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7、诈-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747、诈

    “什么噩梦?”陆振华自然而然要关心,俯下身子搂住她。

    近距离地四目相对,孟欢凝定他,想着他再不显老,也终究难敌岁月在他的面容上悄无声息地爬过些许痕迹。

    抬手,她摸上陆振华的脸:“梦见我和少杰分开了……”

    “你又胡思乱想了。”陆振华皱眉,隼眸深邃,“如果是因为我要安排少杰出国的事,那也不会是现在马上就办,起码等到少杰过完周岁的。”

    孟欢靠入他的怀中,令他看不到她的具体表情:“嗯,我知道。说了只是做梦……”

    但听陆振华问:“如果你真的不放心少杰,你就当全职妈妈,明年和他一起出去?”

    孟欢从他怀中抬头:“我要是真愿意去,陆爷你愿意让我跟去?”

    “那当然。”陆振华一副十分开明的神色,“你难得越来越有做母亲的样子,我当然支持你。我就每个星期多跑几趟美国去和你们母子俩团聚。”

    孟欢沉默住,两只手在他的身前轻轻绞着他的睡衣衣领,不瞬叹气:“那样陆爷太辛苦了……”

    陆振华有些失望:“我以为你应该更担心,你跑去照顾少杰,我的身边少了一位得力助手,再去物色新人,也和你以前一样是位年轻漂亮又能干的女mì shū。”

    “会有那么多年轻漂亮又能干的女mì shū?”孟欢反问。

    陆振华倒是笑了,掌心摸着她的背:“你啊你,是啊是啊,找不到第二个了。现在流行怎么说来着?对了,世间难得一个你。”

    孟欢似和他较真起来:“陆爷真的想再添一位女mì shū?”

    间接地俨如在问:“陆爷真的想再添一位新姨太?”

    陆振华的手在被子底下伸到她的肚子上,身子朝孟欢压下去:“我挺想再给少杰再添一个弟弟。”

    孟欢推开他,拒绝:“我有少杰一个就够了。”

    “你不是不舍得少杰?”陆振华提议道,“那就再生一个,可以留在你身边。”

    “陆爷这回直接用哄的,不再用骗了?”孟欢明显不是特别高兴,手臂圈住陆振华的脖子,“我希望少杰能够霸占陆爷的父爱,不需要再来一个弟弟与他分享。”

    陆振华微微一怔,重新笑开:“你啊你。行,你们母子俩就一直霸占我,不分享给其他人。”

    孟欢淡淡嘲弄:“陆爷心思,我琢磨不透,能不能一直霸占,谁都说不准。把我骗来陆家之后,我就没见陆爷再去过三姨太屋里。前天夜里破天荒,隔天早上三姨太就顶替夫人当起了家。我原以为,夫人在陆家的地位是永远屹立不倒的。”

    “昨天夜里,傅先生又被留在这里,门口还看守了保镖。我原以为,陆爷是非常信任傅先生的。”

    “而刚刚陆爷又同意我跟着少杰去美国,是开始打发我的去处了?白跟了陆爷这些年,陆爷的想法或许说变就变了。”

    鹰隼般的眸子眯起,陆振华捏住她的下巴:“你琢磨我那么多做什么?”

    孟欢迎视他的目光,沉默两秒,闭上眼睛,同时别开脸:“得到得越多,越害怕失去。我如今可能才算真正明白它的意思。最近常在想,如果有一天陆爷会不再爱我,那还不如从一开始,陆爷就不要爱我。我当初也就不用承受外界人对我的误解和异样目光,不顾一切、没名没分地跟在陆爷身边……”

    “你啊你,说的都是什么话?”陆振华掰回她的脸,“你是后悔跟着我了?”

    “孩子都生了,上哪儿后悔去……”孟欢淡淡。

    陆振华不悦追问:“你的意思是,你确实后悔了,是因为有了少杰,勉强继续跟着我?”

    孟欢又是一阵沉默,沉默不过两三秒,忽地紧紧抱住陆振华:“陆爷,你会永远爱我,不会改变,对么?”

    她所透露出的日渐不安和患得患失,让陆振华感到满意。

    “我怎么会不爱你?”他安抚,“余岚那个毒妇对我做出那种事情,我已经放她一马了,是她自己心虚,不敢继续留在陆家,逃跑了,难道我还要在陆家给她留着位子?”

    “家里总得有个女人邦忙管。你的能力应该体现在公司的事情上,我当然不能大材小用让你做这些普通妇孺做的事。雪琴就成了最合适的人选。我去雪琴那儿,就是给她点安慰,要她踏踏实实管好陆宅的事务。这不就一个晚上,马上又回来你这儿了?你总不会对你自己没信心,连她的醋都要吃?”

    “至于阿元……”陆振华稍稍一顿,“我当然是信任阿元的,现在委屈的是我。要是连他都辜负了我的信任,我还能信谁?”

    孟欢在这时捧住陆振华的脸:“陆爷才刚说会永远爱我,这会儿又把我排除在信任的名单之外了?”

    陆振华笑了:“看来让你生了少杰益处多多,不仅越来越有母性,连醋都吃得比以前多了。”

    “陆爷是在故意转移话题?”孟欢问。

    陆振华投降似的,回到她前头的问题:“信任,当然信任你。阿元、你、海叔,我都信任。”并且重新强调,“只要你们不辜负我的信任,我就一直信任你们。”

    孟欢主动亲上他的脸:“只要陆爷永远爱我,我也永远爱陆爷。”

    “嗯,爱……”陆振华这回压下的身体没再被她推开。

    …………

    卧佛寺。

    沙弥甲正色:“……那个暗桩一直以来都没有正式启用,因为一旦启用,很容易报废。大师之前对那个暗桩另有打算,这回为了女施主所求之卦,改变了它原本的用途。”

    “如今已顺利将先生引到了滇缅,后面就得女施主尽到人事,配合着把这出戏演完。女施主,这样解释,您明白了吧?”

    阮舒尚未回答,庄爻率先出声,总结了沙弥甲方才之所言的中心意思,语气甚为恼火:“你们用姐的行踪来欺骗闻野诱他去的滇缅?!”

    沙弥甲自然还是对庄爻不予理睬,只静静等待阮舒。

    阮舒在短暂的安静之后有反应了,却是反应给庄爻的,冷着脸道:“不用为闻野抱不平。那是闻野活该。如果他没有一心又想着要再抓住我想利用我找傅令元的麻烦,他就不会上当了!”

    庄爻:“……”

    “姐……”他眼神古怪,“你……的理解是,闻野去滇缅是为了以你为要挟对付傅令元?”

    “怎么了?难道不是吗?”阮舒狐疑,“你还有其他想法?”

    庄爻:“……”

    盯着她的神情,他确定,她不是故作不懂,她是真的不懂……

    他得进一步修正他之前的判断了她在感情方面不是“稍显迟钝第647章”,是相当迟钝……

    怪也怪闻野自己,一直以来对待她的态度着实够奇葩……

    庄爻有点为闻野欷歔,他是真没想到,闻野就这么被利用了闻野自己都没意识到的难得的一个或许能称之为“软肋”的弱点……

    阮春华,简直是……

    “嗯……?”阮舒还在看着庄爻,等庄爻的回答。

    庄爻敛住思绪,咽下话,摇摇头:“没有,我没有其他想法。我的理解和姐的理解一样。”

    他的想法没变,这件事不好由他这个局外人捅破,要么等她自己察觉,要么等闻野自己认清自己。

    另外……他还考虑的是,现在就这么让她继续误解,或许能让她的顾忌能少一些。否则……以她的性格,她怕是更难开口求助闻野……

    阮舒虽依旧觉得庄爻古古怪怪,但此时没时间与他探究,转回脸来看沙弥甲,嘲讽:“都箭在弦上了,我还能不按照你们说的做么?把闻野现在的联系方式给我!”

    说着,她兀自掏出她自己的shǒu jī,给九思去了diàn huà。

    …………

    陆宅。

    傅令元收拾好自己走出房间的时候,守在房门口的黑西保镖礼貌问候:“早上好,傅先生。”

    “嗯。”傅令元应得淡淡,举步往楼下去。

    黑西保镖紧紧跟随在他身后。

    傅令元的目光不动声色朝身后瞟一眼,收回,唇线抿直。

    在楼梯口,正碰见王雪琴扭着风韵犹存的腰肢从上一个楼层下来,嘴里压低音量地酸溜溜:“小妖精。本来可以让老爷继续睡我屋里的。平常老爷这个点也该起来了……”

    “下人准备早餐不用花功夫的么?全家人都得推迟吃饭时间……不就仗着自己年轻能折腾?哼,自己能折腾,也不考虑考虑老爷的身子骨。霸占了老爷几年还不够……就她懂得伺候男人么?老娘在江湖上混的时候,她还”

    抬眼瞥见傅令元的身影,王雪琴的碎碎念戛然止住,堆起满脸的笑容加快几步走到傅令元跟前:“阿元啊,瞧你这样子,昨晚没睡好?”

    “还行。多谢三姨太关心。”傅令元客套致意。

    王雪琴随着他一起迈上下楼的阶梯:“老爷还没起床,咱们今天得晚点开饭。你看看要不去花园里走两圈晒晒太阳?”

    “没关系,我什么时候吃都可以,我今天不去公司,在家里邦忙整理少骢的遗物。”

    “整理少骢的遗物?”王雪琴看傅令元的眼神多了一分了然的意味,翘起兰花指抚了抚鬓边,笑得同样颇具意味儿,“阿元你和少骢的感情果然是最好的。因为少骢的过世,你不仅觉也睡不好,连公司也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