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烧粮密谋-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一百二十八章 烧粮密谋

    铁剑道人终于死了,死在关羽的大刀之下。想想也是有些后怕,如果不是关羽骑着赤兔马及时赶到,这会儿死的就不是他而是我了。

    所以,我此刻正穿着丝绸做的衣服,坐在房中喝酒。许千雪中了铁剑道人的掌力,又被点了穴道,但好在并无致命伤。铁剑那个色鬼见她长得漂亮,也没下重手,调息几天应该就无大碍了。

    这一把火,烧掉了袁绍二千石粮草,所幸发现及时应对得当,没有让火势蔓延开来,造成的损失并不大。可我依然很心疼,我一个穷人家的孩子,从小就在终南山上种地,知道粮食来之不易,平日里吃饭都要把米粒拔干净的,这一下没了这么多米粟,真比丢了一万两银子还让我心疼。

    幸好烧的不是自己的。刘备写了事情经过报给袁绍,淳于琼亲自跑了一趟,给袁绍汇报了事情经过。袁绍自然大骂铁剑那个牛鼻子,却倒也不怎么责怪我们。只是说要加强戒备,勿让小人得逞。于是,袁绍又派来了两万兵马,协助我看守乌巢。

    乌巢丢了,官渡也就没了。

    许千雪走过来,给我倒上一杯酒,在我身边坐下,依偎在我怀里。我见她无恙,便才问道:“雪儿,你是怎么找来乌巢的?”

    “人家还不是惦念你,听说你在这里,就来了。可刚来就看到乌巢起了大火,那几个人鬼鬼祟祟的,我就来不及先来见你,先跟过去看个究竟。结果被那个牛鼻子发现了,我又斗不过他,幸好赵云姐姐来了,不然……可就要遭了他的毒手。”许千雪说道。

    我见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心中疼惜感顿生,便低头亲了下她的额头,道:“谢谢你这么记挂我。”

    许千雪道:“现如今雪儿就只有你相依为命了,不记挂你还记挂谁呢。”

    我心中一热,将她搂在怀里。

    “其实,曹操知道你护送关羽他们来投靠袁绍了。”她突然说道。

    “他怎么知道的?”我一惊。

    “那日在东岭关,于禁看到你了。只是他当时没说破。”许千雪道,“其实当日,于禁是打算对关羽动手的,就是因为看到了你,所以才放了你们走。”

    许千雪补充道:“曹营谁都知道,你和曹操是结义兄弟,约定了同生共死的,谁又敢和你为敌?”

    “这都是曹操告诉你的?”我问道。

    “嗯,也是他告诉我你在乌巢,让我来找你的。”她说道。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他啊!他既然知道我护送关羽来投靠袁绍,还这般待我,我又欠了他一个大大的人情。”我叹息道。

    “你知道官渡之战,曹操是打不过袁绍的吧?”许千雪突然问我。

    “恩,我知道。”我道,“虽然当日有郭嘉的‘十胜十败’之论,但道理终归是道理,现如今袁绍兵力是曹操的十倍,又粮草充足。而曹操四面强敌环饲,本就兵力上处于弱势,现如今在官渡僵持,时间越久危险就越大。其实他败相早露了,只是谁都不愿意承认而已。如今之计,曹操只能速战速决,而唯一的办法就是一把火烧了乌巢的粮草,袁绍军心大乱,自然就有了可乘之机。”

    “可是,乌巢现如今有你和刘关张三兄弟在此驻守,又有重兵把守,这个计策看上去很好,但实际上并没有可行性。”

    “也是,就算是曹纯带着曹军最精锐的部队虎豹骑来了,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攻下乌巢。”我点头道,“此路不通!”

    “那既然你知道了乌巢是关键,那你打算如何抉择?”

    我一怔,顿时有些头疼了起来,我总不能故意放水,让曹操烧了粮草吧。我虽不熟读春秋,但这种不仁义的事情,却也是干不出来的。

    眼看着来了乌巢也有一段时间了,我们的“造反”方案依然没有出炉,这种伤脑筋的事情,还是让刘备去想好了。当下,我更了衣,便去找刘备。

    刘关张三兄弟也正在喝酒,他们一向焦不离孟。我屏退左右,便单刀直入地说了自己的想法,主旨就一句话:再这样下去总不是个事啊,啥时候才能实现伟大的保卫汉室的梦想?

    结果我这话一说,三兄弟都停下了喝酒看着我,好似我脸上爬了一只蜘蛛一般。

    我急了,拿起酒壶咕咚咕咚喝了几口,道:“你们倒是说话啊?”

    刘备这才晃过神来,轻咳一声道:“贤弟,我们也正在此合计此事。你先坐,我们商量个办法出来。”

    我看他模样,似乎胸有成足,当下便坐了下来,眼神狐疑不定,不知道他能玩出什么花来。刘备这才说道:“眼下袁曹两人已经在官渡对峙了一年时间,西凉马腾、荆州刘表、江东孙权都处于观望态度,此战如果定了乾坤,那么断不会有我等容身之地。即使我等去了荆州,刘表也守不住荆州的。因此,当今之计,唯有‘押宝’了。”

    他这话一说,关羽和张飞均是满脸严肃。“怎么个押宝法?”我问道。

    “堵谁赢!”刘备道。“照目前局势来看,此战应该是袁绍赢,但袁绍此人气量狭窄,外表宽厚而内心多猜忌,任人唯亲戚子弟,一旦让他占据了北方,那大汉天下真的就要姓袁了。他和袁术,本是一丘之貉。所以,问题就在于曹操会不会篡夺了汉室江山了?贤弟,你和曹操最熟悉,以你之见呢?”

    “不会。”我不加思索地说道。一方面是出于对曹操的信任,况且他多次向我表态绝对不会行篡逆之举;另外一方面,我虽然学史不精,好歹也是穿越来的,曹操可真没有自立为皇帝。

    “恩,贤弟和我看法一致,曹操为人虽然奸猾,但对汉室朝廷并无二心。皇帝在许都,反而会安然无恙。”刘备道。

    他看了一眼关羽和张飞,继续说道:“于私,我等现下并无容身之处,如袁绍占领了北方,则北方空前稳定,我们不过是袁绍的幕僚而已,不会得到重用。但如曹操赢了官渡之战占了北方,军心多半并不平稳,治理需要时间。况且北方辽东并不太平,也给了我们可乘之机。三年之内,料想曹操不会攻打南方,我们始终是要荆州作为基业的,到时再便宜行事吧。”

    我点头道:“是这个道理。刘大哥,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现在我们怎么办?”

    刘备道:“让曹操来烧了乌巢的粮!”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