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神仙姐姐-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一百二十四章 神仙姐姐

    那女子见我二人这般无礼地盯着她看,也颇有些羞涩,脸上飘出一朵红云,将眼神转向别处。她体态风流,往那一站便是一抹风景。让我这种没啥文化的粗鲁汉子也想起了一句辞赋: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赵云却没我这么多感慨,道:“姑娘,你家住何处?为何会被那道人掳走?”

    那女子敛衽一礼,落落大方道:“两位公子,大恩大德永不敢忘。小女子名叫甄宓,家住冀州城中,昨日正在院中闲逛,那个贼道人闯入了进来,在我身上点了几指,我就不能动了。再后来就是被他装到了麻袋之中,走了好远,我心里害怕,却喊不出声音来……接下来的事你们也都知道了。”

    我点点头,她说起自己名字我似乎耳熟,却也是想不起来在哪听过。况且,我也不知道是哪两个字,但又恐细问被她耻笑。当下道:“这是你被点了穴。姑娘,你夜晚被掳走,想来家里人也担心,这就送你回去吧?”

    甄宓道:“谢谢两位公子。我是袁绍之子袁熙的妻子,家就住在袁大人的府中。如两位公子不弃,就请来府中稍作,我一定禀明公公,重重酬谢两位公子!”

    听说她已经嫁了人,我的心中没来由一阵失落。这女子真似仙女下凡一般,哪有半点人间的俗气,却已经嫁为人妇。但是女子总要嫁人,我却豪没来由的感叹什么,我自己却是不知了。

    “原来是袁将军的儿媳,那就不是外人了。我等均为袁将军的下属,路遇不平之事伸手相助也是侠义道的本份,姑娘也不必多礼。”赵云道。

    “请教两位公子大名?”甄福道。

    “在下赵云,这位是我兄长段大虎。”赵云介绍道。

    当下,我们两人护送甄宓进了城。进入了袁绍府中,直入厅堂,只听得“当啷”一声,显然是有人砸碎了茶杯。只听得袁绍在屋中大怒道:“哪来的贼人如此胆大包天,竟然在我府中劫走了甄氏,你们这么多人,都是干什么吃的!给我封锁全城,查!”

    一种护院将士脸有愧色,唯唯诺诺。甄宓疾步走入堂中,道:“公公,我已经回来了。”

    袁绍大喜,问道:“是怎么一回事?”

    当下,甄宓便把一众遭遇给袁绍说了。她声音婉转好听,又说的条理清晰,袁绍连连点头。当然,还是略过了被铁剑道人扒了衣服躺在床上,又被我连被子抱着逃走此节。

    袁绍听罢她的讲述,大怒道:“来人啊,把那铁剑道人给我抓来!本想他是个玄门高人,原来是个采花淫贼!怪不得昨晚那等丑样!”手下人如蒙大赦,赶紧去了。

    袁绍又对我和赵云道:“两位将军,我待甄宓视如己出,就和我亲生女儿一样。此番遇难,真是多久了二位!我赠送黄金千两,锦缎千匹给二位以作犒赏,不知二位意下如何啊?”

    我心中明白,我和赵云等人初来乍到,袁绍也确想拉拢我二人,因此给的犒赏格外丰厚。一方面是酬谢救了甄宓之恩,另一方面却是要我二人死心塌地跟随于他了。我还未答言,赵云拱手道:“袁将军客气了!我二人初到河北,寸功未立,今日如此小事怎敢要将军酬劳?请将军务必收回成命,若如此,我二人也必不敢受。”

    袁绍见她推辞之意甚决,道:“也罢。想来如此俗礼两位将军也并不稀奇,待来日寻得珍奇宝贝,我再为二人送上。”

    我们又客气了一番,方才辞别袁绍。甄宓不便多送,送我们到了走廊之中,再盈盈下拜,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如蒙不弃,我今后就叫两位‘哥哥’了。”她微微一笑,我如沐春风,心脏又跳了起来。正待答话,赵云道:“姑娘美若天仙,又是袁将军的儿媳,我等有此等福分,哪有不允之礼?”

    甄宓大喜,又向我们拜了几拜。我和赵云也回拜与她,就这般认了个画中才有的干mèi mèi。

    辞别了甄宓,我和赵云一宿没睡,自然回到房中安歇。在人前赵云做事干练,豪气干云,我有时也把她当成了男子。可一旦和我在一起,她便女儿家神态毕现,调皮道:“你是不是看人家长的漂亮,又喜欢上了别人?”

    我被她戳中了心思,脸上一红。但还是道:“云儿,你就别取笑我了,甄mèi mèi确实长得好看,但我看她也就如看一道风景一般。你知道的,在我心里永远只有……一个人的。”

    说完了这句话,我才想起来:我心中住着的那一个人,到底是赵云还是许千雪呢?有时候,我把她俩都分不清了。

    赵云脸上一红,笑道:“她可生得真美,连我也不禁动心呢。”

    我和赵云住处就在隔壁,当下便各自回了房。我打了个哈欠,本欲美美睡上一觉,刘备却火烧火燎地找到了我,道:“贤弟啊,听说曹操又去了官渡,这次恐怕是要和袁绍决战了!”

    我无精打采,道:“决战便决战呗,又不关我们的事。”

    “怎么不关我们的事?”刘备急道,“你没听过一句古话吗?倾巢之下岂有完卵?这场仗,你觉得谁赢谁输啊?”

    我揉揉眼睛,道:“我赌曹操赢!”

    刘备道:“我知道你和曹操关系好,可现如今袁绍兵马是曹操的十倍,你又是从哪来的自信?”

    我奇道:“听大哥的意思,难道是期望袁绍赢?”

    刘备突然叹了口气,道:“哎,说实话我盼谁都不要赢。如果一人赢了,将来称霸北方,这江山有一半就在曹操或者袁绍手中了。天下诸侯虽多,那时可还有谁能和北方霸主抗衡?如此以来,我们复兴汉室的计划就成了一场梦了。”

    我恍然大悟,说道:“刘大哥,你是想浑水摸鱼?”

    “现在北方除袁曹两雄对峙外,西凉马腾和乌丸的蹋顿也跃跃欲试,欲助袁灭曹。但曹操用人得当,关中有钟繇、卫凯镇抚,此二人老奸巨滑,马腾耳根又软,决难翻出什么大浪;西北则派有自幼生长边地,熟悉情况的护桓校尉阎柔监视,蹋顿对他一直心存畏惧,不敢轻动。此二地都是气候恶劣,人民贫瘠,非是争夺天下的用武之所。至于南方,有荆州的刘表、江东的孙策以及西南川中的刘璋。孙策刚勇而且有谋,手下有周瑜张昭等文武贤才,图之不易。刘表、刘璋二人却都是软弱无用之辈,而且荆襄和西川均为富饶之地,发展甚易,可以择一吞之。”刘备道,“可是,水至清则无鱼嘛……”

    我没料到刘备竟然对天下大势如此了解,心中也有如此抱负。当下睁大眼睛问道:“大哥,那我们还在这里干什么?既然南方地多人傻,我们去好生发展去吧!”

    “贤弟,你这次一定要帮我,去向袁绍讨一样东西。”他绕了这么一大个弯,终于说了这句话。

    ps:好吧。我发现我也喜欢shǎo fù……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