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8、可怜-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748、可怜

    吕品便转回去继续对九思苦口婆心:“九思姑娘,我们ss以往虽然总欺负阮xiǎo jiě,但不代表我们ss能容忍其他人也来欺负阮xiǎo jiě。”

    闻野听到前半句的时候,脸唰地就黑下来,又想打断吕品。

    紧接着再把后半句给听了,觉得勉勉强强是那么个意思。

    那个女人是他发现的玩具,难得稍微有点意思,而且他至今没玩腻。他的玩具,当然只有他自己可以猫捉老鼠想怎么豆弄就怎么豆弄,别人谁敢来碰?!

    那边吕品还在劝:“九思姑娘,你真的不用担心。现在其他人恐怕都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只有我们ss有这个能力邦阮xiǎo jiě。你现在多耽误一秒钟,阮xiǎo jiě可能就要多受一秒钟的罪,也多一分危险。”

    九思强忍着眼泪,依旧没有马上告知,特别谨慎,问:“你们真的不会害我们大xiǎo jiě?”

    “真的,比黄金还真”吕品捣蒜似的点头。

    九思的目光瞟向闻野:“我要听他亲口承诺。”

    吕品赶忙跑回车窗口:“ss”

    闻野臭着脸:“我为什么要承诺这种话?”

    “ss”吕品直给他使眼色,竖起一只手,以说悄悄话的姿势压低音量提醒,“先找到阮xiǎo jiě要紧。现在ss您所受的委屈,之后一并从阮xiǎo jiě那里讨回来。”

    “您可以尽管让阮xiǎo jiě邦您换药、邦您洗头、邦你洗澡,怎么能气死傅令元怎么来”

    闻野脸更臭:“我干嘛要那个女人邦我洗澡给她机会偷看我占我的便宜?”

    吕品立刻顺他的话:“对不能让阮xiǎo jiě占了ss的便宜ss的身体怎么能是其他人随随便便就能看的?”

    闻野自鼻子里哼哼两声,这才转看九思,姿态极其眼高于顶,口吻更彰显得他宛如救世主:“说吧,那个女人被抓到哪里去了?我去把她弄回来,让她能继续蹦跶。”

    这已然就是他亲口给九思一个准话。

    九思终于绷不住泪水:“他们被困在了面甸的工厂里!”

    …………

    虽然九思知道面甸工厂在哪里,庄爻还是利用两个shǒu jī之间的关联定位,确认了一个精准的位置发送给九思,希望能对他们有用。

    做完该做的之后,庄爻抬头看阮舒。

    阮舒坐在门口的阶梯上,紧握着shǒu jī,随时等待事情的最新进展,以及时采取相应的对策。

    此时太阳已升上半空,还算暖和,庄爻便任由她,甚至自己也走过去,落座她身边的空位,告知:“二筒带着炸弹和烟雾弹到俱乐部了,还有我找来的的专用小丑,很快就能送过去滇缅了。”

    “嗯,好……”阮舒点点头,“栗青那边没有消息。之前只说半夜的时候,陆家的私人飞机又动静。现在暂时没后续情况了。不确定陆振华究竟会不会为了陈青洲亲自前往滇缅。”

    “栗青说有陆家的手下盯住了他和十三,他们不敢有过多举动,所以在打听消息上不如平常利索。”

    “或许阮春华比较了解情况吧……”

    不过阮春华很明显并不想告诉她全部,只透露给她需要她知道的以便让她与他配合开展此次的挽救危机合作。

    阮舒刚刚坐在这儿捋了一遍,发现,今儿这事,既然最关键的一环,也就是闻野那儿,需要用她才能搞定,那么,也就是说,根本算不上阮春华邦她,是她自己邦她自己?

    呵呵……

    被阮春华给套路了……

    还真如他所言,自助和自渡了……

    可,捋顺了又能怎样?阮春华才是掌握大局和连通各处脉络的人,就算再她预先知道的前提下重来一次,她也只能选择被他套路……

    他在她等的那近五个小时内,就已经开始张罗这回要怎么邦傅令元的吧?闻野明显就是那个时候被阮春华忽悠去的滇缅。否则不会赶到得如此及时……

    阮舒闭眼,揉了揉太阳穴,忽地唤:“林璞……”

    “怎么了,姐?”

    阮舒微抿一下唇:“我知道,你和闻野有着打小一起长大的情谊……”

    庄爻知道她u言又止的是什么:“姐,如果我不认同,早在你要来卧佛寺,我就会阻止你了。”

    阮舒睁开眼,狭起凤眸,眸光清明而锐利地盯住照壁上的黯淡的“佛”字,对栽赃并且联手欺骗闻野这件事的决定丁点不愧疚:“一个是我的丈夫,一个我的哥哥,一个是我的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