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1、希望大家都能平安-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751、希望大家都能平安

    …………

    卧佛寺。

    庄爻见阮舒在于九思结束通话之后久久陷入沉思而不说话,征询她的意见道:“姐,要不我也跑一趟滇缅邦你找陈青洲吧。九思一个人忙不过来的。庄家的家奴我调遣起来更方便些。”

    其实打从一开始他便有此念头,但并不放心她独自呆卧佛寺。

    阮舒闻言看他,抓住他的手,蹙眉摇头:“不要。你如果也去,就让我多一分牵挂。”

    目前有陈青洲、荣一和九思三人,已经够多的了……

    她刚刚在琢磨的是,闻野既然在面甸工厂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应该能够坐实“”和陈家的关系了吧?那么傅令元也算洗脱嫌疑了?就看消息何时传入陆振华的耳朵里了……

    不过,闻野的反应有点超乎她的想象。听九思那通描述,感受到的完全是闻野对傅令元的仇恨和对她的充满恶意的执念,她或许真的不能再出现在闻野跟前,否则必然得受尽他的百般折磨……

    终归那样硬闯面甸工厂,是颇具危险性的。闻野真是自负得把谁都不放在眼里,天不怕地不怕唯他最强最大似的……

    国际级别的通缉犯就是“拉风”……

    她仿佛能够能够想象出他全副武装、肩扛大炮,谁敢拦他他就二话不说轰死谁的画面……

    …………

    事实上,阮舒所想象的画面,和面甸工厂的情况所差无几。

    闻野携着吕品和九思确实全副武装。

    他倒是想扛支火炮枪,奈何条件不允许。

    但没关系,他手里多的是可以用的玩意儿。

    除了手持发射cuī lèi弹和臭气的wǔ qì,还有能让目标双眼失明的激光枪以及能让目标失去行动力甚至瞬间休克的电击枪。

    这些原先都是此次前往樾南要用作在市场是试水的东西,都已经收了客户的订金,就差送货,结果因为考虑到救阮舒可能需要它们,闻野让吕品强行违了约,先带来了滇缅。

    一路闯进工厂厂房内还算顺利,就是闻野的伤势未愈,行动稍加不便利,他自尊心又强,不让吕品搀扶,很急切地表现得和没受伤时无异,偏偏他的速度快不了,以致于他的脾气特别糟糕。

    于是被他迎面碰上的那些面甸人就跟着倒霉了,成为他发泄情绪的对象,通通没的活命。

    嘴上他没忘记叮嘱吕品让手底下的人多留个心眼,更要求吕品在进来工厂的整个过程中大声喊阮舒的名字,以防阮舒趁乱自己跑到其他地方而与他们错过。

    “ss……”吕品为自己争取,“能不能……不喊?”

    闻野用藏在防毒miàn jù之后的眼睛瞥他一样:“你不喊,难道还我喊?或许你可以选择不要后年的工资。”

    吕品:“……”

    闻野已不管不顾地继续前行。

    吕品看了看九思。

    九思的心思全在陈青洲和荣一的状况,更不会管吕品怎么被他家ss压榨了。

    当然,吕品看她的意思也并非认为她能邦到他,而是只有九思和他一样清楚,阮舒并不在这里。

    明知道阮舒不在这里,他却还要喊她,不是非常奇怪嘛……

    不过最终吕品还是选择了开口,毕竟吸总得演足,他心中是有打算的,等下万一被ss了解真相,他要假装他也受到欺骗,让九思自己去承担责任。

    待抵达先前无人机最后坠落的位置,闻野扭头正准备吩咐吕品分工一间间屋子找过去,眼尖地察觉九思又不见了:“陈家的那个女保镖呢?”

    这比预料中的被发现得要早,吕品自然不能再用“人有三急”为借口,忙装不知,东张西望着道:“抱歉ss,她一直都跟在我们后面,我没注意。”

    闻野盯住吕品,眸子眯起一下,视线旋即一转,看向身周的浓烟滚滚,还有距离比较近的位置不少没能跑出去这里的面甸人捂住口鼻不住地咳嗽、流泪、口吐白沫,绝大部分因为受不住气体的刺激而倒在了地上。

    他什么也没说,举步便朝这些倒地的人所顺沿的方向行去。

    那个方向是两个隔间,其中一个隔间的门是打开的,此时走近了,能听见女人的哭声。

    吕品皱了眉。

    闻野则即刻循着声音大步往里迈,因为脚下没太注意不小心绊到一具尸体而差点摔倒。

    “ss!”吕品急忙来搀他。

    闻野堪堪稳住身形,不耐烦地一把推开他,快速继续自己的步伐。

    屋里原本紧闭着门,所以cuī lèi弹的气体渗进来得比外面少。

    闻野很快就在最后面的角落里看到九思正抱着一个人。

    哭声正是从九思传出来的。

    闻野不明白自己会如此古怪明明已经从露出的那半截身体已经能够辨认出绝对不是阮舒,他的心依旧悬着。

    直至行到跟前,真真切切确认被九思抱着的人为荣一,闻野才感觉心里头舒坦了些。

    却也没有太舒坦。

    揣着这剩余的不舒坦,闻野兀自在房间里绕了一圈,最后重新绕回到九思这边,踹了一下荣一的腿:“喂!大块头!那个女人呢?”

    “ss……”吕品忙不迭拉住不明状况的自家ss,压低音量提醒,“荣一死了……”

    闻野刚刚就看到荣一的脸变形都不像他以前的样子,这个时候更注意到了荣一浑身是伤,沾满血污,后背那儿还留着一截刀柄。

    可闻野的情绪里只有光火:“他怎么这个时候死?!”

    语气咒骂的同时又踹了一下荣一:“那个女人上哪里去了?要死等告诉我们再死!”

    九思分明因为闻野的话哭得比之前还要伤心,偏过来的脸上的那双泪目恨恨地剜了他一眼。

    就像他是她的仇人似的。闻野一个眯眼,手里的枪举了起来。

    吕品真心要被自家ss的低情商无语死,赶紧阻了他,提出建议转移他的注意力:“ss,你看,这荣一应该是为了护主而殒命,阮xiǎo jiě可能没事。九思姑娘哭得正伤心,我们先上其他地方找人去,阮xiǎo jiě或许还在别处等着有人去救。”

    闻野盯着九思和荣一,尤其荣一倒在这里的位置,有所疑虑。

    不过吕品的话他听进耳朵里去了,臭着一张脸,快速又往外走。

    吕品看了一眼九思和荣一,快步跟上闻野的脚步。

    …………

    海城。

    在前往陆家的飞行俱乐部的路上,海叔告知傅令元:“……陆爷不曾怀疑过傅先生,一切都是为了让傅先生避嫌,毕竟陈青洲没死一事有待水落石出。”

    “但即便是这种让傅先生避嫌的情况下,陆爷还是最放心把事情交由傅先生你来办。”

    “傅先生此行前往滇缅,不仅是要代表陆爷和会面,也要邦青门从缅甸人手中带回青门的罪人。另外,也有可能要面临与的谈判。”

    “安全方面,傅先生不用担心,除了此次的随行人员,半夜我们也已经从滇越抽调了人赶往滇缅支援,终归都在与东南亚交界的边境地带,相互还算都不是非常陌生。”

    傅令元耸着的眉峰从先前就没缓下来后,听言道:“海叔你早上说方有回应了,我就在琢磨,特意挑在这档口,会不会和陈家有关。又怕这话好像有为我自己辩解之嫌,所以我没出口第747章。”

    “我明白的傅先生。”海叔点头,“此次前往,见上的面,也算是做最后的确认。”

    话虽如此,但其实已经是基本认定的了。

    傅令元问:“海叔所指的谈判,说的是可能会以陈青洲的安全来和我们谈条件?”

    “嗯。”海叔点头,肃色,“傅先生,陈家原本已经不足挂齿。但如果陈家背后有在暗中支持,就不容小觑。”

    傅令元面露凝重,认同:“确实。的本事不小,他既与陈家有渊源,就是我们青门的心腹大患,此次要是放虎归山,对我们青门是非常大的威胁。”

    “是的傅先生。”海叔顺势道出,“陆爷就是这么想的。因此,我们真正的目的,不是要和谈判,而是借这次机会,把的命也一起留在滇缅。”

    傅令元自然关注到“也一起”三个字的言外之意。

    比起陆振华要陈青洲死,他更关注的自然是陆振华要“”死。

    不动声色地收缩瞳仁,他询:“舅舅有计划了?会不会太仓促?”

    “仓促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海叔叹气,“的行踪向来诡异,错过了这次机会,什么都很难保证。这次我们手里还能多一个陈青洲作为筹码,可以起到一定的牵制作用。”

    傅令元抿唇,暗暗兜转心思。

    便听海叔又道:“按照陆爷的计划,这一回,我们还要借助jǐng chá的力量。”

    傅令元湛黑的眸子应声眯起。

    …………

    jǐng chá局。

    褚翘一下子从椅子里蹦起:“你说什么?”

    警员重复:“有人tí gòng如今的行踪。”

    “谁?谁有的行踪?”

    “不知道。对方是匿名,不愿意透露,但再三强调消息属实,让我们警方一定要重视。”

    “行踪呢?”褚翘着急追问,“具体行踪是哪里?!”

    …………

    卧佛寺。

    阮舒发现褚翘又来diàn huà,以为她依旧没放弃探询傅令元此次之麻烦,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接起。

    没想到褚翘问的是其他事:“小阮子,我知道你和很熟,就算你不知道,也肯定有其他渠道能够打听到,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