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铁剑之死-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一百二十七章 铁剑之死

    冷风袭向我的面门,我顿时打了个寒颤,缩脖子一滚,方才逃脱了他的毒手。大怒叫道:“生了锈的铁剑道人,你要有胆子,就来跟我光明正大地斗三百回合!”

    我本是激将于他,在乱石堆中我不熟悉地形,又被他阵法包围,那能是他对手。没想到这一激将却起到了作用,铁剑道人那日被我打的颜面尽失,今日无论如何也要向我讨回去了。

    当下骂道:“小贼,你铁剑爷爷今日非将你碎尸万段!”说着,竟然跃将了出来,一剑朝我斜劈了过来。我近日懒散不曾和人对手,刀法也觉得有些生疏,再加上又明知他武功在我之上,便将大刀舞到了个极致,攻时敬,守时严,严守门户,寻找他剑法中的破绽。

    前几番和他动手,他都使拂尘,当时已经煞是厉害。今日他换上了长剑,只见果然变化精微,出神入化,将“击”、“刺”、“格”、“洗”四字诀窍使将的滴水不漏,我守的久了,一时大意,竟被他长剑刺中了大腿,虽然我及时运用大梦春秋神功封住了经络,伤的不深,可也顿时鲜血长流。

    赵云着急道:“段兄,小心!”

    又拆十余招,眼见夜色苍茫,四下里乱石嶙峋,石阵中似乎透出森森鬼气,饶是我艺高胆大,至此也不由得暗暗心惊。可这一阵打斗,也被我发现了他的破绽,他的铁剑剑法虽然精妙,但内力修为却不如我。

    突然间,我脑海中灵光一闪,已有了计较。他们摆弄的这个石阵中,岩石有大有小,大者难动,小者却可对付。我运起长生诀内力,左足一抄,一块二十余斤的大石已给我抄起,飞向半空,跟着右腿掠出,又是一块大石高飞。我手足舞蹈,身形闪动,双腿连抄,数块较小岩石砰彭山响,互撞之下,火花与石屑齐飞,铁剑道人忙着躲我的石头,却不料我这一般乱砸,身前的乱石阵霎时破了。

    “小贼放肆!”铁剑道人一剑刺向我,却左掌探出,竟来擒拿雪儿。雪儿刚刚重伤,此时身法不灵,待发现时道人左掌却已搭到她的肩头。她如向后闪跃,原可避过,但耳听风声劲急,半空中一块大石正向身后猛砸下来,只得急施我全真教祖师传她的拂穴手手法反勾铁剑道人左腕。

    铁剑道人叫声:“好!”任她勾住手腕,待她借势外甩之际,突运神力,向里疾拉。此刻许千雪内力不足,叫声“啊哟”,已自跌倒。我大惊失色,顾不得生死安危,向前扑出,抱住了铁剑道人双腿,两人一齐摔倒。

    他毕竟武功高出我甚多,又打斗经验丰富,不待身体落地,便是右掌挥出,击向了我右胸。我慌忙之中用左臂一格挡,啪的一声,掌臂相交,我只觉胸口气血翻涌,身子便如一捆稻草般飞了出去。那日他没穿衣服,也是如这般被我一掌打的吐血,没想到今日我也重蹈了他的覆辙。

    但没料想道,他虽然一掌打中了我,背后却门户大开,就在此时,空中最后一块巨石猛地落下,也正凑巧,我只闻得“砰”的一响,正好撞在铁剑道人后心之上。这一撞沉猛之极,他内功再强,却也经受不起,虽运功将大石弹开,但身子晃了几下,终于向前仆倒。

    此时,赵云缠着了其余三名好手,只见刀光剑影,她也无法脱身来帮我。我欲待跃起,趁他有伤一刀杀了他,但胸中一疼,竟然是聚拢不了真气。却突见铁剑道人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将铁剑一摆,脸色惨白,却仰天大笑,在这黑夜之中犹如鬼哭,我和雪儿相顾骇然。

    铁剑道人嘶哑着嗓子说道:“我生平与人对敌,从未受过半点伤,可就是你个小子竟然连伤了我两次,难道这是天意吗?”

    他话音未落,却伸出大手朝着许千雪背上抓去。我被他掌力震伤了心肺,趴在地下无力站起,但见雪儿危急,仍是奋力大刀挥出,将他这一爪格开,但这一猛力挥刀,又扯得我伤势发作,禁不住吐出一口血来。眼前一黑,差点就要晕了过去。

    这边赵云见我危急,一声清啸连出三招,分别逼退了三人,手提长剑,护在我俩身前。我低声道:“云妹,你快走,给刘备三兄弟报信要紧。”

    可赵云哪肯背我而去?当下白光闪动,叱道:“一起走!”她却并不走,而是一剑攻向铁剑道人,铁剑道人在未受伤前尚且和她武艺相仿,现如今受了伤就不是她的对手,几招下去就被赵云逼的连连后退,就在这时,铁剑道人那几名帮凶又围攻了上来,这一下又是局面逆转,赵云顿时被围了起来,只得按剑防守。

    但她虽是女儿身,但战场之上都不曾胆怯,此时受四人围攻,虽然全处劣势,但依然斗志不减,每每遇到险招,都用极为犀利的剑法化解。看得我也是惊心动魄。

    我知道此时如果我不能尽快复原,那我三人性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当下也不去看他们打斗情形,在地上盘膝而坐,默运神功,加速恢复伤势。这时,只听得铁剑道人大喝道:“广仁子,你快去恢复石阵!这小子交给我们来对付!”

    一名道人当即跃开,又去摆弄那些石头。铁剑道人一心二用,叫道:“角木蛟变亢金龙!”心月狐转房日兔”,“毕月乌移奎木狼”,“女土蝠进室火猪”……

    我虽然不知道这是何意,但听他叫的都是二十八星宿的方位。这时,我才听到沼泽林中有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瞬间已到了百步之外。我精神一振,莫非是来了帮手?

    果然见一人手提大刀,威风凛凛。“呔!”了一嗓,好似晴天一个霹雳,当头一刀劈向铁剑道人。来人正是关羽!

    铁剑道人一惊,急忙缩身入阵,但关羽武功威猛无比,一刀就将石阵劈开了一个缺口,大喊一声:“哪里走!”当下追入阵中,又劈头盖脸朝着铁剑道人杀去,那道人慌忙抬起铁剑一挡,可怎是关羽奋勇一击的对手,大刀破碎了铁剑,从眉心之中划入了铁剑道人的肚皮!

    铁剑道人不相信地看了看自己的肚子,说道:“不,不……”却俯身倒下,再也没有了动静。

    这时,我见他怀中似乎掉出了一份古旧的画轴,也不知是何宝贝。便走上前去拾了起来,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三个大字:八阵图!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