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算计来算计去-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一百二十九章 算计来算计去

    刘备说要烧了乌巢的粮,我顿时面有难色。如此不仁不义的事情,岂是我堂堂全真教第四十三代传人可以做的?我作为乌巢的主帅,却也难以摆脱责任。当下心下犯难无话可说,刘备便得知了我的顾虑,道:“贤弟莫要担心,这乱世看重的就是一个名声,我们自然不能行此不仁不义之举。”

    张飞道:“他奶奶的,我们杀入官渡,把袁绍这厮一矛刺死,那也爽快!”

    刘备喝道:“你这又说的什么浑话?袁绍和你无冤无仇,你又怎地想要刺死人家?简直凶残!让别人知道你杀了袁绍,那我们名声全臭了,在江湖上还怎么混!”

    张飞好像嘴中塞入了一个大评估,目瞪口呆地道:“大哥,你刚才说那番话的意思不也是要杀了袁绍吗,我这般直截了当又有何不好?”

    “三弟啊,说你不读书你还不信,你多向你二哥学学。同样是shā rén,我杀和你杀,和段兄弟杀,能是一样吗?即使要shā rén,也要杀的巧妙,不然一不小心会遗臭万年的。”刘备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不懂,没什么不一样啊?”张飞喃喃道。

    刘备道:“莫要聒噪,我们按计划行事!”当下,我们讨论了一些细节,我终于明白了他的计划。虽然并不缜密,但好歹也能逃脱一个不仁不义的罪名。至于曹操能否成功偷袭乌巢,那就要看天意了。

    却说袁绍营中有一位谋士叫许攸,乃是曹操少年时的好友,此番计策便着落在他身上。当下,我们依计行事。刘备使孙乾捏造了一份曹操的催粮文书,大意为曹营缺粮,教许都荀彧火速发来,并指明许都空虚,教荀彧严加防范。却叫一个心腹士卒星夜假装在曹营附近被俘,却将他押解来去见许攸。

    刘备在袁绍营中待了不少时日,和一种谋士虚与委蛇,知道许攸好大喜功,但智计却并不出众。果然,刘备和我一道将这位士卒押解道许攸帐中,他反复看了书信,便大喜道:“感谢二位将军给了许攸这个立功的机会!”

    我假装疑惑,问道:“却不知先生指的立功的机会却是什么?”

    许攸大笑道:“将军有所不知啊,我一直怀疑曹操将所有兵力已经压在了官渡,如此一来许都必然空虚。我军如分兵去袭许都,届时曹操失了根本,军心必然大乱,此战可不战而胜!”

    刘备道:“先生果然智计绝伦!备实感佩服。”当下做了一揖,神态颇为真诚。

    许攸道:“刘皇叔何必客气!不知皇叔可想立个大功?”

    刘备喜道:“还望先生指点迷津,提携刘备啊!”

    “我素问皇叔手下有关羽和张飞两兄弟,都是万人敌。昔日关羽斩颜良诛文丑,可说是威震四方。而若要袭击许都,必然要有猛将!现大将军(指袁绍官职)虽然兵精粮广,但手下并无猛将。因此,如果皇叔愿意带人去驻守汝南,伺机偷袭许都,则大事可成,皇叔也可立下大功,他日大将军称王,皇叔必然是座下大将啊!”

    刘备拍掌道:“此计大妙!刘备正愁不能建功立业,这可太好了。如此,就有劳许先生了!”

    当下许攸便连夜去见袁绍,言明了这番厉害。袁绍苦于和曹操官渡鏖战,一听此计策当然大喜过望,当下便命令刘备分乌巢一万兵马驻守汝南,伺机偷袭许都,教曹操无容身之处!

    这正是刘备之计,当下便马上领命,第二日便整肃军马,携带关羽、张飞和赵云一起赶往汝南去了。

    我却还是留守乌巢,却是写了一份密报,假人之手送给了袁绍的另一位谋士审配。审配和许攸素来不睦,两人勾心斗角很多年,彼此并不服气。我这份密报却是投审配所好,主要搜集了许攸滥受民间钱财、买卖官爵敛财等罪证,这一来审配果然大喜过望,也不多想这份罪证如何得来,便又飞马报给了袁绍。

    袁绍一向自诩为名士,对许攸这种行径大为厌恶,当下便打了许攸二十大板,逐出了袁营。那许攸如何咽得下这口气,整日里借酒浇愁。我找个机会请他喝酒,喝至半酣,叹息道:“可怜先生如此大才,竟然不能得到袁将军的重用,实在可惜可叹呐!”

    这话一说,许攸登时火冒三丈,骂道:“大将军有眼无珠,审配也是个小人!我许攸智绝天下,刚为袁绍出谋划策要赢了官渡之战,可他竟然如此不念旧情,实在不配为人主公!”

    “先生有何打算?”我循循善诱道。

    “哼!逼急了我去投靠曹操,为曹操出谋划策去。”许攸将手掌在桌上拍的直响。

    我故意低声道:“先生这话可不敢说,如果被大将军知道了,怕是要杀头的!”

    许攸冷冷“哼”乐一声,一低头又饮下了一杯烈酒。我一看还需得激将他一番,便道:“乌巢看粮任务繁重,生怕曹操偷袭失了根本。小弟我打算去战场厮杀,好立些军功,这看粮的活没什么意思,不若我上书给大将军,让先生来接替了我的差事?”

    许攸骂道:“我一个堂堂的谋士,怎能去干这个苦差?”他正骂间忽然眼睛一亮,道:“你刚说乌巢是袁绍的根本?”我点点头道:“谁说不是呢?乌巢若是丢了,大将军这官渡之战可就输定了。”

    许攸一拍大腿,道:“是呀,我怎么没想到这层?”当下心情突然愉悦了起来。和我又喝了几杯,便兴冲冲地走了。我心中暗笑:“这厮果然中了计。”

    当下我便派斥候打探,果然许攸兴匆匆地偷偷摸摸向曹营去了。想是终于找到了一个计策,要去曹操面前立功。

    此连环计,就还差了最后一个环节,这个环节却是并不艰难,而正是我的长项,那便是请人喝酒。

    请的人是淳于琼。

    他也是个酒鬼。

    我若离开乌巢,他便就是乌巢的主帅了。如果他要是喝醉了,那岂不是这里群龙无首,如若曹操前来偷袭,那可不是有十个乌巢也被烧了。

    心想到此处,我差点没乐出声来。但是如果曹操收不到我带给他的信,那也算是天意了。

    小弟也就只能帮他到这里了。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