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杀退曹军-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一百三十一章 杀退曹军

    我惊疑不定,看着淳于琼如此这般喝酒,竟然也像无事一般,难道这种麻药对他无效?我又暗暗懊悔,刚才出来时也没带刀,如果被他发现了机关,动起手来那可要大大不妙了。

    我脸上阴晴不定,一边故意劝他喝酒,一边谋划着接下来要如何处置。只见淳于琼刷地一下站了起来,说道:“这酒果然有些门道,我也好似喝醉了,浑身不得劲儿,好酒啊!下次一定再好好喝几碗,这可当真奇了。”

    他中了我的毒,还一直夸赞酒好,果然酒鬼的世界我是不懂的。我说道:“将军海量都喝多了,我是更不成了,我们还是回房休息去吧。”

    我伸左手握住淳于琼的右腕,故意装得脚步蹒跚,跨出营舍,各自回营帐中去休息。淳于琼见了我这等支持不住的神态,哈哈大笑道:“段兄弟,我一直以为你武功是极高的,可看你现在走路也不稳的样子,估计内力是不如我的。”

    不过这厮也确实厉害,事到如今,在我面前竟然也能走了个猫步。我惭愧道:“论功夫那肯定是不如淳于将军的。”

    我送他进了屋门,见床上横卧着一个女子,全身裹在一张薄被之中,只露出了个头,薄被外有绳索绑着,犹如一个铺盖卷儿。那女子一头长发披在被外,皮肤白腻,容貌极是艳丽,暗道:淳于琼果然名副其实,好酒好色,也不知在哪去绑了这么一个良家女子来。

    好在我刚喂淳于琼吃了麻药,想来是不能对这女子怎样了。我先是一怔,后笑道:“淳于将军果然是男人的榜样,享尽了人间快乐之事!”

    淳于琼道:“段兄弟,看来你也好这口,这样吧,兄弟我后半夜把这个女子给你送去……”

    我假装大喜,道:“这让兄弟我如何敢当!”我说着看他已经眼神迷乱,想是药效发作。当下辞别了淳于琼,便回到自己房中去了。

    谁料我进屋后刚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却听营帐外一人低声道:“将军,你可在里面?”

    我见他鬼鬼祟祟,一把抓住了刀,问道:“是谁?”

    那人闪身进来,身法也是极快,我却是不认得的。他抱拳道:“段将军,我乃是曹丞相府中的门客,叫做‘神行水上漂’余飞。此番奉丞相命,前来找寻将军。”说着,他从怀中拿出一块金色物事来,我认得正是曹操的令牌。

    当下便无怀疑,问道:“他可有书信来?”

    余飞道:“此事极为机密,怕走在路途中被人截获,因此,只是叫了小人带了话来。”

    我点点头道:“那你有何话带给我?”

    余飞说道:“丞相说道,你带给他的口信他已经收到了。今夜三更,丞相将亲率五千虎豹骑,前来乌巢劫粮。”

    我暗付道:“曹操果然聪明绝顶,见到许攸就知道是我捣的鬼,更加明白了是我让他来劫粮。可是我也得想个法儿脱身才是。”

    余飞道:“丞相还说,他会在官渡前线分三路兵马佯攻袁绍,届时还请将军前去助袁绍一臂之力。”

    “这是何意啊?”我一时迷惑。

    “丞相便是这么吩咐的,小的只是一句不差的将话带到,至于丞相有何深意,小的却也是不知道了。”余飞道,“段将军,那小的就告辞了,还要回去给丞相复命。”

    我道一声“辛苦”,他便又一闪身出了营帐,果然轻身功夫极佳,不愧“神行水上漂”的称号。

    看他出去,我忽然间灵光一动,道:“这分明是曹操为我留的后路,让我和乌巢之事脱了关系。”当下出了营帐,点齐五百骑兵,打着“段”字大旗,向着官渡方向杀去。

    乌巢离官渡也就四十余里路程,我骑兵不到两个时辰便到了官渡。远远听见前方鼓声大作,想是正在厮杀。便加快脚步冲了过去。

    当时正是半夜,袁绍军中听得曹操忽然分三路来攻,以为是来偷营,当下全军出动,袁绍也自上马。我刚到袁军营中,却见曹军一对大约有五百人,领头的正是夏侯惇和张辽,径直冲击袁营,锐不可当。

    我马不离鞍,大叫道:“众将士,随我去杀退曹军,保护大将军!”手下士卒完全没搞懂发生了什么,他们日常的任务便是押粮,哪想到要上阵杀敌?此时听我一喊,又见曹军左冲右突煞是威猛,竟然无一人上前。我心中暗骂一声,单刀匹马冲向夏侯惇,夏侯惇一见是我,使了个眼色,和我过了几招,便大喊一声:“贼将勇猛,大伙们快撤!”五百人扭头就跑,慌乱中把曹操的旗子都丢在了地上不管了。

    这一切都被袁绍看在眼里,等他们撤了,我又大叫一声:“众将随我保护大将军!”我手下带来那一帮草包,此时终于反应了过来,发一声喊围在了袁绍身边。我下马拜道:“大将军,你没事吧?”

    袁绍赶快扶起我,道:“大虎将军果然虎将也!正是曹军的敌手!”

    我大义凛然道:“末将探知曹操今晚要来劫营,来不及通告大将军,给淳于琼将军做了嘱咐,让他严守乌巢以防曹军偷粮,我自己却带了五百兵马来救援大将军,以防有失!”

    袁绍叹道:“将军辛苦了,如若不是你来,我等就要被曹操赢了一场。”

    正说间,忽然东北方亮起滔天大火,看方向正是乌巢。我暗付曹操果然已经得手了,但还是装作大惊道:“难道曹操又派兵去乌巢烧粮了?”

    袁绍急道:“乌巢若失,可如何是好?”

    我当下请命道:“大将军勿忧,我这就率军赶回去,准叫乌巢万无一失!”

    袁绍道:“如此再辛苦段将军,你且先行前去救援,我派大军随后赶去乌巢!”

    我立即上马,大叫道:“众将士,随我去救乌巢,和曹军决一死战!”我喊得慷慨激昂,直觉得热血沸腾,差点令自己都感动。当下拍马就走,回头一看袁绍还在向我挥手。

    走了一截,座下马匹早已支持不住,慢悠悠地溜达起来。我便吩咐道:“都下马来歇息一会再走!”

    一名副官不解问道:“段将军,救粮如救火,我们这般慢悠悠地区了,恐怕就天亮了。”

    我骂道:“你懂个屁!就咱这五百兵马,去了还不够曹操杀的,你们都是能打仗的人吗?”

    副官当下伸出大拇指笑道:“将军英明!”

    当下众人撒尿的撒尿,睡觉的睡觉,竟似流浪汉都不如。

    我暗叹道,这些草包真是不知江湖险恶,我这是在救他们的命哩!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