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张郃降曹-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一百三十二章 张郃降曹

    我也乏了,抱着大刀睡了起来。正睡只见,忽听得一阵兵马声大作,我赶忙爬起,只见远方二三里之地,一处荒僻小路上,有两对兵马正在厮杀,估计正是曹操遇上了袁军中的哪位将军。

    众人也都被惊醒,我叫道:“前方有军队大战,我们前去瞧瞧热闹。”他们也并无异议,当下我们五百人上马奔了过去。只见曹操刚刚手起刀落,砍了一名袁军士卒的头。正和我相遇,这番却有些尴尬。

    他那边兵马有五千多人,又是曹军精锐,我这边只有五百名老弱病残,不消我说,手下人也知道不是曹操对手。当下副官悄悄拽了拽我的衣衫,道:“将军,我们还是跑吧。”

    我瞪了他一眼,大叫道:“今日死战!”

    回头一看,却见一众人反而退后了十步。我心中暗笑,心想这可不怪我。当下我愤愤叫道:“各位弟兄,今番不是我们不愿意死战,而是曹操势大,我们寡不敌众,可须不怪我!我前去和曹操谈谈,让他放我们一命!”

    众人均道:“不怪将军!请将军努力游说。”

    我道:“这个自然。”

    一夹马到了曹操跟前,只见他们尽穿的是袁军衣甲,想来也是为了掩人耳目。我拱手道:“曹兄,你得手了?”曹操笑道:“你小子给我送了个这么大的礼,我要再不得手,那岂不丢人,这番可是又欠了你个天大的人情。”

    我道:“我身后这些士卒,都跟我日子久了,你可得放过他们。”

    “你说什么我无不应允。走,和我一起回营中!”曹操过来拉着我,生怕我跑了一般。

    “袁营是没法呆了,去你那也好。”我道。

    便回马走到了我带来的五百士卒前,道:“各位弟兄,我已经和曹操谈妥了,放你们一条生路!但是乌巢是不能回去了,回去也要担个护粮不力的罪名,难免死路一条。你们愿意回家的赶快走,不愿意回家的,和我一起去投靠了曹操,照样吃这碗兵粮!”

    众人一听大喜,恨不得喊我万岁。当下只有三名士卒想要回家,其余人却都跟着我投降了曹操。我又了一个和我相貌体型相似的死卒,换上了我的衣衫,又将他的脸打了个稀巴烂,让别人认不出来,给袁绍造成一个我已死的假象,免得他在背后骂我。

    这一切料理妥当,便上马跟着曹操回营去了。走到天色将明,已然到了官渡的曹军大帐中,只见夏侯惇、曹仁、曹洪等人也正回营,各向曹操复命。说起乌巢起火后,袁绍不派兵增援乌巢,反而令张颌、高览来袭击曹营,被他三人三路冲出,将张郃高览两人杀了个大败而归。

    我心中汗颜,知道袁绍对我寄予厚望,便就觉得心中有愧疚于他,便闷闷不乐起来。曹操私底下拉着我道:“我知你觉得愧对袁绍,但诸侯争霸却也不得不如此。我答应你,来日如赢了官渡之战,让你来决定袁绍生死,也让你还他一个人情。”

    曹操把话说在了明处,我自然万分感激,和他相处总是不用费脑筋,我说道:“那我就先谢谢你了。”

    至第二日,忽有斥候来报,说道有三千袁营甲士来到曹营,只说要求见丞相,不知所欲何为。曹操正好我在说话,便携我一同前去军前问话。

    走到阵营之前,只见来将正是张郃、高览。那张郃、高览原是与颜良、文丑、张郃被后世并称为“河北四庭柱”,和我也素来相熟。我见是他们,便主动走上前去,问道:“两位兄长别来无恙!”

    两人见是我也颇为诧异,抱拳道:“段将军,你怎地在此处?”

    我道:“此事说来话长。两位兄长此番前来,不知意欲何为?”

    张郃道:“不瞒兄弟,昨日前来偷营,中了曹丞相的埋伏,我等奋力死战方才杀出重围。不料回到袁营,非但没有奖赏,还被谋士郭图诬陷我等意图投靠曹操,袁绍那匹夫竟然意欲杀了我们。我等心中委屈,杀了袁绍的将领官,现下走投无路,特来投靠曹丞相。”

    “两位兄长稍等,容我回禀丞相。”我说道。

    他们素知我和曹操的渊源,有我做说客自然事半功倍,于是大喜道:“那就多谢段将军了!”

    我打马向曹操说明了他俩来意,曹操犹自疑虑不觉,担心他二人此番来投是诈降之计。我拍拍胸脯笑道:“你别担心,我素知他二人的为人,断不会是袁绍的奸细。而这两人武艺卓绝,特别是张郃有大将之才,得此二人是你的强助。”

    曹操笑道:“我信不过别人,还能信不过你?你告诉他们,曹操以后也将当他们是兄弟了!”

    我赶忙又去见了两人,道:“两位兄长,我已经向曹丞相回禀了。曹丞相说,至此以后当你们是兄弟了!”

    两人大喜,下马给我鞠了一躬。又走到曹操面前,跪拜在地道:“主公,我二人愿效犬马之劳!”

    曹操扶起两人,道:“两位兄弟,不必客气。”

    当下曹操升帐,各位大将均来议事,我坐在帐前左手边第一个位置。曹操先是向诸将介绍了张郃高览两人,然后说道:“众将,现下烧了袁绍的粮草,袁军必然大乱。正是我们一鼓作气出击的好时机,不知各位有何良策,能助我破袁?”

    荀攸道:“主公,现如今袁绍粮草不济,今可假装调拨人马,一路取酸枣,攻邺郡;一路取黎阳,断袁兵归路。如我们出兵,袁绍必然大乱,分兵以拒我。届时,我军主力和袁绍大战于官渡,一战可定乾坤。”

    郭嘉亦道:“此计大妙!趁其惶恐,张郃高览两位将军又新降我军,袁绍军中兵无将主,自然很快溃败。”

    众将议论了一番,再无异议。曹仁道:“主公,我愿领兵去袭邺郡。”夏侯惇道:“某愿去袭黎阳。”

    曹操大笑道:“此战众位将士须得奋勇向前,一战而定袁绍,自此操北方称雄矣!”

    众人齐声抱拳道:“主公必胜!”

    曹操便调拨兵马,要和袁绍决一死战。第二日,随着夏侯惇和曹仁的分兵攻击,袁绍果然惊慌,两路各分兵十万以拒曹军。

    官渡之战已然迫在眉睫,如箭在弦上,正朝着历史的轨迹而去。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