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酆都绿袍-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一百一十四章 酆都绿袍

    长剑触肉,我的大梦春秋神功马上发挥了作用,肌肉收缩了三寸,救了我一命。可这记杀着我毫无防备,长剑还是刺入了我的肋骨之中,一阵疼痛使我格外清醒了起来,我一刀劈入地下,地面上也渗透出血迹来。

    这一下变化太快,林震南也无从防备,待要前来救援我,我已经受了伤。却在这时,却见地下又伸出几只手来,将五湖帮的四名帮众拖倒在地,长剑割了喉,眼看是不活了。

    林震南也顾不得死人,过来搀扶我道:“快走!”

    我二人施展轻功,急急向破庙逃去。庙中火光忽明忽暗,隐隐有叱喝之声,我心中一紧,脚步又加快了几分。果然,刚进庙中就看到几名黑衣人正在围攻于龙、林妮蓉和肖大石等人,其余帮众武功不济,都已经被杀。只有他们三人武功略高,抵抗到了现在。但林妮蓉也已经花容失色,脚步虚浮,眼看也是撑不了多久了。

    关羽却在哪里?

    林震南加入战团,局势略缓,我赶忙去后堂寻找关羽。却只见关羽持刀静立在后堂之中,两位夫人却不知躲到了何处,他的衣服上已经有了血迹,显然也是已经受了伤。但他却十分戒备,见我赶来喝一声道:“别过来!”

    我一惊停住了脚步,忽然有一种感觉:

    这庙里,这庙里不止是他一个人。

    黑暗里必定还有人。

    什么人?

    就在这个时候,残烬忽然开始发起光来,竟然重燃起来。几缕烟气笔直上升,那余烬又成了火焰,一时间火光旺盛了起来,就像突然有人往里面加了柴。但庙里的光影却更暗了,因为火的颜色是惨绿的。

    几缕烟气摇荡不定,绿焰摇曳吞吐。我仿佛听到了地底冤魂的挣扎哀嚎,他们似乎都被这团火囚禁其中。伴随的是脚链的拖动声,和马鞭的鞭笞之声。

    这难道是到了阴曹地府?

    绿焰愈来愈盛。整座破庙都是惨绿色,菩萨的宝相,凹凸的画墙,都有了玲珑诡异的深浅碧意。

    火焰烟气聚而忽散,成为四柱,四柱直升,合成一体,渐渐形成一条平薄的绿片,好像一张薄纱,罩在绿焰三尺之上。

    关羽喝道:“何方妖人装神弄鬼!”

    却只听得这一声似乎被无数人在争着说道:“何方妖人装神弄鬼!”声音层层叠叠,似乎来自于地底一般。

    “你是谁?”我断喝一声,震得庙顶一阵尘沙籁籁落下来。

    “你是谁,你是谁……”这声音无休无止的延续了下去,却没有人理睬我。

    关羽突然长啸一声,他内力深厚,啸声清越,连绵不止。这一啸,顿时压制住了无妄的鬼魂般的声音,绿焰一幌。破庙里蝙蝠、昏鸦四飞而起,庙字蓦然又静了下来。

    只剩下我和关羽两人而对绿焰,火光中,关羽全身皆是墨绿色。

    “传言中,江湖上有一个人,双腿残废却出行如鬼魅,从来没有人看见过他的真面目。而他的武功是利用阴阳家的五行相生相克之术而来,招数诡异。刚才便是‘夺魂回音’和‘勾魂鬼火’吧,你就是酆都绿袍?”关羽朗声道。

    只听一个幽幽细细的语音卿卿笑道:“好眼光,仅凭几招居然识得我老人家。”

    关羽道:“你即是江湖前辈,何以躲在佛像之中偷袭伤我?现如今又遮遮掩掩,不敢露出真面目,是不敢和我一战吗?”

    那幽异的声音忽又哼哼嘿嘿转成了娇娇厉厉的女音:“静无虚念、以制万幻,关将军落到这个地步,还能有这样的定力,真令人佩服!”

    关羽微微一笑,道:“过奖了。”

    那语音转为阴侧侧,直以从地底里传来:“不过在江湖上,要讲究实力,而你我之间,则要比功力。”

    这句话才说完,火焰中升起了一片绿色薄纱,似有似无,似有鬼魂操纵一般,突然飘起,向我关羽缓缓而去!关羽早已凝神注视着鬼火,此时见一物向头顶飘来,却也不管是什么,一刀劈下,将薄纱劈成了两半,那绿纱如撕裂锦绣版裂开,里面传出一声暗哑的惨呼,听来令人不寒而悚!

    “绿纱”一分为二,竟一左一右,一上一下,平削向关羽!我熟读侠客笔记小说,也是看惯了大场面,可今日被一面“绿纱”追袭,可谓闻所未闻,遇所未遇!

    关羽在此大喝一声,将刀一翻,又将两片薄纱撕裂成了四片。四片绿纱直如活的一般,在天空中游散飘荡,进退有序,一会儿又合成一件绿纱,配合的天衣无缝!关羽脸色严肃,与这几片绿纱打的不可开交,我想上去帮他杀敌,可又不知道如何个杀法,只急得我满头大汗。

    只见绿纱又朝着关羽切了过去,关羽一个“旱地拔葱”,全身拔起,“薄纱”削空,锉入庙柱,喀喇喇一阵瓦落梁移,那偌大的一条柱子,竟给割为两截,使得这陈年失修的庙字一阵幌摇!

    关羽这一跳跳到了火堆旁,用刀挑起了柴火打向绿纱,轻纱岂能抵挡火焰?可这件轻纱却着实诡异,那火团扑到了绿纱身上,那绿纱虽然也是燃烧了起来,可经这么一烧,绿纱变成了一件被烧着的绿色衣服,似有人形一般,前后左右围住了关羽,要夹击住他!

    我头皮一阵发麻,这几乎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wǔ qì。杀也没法杀,打也打不死,似有灵性一般能伤害人、倏忽在前忽焉在后,任你刀法再高,也是无法反击!可它偏偏又威力巨大无比,连一根柱子都能轻易割断,加上“满身”火焰,一旦被它沾上,岂有活命之理?

    关羽也只能后退,一退三尺。却在这时,我只见关于背后一件灰色的袍子似乎在合拢,要穿在关于身上。我持刀急奔跃起,大喝一声:“让开!”关羽倏然一惊,一个翻身,扑跌乐出去,我一刀正斩中了灰袍!

    灰袍一阵裂帛刺耳的锐响,被我的刀绞杀成了漫天布片,在庙内回荡如灰蝶飞幅。里面却含有一阵如兰似穗的香味,全身如同跌了一个不着边际、浑不着力的地方,觉得一阵昏眩。我赶忙屏住呼吸,严防有毒。

    灰布飞扬,只听庙里回响着一个惨厉的语音:“你这是什么刀法?”

    我道:“这便是全真刀法,说了你也没听过!”

    “原来是正宗的道门功法,伤了我的形神,早知道就应该先杀了你!”那绿纱愤恨地大叫道,声音尖锐。绿纱突然颤震扭曲,驳缠绞结,就似一条抽搐的绿蛇。

    “段兄弟,别和他废话,我们一起杀了他!”关羽道。

    “好!”我将功法聚在刀上,就要劈出一刀。那“绿纱”突然光芒暴长,凝聚成一个绿色光球,奔疾迅速,化成一缕绿烟,一溜儿往庙外掠去!

    “哪里逃!”我施展逍遥游身法,挡在绿纱之前,一刀劈下。那此前的绿纱现在的绿烟,见我来势凶猛不敢硬抗,半途一扭,窜入破旧幔帐之后,往神龛掠去!

    关羽急步追上,一刀斩向神龛,顿时将那神龛打了个稀巴烂。却不见了那绿烟的踪影,此时我好像看见那庙中菩萨的眼神似乎动了下,当下喊:“小心!”菩萨再不宝相庄严,双手一掣,多了一柄三尖刃镶链齐眉棍,一棍自上而下,往关羽拦腰打落!

    关羽身形陡然一升,舞动青龙偃月刀架住齐眉棍!

    正在此时,那黄布幔暮地夭矫盘旋,已卷在关羽腰上!

    庙内突然充满了风雷之声。风雷如要杀你,人力可能抵挡?8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