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报仇雪恨-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一百二十三章 报仇雪恨

    铁剑道人左手拿着被子,站在月光之下,走也不是,打也不是,显得颇为滑稽。我本欲放他回去穿上衣服再行打过,可这时赵云悄声道:“万不可放了他,不要让屋中女子遭了他的毒手。”

    我心中一凛,暗道自己果然糊涂,那也不知是谁家女子,大半夜被这个淫贼掳掠了来,幸好被我撞见没有被坏了身子,但要是这牛鼻子回到房中,要是shā rén灭口那可就说不准了。当下纵身上前,一招“双雷灌耳”朝他脑袋打去,铁剑道人见来招狠辣,自然而然的举起双手挡格,虽将我来拳挡开,但棉被已溜到脚下,“啊”的一声惊呼,胸口已结结实实的被我飞脚踢中。

    铁剑道人大骇,再也顾不得身上一丝不挂,拔足便奔,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岂能让他轻易逃脱?便朝赵云说道:“我去追他,你进屋去救那个女子。”当下便追了上去,这道人武功真不是浪得虚名,身上连中了我三招,又吐了一口鲜血,居然还是奔行如飞,黑夜中只见一个光条条的男子在前方奔跑,情景着实诡异。但他轻功之佳,实是当世罕有,我施展开逍遥游身法,竟然是追他不上。

    我加快脚步,疾步追赶,却见他窜入了居中那个牛皮大帐中,当即就想追了进去。可刚到帐口,就看到里面烛光照耀如白昼一般,大帐里竟是密密麻麻站满了人。我赶忙向旁边一跃,伏低了身子,拉开了帐篷一角向内看去,只听得帐内众人一声惊呼。当中虎皮椅子上坐着一人,居然正是袁绍。袁绍从椅子上站起,惊道:“发生了什么事?”一名侍卫道:“禀主公,好似是铁剑道人,不知为何赤身**,奔入了帐中。”

    我向内瞧去,只见铁剑道人仰面朝天,摔在地下,全身一丝不挂,瞧不出他一个大男人,全身肌肤居然雪白粉嫩,胸口却满是鲜血,这模样既可怪之极,又可笑无比。一时间,袁绍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停了一会儿,袁绍道:“诸位英雄,今日我们就比武结束吧。改日再看各位武功。”原来,他们半夜聚集在此,原是为了考较武林人士的武功,看谁是欺世盗名之辈,谁又是可用之才。我也不禁佩服袁绍手段高明,竟懂得笼络江湖好手。

    一名侍卫问道:“主公,那铁剑道人……”

    袁绍道:“还愣着干什么,快把道人抬到军医馆之中医治!”袁绍显然很是生气,一挥袍袖,便率先走出了大帐。当下众人簇拥着,回冀州城去了。

    我看铁剑道人被众卫士护送着,料想此时动手只会打草惊蛇,我与他本无恩怨,今日之事也算是报了那日被他生擒之仇。心中惦记,也不知那女子如何了,当下便折返道铁剑道人的住处。

    进了屋门,却见赵云脸色尴尬站在门口,床上被褥之中躲藏着一位女子,玉颈半露,那女子相貌极美,竟不输于貂蝉。我只是看了一眼她的容貌,只觉烟霞笼罩,恍入仙境,目光便再也移不开了。

    赵云看我魂不守舍的模样,娇叱道:“你……你个色鬼!”

    我听她一喊,赶忙守住心神,道:“她怎么了?怎么还不起来?”

    “她被那牛鼻子点了穴道,我……我不方便去解穴。”赵云脸上一红。

    我嚷道:“你也是女子,有什么不方便的?难不成要我去?”

    赵云嘴一撅,说道:“我在军中一向女扮男装,如果前去为她解了穴,这以后可就说不清了……”

    我一想也是这个道理,便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你和被子一起抱起她,我们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说。”赵云道。

    平日里江湖有难我让我去帮助一位柔弱女子我自然愿意,可那女子显然赤着身子,虽说隔着棉被,让我去抱着她似乎有所不妥,可我一时又说不上哪里不妥。只觉得她容貌极美,我一生罕见,只觉得抱着了她便是亵渎了她。怪不得铁剑道人这牛鼻子老道起了歹心。

    这时,只听得屋外似乎有大队人马前来,料想铁剑道人那般模样,又受了重伤,因此营地派了兵卒过来巡察。赵云急道:“快!等那些人进来就走不了了。”

    我一个箭步冲到床前,道:“姑娘,这可得罪了,为了救你冒犯了。”那女子还是有些害怕,但看我彬彬有礼,想是不是歹人,便轻声道:“多谢少侠!”虽说是这么简单一句话,可她声音有说不清的好听,我忽然身体有些酥麻,估计是站的太久腿麻了。便告一声“得罪”,连着被子抱起她来。我身子微侧,手背还是碰到了那女子上臂肌肤,只觉柔腻无比,惊得急忙缩手。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可鼻中闻到又甜又腻、荡人心魄的香气,耳中听到对方一颗心在急速跳动,忍不住睁开眼来向她看去,她的脸蛋儿却羞得与海棠花一般。

    我咬一咬牙抱起她,觉得柔弱无骨,她身上又有一股温柔的香气传来,直让我头脑一片空白,不自觉向着大门口跑去。

    赵云看我如痴如醉的模样,怒道:“莫要失了魂!走前门找死吗?走后面。”

    我才有些清醒了,便又折向hòu mén。好在我们见机的快,hòu mén上并无兵卒,施展开轻身功夫,不一会儿就跑出了几里。远远看到城门下兵卒似乎严加巡查,虽然我和赵云都是袁绍的座上宾客,但如此这般抱着一个女子也实在不成体统,也只好在外面找个地方为她解穴了。

    我慌不择路,到了一个水塘边,找了些干草铺在地上,就那女子放在干草之上。那女子兀自不能动弹,我问赵云道:“现在怎么办?”赵云想了想,说道:“你去找一根干树枝来。”我去林中很快寻了一截树枝,赵云拿在手中用剑削平了一端,走到那女子身边,道:“姑娘,我用树枝给你解穴,得罪勿怪!”

    女子点点头,眼角却生出一颗晶莹泪珠来,她逢此大变,又被一个男子抱着跑了许久,自然心中难受。赵云略一运气,便伸出树枝隔着被子疾点了几下,她的武功是高人所授,果然没多久,那女子道:“谢谢公子,我……我能动了。”

    赵云背过头去,道:“此地无人,姑娘自己穿上衣服吧。”原来毕竟是她细心,临逃走之时也不忘拿上女子的衣衫,不然在这荒郊野外,即使解了穴也无法可想。我也转过身去,只听得背后一阵悉悉索索的穿衣之声,心中自然起了些奇怪的念头,我赶紧默念道门心法。

    “两位公子,我……穿好了。”背后那女子轻声说道。

    我回过头去,只见湖水之旁,一位素衣女子挺身而立,身形苗条,长发披肩,她就随随便便站在那里,便使人觉得纯洁而神圣,口鼻之间似乎有浓郁的香气袭来,我全身一震,怦怦心跳,热血如沸,心神俱往。

    赵云虽也是女子,此刻也是静静凝神看着她,也似看得痴了。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