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有人放火-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一百二十六章 有人放火

    我和刘备密谋脱离袁绍这件事,细细想来确实有些不道德。但乱世之中,总逃不过一个“术”字。昔年七国争霸,纵横家的两位弟子苏秦张仪,也不就是如此成就了秦国大业的吗?想起可以效法古人,我便心安了些。

    况且,袁绍嘴少虽然称我兄弟,可我知道他从未把我当成兄弟。他这人口是心非,和曹操是不能比的。

    在乌巢安营扎寨,恍然间已经过了两个月。这些日子来,每日的主要工作便是清点粮草,又指派运粮官将每日粮草运输至官渡前线。据斥候来报,这数日来袁曹两军大战数场,但都平分秋色,是个不胜不败的局面。

    两军斗智斗勇的局面倒也十分精彩。

    先是袁绍在曹操寨前筑起了土坡,部署弓箭手向曹营射箭,但曹操巧妙利用“发石车”,弹起石头狠砸弓箭手,破了袁绍的计策;后又是袁绍派士卒挖掘地道,直通曹营意欲偷袭。可偏偏曹操在寨子之外挖起了长堑,让袁绍的地道战术又扑了空。

    双方一来二去,眼看就到了八月。

    八月流萤,天气燥热的难受。这一晚,我正往大木桶中加了水,闭上眼睛坐在桶中泡澡,却忽然听得外面锣声大作,有士卒大喊道:“失火了!”

    我倏然一惊,莫非哪个不长眼的乱动了火种?我赶忙穿上衣服,手持大刀跃了出去。只见外面火光宣天,顺着南风烧的正旺,正是粮草的位置。如此之大的火势,显然是有人故意放火。士卒们都在挑水救火,刘备满脸黑灰,正在指挥。我上前问道:“怎么回事?可看到谁放的火?”

    刘备摇头道:“不知道,我已经派二弟三弟去守住粮草,以防敌人偷袭。子龙将军好像发现了线索,去那边追查去了。”

    我道一声“辛苦”,当下也顺着赵云前去的方向追了下去,好去接应她。追得几里地,已经进入了乌巢东侧的沼泽地带,此地沼泽密布,又布满了树木荆棘,一向人烟罕至。难不成那放火的贼人真的逃入了此间?我正心生犹疑,却听得前方有一阵嗤嗤声,似乎有一条灰色人影飘过。

    不待多想,我赶忙进入林中。一路荆棘藤蔓密布,我虽身怀逍遥游轻功,却也走得十分艰难。如此走了半个时辰,却不知如何,竟然又转到了棘藤之外。

    我心下狐疑,慢慢回想起来,明明是一路转进,越走越深,何以忽然转到了藤蔓之外?当下不及细想,双足点处,又向内跃去,只是地下棘藤一条条的横七竖八,五花八门,一个不小心,嗤的一声响,我新作的青衫衣角给荆棘撕下了一块。这时却也顾不得心疼了,我脚尖离地,窜上了附近一棵大树,看明白了道路,这才连续纵跃,向前奔去。我身如猿猴,如此纵跃奔跑,又跑了一会儿,几个转身,到了沼泽中一处空地。却又不是我刚在大树之上探明的道路,着实奇怪。

    站在林中,见前面黑压压一片大树林,几只乌鸦在林中哀鸣,林中隐隐传出呼叱喝骂之声。我心中微惊,侧耳听去,却是赵云和一个男子的声音。听那男子声音似乎有些熟悉,但一时却想不起来是谁。

    我当下看准方向,借着树木之间的距离几次腾跃,走了十余丈,望见沼泽深处的一片怪石堆中,赵云正与一名道人对敌。我细看了去,那道人不是别人,正是铁剑道人。而铁剑道人身后还躺着一名女子,淡黄衣衫,头发散乱,脸上衣上都是血渍。我大吃一惊,这女子正是许千雪!

    赵云长剑挥出,只打得几招,却见那铁剑道人便缩在了一堆乱石之后,那里正是雪儿所在。却不知道为何,赵云在乱世外转来转去,就是攻不到他的身前。铁剑道人还有三名帮手,看那身手也是铁剑道人门下,也都是躲在乱石背后,伺机攻向赵云,但赵云一旦反击,他们就又缩了回去。如此车轮战法,赵云也颇有些狼狈。

    我诧异之极,见这几堆平平无奇的乱石居然有此妙用,实不可思议。我躲在树后瞧了片刻,心想:“这堆怪石确实诡异,但我要要是上前相助,却难逃脱这个阵法了,这可如何是好?”

    赵云虽然处于劣势,但她剑法精妙,一时之间铁剑道人倒也难以奈何得了她。只是雪儿神色憔悴,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也不知道伤势如何。眼见这许多乱石大有古怪,须得推究出其中奥妙,方能打败铁剑四人。

    大凡行兵布阵,脱不了太极两仪、五行八卦的变化,昔年在全真教中,我熟读道家典藏,也学了不少奇门妙术,心想这乱石阵虽怪,总也不离五行生克的道理。那知我怔怔的看了半天,似乎瞧出了一些端倪,但照此推演下去,又总是哪里不对。左翼对了,右翼生变,想通了阵法的前锋,其后尾却又难以索解,不禁焦躁了起来。

    看来放火烧粮的正是铁剑道人几人,他既恨袁绍拍了兵将拿他,又恨我坏了他的好事。这个迷阵想来也是铁剑道人早就布置好的退路,一旦有追兵来追,凭借这个石阵也可轻易逃走。此时雪儿被抓,我心中如沸,只得咬紧牙关,思索破敌之法。

    我行走江湖本就不以智力取胜,倘如此阵给我一日功夫细细揣摩,我自然能找到破解之法。可此时心急如焚,越急心中越是一片空白,哪能想得出丝毫端倪?

    当时瞅了个空档,也不急细想,猛地从树上跃下,一把抓住了许千雪后心,向乱石堆外扑去。铁剑道人此时也用上了铁剑,一剑飞出,击向我后心,我人在半空,难以闪避,只得用力将雪儿向赵云推去,同时使个“千斤坠”,身子直落,啪的一声,结结实实的摔在乱石堆上,当这一来,却也是陷落在了阵中。

    这一跤直摔的我目青鼻肿,浑身酸疼。我从乱石堆上翻身爬起,铁剑道人见到是我,不怒反喜,冷笑道:“好,你乖乖的自投罗网,却省得日后再来找你了。”

    蓦地里铁剑道人闯过两堆乱石,向我攻了过来。我连忙擎起大刀,和他对战了起来。我自知不是他对手,便凝神接战,拆了数招,突然间我脚下被乱石一绊,不禁打了个踉跄。待身子立正,冷风扑面,铁剑道人的铁剑已经刺到了我面门之上。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