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9、无人机-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749、无人机

    陆振华望向车窗外,又是一阵缄默,忽地提及:“去年阿元说第286章,想改姓陆……”

    海叔自然记得这件事。后来不了了之,主要原因在于陆振华当场没有答应,尔后傅令元估计是觉得陆振华对他的身世依旧心存芥蒂,是故不曾再谈起。

    “陆爷,您的意思是……”同意傅令元改姓“陆”……?

    海叔琢磨着,让傅令元改姓“陆”是件好事,也算陆家多一个儿子,一定程度上能够消减些许陆少骢的死所带来的伤感。何况,还能让傅令元和陆家的关系更加紧密。

    陆振华正从车窗外收回视线,却是道:“没什么意思。有什么意思,那也都等以后再说。”

    海叔明白,陈青洲没死的这件事,打从一开始,陆振华就更偏向傅令元。“”方传来的动静,更令陆振华心中的天秤倾斜,如今只差最后的澄清。

    这也就是傅令元。如果换作其他普普通通的手下,根本不用这么麻烦,而是按照以往的做法,宁可错杀一百,也不可漏掉一个。

    “明白了,陆爷。”海叔点点头。

    陆振华在沉默两秒之后,又出声:“去滇缅的人选……”

    …………

    傅令元一直在暗中留意孟欢的动静在陆宅,目前为止他能沟通信息的对象,只有孟欢。昨晚没机会,现在都隔天早上了,他相信孟欢已经得知他如今的困境,会想办法和他有交流。

    他以为可能会在早餐的餐桌上。但孟欢和陆振华均未下楼。

    多亏了王雪琴的那张大嘴巴,他根本不用费太多功夫,便知陆振华先出门了。

    同样多亏了王雪琴的那张大嘴巴,在孟欢终于现身的第一时间,就嚷嚷得整个宅子的人都知道了。

    傅令元假意要找管家问事情,及时从陆少骢的房间出去下到一楼客厅。

    王雪琴正在酸孟欢:“小孟,怎么起来了?我以为你才复职的第二天就不打算去公司了。”

    “确实不用去公司。”孟欢平淡如常,“我今天主要在外面处理点事情。”

    “原来如此……”王雪琴一副恍然的表情,然后笑,“家里除了老爷之后,就数你最辛苦,白天为公司事务奔波,晚上回来既要牵挂少杰,又要伺候老爷。”

    “谢谢三姨太关心。”孟欢客套回敬,“三姨太这两天开始a持家务,也非常辛苦。”

    “所以你现在这是要出门了?”问着,王雪琴邀请,“厨房里给我炖了补品,女人吃最好了。你要不要也来上一碗再走?你早上可让老爷都心疼了,让下人把早餐往你屋里送。”

    “我得邦着老爷一块儿心疼你。你如今是咱们陆家的大功臣,亏得还有个少杰,否则少骢这一去,老爷可就没有儿子了。”

    话落她兀自掩嘴笑。

    孟欢没再接腔,而将目光转向几秒钟前出现于视野范围内的傅令元:“傅总,上午好。”

    “孟副总。”傅令元略略颔首。

    孟欢利落地走向他:“正好你在这里,我就不用再特意打给diàn huà找你了。”

    傅令元:“什么事?”

    孟欢:“你还记得筹建博物馆的那份项目策划书么?”

    傅令元:“嗯,记得。”

    “不是马上要送去那里去竞标?你以前在傅家,对圈子里各方背景都比我了解。我这里比其他人先拿到了这次的评标人员名单,你邦忙看看,找哪几个出来单独约饭会比较容易?或者看看,是不是有便捷的突破口?”说话间,孟欢从包里找出一份文件夹,摆摆手。

    傅令元一转身,把手中抱着的装有陆少骢遗物的xiāng zǐ暂且交给寸步不离他身边的黑西保镖,道了句“谢谢”后,腾出手去接孟欢递过来的文件,道:“我先看看具体是哪些人。一年多没和那边的人接触,怕是上来不少眼生的。”

    “没事,你就照你了解的给点意见就好。”孟欢指了指不远处的沙发,“傅总要不过去坐着看?”

    傅令元边翻阅,边迈步而去。

    孟欢随之跟在后面,也去沙发处落座。

    就此被冷落在一旁的王雪琴盯他们两三秒,倒也没怎样,挥手招了下人:“去给傅先生倒杯水或者斟个茶”

    “不用麻烦了雪姨。”傅令元摆摆手,“我和孟副总一会儿就讲完了。”

    说着,他便指着文件上的名单和孟欢谈起正事。

    王雪琴也没走,就站在那儿,表情间不动声色地露出一抹饶有趣味,欣赏他们二人的办公,就差拿一包瓜子在手边嗑着了。

    确实很快,约莫五分钟,傅令元便和孟欢聊完了,一同站起身。

    “谢谢傅总。”孟欢收回文件,“我心里大概有个数了。”

    “孟副总辛苦了。”傅令元双手抄兜,“我这两天休假,倒把事情全丢给孟副总一个人负责了。”

    “等傅总休息够了,补回来。”孟欢淡淡一笑,旋即看了看时间,“我先走了,不耽误傅总时间。”

    傅令元轻轻点了个头,走过去接回先前暂且交在黑西保镖手里的纸xiāng zǐ,迈步就走,找到管家问:“昨天下午jǐng chá来看少骢的房间之前,你们是不是事先整理过一遍少骢屋里的东西?”

    管家:“是的傅先生,海叔是让下人拿掉了几样东西。不仅小爷的房间,还有夫人的房间。”

    “放哪里去了?”傅令元问。

    “傅先生请随我来。”管家在前面带路。

    王雪琴往左瞥一眼,目送孟欢刚跨出大门口。

    又往右瞥一眼,目送傅令元的背影消失在过道的尽头。

    最后她好像真的刚磕完瓜子似的拍拍手掌,再拍拍身、上的衣服,这才扭着婀娜的腰肢走开。

    边走边呼唤她的三个女儿陪她一起跳健身a:“可得像小孟学习哟想要留住青春的岁月,从现在开始做起年纪也不小了,回头让老爷给你们找几个好人家,统统嫁出去”

    …………

    傅令元当然不是真的要看陆少骢和余岚被从房间里拿走的物件。

    无疑,那些物件是不方便被jǐng chá看到的。还有海叔肯定也是得了陆振华的叮嘱,尤其对余岚的卧室恐怕大有“搜查”的意味。

    傅令元记挂着,在城中村时,余岚说有陆振华强歼陆嫣的录音。先不论这件事本身的真假,但余岚在陆振华身边三十余载,手中应该确实握有陆振华的某些要命把柄。

    他思量过,他被拘在陆宅里,总不能什么都不做,或许可以借此机会去看一看余岚的房间。虽然也清楚,若真有重要的东西,余岚不会放在陆宅。

    而在管家透露海叔已经光顾过之后,傅令元干脆打消念头。

    随着管家去了趟储物间,傅令元装模作样地挑了一样东西到纸xiāng zǐ里,然后重新回去陆少骢房间。

    继续整理物品之前,傅令元先借用了陆少骢的洗手间,暂且躲开了黑西保镖的监视,从口袋里取出孟欢方才利用文件夹的遮掩给他的小纸条。

    “耳元。佛。祸水东引。”

    三个关键词,让傅令元大概对如今外面的情况心中有数。

    从孟欢举手投足间的态度来看,似乎并不担心会失去他这位盟友的利用价值。

    傅令元在看完纸条之后反而更担心担心阮舒。

    他自然也料想到,卧佛寺的一方这回多半会邦他,就是怎么邦的问题。阮舒对这方面肯定同样有所掂量。

    可……牵涉在内不止他,还有陈青洲。

    阮舒她……

    他怕的就是,她会不会为了陈青洲和卧佛寺里的那位谈判出什么不平等的交易……

    揣着忧虑,傅令元没耽搁时间,把小纸条撕碎丢进马桶,摁下冲水的按钮,走出洗手间重新面对黑西保镖时,已恢复如常的表情。

    …………

    卧佛寺。

    阮舒和庄爻二人谁也没再说话,保持了很长一阵的安静之后,阮舒的shǒu jī又震响了。

    因为一心在等着滇缅方面的最新消息,阮舒难免猛一个激灵。

    在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为褚翘,她略微失望,却也松了松神经。

    为了防止等下九思的diàn huà进不来,阮舒先把褚翘的来电拒接,设置了来电等待之后,才回拨给褚翘。

    第一声尚未响完,褚翘便接起:“唉呀妈呀小阮子,你吓死我了,别傅三的麻烦没解决,你也给出状况了。你现在人在哪儿呢?还在为傅三忙事情第743章?我等了你一晚上,希望你好歹给我个交待让我定定心,结果你完全没动静。”

    “我……”阮舒顿住,最终还是没告诉她她在卧佛寺,只道,“嗯,还在为他忙活。”

    褚翘快被她给憋死了:“你就不能多说几个字让我多了解点情况么?现在难道不是应该该知道的都让我知道了?还是你依旧有要紧事瞒着我?”

    阮舒摸了摸额头:“翘翘,我现在真的很烦也很焦躁,不想多谈。”

    褚翘:“……”

    一半的情绪沉浸在阮舒对她的难得的亲昵的称呼上,另外一半的情绪则委屈在阮舒的直白上。

    默了默,她选择了照顾阮舒:“好……我知道了……我不给你再添烦了……”

    紧接着强调:“但如果有什么要紧的,你一定要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