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9、各自权衡-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759、各自权衡

    海叔哑了一瞬。

    傅令元耸着眉,安静一秒后似妥协:“要不海叔你再打个diàn huà回去和舅舅商量吧。”

    如果这样,就非常不给傅令元的面子了,明明前头他也一直强调过什么决定都听傅令元的,现在却又反对傅令元。

    当然,其实这种局面,怎么做都无法完美地破解,只是两人各自权衡的重点不同。

    忖着,海叔摇头:“不用费那个时间问陆爷了,就按照傅先生的决定。”

    傅令元转眸看回陈青洲,其中一个青门的手下搜了二筒的身之后将收缴的一支枪和一个shǒu jī拿过来给傅令元。

    面甸人发给他们的定位在这山林里面很不好使,只能勉强分辨出方向,具体的路线地图上根本没有显示。

    所以刚刚傅令元和海叔出来之后其实费了不少功夫,差点迷了路,傅令元原本也是打算借那个时候说服海叔不要再跟着第757章,然而枪声在那个时候,指引了他们的过来。

    这才碰上了陈青洲和二筒。

    傅令元看到二筒的这支枪装了消音器,也就是那记枪声果然还是出自面甸人之手。

    青门的手下询问傅令元和海叔该怎么处置二筒。

    陈青洲在这时示意自己脚上的枪伤:“我现在走不了路,得有人背我。”

    非常明显,陈青洲这是想要保住自己下属的一条命。

    海叔却的确得暂时留着陈家下属。

    因为他和傅令元从屋里出来时为了方便只带了这两名下属,垫后的几个一时还跟不上来,是不可能分去被陈青洲的。

    青门的手下捡来了他们爬坑用的皮带,绑住了陈青洲和二筒,像对待狗一样牵住他们,再由二筒背起陈青洲在前面走。

    傅令元和海叔落后一步走在后面,傅令元这才压低音量与海叔进一步沟通:“海叔,陈青洲可能和联系上了。”

    海叔愣了一愣。

    傅令元先问他:“我们在这后山已经听到几次枪声了?”

    他的问话并非真要海叔回答,马上与他分析道:“这块地方就在村寨的后山,当时的枪声能传开多远、多大的范围,我们无法确认。”

    “但素来是个小心谨慎的人,马上就到我们和约定在村寨见面的时间了,前来赴约之前,必然要对周围环境的安全性进行考察,发现异常的可能性,你认为有多大?那赴约的可能性,是不是就受影响了?”

    “还有,我们过来得偏迟,陈青洲和这个陈家下属究竟汇合了多久?这个陈家下属还有shǒu jī,是否已经和外面的人联系过了?如果有,这种时候陈青洲最有可能联系的人,不就是?”

    海叔的表情随着傅令元的话而渐渐凝重。

    傅令元比他更凝重:“向来行踪不定,错失这次机会,我们还难再搞他。舅舅这次指派给我们的任务不就是要把两个人全部解决在滇缅?”

    海叔明白过来了:“所以我们现在仍旧要利用陈青洲把引出来。”

    “是。”傅令元提醒,“这回之所以愿意赴我们的约,不就是因为知道陈青洲在我们手里?现在虽然出了岔子,但幸好,陈青洲已经从面甸人那里要回来了,我们之前太给面甸rén miàn子了,现在摆脱了面甸人,可以不用那么被动了。”

    海叔沉吟两秒,问:“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就是想先稳住陈青洲,然后和你商量这件事。”说着傅令元反问,“海叔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海叔稍忖两秒,道:“不管陈青洲是不是已经和联络上,后山这个地方确实已经暴露,我现在和那方的人联系,干脆直接告诉他们陈青洲现在在我们手里,引他前来。”

    傅令元认同:“他应该是会来的,都能为了陈青洲现身面甸工厂,说明他要救人的u望非常强烈。后山这里全是jǐng chá,少不得得和jǐng chá发生对抗。”

    “jǐng chá不是一直都奈何不了么?与其说是把逃生的可能性赌在陈青洲,不如说是赌在。如果斗不过jǐng chá,那也遂了我们的愿,利用jǐng chá把给解决掉。”

    海叔听言叹气:“可如果斗不过jǐng chá,或许也代表我们出不去这里。”

    傅令元彰显出乐观:“至少能牵制住jǐng chá,给我们争取更多的时间和空间来自救。舅舅知道我们如今的处境,也在为我们想办法,不是么?”

    从屋里出来到遇上陈青洲之前,海叔已经将截止方才的情况汇报给陆振华了。

    “计划赶不上变化,现在不管胜算有多大,尽可能地想办法,不能什么都不做。”傅令元又强调。

    海叔笑:“傅先生放心,我没有丧气。年轻的时候我跟着陆爷,不是没遇到过类似的困难情况,我们都挺过来了。就算现在我们真被jǐng chá逮住,不到最后一刻也不会放弃自己。”

    “没,不是,”傅令元勾唇,“我没觉得海叔你丧气了。”

    海叔注视他,感喟:“我就是觉得这次和傅先生你一起来这一趟,好像找回了年轻时跟着陆爷出生入死的那种状态。”

    旋即他摇头:“不过,我确实不再年轻了,这首先体力就不太能跟上。别给傅先生拖后腿就好。”

    傅令元不悦折眉:“海叔,你这突然扯的什么话?”

    “嗯嗯,不说这些不要紧的了。”海叔重肃神色,“我赶紧给那边的人发邮件!”

    “那我先拖住陈青洲,否则他这万一是已经和联系好要去和汇合,对我们不利。”说着,傅令元把前面的陈青洲喊住了。

    二筒应声驻足,背着陈青洲一并回过身来。

    傅令元瞥了眼陈青洲腿上的枪伤:“要不要先处理?别到时候人还没出去,先失血过多死掉了。”

    “你倒是有心。”陈青洲的脸上浮着一层虚白,“处理伤口耽误时间,先离开这里躲开jǐng chá的搜捕要紧。再迟的话,恐怕会被封山,直升机或许也要调来了。到时我们就真的无所遁形了。”

    傅令元双手抱臂,似笑非笑:“听起来你好像确实非常诚恳地要带我们逃出去。”

    “确实诚恳,但你们半信半疑。”陈青洲表示理解,“终归我们是敌人,你们怕被我算计,也是正常。”

    傅令元绕回前面的话:“以你对这片山头的熟悉,躲起来藏个十天半个月,应该不是问题,停下来一会儿处理你的伤口,也就费不了多少事吧?”

    陈青洲感觉出来了,傅令元是想拖延。

    为什么要拖延?拖延住要等谁么?

    这种时候,能等来的人,最大可能性是jǐng chá。

    那么,傅令元的意思,是宁愿他落到jǐng chá手里,也不要被青门终结生命……?

    陈青洲默然。

    波折再三。虽然他还没放弃活命的希望,甚至可以说求生u望非常强烈,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境况的愈加糟糕,能成功脱身的可能性也确实越来越小。

    尤其眼下重新碰上青门的人,他不仅得考虑他自己,还得考虑不连累傅令元在陆振华那里露陷。

    傅令元不愿意亲自动手杀他,也不可能暗中对他放水放他自由。

    除非再有像刚刚利用面甸人的机会。但那机会他已经没有把握好了,不太可能给他第二次。

    他明白,傅令元已经非常尽力地能邦则邦了,只是傅令元首先得考虑的还是他自己。

    可,他依然不想落到jǐng chá手里……

    他是想拼一拼的,脑子里却想不出一个既能让他自己逃生又不连累傅令元的两全其美的办法……

    他提出要给他们带路,何尝不是一种拖延,指望能在拖延的时间里找到适当的自救的办法。

    眼下,傅令元明显有他的想法,并希望他能配合。

    “陈二爷,怎么办?”二筒小声询问陈青洲。

    陈青洲默了一默,让二筒暂且把他放下。

    二筒拆开他绑在脚上的衣服,之前绑得不够紧,已经松得往下滑,布料更被血水浸染得特别湿,应该是子弹打中他腿上的某处血管了。

    现在条件不允许,根本没办法给陈青洲取子弹。

    二筒撕了自己的衣服给他重新扎绑。

    瞧着青门的手下并没有靠他们非常近,他趁机压低音量续上没碰上青门的人之前未完的话题:“陈二爷,放弃炸那块罂粟地吧。我之所以会来这里,其实是邦忙埋炸弹的。但因为你们都来了这里,阮总让我搁置引爆罂粟地的计划。”

    原本心不在焉的陈青洲听言收回神:“你去埋过炸弹了?”

    “是。”二筒点头,“主要是在你们原本的炸弹里再加了的炸弹。”

    “怎么埋的?”陈青洲进一步问。

    “就是按照九思告诉我们的位置去埋的。不是说山里有很多地雷?别的地方我们也不敢乱去。”二筒告知。

    陈青洲微微怔忡:“原来已经埋好了……”

    呢喃着,他的唇角弯出一抹弧度:“我还以为真的炸不了罂粟地,现在没问题了……”

    “陈二爷,你什么意思?”二筒听言表情微恙,“罂粟地还是会爆炸?”

    “……”

    傅令元正在和发完邮件的海叔商量事,从他的角度,看到二筒貌似和陈青洲起了争执。

    事实上他猜测得并没有错,二筒正在跟陈青洲急:“你不能再说让那些jǐng chá一起炸死。jǐng chá是阮总邦忙给找来的,目的是希望能助陈二爷从青门这些人手里脱困。而且拜托的还是阮总的好朋友褚警官。我找到你之前,褚警官刚告诉我她亲自前来后山支援。褚警官要是出事,阮总会内疚一辈子的。”

    陈青洲表情变幻,一时无话,毕竟在他的观念里,他不需要去顾及jǐng chá的性命,即便那jǐng chá是所谓阮舒的朋友。

    而且要能炸死jǐng chá,对他反而是件好事,有利于他逃离这里。

    只是他被二筒的最后一句话稍微触到了他相信,如果那位女jǐng chá真的遭遇不测,阮舒确实会内疚一辈子,或许还会因此怨恨他。

    然,这又可能关系到他是不是可以平安。

    他是她的哥哥,在她心里,应该比那个女jǐng chá朋友更重要吧?

    陈青洲犹豫。

    二筒将陈青洲的踌躇之色瞧得分明,心里预感不好,等不了陈青洲的dá àn,蹭地站起,朝傅令元和海叔看去。

    海叔率先发现,示意傅令元。

    傅令元循向瞥了一眼二筒的u言又止,与海叔交换一个眼神。

    海叔明显认为陈青洲开始耍花招了。

    傅令元端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转向陈青洲和二筒:“怎么了?”

    “我们必须继续往前走离开这块区域,不能再停留。”二筒说。

    “你们很着急,是赶着去和谁汇合?”傅令元轻飘飘。

    二筒想要提醒傅令元通知褚翘,或者把diàn huà给他,他提醒褚翘也可以,但这种情况无法名言,他兜转着心思,先迂回着告知情况。

    “我们二爷说,我们最多只有一个小时,现在已经过去了不少时间。再耽搁下去,炸弹引爆,我们或许也得死。”

    傅令元眉峰耸起:“你们什么意思?”

    “那群面甸人不是不见了?是因为我们二爷给他们指了一条路。那条路绕了个圈,如果他们不偏离,最迟一个小时内会抵达路的尽头。路的尽头不是出口,是这片山头的地雷密集区。就在罂粟地后方的不远处。”

    “我们在那块地雷密集区的周围还另外埋了一条线的炸弹,炸弹一路延伸,不仅会炸掉罂粟地,可能还会触发其他雷区的地雷引爆,那些jǐng chá多半会被炸死,现在我们要避免自己被殃及。相信你们也不想死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