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让梨的孔融-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十五章 让梨的孔融

    果然,侠客笔记中那副少女被恶霸强行占有,哭哭啼啼的画面并没有出现。我只觉熟悉一阵寒气撩气,后背说不出的难受,就见到了那公子的发髻被削开,一缕头发掉在了地上。

    “你……你可知道我是谁?”少年公子脸色惨白,显然惊吓过度,“我乃是郡守之子,孔亮,字庆东!”

    “奥,原来是孔北海之子,那倒是失敬了。”赵云巧笑嫣然,忽地又一剑,直刺破了孔亮的腰带,裤子一下子就掉了下来,孔亮大窘,赶忙护住了关键部位。恰有一队巡逻侍卫经过,孔亮双目中闪出了一道亮光,大喊道:“来人,快来人,给我抓住她!”

    士兵当然是认识孔亮的,一看公子受辱,对面还是个俏丽女子,那还了得?这强抢民女的事是今天不做也得做了。

    头目一阵呼哨,一队士兵大概有一百人,把我俩围在了中间,我手握大刀,心想这江湖果真毫无道理,如我此等良民,也会遭遇荒诞之事。

    “想依多为胜吗?”赵云轻叱一声,一柄长剑如毒蛇吐信,舞起漫天剑花。

    “这女子果然一身都是胆!”我见她动手,思付今日之事恐难善了,于是也舞起大刀来,朝着官兵砍杀而去。官兵们看我长相凶恶,以为我才是那凶神恶煞,所以刀枪棍棒齐齐朝我身上招呼,赵云武艺本就在我之上,此时更如鱼得水,在人群中如蝶翼起舞,穿梭而过,顿时便伤了数人。她虽双目不能见物,但经历过这些时日,一来是已经适应二来官兵人数众多,又聚集在一起,胡乱砍杀也能起到奇效。

    “打那女子!”官兵头目终于反应了过来,提着刀呼喝着朝着赵云而去。赵云顺风而立,剑上滴血,煞是符合我心目中的大侠形象。

    士兵大多用长戟,朝着赵云刺杀而去,只见她白衣飘飘,翻滚起一阵波浪,在数人围攻中竟然也是游刃有余,果然轻功很是了得。

    她的长剑也不知是谁人打造,削铁如泥,一件就削掉了戟头,把长戟变成了长棍,又成了双节棍。我暗暗叫好,这般杀法,她要是双眼完好,那还了得。

    正杀间,忽然听得一人高声喝道:“住手!”

    一个头戴儒冠,身披灰袍的中年男士下轿,士兵纷纷下跪拜倒:“参见郡守!”原来是北海相孔融到了。

    “哼!朝廷给你们俸禄,是让你们在此耀武扬威的吗?”孔融在平静的语言中自有一股威严。

    那头领道:“郡守,我等巡逻至此,发现有恶贼竟然光天化日之下欺侮公子,大伙们看不过眼,所以擒拿恶贼。”

    赵云也不言语,只在一旁冷笑。

    “糊涂!公子不欺负别人都不错了,还能被人欺负?”孔融指着孔亮骂道,“逆子!我孔家的名声全被你败坏完了。”

    孔亮辩解道:“爹,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女子卖身葬父,我施了些银钱,要招她回去做个丫鬟,又有何不可?”

    “一派胡言!侠士有难,我等作为地方官,不能为他们排忧解难,实为失职,岂可戏谑落难之人?快给我滚回去,不要在此丢人现眼了!”孔融大怒道,“罚你将论语抄写十遍!”

    孔亮惙惙地走了。

    孔融这才到了我俩跟前,一躬到底,道:“两位大侠光临北海,孔融有失远迎,实在汗颜,如两位不弃,请移驾到我府上,孔某当尽地主之谊。”

    “好说,好说……”我一见这么一位大官竟如此谦卑,心中万分受用,看来今日午饭总有了着落,意欲马上就要跟去。

    “孔北海有礼了。”赵云竟然也长躬到底,道:“我兄妹二人途径贵宝地,已是冒昧打扰,就不多叨扰了。”

    “诶,女侠客气了!算不得叨扰,孔融却是有事相托,请两位万勿推辞。”孔融再作一揖。

    赵云见孔融邀请之意甚坚,也不多推辞,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他二人在那里文绉绉的听得我好不耐烦,我四下望去,街道上看热闹的人不少。正打量间,却见一位男子颇为眼熟,我突然想了起来:那不是骗了我包袱的贼子吗?

    “贼子休走!”

    我手擎大刀,冲着那贼子冲了过去。那人自然是转身就跑,我奔跑力大,将一货郎的鸡鸭撞翻了一地,又把附近卖橘子的摊位冲翻,黄灿灿的掉了一地。

    “恕罪则个!”

    “想跑,你陪我橘子!”我眼看着那贼人转过了巷角,却被货郎拉住脱不了身,直急的我蹦跳起来。

    “少侠,少侠,却是发生了何事啊?”孔融气喘吁吁地跟来问道。我将那男子骗我包袱的事说了。孔融道:“少侠放心,请去我府上安坐,此事就交由我来处置了。”

    我见他如此说,只得道:“原本包袱小事,可里面装有我挚友曹操的一块玉佩,却是不敢丢失的。那就有劳孔大人了!”

    “好的,少侠且请安心。”孔融说着,对刚才围攻我们的头领悄悄吩咐了几句,又叫了家仆赔偿了两位货郎的损失,这才和我们一起向孔府走去。孔融见赵云双目缠着白巾,料想她行走不便,也不明说。只是高声对轿夫说道:“今日天色不错,我意欲在街上走走体察民情,不如你们先抬着这位女侠回去等我。”

    赵云见他意诚,也不推辞,也就上了轿。

    相府并不甚远,没几步便到了门前。大门用红色漆就,高逾八尺,两头石狮子盘踞门口,威风凛凛。

    进得府来,孔融边安排上酒菜,好生款待我们,他也亲自在一旁作陪。酒方过三巡,只见那巡街的士兵头目进来跪倒,道:“大人,这位少侠的包袱我们已经寻回,请少侠过目。”

    我赶忙接过包袱,打开后发现物件并未丢失,心中欢喜,拜谢孔融道:“多谢孔大人!”

    “少侠无须多礼,在我治下竟然出了此等难堪的事情,倒是让让少侠见笑了。”

    “孔大人军纪严明,造福一方百姓,在下早有听闻,我们是好生佩服的,请大人万勿过谦。”赵云接口道。

    “哎!近来黄金作乱,扰乱世道。我北海原本民生淳朴,百姓安居乐业,谁料黄巾军势大,也波及了我北海。百姓凄苦,我这父母官也当的内心有愧啊!”孔融脸色愁苦,眼中隐含泪花。

    “孔北海忧国忧民,实乃大汉之幸!我代百姓们谢过先生。”赵云正色道。

    “不敢,女侠过誉了。”孔融道,“实则,这次请二位进府,实有要事相托。但不知二位少侠是否准允?”

    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我刚拿起一块鸡腿正啃的高兴,又如何拒绝别人。只听得赵云道:“孔北海但有吩咐,我二人自当竭力以赴。”

    “好,好!两位先在我府上安歇,等赵女侠眼睛复原,我再托付给两位,来,我再敬二位一杯。”孔融道。

    我自然是喝了,而那赵云,虽是女子喝起酒来可半点都不含糊,一口一大杯,竟然面不改色心不跳。

    “孔大人,在下有一事早就想问了,不知当面请教妥不妥当……”我酒量不高,几杯下去已经熏熏欲醉,忽然想起一事来,这才问道。

    “但说无妨。”孔融摆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我尝听人言,说道孔融让梨,拿大梨给长辈吃,而自己只吃最小的,不知可有这件事没有?”

    孔融一愕,道:“少侠何以知道这件小事?”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