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鬼城固陵-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一百一十五章 鬼城固陵

    一阵狂风吹过,一股无形的大力涌出,如万浪排壑、惊涛裂岸的潜涌而至,使我耳鼻为之一窒。只听得一声巨响,卷裹在关羽腰畔的黄幔全碎。

    一声厉啸惊起,像是痛极而呼,男女不可分辨,但刺耳欲聋。这时,神龛上的神像,那一缕绿烟,一齐消失不见。

    只剩下关羽一人,脸色微微发黄,单膝跪倒在地,嘴中已经有血丝吐下。

    然而,胜负未分。我只觉庙门砰的一声,被震了开来,一阵狂风吹了进来,让人睁不开双眼。似在耳边,陡而响起了一阵万钧怒发,惊魄欲裂的怒啸,如万张强弓射出,大海卷起风浪,全都涌在了这小庙之中。外面绿光不见了,无星无月漆黑一团,一物似黑夜中巨大的鬼魅,以硕峨无匹的声势,罩盖而来!

    那是一个黑色的看似有形却又无形的事物。

    如一个恶鬼。

    我看不见敌人,但只能看到一团浆糊。

    莫非这就是苍穹的面目?

    黑影一至,天地尽黑。

    黑影袭向关羽。

    我将长生诀提升至身体极限,惊起一阵风雷之声,闪身便到了关羽的身前,敦实了马步,喝了一声,双掌平推而出!

    不知为何,我觉得这团黑影唯有掌力才可阻挡。就像要把它推开。

    “砰”的一声,我的双掌似乎击中了一个**,发出了一声爆响。厉啸声突然增强,但由近而远,满庙的劲气忽一扫而空。

    星月满天。

    古庙重回寂然。

    我缓缓收掌,一幌,再幌,三幌,我一个踉跄扶住了神龛,想来脸色并不好看。一边挥袖揩去嘴边的血迹,道:“奶奶的,他欺负我不懂掌力,这一掌对得好实!”

    关羽笑笑,道:“老怪物终于走了,他也伤的不轻。”

    我略一调息,大叫道:“林帮主,你们可还好?”

    林震南道:“都还好,敌人都已退了。”他说话中气不足,显然也是经历了一番恶斗。

    关羽站起来却也是摇摇晃晃,道:“今晚幸好有你在此,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我不知何时,竟然中了老怪物的‘尸魂无心香’,怕一时三刻难以复原了。只得活脉行血,祛逼毒力了。”

    我点点头,茫然问道:“刚那个怪物……他究竟是人还是鬼?是什么妖魔?怎么变成一件绿纱?那绿芒又是什么东西?”

    关羽道:“我学艺之时曾听师傅说起,这酆都绿袍有过人之能,武功驳杂古怪,不可以常理对付。他能借五行五遁攻袭对方,倏忽难防,那道由火焰炼化的绿纱,就是他形神凝聚的化身之一,只要能使那绿芒粉碎,便可以杀伤他。后来他幻形成了灰袍和黑色迷雾,其实都是形神凝聚之物。实则虚之,虚则实之,端是难防!我记挂两位嫂嫂安危,也不曾料想竟然是他亲自前来,险些着了他的道。还好你修炼的道门玄幻内功,正是他的克星!”

    “关二哥,你的师傅是谁,怎么不听你提起过?”

    关羽道:“我的师傅是兵家的高手,但不问江湖之事,也不愿别人知晓他的名字。”

    我点点头,问道:“二位嫂夫人现在何处?”

    关羽道:“这庙中有一个地窖,像来是以前储存食物之用。被我发现找了出来,将两位嫂嫂藏在了其中,外面凶险,可不能让两位嫂嫂涉险。”

    当下,我们将两位夫人从地窖中救出,倒也平安无事。回到庙中,林震南清点帮中弟兄,却只剩下了他和于龙、林妮蓉、肖大石四人。十余名帮中兄弟尽皆被杀。我们略作调息,便去庙外寻找兄弟们的尸体,只见这处一个头颅,那里只剩下了下半身,处处血迹喷洒,煞是惨烈无比!

    我心中愧疚,向林震南道:“林帮主,这趟可是对不起了,让你折了这么多帮中兄弟和弟子。”

    林震南神色悲愤,但依旧豪迈道:“出来闯荡江湖的汉子,哪个不是刀口上舔血过日子的,不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谁又敢说一辈子平安!这些弟兄都是好样的,我拼了这条老命,也要为他们报仇!”

    关羽点点头,道:“林帮主你放心,这件事因我而起,弟兄们的仇我一定会为大家报!”

    林震南却流下泪来,道:“多谢关将军援手,对头武功太高,我们五湖帮定当号召天下弟兄,一起为兄弟们讨个公道了!”

    林妮蓉扶着父亲,也在一旁流泪。只有于龙一人坐在角落,抽着一根旱烟袋。他本欲退出江湖,退出了便不再有这些厮杀了吧。

    一夜无眠,经过了这一宿的折腾,东方渐已发白。我们也不停歇,便赶赴固陵,早一日到便能安心一分。

    傍晚时分,便到了固陵,城楼匾额写有“孤钓中原”四字。

    关羽道:“窃闻当年高祖刘邦联合韩信,将西楚霸王项羽的十万大军围困在此,楚军断粮。项羽一马当先率军突围,但汉军兵力实在太强,楚霸王也只是无功而返。最后在这固陵城死战,甲士知必死,守城士卒战至最后最后一人,无人独活。楚军是死完了,项羽虽然突围到了乌江畔,但看着自己将士都被杀,心中愤慨竟然也选择了自杀,真乃英雄是也!”

    我轻轻吟诵道:“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这是清代女词人李清照的一首诗,她的词风婉约,但作诗却又大气豪迈,因此我却记得。

    只听得关羽道:“其实楚霸王却有些想不开了,江东子弟多才俊,虽乌江一败,但卷土重来却未可知。他这么一死,十万楚军将士的仇却是没法报了。”

    我点点头。林妮蓉问道:“关将军,那城中断粮了,楚军吃些什么啊?”

    关羽牵马缓行道:“城中粮尽食马,马尽,罗雀掘鼠,雀鼠再尽再食人。”

    林妮蓉脸上变色,默不作声。

    林震南道:“早年我曾经来过固陵,城高十四丈六尺,底宽七丈,城墙长达十里,基座全花岗岩和石灰岩条石砌成,墙面由三州特质的巨砖砌成,每一块砖头的砖侧皆印有制造地、监造人和造砖人的姓名,砌砖时,缝隙中浇灌糯米汁与高粱汁以及石灰与桐油混合的夹浆,更有蒸土筑城,负责造城工程的将作大匠持有利锥,若锥入一寸,即杀造城人而并筑之,故而坚密如铁,当时史家莫不称作残忍刻暴,不亚于秦始皇修建长城。”

    “既然城墙如此兼顾,后来怎么会被攻破?”我问道。

    关羽出身兵家,接话道:“世上哪有攻不破的城?只是看需要付出的代价了。攻城先要拿着云梯跨河越壕,继而接城,接下来才是甲士们奋勇向前的攀城。攀城别名蚁附,你望一望那城头,可以想象千百人于云梯上顶着箭矢巨石滚木火油攀附而上的场景。据说,降魔杵便是在这时候发明的,一杵下去不死也得重伤。攀城之后再巷战,不杀光兵士便算不得攻下了此城。西楚当时当时汇聚了大批江湖草莽与绿林好汉,誓死要守住这重镇,可谓同仇敌忾!”

    “那是死了不少人吧?”林妮蓉胆怯地问道。

    “傻闺女,这城既然被称作为‘鬼城’,岂能不死很多人?估计这城中死的少说也有三十万人了。到了夜间之时,城中尽是鬼哭之声,声音凄厉,可是人人都不敢出门的。”

    “那就没有办法了吗?”林妮蓉问。

    “汉代道家中人,在此设立了七十二根祭天柱,用于祭奠亡魂,让他们超脱幽怨,早日转生投胎。又来了数位天书,花了七七四十九天画了数万张符咒,上书‘天罡尽已归天罡,地煞还应入地中’,说等到何时固陵游魂散尽,此符便会燃烧精光。可是过去了几百年,这些符咒依然还在。此地怨念太重,死者也都是当世人杰,一时半会儿哪能被超度。”

    我听他们说的悲壮,也颇有所感。但见天色已晚,道:“这既然是鬼城,我们就趁着天色还未晚赶紧进城去吧!”

    众人附和,可刚走到门口,关羽忽然停下脚步,沉思道:“这城我们不能进去,去了恐怕就是死路一条!”

    ps:特别说明下,固陵此城是我杜撰的,和楚汉争霸无关……只是根据当时历史做了编写。8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