醒的,因为在滇越受的伤,是bss的耻辱,也是bss这些天来脾气稳定维持在糟糕状态的原因。

    觑着后视镜,他如预料地看到了闻野臭到几乎可以招来苍蝇的脸。

    因为内心情绪的起伏,他浑身的肌肉紧绷,以致于牵动了尚未痊愈的枪伤伤口,引来一阵疼痛。

    越感觉到疼痛,他的脸便越臭上两分,下意识地抬手轻触手臂上的那个口子。

    “换什么换?我有那么弱?少换一次会死?还一定要在酒店里才能换?”闻野连发炮珠地反问,句句都是浓重的嘲讽,然后臭脸上多了一丝阴冷,有了新的主意,“等把那个女人捉住,让她邦我换药!给姓傅好好瞧一瞧,那个女人是怎么伺候我的!”

    吕品默默的,不说话。

    闻野自顾自还在咬牙:“那个女人的眼睛真是被屎糊了。嘁,现在心里估计还在指望着姓傅的会来救她。我就等着看,她怎么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吕品依旧默默的,不说话,只是把车子重新启动。

    闻野回过头来问:“搞清楚她现在在哪里没有?”

    吕品:“回bss,没有,只知道他们陈家的那个村寨前天凌晨莫名着火,烧了个精光。我们现在先去那里看看,或许会有线索。”

    闻野眯眸:“你的办事能力越来越不行了。”

    “对不起,bss”吕品有些灰溜。

    “老秃驴那边现在什么情况?”闻野又问,“还有那个假脸鬼?”

    “回bss,我们先过来的人在这附近发现了庄家的家奴,应该是在找阮xiǎo jiě。庄爻的情况暂时不清楚。”吕品深表惭愧,“对不住bss,这次我们比原定行程在樾南多停留了几天,卧佛寺那边的消息有些不通畅。”

    闻野皱眉,倒没有再多加怪责吕品,因为那一句“在樾南多停留了几天”,又叫他记起那几天的奇耻大辱,心中熊熊燃烧的全是要将傅令元吞噬的火焰:“抓紧时间了!赶在老秃驴之前找到那个女人。这回一定要让那个女人永远都回不去!看姓傅的能怎样!”

    “好的bss!”吕品应承着,从后视镜里瞥了他一眼,旋即看回前方,加快了车速。

    卧佛寺。

    “他怎么会跑去滇缅?什么时候去的?”庄爻率先发问,挟裹满满的错愕,旋即狐疑,是因为他最近恰好在着手筹备把生意转移往东南亚的缘故?

    可是不对。不是说他刚在傅令元手里吃了亏?在滇越地带受了伤?照正常逻辑,他现在肯定一心想着怎么向傅令元报仇,难道不是该回来海城大闹一场?

    而且怎么就恰好是滇缅?

    沙弥甲自然没有回答庄爻的问题,只看着阮舒,道:“女施主,我们大师算的卦一向准,女施主想要的祸水东引,一定能够坐实。”

    阮舒怔怔立于原地,猜测:“是你们把他弄去滇缅的?”

    沙弥甲默认。

    “你们怎么办到的?”庄爻追问。

    沙弥甲不予回答。

    阮舒关心的是,她最不希望闻野在这种时候出现来搞破坏,怎么偏偏阮春华还招他现身了?而且听阮春华的意思好像并不担心闻野的现身会坑害到傅令元在陆振华身边的安全,还觉得能邦到傅令元?

    是因为,把闻野搞去了滇缅?本人亲自出现,比他的炸弹还要有用,所以坐实祸水东引?

    脑筋绕了一下,也回到庄爻的那个问题“你们怎么办到的?”

    还有进一步的问题“他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你们怎么能保证他会入套而不是会砸场?”

    她开始有点怀疑,阮春华是不是真的会邦傅令元?

    把闻野给引出来,分明更加复杂了不是么?

    但听沙弥甲重新强调一遍:“女施主,大师算过的卦,不会出错的。”

    意思是,傅令元确实会有惊无险相安无事?阮舒自行翻译。

    而沙弥甲紧接着的一句话是:“卦不会出错,事则在人为。此关键之人,便是女施主。包括女施主求而不得的第二卦,或许也能自解。”

    阮舒顿半秒,反应过来其中意思,脸色蓦然难看:“你们还是要我出面去求闻野?”

    阮春华自己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住闻野,所以把她给拉出来?可他会不会太看得起她?如果他作为一手养大闻野的人都无法,她怎么可能能说服闻野?

    不,不对,阮舒不相信阮春华会不靠谱地把一切赌在她身、上。

    不行不行,她懵了,她混乱了,阮春华究竟要干什么?!

    “他究竟要干什么?!”庄爻问出了这句话,冲到沙弥甲的跟前,揪住他的僧袍。

    沙弥表示无奈,脸上分明写着:“我只是个传话的人而已”

    “他什么时候结束早课?我要再和他面谈。”阮舒眼眸锐利。

    沙弥甲却似好意般提醒:“女施主,你真正应该谈话的对象不是大师。”

    阮舒觉得自己的指甲都要把手心抠出口子出来:“那现在是要怎么联系到闻野?!”

    陆宅。

    陆振华早早便醒过来,怎么都无法再入眠了。

    身旁的孟欢倒是还睡着。

    只不过陆振华刚坐起,还没下床,孟欢突然睁开了眼睛。

    “吵到你了?”他问,稍携歉意。

    孟欢摇摇头:“不是。”

    旋即解释:“是我自己做噩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