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8、我做主-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758、我做主

    “不许告诉他们!”坑里的面甸人扑过来阻止陈青洲,捂住陈青洲的嘴。

    坑上的面甸人火大了:“你们逃不出去!不能连累我们大家陪你们送死!”

    坑里的面甸人不退让:“要么救我们几个上去!要么你们也别想离开!”

    “……”

    陈青洲没有再说话,像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沉默地看着坑上和坑里的面甸人你一言我一语来来去去地针锋相对,心里只觉嘲讽。

    不多时,便听坑里的面甸人大喊:“好啊!那我们就一起留在这里等jǐng chá!”

    同时他抓起一石块,就要往陈青洲脑袋上砸。

    陈青洲抬起手推在石块上,看起来似乎非常吃力。

    坑上的面甸人破口大骂,要坑里的面甸人把石块放下不要伤害陈青洲。

    坑里的面甸人不听,而且另外两个面甸人也过来邦忙钳制陈青洲。

    忽地,“砰”一记枪响,打中那个拿石块要砸陈青洲的原本主事的面甸人。

    坑上坑下顿时寂然。

    陈青洲轻而易举推开面甸人,视线往上,看到站在坑边刚开完枪的面甸人正是此前在屋里时脾气比较冲的那一位。

    紧接着枪口就对准坑里剩下的面甸人。

    坑里剩下的面甸人赶忙识时务地举起双手做投降状:“不要开枪!你们随便走!我们不会再阻拦!”

    那个面甸人转而又将枪口对准陈青洲:“说!路线是什么?!”

    陈青洲没有马上回答,而半是提醒半是建议:“我告诉你们路线,你们先离开,我们在这里会自己想办法出去。如果出去了,我就还可以带你们挖两亿黄金。如果出不去,我落到jǐng chá手里还是死。”

    这其实是在保他自己将路线告知之后不会直接被面甸人灭口。

    面甸人稍加一忖后,明显还是舍不得那两亿,也觉得他们自己不会有风险,点头同意了,叮嘱坑里的另外两三个面甸人:“你们负责把他看紧了!”

    坑里的面甸人应承。

    坑上的面甸人把枪重新指着陈青洲,问:“怎么出去?”

    “其实很简单。”陈青洲告知,“你们留意路两边的草丛里种的小花。它们延伸的方向,就是下山的路。”

    一群面甸人听言大喜,即刻相互催促。

    “你要是敢骗我们,我回头来毙了你!”面甸人凶狠地撂完话,没多耽误,一行人继续前行。

    陈青洲坐在坑里,听着他们的动静渐渐远去,最后完全消弭,耳畔只余林间的蛐叫虫鸣,他偏头,看身边的几位面甸人,平和道:“我们也想办法上去。”

    这几位面甸人被大部队惨遭大部队抛弃,现下完全无助,彰显出对陈青洲的依靠:“该、该怎么上去?你有办法?”

    未及陈青洲开口,他耳中敏感地捕捉到有细微的脚步。

    警觉顿起,他让身边的面甸人赶紧先把电筒关掉。

    周身陷入漆黑,脚步声分明准确无误地往这边靠近。

    陈青洲绷起神经仰头,见一道身影正出现在坑边,上面亮起适度的电筒的光亮照进来,停在陈青洲的脸上。

    陈青洲下意识地抬手遮挡光线。

    但听来人唤:“陈二爷?你在下面是不是?”

    感觉到对方口吻间的善意,陈青洲心头一动,放下手。

    来人看清楚他的面容,欣喜:“陈二爷,不要紧张,我是二筒,阮总身边的保镖。”

    怕陈青洲不放心,他多解释了两句:“前些天也是在这里,我和林家少爷一起漫山找阮总。你和林家少爷汇合之后,林家少爷打diàn huà给我让我准备好车子在山下接阮总的。”

    陈青洲笑笑:“嗯嗯,我记得。”

    二筒便不再浪费时间:“陈二爷你稍等!我现在就解皮带拉你上来!”

    “好,有劳了。”陈青洲道谢,深知一根皮带根本不够长,开始解自己腰上的皮带。

    一旁的面甸人看出是来救陈青洲的,连忙道:“我们!还有我们!你要带我们一起出去!否则你也别想出去!”

    陈青洲平静地点头:“嗯,我记得还有你们。那就把你们的皮带也贡献出来。”

    面甸人自然照做,纷纷解皮带。

    很快把几人的皮带系在一起,面甸人担心陈青洲如果先出坑了就抛下他们,提出要先出去。

    “好,你们先出去。”陈青洲点头同意,却是给了二筒一个眼色。

    二筒其实没完全明白陈青洲的意思,不过他也并不愿意浪费时间在这些个面甸人身、上,心中早在琢磨要摆脱他们。现在既然利用完了他们邦忙弄皮带,那就……不要妇人之仁了。

    他观察过坑里的几个面甸人是没有wǔ qì的,也瞄清楚几人在坑中的具体位置,此时趁他们不备,掏出消音枪,迅速地一颗子弹射中一个。

    正合了陈青洲那个眼色所要传递给二筒的意思。

    少了几个人的吵嚷,全世界仿佛都安静下来。

    陈青洲眼神冷漠地扫过汩汩流着血并无力再阻拦他的人,从坑里站起,用石块在坑壁上快速凿出几个一会儿可供他着力的凹凸,然后一手抓住伸下来的皮带这端,绕了两个圈,勒紧自己,另外一手按在坑壁上,做好往上爬的姿势,然后抬头看。

    坑边的二筒也刚把皮带的另外一端绑在一旁的树干上,回来坑边邦忙一起拉皮带。

    两人均做好准备,陈青洲便开始动作。

    虽然身、上很多伤,带来许多不便,但这对陈青洲而言终归不是难事,滑落了两次之后,还是顺利从坑里出来了。

    “谢谢。”陈青洲chuan着气再次道谢。

    二筒不和他客套:“陈二爷,我们快点离开!”

    “好。”陈青洲没多歇息,撑着二筒的手臂起身,指了个方向,“往回走几步路,从那边下山。”

    这和方才二筒躲在暗处看到那群面甸人所行之路并不同,马上明白过来陈青洲应该是骗了他们。

    却听陈青洲紧接着道:“你先下山,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

    二筒反应:“是不是要炸罂粟地的事?”

    “嗯。”陈青洲点头,“不能把它留给jǐng chá。”

    二筒焦虑:“可是现在不能再炸了,会把jǐng chá一块炸死的!”

    两人说话间,脚下的步子并没有停。

    陈青洲默了一默,道:“那就让jǐng chá一起死。”

    “陈二爷。”二筒吓了一下。

    陈青洲在这时骤然止住步子,清黑的眸子盯住前方:“有人。”

    二筒应声凝睛,果然发现人影,即刻凛神,拉着陈青洲转身:“我们快先躲起来!”

    然,对方却已经将陈青洲辨认出来,往陈青洲的腿上开了一枪。

    陈青洲闷哼一声,险些栽倒在地,幸而二筒及时扶住。

    同时二筒掏出枪。

    对方的两名手下已快一步上前来zhì fú住二筒。

    陈青洲抬脸,映入眼帘的是傅令元和海叔,眉头蓦然皱起怎么傅令元……

    二筒动弹不得,只庆幸自己先前已把脸抹了个脏,叫人辨认不出他的样子,否则就给傅令元添了麻烦。

    海叔也只当作是陈家下属,并未去探究二筒的身份,注意力全在陈青洲身、上。

    见陈青洲身边一个面甸人都没有,而面甸人发给他的定位又确实还在移动中,不难猜测到陈青洲应该是使诈摆脱了面甸人,不禁忧悒,与傅令元低语:“傅先生,面甸人着了陈青洲的道。我们不用再继续跟着那群面甸人了……现在该怎么办?真的下不了山了。”

    傅令元黑着眼睛注视着陈青洲和二筒,菲薄的嘴唇紧紧抿着折腾半天,陈青洲又落回青门手里……还赔了个二筒进来……

    陈青洲呼一口气,率先开口:“我知道下山的路,我带你们下山。”

    海叔哪里相信?“陈二爷,我们不是面甸人,不用浪费彼此的时间了。”

    陈青洲手里在用衣服把自己腿上的枪伤扎起来,气息十分不稳:“相信我,你们有可能找到下山的路不相信我,你们一点逃生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我们的共同敌人是jǐng chá。”他掀起眼皮,“和你们一样,我想活,不想死。哪怕明知,落在你们手里,我也是死路一条,但起码,我能再争取些时间。”

    俨如垂死前的挣扎。

    派去探路的手下回来告知,前面有几个面甸人中了陷阱。

    海叔听言看傅令元:“傅先生,陷阱肯定不止一处,陈青洲应该要用对付面甸人的手段对付我们。”

    傅令元这次的意见明确地和他相悖:“海叔,就让陈青洲带路。我们不是面甸人,不会像面甸人那么蠢轻易被他算计到。”

    “傅先生,这和我们蠢不蠢没关系,我们再谨慎也”

    “我明白你的顾虑。”傅令元打断他,特别坚定,“海叔,舅舅说过,我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