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1、和时间赛跑-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761、和时间赛跑

    ,最快更新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最新章节!

    是的了,在江城,今年她生日那会儿,傅令元把它寄去江城陪她了……

    前两天回来江城进屋里时明明还没忘记,这会儿闹得倒似失忆了一般……

    阮舒把shǒu jī放到桌上的电源充电,兀自进去浴室洗漱。

    半晌出来,第一件事依旧是查看shǒu jī。

    shǒu jī里悄然无动静。

    阮舒垮下肩膀,轻轻叹气,走过去床边,躺到床上。

    …………

    滇缅。

    二筒的返程非常顺利,回到土屋那片区域,混乱不堪,和方才在林子里的平静截然相反。

    jǐng chá已经攻上来了,被派去山路上守卫的面甸人不堪一击,倒是青门的手下的抵抗给jǐng chá造成了比较大的阻力,想来那些青门的手下目的在于邦海叔和傅令元尽量争取逃跑的时间。

    但终归人数太少,被jǐng chá抓捕得七零八落。

    二筒小心谨慎地避免自己没误伤,找寻jǐng chá的身影,想向他们求助。不过他先被一名jǐng chá从身后举着枪喊住。

    二筒求之不得,自然没有反抗,抬起双手做投降状,向jǐng chá解释道:“我想找你们的褚翘褚警官!我是她的线人!就是我向她tí gòng这里的线索的!我现在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找她!麻烦jǐng chá同志能不能带我去找褚警官?”

    怕这位jǐng chá不相信,他赶忙又道:“要不jǐng chá同志你现在抽空打个diàn huà给褚警官告诉他有个叫二筒的人找她也可以!这里马上就要发生爆炸了!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

    将信将疑的jǐng chá在他的最后一句话愣了愣,无论真假,爆炸是大事,肯定得确认!

    不过这个时候耳尖的二筒隐隐约约听到了褚翘的声音。

    他即刻扭头大喊:“褚警官!褚翘警官!”

    褚翘是刚上山来,有前面的同事先“清理了路障”,她没花费太多时间,何况她自己因为心里着急也非常地赶,并且利用路上的时间把山上的基本情况给问清楚了。

    这会儿她正在调配警员开展搜山的追捕,猛地听到有人唤她,她一个激灵,尚未处理信息的大脑非常希望能是傅令元。

    当然,一秒钟之内大脑里的信息处理完,分析出不会是傅令元。

    同时她的眼睛也验证了她的猜测,看到了二筒的身影。

    她几乎是飞奔过去的!因为快到山上前她再度尝试给二筒打diàn huà却是怎么都不通!接连两三次之后,她就担心二筒是不是出事了。

    二筒已朝她疾步,还没走到她跟前就快速告知:“快!这附近的地雷过不了多久就会被引爆!大概剩不到半个小时!你们快点撤离这里!怎么上山的就怎么下山!那条路是最迅速最安全的!”

    褚翘心中大骇,对他的话没有任何质疑,也没时间详细问他怎么回事,马上就去通知其他的同事。

    二筒准备跟在褚翘的后面,等着看看有什么能邦忙的,顺便也还有关于傅令元和陈青洲的消息想等她通知完撤退、空下来之后告诉给她,耳朵却是在这个时候捕捉到了从林子里传出的枪声。

    枪声?!

    能发出这样枪声的,只可能是面甸人的枪了!

    那么是傅令元和陈青洲又和面甸人碰上了?!

    二筒拔腿就往林子里跑!

    九思亦第一时间反应枪声极大可能出自面甸人,扭头见二筒离开得一溜烟,她猜测或许和傅令元有关,忙不迭紧随其后,手上则紧迫地用对讲机与同事讲着话。

    …………

    一道人影蹿了出来,举着枪对准两个人,“砰”“砰”就是两声。

    辨认出是面甸人,傅令元和陈青洲第一时间的反应非常默契,前者蹲身往旁边滚,后者自前者后背挣开,身体同样跃往一旁。

    面甸人的子弹均打了空。

    而傅令元和陈青洲则同一时刻握紧shǒu qiāng,一前一后分别射击是的!不止前方出现的这个!后面还有一位!两声枪响便是分别出自两个面甸人!

    早在开枪之前,陈青洲便将电筒关闭!

    但这并不影响他和傅令元两人的瞄准!

    两个面甸人被子弹打中发出最后的动静!

    傅令元摔入草丛里,耳朵里亦捕捉到距离他不远的位置另外也有人重重落到地上的动静,估计是陈青洲。

    傅令元没有马上过去找他,因为又有第三个面甸人打开了电筒在找他们!

    这倒也方便了傅令元一枪了结对方!

    耳中再一次捕捉到动静!

    傅令元利用转身的一瞬间迅速上膛!

    接着掉落在地上的电筒的光亮,隐隐约约可见有第四个面甸人出现在陈青洲的后方,看准的同一秒钟,他的手指扣下扳机!

    成功解决!

    陈青洲在这个时候从地上爬起来,抬起手中的枪明显在瞄准傅令元的上方!

    傅令元心头顿时一磕,即刻要从地上滚走!同时给shǒu qiāng重新上膛!

    头顶的树上哗啦掉下来第五个面甸人,堪堪被陈青洲的枪打中!

    然,傅令元的后脑在此时突然遭遇重击。

    浑身一麻,他顿时往前栽到地上。

    握枪的手忽地被人狠狠踩住!枪被踢走!他的另外一只手被反掣在腰后!

    旋即他明显感觉到冷冰冰的枪口堵了上来。

    他甚至可以听见扳机即将扣动!

    陈青洲解决不及,冲口就是一句面甸话:“你要是杀了他就别想我给你们带路!”

    是不久前在坑边将坑里主事的面甸人杀死的那一个面甸人!

    竟然这么快回头来了?!

    分神间,陈青洲亦遭袭,猝不及防被人从后面重重砸中脊背,咚地趴倒在地,他的枪则迅速被夺走。

    傅令元察觉到对方将枪口移开了,却是力大无穷地揪住傅令元的衣服,拖着傅令元在地上走,直到陈青洲面前才停止。

    傅令元眯眸,准备踹腿勾脚。

    陈青洲先一步阻了他:“不要!他真的会杀了你!这一个和其他的面甸人不一样!不是一般的作业工人!”

    傅令元通过刚刚那几下子,自然察觉出来了,

    而且他对这一位也有印象,是先前在屋里谈判时,时不时就特别横的那个。

    至于现在桎梏住陈青洲的,傅令元也认得,就是面甸人的那一位翻译。

    翻译正把陈青洲与傅令元讲的话转述给耍横的面甸人。

    面甸人忽地现出一把刀,迅猛地插入傅令元的左手手臂。

    傅令元压抑地闷哼一声,没让自己呼痛出声,额头上的青筋则刹那间爆出。

    陈青洲见状表情一变,再一次威胁面甸人:“你要是再伤害他,我们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面甸人转而用力踹一脚陈青洲:“你还敢说话?!撒谎骗我们!要把我们引向地雷去让我们死!我还没跟你算账!”

    边说着,他揪起陈青洲的大半个身体,就要打他。

    还是一旁的翻译提醒:“他已经伤得非常重了!别不小心要了他的命!他还得给我们带路下山!”

    面甸人冷哼着松了手,指着傅令元,反过来威胁陈青洲:“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带我们下山!要是再敢动歪脑筋,我就弄死他!”

    一旁的翻译看了看傅令元又看了看陈青洲,嘀咕:“没想到你们两个人竟然是一伙的……”

    傅令元心头一凛,冷笑:“那就弄死我吧,这样子你们永远别想拿到那两亿黄金。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你们以为我会冒险驮陈青洲下山?”

    话接的是面甸人的那一句,可顺便也否决了翻译的说法,与陈青洲撇干净关系。

    陈青洲的反应足够快,忙不迭接:“你们刚离开没多久,青门的人就找上我,埋黄金的地方就在附近,我为了保命,把地点告诉了他们。他们挖走了黄金,转移了地点。现在只有他知道两亿黄金在哪里了。所以我也是受到了他的威胁。”

    面甸人将信将疑。

    翻译最拎得起重点,催促:“我们还是快点先离开这里!黄金不黄金的,等逃出去再细细谈!反正把这两个人全部带上,一定是万全的保障不会出错的!而且刚刚开了好几枪!枪声会把jǐng chá给招来的!”

    面甸人觉得翻译的话非常有道理。

    傅令元和陈青洲交视一眼,更对此无异议确实,首先离开这里是最重要的。继续周旋下去非常浪费时间!

    傅令元比陈青洲多一层考虑是,等下还能得到jǐng chá的邦助!现在要先撑过这段时间!终归陈青洲伤势严重,他暂且不要和这两个面甸人硬碰硬,而且枪也被夺走了。

    面甸人在这个时候把傅令元从地上拽起来,飙了几句面甸话,指向陈青洲。

    傅令元虽听不懂,但瞧出来意思,大概是要他继续负责被陈青洲。

    果然陈青洲告诉他:“他让你背我。”

    傅令元紧紧抿唇,未语,背对陈青洲蹲下身。

    陈青洲比先前要虚弱,起不来身。

    那位翻译邦了陈青洲一把,陈青洲才得以重新上了傅令元的后背。

    傅令元背稳了陈青洲之后,边迈步边问翻译:“其他面甸人都还在那条通往地雷密集区的路上?”

    “我之前不是在diàn huà里和你们说了?人都散了,好多人着急出山,脱缰的野马一样不停往前赶路,我们叫都叫不回来,也不想浪费时间去叫回来所有人,我们几个人自己赶紧先回头了。”

    说完翻译转而问陈青洲:“你估计着路程,那些人大概还有多久会触动地雷?”

    傅令元一直在留意时间,此时冷沉地插话替陈青洲回答了:“二十分钟不到。如果那些人的脚程再快点,可能也就剩个十分钟。”

    被这么一缩减,蓦地每个人都觉得头顶上方好像悬了一把淬着寒光的锋利的刀,所系的绳索正在一点点地被蜡烛烧着。

    不自觉地便加快脚步。

    …………

    二筒往里跑的一路没有忘记去留意傅令元和陈青洲二人的身影,因为按照傅令元之前的说法,是会跟上来的。

    然而并没有。

    只是尚未奔回他和傅令元、陈青洲分开的地方,就发现了几具面甸人的尸体。

    褚翘蹲身查看,马上判断:“体温还是热的!离开没多久!刚刚的枪声应该确实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可刚刚的路上没有看见他们人!”二筒焦虑,忖着陈青洲是不是带傅令元抄近道去了?

    看着这些面甸人的尸体,他不明白他们两人现在的状况是没事还是有事?

    但听褚翘打着电筒指着地面又道:“有血迹!”

    二筒闻言凑上前,果然见到滴落的血,而且还是连续性、有延伸的!

    褚翘已然起身,指着某个方向:“赶紧追上去看看!”

    …………

    头顶上方遮蔽的林荫变得稀薄,皎洁的月光倾泻下来,不用打电筒也能把脚下的杂草路看得还算清楚,树影憧憧,被风拂动。

    随着风飘散而来的,还有慌乱嘈杂的叫喊以及枪声。

    那个面甸人非常敏感,暴躁地质问陈青洲:“你确定这条路没有错?!”

    “没错。”陈青洲告知,“这是最近的一条路。”

    面甸人几乎要把陈青洲从傅令元的背上拽下来:“那为什么会有这么清楚的声音?!你是不是把我们往回带?!”

    陈青洲保持着冷静:“我们只是绕到屋子的后面来了。从这里,确实是最近的一条路,否则我们来不及逃的。”

    说完陈青洲咳了两声。

    忽听林间有人在说:“那边有人!”

    像是被陈青洲的咳嗽给吸引了。

    傅令元即刻背着陈青洲趴下在地。

    翻译慌慌张张地跟着傅令元的动作。

    那个面甸人倒是天不怕地不怕,直接战斗在一线,几下子就把来人给干掉了。

    而且他放聪明了,用的是从傅令元和陈青洲手里夺来的消音枪,没再傻傻地用他们面甸人自己的玩意。

    打完之后,他还掂着两支shǒu qiāng自己在那儿嘟囔比他自己的枪好使。

    傅令元见状并未多高兴,因为他原本还指望着面甸人的枪声能把jǐng chá给招来。

    眼下虽然面甸人没有死盯住他们,但也没离开他们太远,他手上没有wǔ qì又带着个陈青洲,实在没什么把握跑路。

    耳朵里在这时传入陈青洲的低语:“抱歉令元,我连累你了。”

    “少来跟我讲这些p话。”傅令元烦他,“不是你连累我,难道是我连累你?!”

    手掌间黏糊糊的,不用看也知道是血,出自陈青洲的各处伤口,尤其是腿上的那个枪伤,流得比较厉害。二筒那会儿邦他重新包扎也没坚持太久,何况刚刚遭遇面甸人偷袭好大一通折腾。

    压住火气,傅令元紧接着道:“你给我挨住了!别忘了你这条命当初是我邦你捡回来的!”

    说话间,身旁的翻译拉起他们一起过去和面甸人汇合。

    几具尸体横陈在草丛里。

    傅令元走近了细看庆幸被打死的不是jǐng chá,而是青门的手下。

    面甸人再度拽一把陈青洲,强调:“你要是敢骗我!你也别想离开这座山!”

    …………

    血迹延伸而去的方向基本都是草丛,草长得密集,也因为血滴特别大,从半空中滴落,落得位置也算比较明显,另外未经开荒的杂草上被人踩过的痕迹也确实瞧得出来,褚翘和二筒循得还算顺利。

    不多时,便又发现了几具尸体。

    褚翘查看尸体的结果得出的结论是:“和刚刚那几具面甸人的身体不是同一个人开的枪,不过枪应该是同一把。”

    另外结合她观察到的杂草被踩踏的痕迹:“应该起码三个人。”

    这样一来,就不得不令二筒怀疑,傅令元和陈青洲可能被面甸人是挟持着要求带路下山了!

    另外褚翘和二筒也都发现了,这路分明是绕到土屋后方来了!

    二筒便也说了他的判断:“褚警官,如果没有意外,他们等下应该会汇合到我刚刚说的那条路上去!”

    毕竟陈青洲说过,最快速下山的是就是那一条!

    即便他们遭遇挟持,首先考虑的也应该是尽快脱离危险区域!

    褚翘点点头:“我现在就通知我的同事,下山的途中留意一下!”

    二筒提醒:“褚警官,既然已经确认他们也是往山下去,你也不要再耽误了!绕回去走前面的路去和你的同事汇合吧!这边由我一个人来跟!”为的是百分之百确保傅令元和陈青洲的路线!

    褚翘挥挥手:“没关系,我和你一起。”

    二筒不同意:“褚警官,你不能出事!否则我没办法和我们傅先生、尤其是阮总交待。”

    “你这是在质疑我身为jǐng chá的能力吧?”褚翘原本其实考虑过要再找来两名同事,但傅令元的身份着实不太方便。

    他现在就是青门的人,正面碰上jǐng chá,她在同事面前比较难邦他开脱,得找非常万全的理由,否则即便邦他开脱了,他回去陆振华跟前恐怕也不好交待。

    “不是的褚警官,我没有在质疑你。”二筒深觉自己嘴笨。

    “行了!”褚翘一锤定音,“不要浪费时间争来争去的了!”

    说罢她的脚步不停,继续沿着痕迹追寻,同时手里的对讲机也在继续与同事联系。

    …………

    他们现在就是在与时间赛跑!

    傅令元的体力再充沛,在经历了一连串的变故和神经始终处于高度紧张的情况下,也消耗了不少,何况他还背着一个陈青洲。

    面甸翻译看起来是最累的一个,落在了最后面。

    那个面甸人则根本没想等翻译的意思,走几步就拽一下傅令元。

    不多时,几人又听到人声的动静。

    而传来的方向正正是陈青洲所指的接下来的前行方向。

    面甸人即刻驻足,再次质问陈青洲:“为什么又有人?!你是不是故意的?!这到底是不是下山的路?!”

    陈青洲因为失血过多脸色异常苍白,早在半途中,就基本是趴在傅令元的背上了,此时因为无力抓紧傅令元,被面甸人直接拽了下来。

    傅令元眼疾手快地转身去接他只来得及抓住他的胳膊,陈青洲的身体摔到地上。

    好在是草丛,起到了一定的缓和作用。

    傅令元蹲身把他拉着坐起。

    陈青洲的呼吸特别不均匀。

    傅令元握在他手上时也察觉他的体温特别地高,像火烧一般。

    倒是记起,陈青洲半年前虽死里逃生,但皮肤烧伤,历经多次手术,身体状况本就不如以前,至今不曾痊愈,却还跑来滇缅,这几天又接连受了这么多的伤……

    忖着,他眉峰不禁耸起,再次强调:“留着命分黄金!”

    陈青洲看了他一眼,唇边弧度淡淡。

    一旁的面甸人在纠缠陈青洲:“我问你话你听见没有!你是不是在骗我!”

    傅令元一把握住面甸人在拽陈青洲的那只手,不让陈青洲再被蛮力强行拉起来。

    而他的举动在面甸人眼中无疑是种反抗。

    尤其傅令元还用冷冰冰的目光看他。

    见面甸人像是要拔枪,陈青洲迅速捋开傅令元的手,然后按住面甸人的手,说:“确实就是这条路。现在应该是山上的人也逃下来了。我们稍微等上一两分钟,等他们走过了,我们再拐出去。”

    面甸人算是暂时相信了陈青洲的话,忿忿地甩开手。

    一两分钟之于平常来讲,不过嗖地眨眼的功夫,此时此刻却是无比地漫长和煎熬。

    傅令元侧耳凝听动静这极大可能是jǐng chá带着被活捉的人在撤退!

    如果他现在出声大叫,肯定会吸引来他们的注意力。但他们循声来的速度,肯定不如面甸人开枪的速度。

    最关键的还是在于,就算他暂时拖得住面甸人,陈青洲呢?

    所以,眼下明明jǐng chá近在咫尺,他却还是无法呼救情势所迫,他姑且考虑不了,他落到jǐng chá手里之后又该如何“自救”。

    动静倒是很快远去。

    面甸人迫不及待地就让傅令元和陈青洲赶紧起来继续走!

    落在后面一些的翻译在这个时候忽然发出短促而沉闷的半声“啊”!

    傅令元眸子一眯,看到月光下除了翻译之外,还有一道人影在晃动!

    面甸人已然二话不说直接朝那边开枪。

    傅令元没再等待,趁此时飞快地扑向面甸人!

    面甸人的子弹打偏!

    不远处的那道人影也扑倒了翻译,翻译的枪朝半空开了一记!

    这边面甸人的身体被傅令元带着一起在草丛滚了两滚,立马把枪口对准傅令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