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0、混乱-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750、混乱

    …………

    陈青洲最终还是把另外那个出口的麻烦之处对荣一如实相告。

    荣一不曾丝毫犹豫便问:“具体需要怎么做?”

    陈青洲没有马上回答。

    荣一着急得不行,撑起一口气:“二爷!前头我们不是都已经聊了那么久那么多?这种时候您就不能犹豫不决优柔寡断!”

    “我如今的状况,就算出去了,怕也是活不成。二爷,我要成为你的助力,不是拖油**。您不久前明明刚承诺我,接下来要是再有机会,你会毫不犹豫地丢下我头也不回地自己走?”

    陈青洲默然。

    很多事情,真的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他原本真的下定决心了,可在和荣一话别的过程中,他又不由自主回忆起十多年来荣一给予他的陪伴。

    那是没有人能替代的特殊的感情,哪里能叫他说割舍就割舍、眼睁睁看他去死?

    世间安得两全法?

    世间难得两全法……

    “二爷……”荣一费劲地触碰上陈青洲的手臂,“大xiǎo jiě在等您,傅警官在等您,晏西小少爷和晏嘉小xiǎo jiě都在等您!”

    陈青洲深呼吸两口气,嗓子微微有点哑:“嗯,我告诉你该怎么做。但你得答应我,即便你被单独留在这里面,也只是暂时的,你一定不能放弃。九思已经逃出去一个晚上了,她很有可能在外面想办法。”

    之所以一再拖延,除了他自己情感上的当断不断以外,还有一点便在于,虽然,他特意叮嘱过九思既然出去了就不要浪费精力在如何拯救他和荣一,但……

    陈青洲轻吁气九思和小阮联系了,那么小阮怕是不会什么都不争取……

    此时只要能让陈青洲同意抛下他自己走,无论陈青洲说什么,荣一全部点头答应:“好的二爷,我不会放弃我自己的你快点告诉我究竟怎样能邦你离开?”

    陈青洲踌躇着开了口。

    荣一仔仔细细地记下陈青洲与他交待的每一个步骤。

    方法荣一是记住了,面临的最大的实践困难,首先便是如何去到出口的位置。主要是荣一的身体……

    陈青洲的一再拖延,再有的第三点原因便在于此。可荣一这样子,不是给他足够充分的时间,他就能恢复的……

    荣一却是很快有主意:“二爷,工厂里有药,得麻烦您冒个险去给我弄来一点。我就可以邦到二爷了。”

    陈青洲一听就明白他指的是什么这个工厂是制独专用的,贮藏了很多制独用料和尚未出货的独品,种类不少,其中就有刺激人的中枢神经以使人短时间内精力充沛的药物。

    “不行!”他第一反应便是反对。那是在提前透支生命!

    “二爷……”荣一边流着泪边笑,“我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你清楚的。我不是都答应你不会放弃我自己?我们耽误很久了,现在也不知道都什么时候了,要是到最后我们两个人谁也出不去该怎么办?”

    “不要让我在这种时候瞧不起您,我们的主仆情谊已经结束了不是么?您对我没有责任,但您背后还有一个家庭需要您的担当。”

    陈青洲看他两秒,沉默地兀自从头顶上方的出口钻出去了。

    荣一欣慰地笑,同时也在心里为他吊着心。

    幸而,陈青洲这一趟出去得非常顺利,并未惊动到工厂里在搜寻他们的那些面甸人,没费太多的功夫便返回来,并且带回来了荣一所需要的东西。

    放下后,陈青洲又沉默地背过身。

    荣一深知他的心理,他也不愿意让陈青洲继续邦忙,可……

    “二爷……”他抱歉地唤陈青洲,“我的手没办法用……又得麻烦您了……”

    陈青洲的背影颇为萧索清寒。

    终归,他转过身来,低垂眼帘,捡起先前放地上的药和针筒,调配完成,给荣一注射。

    谁也没再说话。

    陈青洲将用过的针筒丢到一旁,靠上墙。

    荣一则闭着眼睛,静静等待注射入体内的药融合进他的血液,等待药效的发挥。

    这阵安静,好像特别地漫长,又好像特别地短暂。

    是被荣一率先打破:“二爷,我可以走了。”

    陈青洲应声扭头,看到荣一从地上坐了起来,用沾满血污的脸冲他笑:“抓紧时间吧二爷,药的作用时间有限。”

    陈青洲清黑的眸子里波光闪烁。

    …………

    只不过,这种无人机与射击的结合设计在目前尚处于不成熟的阶段。

    首先它所能负荷的重量有限,子弹一共只有四发其次,一旦开启攻击模式,其耗电量比正常飞行模式下要大。

    其实第一枪开出去之后,已然等于暴露行踪于众人眼中,和被那个面甸人喊出声并没有区别。

    当然,吕品发誓,他这绝对不是在说自家ss的开枪举动犯傻,他相信ss这纯属情急之下条件反射的反应。

    其他的面甸人果然在全部都注意到无人机。

    现在剩下三发子弹,而工厂里的人又那么多,无人机势必斗不过,且剩余的电量得用来撑作返航之用。

    吕品提醒闻野可以让无人机暂且功成身退。

    然,这群面甸人尚未从猝不及防的变故中反应过来时,新跑来一个面甸人,叽里呱啦地讲了一通,明显在挥手示意要他们跟着去另外一个方向。

    闻野马上问吕品:“他们说的什么意思?”

    “发现人了!”九思率先翻译,顿时既焦虑又紧张。

    焦虑的是陈青洲和荣一貌似被面甸人找着了,紧张的是被闻野发现工厂里没有阮舒。

    这边吕品清楚地看见自家ss眸子一眯,那边工厂里的无人机嗖地迅捷往那个被指着的方向蹿。

    一大群面甸人约莫愣怔了一秒钟,才记起来追在无人机后面跑。

    闻野跟耍猴子似的,把无人机a控得一会儿东一会儿西。

    这群面甸人则由于长年的习惯而不在工厂内部用枪,一个个除了用两条腿追赶之外,就是拿手边的东西朝半空丢,指望能砸中无人机。

    还有一两个跑到楼梯上从半空扑过去试图捉住无人机的,闻野端着满脸的鄙夷和轻蔑,把人给搞得直接摔下楼。

    用人仰马翻这个词来形容,丝毫不夸张。

    这还只是短短的不到两分钟的时间。

    由于无人机的行动过于敏捷,以致于传输回来的影像画面旋转晃动得无比剧烈,上一帧还没看清楚,下一帧就已经跳过去了,很容易叫盯的人头晕。

    九思简直目瞪口呆。

    吕品倒并非第一次见识自家ss如此“调皮”地亲自教训“愚蠢”的人类,只是距离上一次确实有几个年头了。

    当然,闻野不是真的单纯戏弄他们,搅得他们晕头转向之后,即刻要继续飞去找阮舒。

    同时不满地瞥向光顾着看热闹的吕品,半是提醒半是下达命令:“还不让人攻进去!”

    “好的ss”吕品忙不迭点头,应承着便跑去车里拿出xìn hào弹,朝空中发射,指示等候在工厂外围的数名手下可以开始行动。

    …………

    陈青洲和荣一躲在木箱的后面,屏息凝气不敢动弹。因为此时此刻在木箱的另外一侧,两个面甸人刚追着荣一不小心滴落到地上的血迹追寻到这个隔间里来。

    他们两人从原本的藏身之处出来之后步步为营,磨蹭了好长一段时间,才艰难地躲过几乎一整个工厂的工人,来到了这里。

    没注意荣一的伤口具体是什么时候又流血的,陈青洲发现得还算比较及时,但也只来得及擦掉一部分的血,便先拉着荣一一起藏身。

    可他们一点儿也不安全这里的空间不大,只是xiāng zǐ比较多是故暂且遮挡了视线,即便少了荣一的血迹可循,他们依旧可以不消片刻就将他们找出来。

    两个面甸人喊了他们几句:“出来吧,我们知道你们在这里,不用再躲了。”

    陈青洲的手心直冒汗,试图从身周寻找能够当作wǔ qì的东西。

    心里在掂量,他一个没有任何wǔ qì的人,外加一个伤势严重靠着**剂勉强支撑体力的荣一,对付这两个人的把握有多大。

    要紧的问题在于,这两名面甸人并不打算和他们二人单斗,他们刚到门口的时候原本有三个人,陈青洲听到他们把其中一个支出去喊其他人了。

    而这两个进来了,并且锁上了门,明显要先跟他们耗着,等其他人过来。

    陈青洲和荣一交换一个眼神不能等,必须要在更多的面甸人过来之前将他们解决掉。

    荣一擦了擦额头上豆子般大小的汗珠子,点头表示自己可以和他配合。

    两人一左一右,准备夹击偷袭。

    外头在这时传来喧哗。

    陈青洲心头陡然咯噔其他面甸人赶过来了?

    屋里的这俩面甸人亦被动静吸引,显然也认为是他们自己人来了,转身便去开门。

    陈青洲再等不及,和荣一趁着他们分散注意力的一瞬功夫动手!

    …………

    闻野a控着无人机蹿过来这大半边的空间之后,没了具体的向导,根本不知接下来到底该往哪儿飞。

    他烦躁地琢磨下次应该给无人机再改造,安个大喇叭,这个只要一吼,那个女人脑子不好使,耳朵总归是能听见的。

    九思则紧紧盯着显示屏上的传输回来的影像画面,心跳擂鼓到了这里面,她就认出来了,是二爷带她逃生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