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伤心小箭-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一百一十八章 伤心小箭

    传说中,这只红色的小箭可以上天入地,千里shā rén。不论它的敌人在何处,此箭一出必能让人无所遁形。这支小箭射天射地射虚空,一箭寂寞,专伤人心。

    因此,它的名字叫“伤心小箭”。

    小箭离弓,如划破天际的一道流星,照耀黑暗。连天上最亮的星星黯然失色,追入墓穴的棺材之中。

    棺材轰然炸裂,一声凄厉的惨呼响起,动彻了整个天地!红色小箭紧紧地刺入了一团黑色的雾气之中,黑雾挣扎着,慢慢变成了一个人形。一个枯瘦的老人躺在那里,干瘪的身体里面渗出鲜血来。

    那只箭,插在了老人的心脏之上。

    他身穿绿袍。

    尤未死。

    “嘿嘿!”酆都绿袍冷笑道:“今日死在伤心小箭之下,也不算冤枉了。”

    我问道:“你为何要追杀关羽?”

    酆都绿袍道:“如今大争之世,江湖也难独善其身。我阴阳家既然决心辅佐曹丞相,岂能让兵家重要人物关羽北归,养虎为患?”

    无花道:“佛家普度众生,自然也度你。你可有什么不曾了的心愿?”

    “不劳费心了。”

    说完这句话,酆都绿袍又化作一缕黑烟,向着天空飘去。我不知他施什么诡计,本欲再拦住他,无花挡住我道:“他已经死了,只是留一缕魂识去完成一个心愿而已,却也不必拦他。”

    我点点头。只见这里洞穴黑沉,死尸又多,正是酆都绿袍这样人物的埋骨之地。夜已深沉,转头欲走,却见无花淡淡一笑,却要跌倒在地。我赶忙伸手扶住她,她面色苍白,竟然昏了过去。我只得抱起了她,走向客栈之中。

    一路行去,与印象中酆都鬼城的阴气森森并不相符,固陵城内里颇为锦绣繁荣,据说有不少人在此求道问仙,还有不少小说家在此写出了江湖竞相传阅的仙侠小说。

    客栈挨着天下名湖之一的碧春湖,湖有十景,早晚最为好看。客栈真正做到了近水楼台,让人望去心中烦恼一扫而空。我将无花放到了客栈的床上,自己则趴在桌子上睡了。

    第二日,无花才悠悠醒转,我给同行众人讲述了昨夜的故事,众人都听得瞠目结舌。关羽自是大为感慨,道:“吕布死后,我本以为自己已经天下无敌,但不料此行竟然败于几个女子之手,果然天下之大,风云出我辈!”

    随后,他又谢了无花姑娘,但无花只是笑而不语。

    等他们走后,无花对我说道:“凡尘之事我也不想参与,我替你杀了酆都绿袍,也算是不亏欠于你了。你既然无福和我双修,证大道,修正果,缘分自有天定,那也随你。”

    我差点脱口而出:“那么我便娶了你吧……”可一时无语,不知从何说起。无花再也不复那副娇媚的模样,而是一脸平和,真似那观音菩萨一样。

    “谢谢你了,无花姑娘。”我低声说道。

    “叫我六珠菩萨。”无花一脸认真。

    我摸摸头,还有些不习惯,但还是叫了一句:“六珠菩萨”。

    菩萨却笑了,道:“你可知为何那日我第一次见你,便确定是和你双修?”

    我摇头道:“不知。”

    “那日你看了我一眼,我一身佛法竟然在体内翻腾不止,随后还吐了好大一口鲜血。”

    “不是吧,我用眼光也能shā rén?”我惶恐道。

    “不,”无花道,“你一眼让我的境界提高了一重天。这是件怪事,也是我当日非留下你在大浮屠寺的原因。”

    “那我多看你几眼好了。”我奋力盯着她。

    “因缘际会,哪能事事尽如人意。”无花笑道,“我走了,你保重。”

    却见窗户突开,无花如一个蝴蝶般飞奔向湖面,那湖水荡开了一节涟漪。顿时有不少人伸出头去,看着这个似仙似佛的少女,她踩着绿波,向着远处而去,最后终于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

    我怅然若失。

    当下和林震南等人商议,如何去汝南寻找刘备。这一来路程倒是节约了不少,此趟本想无事,却遭遇了这么多凶险,又让五湖帮多人被杀,我心中着实难安。只盼着早日能见着了刘备,众人无恙,那也便是功德圆满了。

    固陵又休养了两日,便匆匆赶往汝南。这一次我们一行谨言慎行,打马速度倒是提高了不少,都只盼着能早早前往汝南。

    行了数日,忽然大雨滂沱,把我们淋了个透心凉。走了许久却不见庄院之类可供投宿,一行人走得艰难无比。终于等到了暴雨过去,彩虹出现,众人都已经疲惫不堪。林震南走南闯北见识多,问了路人,知道此地乃是卧牛岭。有一伙强人特别厉害,平日里走镖没有敢走这地方的。江湖险恶,他便提醒我们都要小心。

    这一路行来着实生了一肚子闷气,此时见林震南连几个山贼都害怕,我也是暗暗冷笑,莫非真是被吓破了胆?但林震南却听不进去我的劝,一路上千叮咛万嘱咐要小心。我虽然不知道关羽心中所想,但看他一副轻蔑的模样,料想也和我所想不差。

    区区几个山贼有何可怕?

    又多走了二三里,却见前方出现了好大一片花圃,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花。当时秋冬之际,何处能有如此之多的鲜花?我们都是大喜,心情顿时便愉悦了起来。关羽心情也是高兴,请示了两位嫂嫂,道:“不如我们在此休息休息再走也好。”

    众人也都高兴,便摘了好些花放在嘴边闻。连关羽都一反常态,摘了些火红的花朵送给了两位嫂嫂。林妮蓉摘了不少花送给我,我过意不去,也送了不少给她。那肖大石一脸不高兴,我便劝慰他道:“你看那白衣观音比起林xiǎo jiě如何?”肖大石过了好一会才道:“我还是觉得师妹好看。”愣是让我无语了几秒。本不想理他,但好在我大人大量,便道:“我连白衣观音那姑娘都拒了,你觉得我会看上你小师妹?”肖大石憋红了脸,道:“那是你没眼光!”

    我奇道:“那你到底是让我对你师妹好呢还是不好?”

    肖大石便不说话了,我想来他也是无话可说。

    可是这个呆子,面对如此美丽的鲜花,竟然也不知道去送小师妹一朵,我心中暗付,如果我是那林妮蓉也不会喜欢他。可我也不会去提醒他,提醒了他也未必肯听我的。

    唯有林震南一直站在高处,保持着警惕。我心中暗笑,果然这江湖上是年纪越大越谨慎小心呐!

    但过了没一会儿,我却听得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远处本来,我一惊心想运气总不至于这么背吧?果然遭遇了山贼。但区区山贼岂能奈何得了我的大刀?

    关羽跨上赤兔马,拿上了偃月刀。我也上马和他站在一处,果然只见一里开外下来了一批山贼,约莫有一二百人,穿着袒胸露乳,样貌甚是凶恶。

    那伙人奔至我等跟前,林震南迎上道:“各位好汉请了,在下乃是五湖帮总瓢把子林震南,今日携带家眷路过此地,万望各位大王行个方便。”

    在江湖上走镖,镖局中教训年轻不知事的总有个说法,就是:吃镖局这口饭的,武艺倒是其次,主要是看江湖上的关系。武艺再高,遇到强人明抢,打不过自然人财两空,即使打得过,那也是凶险万分,都有丢镖的风险。况且这些山寨互相勾结,你要打退了一个山寨,那以后许许多个山寨却要如何杀法?那以后也就别干这个营生了。所以,凭关系送点好处打点打点,大家皆大欢喜,你好我也好。

    因此,林震南先上去摆明了身份,大不了化财免灾,倒也不丢人。

    可谁知林震南说完,那匪首竟是看也不看他一眼,鼻孔中冷哼一声,道:“车驾中是什么人?”林震南陪笑道:“都是在下的家眷。”那山贼道:“都出来让爷爷们瞧瞧。”关羽哼了一声。

    林震南依旧笑道:“都是些上不了台面的人,出来让各位大王取笑。”

    正说间,那匪首看到了林妮蓉,顿时流了一地口水,道:“这个娘们就不错,正好抢回去给大王做压寨夫人!”

    林妮蓉粉脸生怒,道:“无耻小贼,你们都活的不耐烦了!”

    说着,就要拔剑杀上去。8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