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复归袁绍-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复归袁绍

    酒肉吃罢,张飞哈哈大笑,道:“今日和二哥、段兄弟重聚,真是快慰平生,这古城虽小,城中倒有个青楼,一会众兄弟去乐呵乐呵。”

    我和关羽面面相觑,暗叹张飞这厮果然奔放。

    张飞一看没人吭声,忙道:“大伙不用发愁,不用担心银子,到了古城地界便是咱们的地盘,我请客,一人俩姑娘!”

    关羽咳嗽一声道:“三弟啊,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早点休息吧。”

    张飞悻悻不乐道:“你们这些人真不会找乐子!算了,我也不去了。”众人这才散了酒宴回去睡了,我躲在花丛中撒尿,却见张飞就像做贼一般,急匆匆朝着县衙外走去了。料想这段时日来,长长修行他的绣花针矛法,怪不得武艺大进。

    休息了几日,期间让斥候前去汝南城探听消息,问明刘玄德所在。这一日斥候回报,说刘备在汝南呆了不久,又回河北袁绍处去了。关张两兄弟一听闷闷不乐,当下计议,也只能先前去袁绍处再作计较。

    当下我们收拾行囊,张飞也就弃了古城,带着一千名兵丁,一路往冀州而去。林震南等人一看此间事了,这一路出来时间也不短了,又挂念五湖帮基业,便向我和关羽告辞,要回归许都去了。

    我送他们到城外十里,殷勤告别。林妮蓉看了我一眼,眼泪就止不住唰唰往下掉,搞得我十分尴尬。我安慰她道:“来日我还回许都,到时再来看你。”林妮蓉这才擦了擦眼泪,道:“段哥哥,你可一定要来啊,我……等你。”

    林震南抱拳道:“段兄弟,后会有期!下次来许都,莫忘了还有五湖帮这些个生死相交的朋友!”

    我亦抱拳道:“一定!”

    当下众人离去,我看他们消失在楚天之间。

    话说我们一行前往冀州,派出周仓做前哨,才行了一日路过卧牛山,我正与关羽回想那日巧遇周仓,却不料只见周仓满身是血,单枪匹马逃了回来。

    我赶忙接住,问道:“周兄弟,莫非又遇到了曹兵?”

    周仓跌落马下,气喘吁吁道:“大事不好了!裴元绍昨日劫道,遇到了一个高手,才一回合就被人杀了。我亲自上马和那人相斗,也不过十回合就被一枪刺中了肩甲,真是好不厉害啊!现在被那人占了卧牛山,我们打那过,指不定还要被他劫道哩!”

    我一想真是山头变换大王旗,这年头土匪窝也如此抢手。张飞却怒道:“什么人胆敢如此大胆,吃俺张飞一矛!”

    我们得了张飞这员虎将,料想碰到再高的高手也不必惧怕,当下率人围住了卧牛山,张飞运用起狮子吼,站在山下大骂道:“哪来的小蟊贼,见了张飞爷爷,还不快快出来受死!”这一喉声闻数里,直惊得天上乌鸦都紧张地聒噪了起来。

    话音刚落,山上出来一员猛将,白衣亮甲,胯下白马,持枪骤马引众人下得山来。我赶忙迎上,激动道:“云儿,是你吗?”赵云给了我一个只有我才看得懂的笑容,这才抱拳向关羽张飞等人道:“关二哥,张三哥,别来无恙!”

    张飞一看是赵云,大喜道:“我就说哪来的劳什子高手,原来是贤弟你啊!怪不得武艺了得,改日我们切磋切磋。”

    关羽亦抱拳道:“赵贤弟,你可好啊?”

    当下我们又上了山寨,免不了大酒大肉一番。倒是山上没下山的喽啰傻了眼,怎么我和周仓又回来了?还是那帮兄弟,还是那碗酒,只是冤枉死了裴元绍兄弟。我想起此前看过一本侠客小说叫做《水壶传》,里面尽是写了一帮山贼每日里无所事事,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故事,倒也颇为有趣。

    隔个几天不吃肉,就有一个黑脸的使板斧的兄弟骂上一句:“奶奶的,俺嘴里都能淡出个鸟来!”

    当下赵云问起我们行程,便都说了要去冀州寻找刘备。赵云道:“现下袁绍正和曹操在官渡鏖战,此番去了难不成要帮袁绍?”

    此话一出,众皆沉默。我虽然对汉末历史不甚了了,怪只怪当日师傅给我找出的那本演义的藏书是个残本,章节混乱,缺头少尾,又是个盗版,错别字连篇,但好歹也是知道一些的,印象中刘备必然要弃袁绍而走。因此,我安慰众人道:“我们这一去只是暂时安身,等找到了刘大哥,我们便寻个机会,占个城池重新开始。这天大地大,岂能没有我等容身之处?”

    如此一说本是安慰众人,他们一听也在理。世道乱了本来就是靠本事吃饭,我等一个个武艺高强,还怕闯不出一片天地。当下大家都皆心安,我抽空握住了赵云的手,道:“你也跟我一起去吗?”

    赵云也不挣脱,莞尔一笑道:“我四海飘零也无处可去,今后你去哪我就去哪吧。”

    我心中莫名一甜,道:“我一定好好照顾你。”

    “嗯。”赵云道。这一次见她,又多了几分英朗之气,剑眉星目,更像是一位少年将军了。只是可能多日来奔波飘零,脸上显然多了些风尘之色,看得我也是心酸,当下说道:“你……你这些日子来受苦了。”

    赵云笑笑,烛光之下,两腮殷红。让我想起了成亲那日,为她画的眉毛来。

    不禁心中大动,也不知是欢喜还是惆怅。

    第二日,便一把火烧了山寨,当下众人就投冀州去了。随着踏入冀州地界,袁军探马轮番探报袁绍得知,说道我等众人都来投靠于他。袁绍大喜,祖上真不愧四世三公祖坟冒了青烟,虽折了颜良文丑,却来了这一批当世高手,岂不美哉?!

    靠近冀州,袁绍车驾摆开阵势,竟然是亲自来迎接我们,刘备自然陪同。关羽赤兔马快,率先看到了刘备,拜倒在地泣不成声,张飞随后跟来,大声哭道:“哥哥!”倒是没有人理会袁绍。

    袁绍颇有些尴尬,眼神中闪过了一道阴霾。我打马上前,朝袁绍拱手道:“袁将军别来无恙!”袁绍见是我,大喜,握住我的手道:“段兄弟此番为我立了大功,我一定重重有赏!”

    当下,刘备拉着关羽张飞也来见了袁绍,袁绍这才喜笑颜开,连赞关羽武艺高强,乃当世不可多得的虎将。

    这时,我却听得边上有人冷哼了一声,抬头看去,只见是那“铁剑道人”,手拿拂尘,一副蔑视的模样。

    我故意冷笑着朝他道:“牛鼻子,好久不见啊!”他将头一歪,鼻孔朝天,独自离去了。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