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4怨-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764怨

    ,最快更新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最新章节!

    …………

    阮舒不知所措,呆呆地定在那儿,半晌回不了护士的话。

    尔后还是听筒那头传来另外一位护士的声音:“这位孕妇签了协议,生产的事情全权交由医院处理,提前把该签字的文件都全签了。今早做检查的时候,她还跟医生重新强调过一遍。”

    阮舒听言愣怔。

    傅清辞她……

    前一位护士质疑:“可她之前明明一直有她丈夫陪着,快到生产了怎么反而不见人?”

    阮舒哑然,脑中只在想,陈青洲是为了她,才暂时离开傅清辞重新露面的。

    护士得不到她的回应,大抵是觉得与她对话并没什么用,便继续去忙事情,手机交回了晏西的手里。

    “小姑姑,”晏西的情绪明显比之前要有所控制,但依旧压抑不住啜泣,“小姑姑,我爸爸他还是没有回来吗?还是联系不到他吗?”

    “他……”阮舒回答不了。<scrip>s1();</scrip>

    晏西小心翼翼:“他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他问得委婉,阮舒知他的意思,神经被触动,快速否认:“没!他没事!”

    察觉自己一瞬间的语气太重,她沉一口气,缓了缓,安抚:“小姑姑不是告诉你了,爸爸不是遇到什么事,他只是和小舅舅一起出门办事。明天就回来。”

    稍加一顿,她马上又道:“等下小姑姑就再去给你找你爸爸!会让他尽快回去!小姑姑我现在也过去找你!你不要害怕!”

    “嗯……好的小姑姑,我不害怕……不害怕……”晏西安慰他自己,同时也是在安慰她,“我妈妈会没事的,她会顺利生下小ei ei的。小姑姑你也不要着急。”

    他的懂事,让阮舒的眼眶禁不住发潮,相当心疼他。

    “嗯,你妈妈会没事的,她会顺利生下小ei ei的。”她先重复了他的话,然后说,“小姑姑现在去邦你找爸爸,等小姑姑!”

    收了线,阮舒便马上开始尝试打dian ha。

    陈青洲的号码,傅令元的号码,九思的号码,二筒的号码,褚翘的号码。

    却是没有任何一个人的dian ha拨通了。

    打不通!全都打不通!

    连褚翘的dian ha都打不通了!

    究竟出了什么事?

    越是这种时候,越容易让人胡思乱想,刹那的功夫她的脑子里就掠过无数种可能。

    阮舒强行收敛住,不去细思,而开始尝试第二遍的拨号。

    失败之后,她没有浪费时间,换了衣服火急火燎地下楼。

    庄爻就睡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发现她的动静急忙爬起:“姐,出什么事了?”

    “备车!”说完阮舒又想到什么,重新道,“飞机!庄家的私人飞机!”

    庄爻愣了愣:“姐,你要去哪里?”

    “荣城。”阮舒说,“有急事要马上去一趟荣城!”

    庄爻马上反应过来:“姐你要去找傅警官?”

    她从未具体和他说过晏西的存在,即便那个时候让他去查号码了,他也是自己根据情况猜测是傅清辞现在所在的地方。

    阮舒点点头:“是!快点去联系庄家的飞机!”

    庄爻迟疑提醒:“庄家的飞机之前送二筒去滇缅了,现在赶不回来接你,就算要庄家那边重新调一辆过来,可能也得等到明天早上才行了。还有,现在外面有陆家的人在盯着,我们的行动不太方便。”

    阮舒正往外走的步子蓦地顿住。

    是的了……

    她怎么忘记了……

    她被陆振华盯上了,这个时候不合适去找晏西……

    不合适……

    肩膀顿时便垮下。

    见状,庄爻忙道:“我先去联系二叔公,让再来一架飞机,尽快过来,或许不用等到明天早上也说不准。”

    “嗯嗯……”阮舒怔怔点头,兀自在一旁落座,抱着脑袋,思绪乱糟糟。

    现在该怎么办?

    滇缅失联,情况不明。傅清辞突然就要生产了,陈青洲肯定是赶不回去医院了,如今却连她都没办法前去,独独留晏西一个十岁的孩子,她如何能够放心?

    其他人呢?傅清辞出了这么大的事,傅家里头没人知道吗?

    傅夫人和傅清梨也就罢了,傅家爷爷呢?

    她早早便猜测傅家爷爷对傅清辞的去向是知晓的,毕竟按照傅清梨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