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花海迷阵-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一百一十九章 花海迷阵

    那匪首看样貌并不像个山贼,倒像个纨绔子弟。长的虽然说不上玉树临风,但也颇似一个小白脸:穿着一身淡蓝色的锦袍,腰间坠着一块玉佩。样貌周正,头发的发髻梳的油亮,我估计苍蝇也是爬不上去的。

    林妮蓉一拔剑,这匪首一愣,接着众山贼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那匪首道:“小娘子看似长的温柔,却原来是个暴脾气,大王一定喜欢。”

    我煞是不懂,为何这些江湖人物,都喜欢女子是个暴脾气的?难道不怕日后一起过日子时挨打吗?但不懂归不懂,我总不能去问人家山大王这么私密的事。

    林震南脸色一沉,道:“各位好汉,今日如能赏林某个薄面,林某定当厚报。如若各位坚持动手,嘿嘿,我五湖帮也不是好易与的!”

    关羽将刀一横,摆出一副凶恶的模样。

    那匪首道:“林帮主,实话告诉你,我们都是黄巾军出身,现在日子过不下去了,今日这趟镖我们是劫定了!”

    林震南脸色一变,众人纷纷抽出兵器,眼看就是一场火拼。可这时,突然见到林妮蓉手中长剑跌落,竟然是软倒在了地上,一行众人纷纷皱着眉头,连关羽也是大汗淋漓。

    “怎么了?”我愕然问道。

    “中……中毒了!”于龙也支持不住,坐落在了地上。

    唯有林震南和我好似安然无恙。林震南马上反应了过来,大骂道:“卑鄙小人,难怪此处有这许多鲜花,原来花中下了毒!”

    没想到他这么一诈,那匪首马上承认,道:“既然被你们知道了这花中有毒,今日谁也别想走了。我卧牛岭的秘密可不能随便被人知晓。”

    但话虽如此,我也曾碰过这花,现今也还是毫无中毒的征兆。我跃马向前,道:“你的花岂能奈何得了我?今日有我大刀在,不想死的,快快交出解药!”

    那匪首更不答话,喊道:“大伙并肩子上啊!”一帮贼人围住了我等众人,那匪首自己挺枪向我杀来。

    我看他冲马阵势,料想武艺不错,便抽出大刀一刀砍掉了他的银枪头。匪首一惊,又换成大刀向我砍来,我侧身躲过,又一刀砍断了他的大刀。匪首一怔,道:“你这是什么刀?”

    “你看好了,爷爷这刀便是‘号令武林,莫敢不从’的屠龙刀!”我刀指着他们。

    “混账!屠龙刀怎会在你手中?”那匪首骂着,又向我扑来。他连换了十余把兵器都被我连番削断,正没奈何处,忽然山上又来了一镖人马,大旗上写着一个“周”字。众匪叫道:“大王来了,快杀了这两个贼人!”

    他们自己是贼,看别人都是贼,我也不和他们计较。那匪首咬咬牙,本以为他要杀我,可他扭头就跑。不过也好,我倒要看看是什么贼人,竟然敢劫我的道!

    那帮贼人到了跟前,刚才那匪首去和山大王嘀嘀咕咕说了许久,好似在说我。我也不着急,看他们能拿我怎样。却不料过了一会,那山大王飞马跑到了我的跟前,一骨碌翻身下马,跪拜在地道:“末将周仓,参见虎帅!”

    “虎帅”这个名字,是我在统领黄巾军期间,一帮兄弟在背后故意调侃我的。在人前自然叫段将军,可是人后他们都叫我“虎帅”,这个称谓听着霸气。

    我一怔,问道:“你是哪位兄弟?”

    那山大王却泣不成声,道:“虎帅,兄弟我是周仓啊!”

    我赶忙下马扶起他,定神一看果然是周仓!从前他都不留胡须,现如今却是虬髯大须,又穿了一件马甲,我还真是没认出他来!我拍拍他的肩膀大笑道:“原来是你小子!怎么在此地做起了没本钱的买卖?”

    周仓羞赧道:“不瞒将军,自从徐州丢了,兄弟我无处可去,后来又认识了裴元绍裴兄弟,才在此处留了下来,无时无刻不盼望着将军召集我们回去啊!”

    我心中感动,离开了这么久,竟然弟兄们还在挂念着我。这时,周仓介绍了那个纨绔的山贼头领给我认识,这人姓裴,名元绍。

    既然是一场误会,周仓便赶紧吩咐小喽啰为我们一行人解了毒,我说明了情况,林震南等人也都很理解。这个江湖本就是不打不相识,打了再认识也不迟,谁也不会心存芥蒂。

    当下我们一行人进了卧牛岭山寨,刚好前日他们劫了一个富户颇有盈余,喽啰便好酒好肉端了上来。周仓也不坐大寨主的主位了,非要请我上去坐,我坚辞不受,最后就让了林震南坐了。他年纪最大,又是江湖上的一帮之主,看上去也和山大王差不多。我们这一次托庇于五湖帮的名义行走江湖,也是多亏了他。

    山寨里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很是符合我的个性,小喽啰知道我曾经是一个大元帅,便挨个和我敬酒,好日后谋个当兵的差事,我自然来者不拒。

    席间周仓问明了我们去处,却脸色阴沉了下来。我忙问何故,周仓道:“咱们此去前方有个古城,上个月被一个大王给占了。听说这个大王甚是勇猛,有万夫不当之勇,长得很黑因此又被称为‘黑大王’,shā rén劫财无恶不作,如要过去可要万分小心。”

    我听他意思,也要跟我们前去汝南,便问道:“周兄弟,你真的不做这个山大王了,要跟着我们去打仗?”

    周仓突然大声道:“我周仓大好男儿,不去战场上厮杀去拼杀一个功名,留在这个山寨里当劳什子山贼,我爹娘可还等着我光宗耀祖呢!”

    当下周仓就端酒站在堂中,大声道:“各位弟兄,承蒙看得起我周仓,推举我坐着卧牛岭的大头领,可如今虎帅和关将军已经来了,现下就要去汝南城兴兵,护卫汉室,也是保护咱的爹娘!我明日便要跟这两位将军上路,想跟随我的兄弟就请跟着我走,还是想呆在这山寨中的兄弟,明日起就是裴元绍兄弟做这大头领了!”

    他喝了一碗酒,将酒碗砸在地上,当时就有一众山贼也喝了碗中酒,齐声道:“愿追随两位将军!”

    周仓哈哈大笑,关羽捻须,也是面有笑意。

    第二日,早早地众位兄弟就牵了马匹,约莫有二百号人,要跟随我们一同去汝南。关羽和山贼约法三章,其中说道:“第一,不得抢劫财物女人;第二,不得胡乱shā rén;第三,要绝对服从命令。”众人再无异议,我大手一挥,道:“出发!”

    一行人便浩浩汤汤向着汝南城走去。可约莫走了二十余里,忽然见前方乌云压顶,空气中杀气毕露,不似固陵鬼城的阴森,但煞气浩荡犹有过之。显然是有绝顶高手在此,并且,这样杀气腾腾,显然是对我们充满了恶意。

    关羽惊道:“前面是什么地方?”8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