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林中救女-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一百二十二章 林中救女

    用过晚饭后,我兴冲冲的拉了赵云去城外小树林里叙旧。她向我说起公孙瓒兵败,她率领白马义从突围,本想来徐州找我,却听路人告知徐州也失了,我也没有了消息,无奈之下只得东躲西藏,静观其变。

    后来,又听说我带领曹操的虎豹骑斩颜良诛文丑,觉得我安然无事这才放心。不料想竟然在卧牛岭相遇。我听她言辞之间很是关心我,心下也是大为感动。但和她已经结为金兰兄弟,自然也不去想男女之事了。

    我二人正说之间,忽然听得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声音很轻,但以我和赵云的耳力,自然分辨的处是一个武林高手在此。我二人不知何人偷偷摸摸,便躲在了树后。星光中只见一人背上扛着一只麻袋鬼鬼祟祟,向着树林深处走去。待挨的近些,这人我确是认得的,便是铁剑道人了。

    那日我前来行刺袁绍吃了他的大亏,心中一直耿耿于怀,这次见他如此诡异,想必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当下便留上了神。我伸出食指指了指铁剑道人,示意赵云跟上他,赵云也发现事有蹊跷,也不多问,我二人便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了铁剑道人背后。我二人轻功高妙,铁剑道人又急着赶路,因此也没有发现我们。

    行了三里多路,来到了一处营地之中。只见居中是一座极大的牛皮大帐,四周都是一座座小屋,我下午时曾听人提起,袁绍召集了不少武林好手住在城外,想来便是此处了,倒是十分精致。当时夜已深沉,除了几名巡防的兵士之外,也不见有其他人。铁剑道人径直进了左首一间木屋之中,那屋子离其余小屋有四五十丈,构筑也高大得多,掩上了房门。

    我二人伏在暗处看的真切,待他进屋,赵云方才问道:“这是什么人?我下午见过他在袁绍身边。”我说道:“这个牛鼻子是颜良文丑的师傅,号称铁剑道人,武功煞是厉害。”当下,我便把那日行刺袁绍的事和她说了,赵云道:“以后不要再这么冒险了,万一有个闪失,却叫人怎么安心。”夜光中我看她满脸关切,面庞却又细腻白嫩,忍不住想去亲她一下,可终究是不敢。

    当下我说道:“这个牛鼻子鬼鬼祟祟,背上又扛着一只麻袋,不知道是什么物事?难不成是偷了袁绍的钱财,这次可是报仇的好机会,不能放过他!”赵云说道:“恩,那我们就去打探下,我为你雪恨。”

    正说间,有两个巡逻的士卒来到了我们跟前,我二人跃出后脑上给了一拳,打晕了两人,我把他们拖入了荒草丛中。我两人悄悄走近那座大屋,只见到处黑沉沉地,窗户中并无灯烛之光。

    我两人绕到hòu mén,我贴身墙上,悄没声息的爬上,跟着又沿墙爬下。我四肢伸开,缩头耸肩,行动又慢,倒似是一只乌龟一般。虽然爬墙姿势不甚雅观,但这般爬墙的身法却能做到悄无声息。只怕屋时若是稍有声息,定让铁剑道人发觉,他要喊将起来,那颗大大不妙。当下守在墙边,凝神倾听。赵云却不似我这般,只是持剑蹲在墙角。

    过了一会,听得墙内树上有只夜枭叫了几声,声音甚是难听,跟着便又一片静寂。突然之间,隐隐听得铁剑道人嬉笑了几声,中间似乎又有一个女子细微的叫声,可相隔远了,却听不清楚。

    我跃入墙中,忽听得铁剑道人笑道:“你身上哪一处地方最滑?让我来摸摸看好不好?”那女子道:“你……你快放了我。”我顿时面红耳赤,赵云也是一般模样。万万想不到,这道人人模狗样竟然欺凌良家女子。

    我靠近窗户,悄悄打开了窗户,想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却忽地一件暗器袭来,我伸手一抓却是那牛鼻子的衣裤,随后更是有女子的衣物从窗户中抛了出来。想那铁剑道人随手乱扔,不料却扔出了窗格。赵云脸红之后甚是愤怒,将长剑抽出了一个缝隙,这就是这么一点小小的动静,突然之间,只听得铁剑道人厉声大喝:“甚么人?”

    我一惊站了起来,暗叫:“槽糕,这可被他发觉了。”我招呼赵云道:“快走!”当下我二人跃上墙头,此时,却听得铁剑道人喝道:“鼠辈,你活得不耐烦了。”身子已在墙头。我本是大惊,可回头一望,不由得大奇,星光熹微下只见铁剑道人全身**,下体却臃臃肿肿的围着一张厚棉被,双手抓着被子。

    我心中窃笑,这次牛鼻子看你怎么追我,当下又奔出几步。却不料铁剑道人好似很怕物品走脱,已连人带被扑将下来,喝道:“小贼!原来是你!”伸右掌向我劈来,我出掌斜击他肩头,喝道:“你我再斗一场。”铁剑道人只感这掌来势凌厉之极,急忙回掌挡格。双掌相交,两人都倒退了三步。

    铁剑道人左手拉住棉被,惟恐滑脱,但他却又自持武功高强,一退之下当即又扑上。赵云看到我俩交手,抽出了宝剑本欲上前,可一见铁剑道人**着上身,棉被之中的下身显然也是赤身**,当下转过头去,却也不方便上来和他相斗。

    但铁剑道人显然低估了我的武艺,他左手捂着棉被何等累赘,只拆得两招,脚下一绊,一个踉跄,我顺势一拳,重重击在他肩头。倘若我要是用刀,他早就血花四溅了。铁剑道人脸色狰狞,显然是又急又怒,他正在浓情畅怀之际,却被我撞破了好事,此时和我争斗又不占上风,自然焦急万分。

    我是男子也不惧他赤身**,只见他皮肤白嫩,连一道皱纹都没有,竟然保养的很好。当时的年代大大推行儒家的礼法,穿衣的习俗在人们心中已然根深蒂固,即使是男子,不穿上衣也是遭人嘲笑,铁剑道人也是这般。我抓住了他这个弱点,当下狞笑一声,又挥舞拳头追上,他果然忙脚乱的只顾抵挡来招,左手却始终紧紧抓着棉被不放。再拆两招,背心上又被我一掌击中。我虽然不大懂拳脚上的功夫,但武艺一道一通百通,我施展上长生诀内力,虽然不大用力,但他也抵受不住,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我嘲笑道:“牛鼻子,此时杀你谅你死了也不心服,快去穿上了衣服,咱们再行打过!”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