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朋友与诸侯-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一百三十三章 朋友与诸侯

    众将各回营去准备,曹操独独留下了我,说道:“二弟,你陪我去营中走走。”我也闲来无事,打仗的事有曹操帐下精兵强将,也不用我操心,便和他一起往帐外走去。

    路过一个靶场,几名士卒正在练习射箭。却见一位少年挽弓如满月,双臂较劲,一箭正中靶心。曹操大叫道:“好!”

    众兵卒看是曹操,都跪倒高声喊道:“丞相!”曹操抬手道:“都起来吧,无须多礼!”众兵士这才起身,曹操笑着问道少年士卒,道:“你今年多大了?”

    “小的今年十六岁,快十七了。”少年挺胸抬头,骄傲地回答道。

    曹操笑道:“好啊!小小年纪箭法已经这么厉害了!”

    “回丞相,小的从八岁就开始练箭了,十二岁百步之内就可以射中红心了。这次和河北打仗,我要杀一百个人头,立军功升百夫长!”

    “有志气!”曹操大笑道。

    “立了军功,到时候俺娘好给我娶媳妇。”少年不好意思地说道。

    众人哈哈大笑,曹操道:“你好好杀敌,有了军功我给你娶媳妇!”

    少年单膝跪地道:“谢谢丞相!”

    曹操笑的很开心。我们继续往前行去,他突然说道:

    “少年时,我和袁绍是好友。直到了二十岁左右的时候,我还是很羡慕他,因为他祖上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天下。而我的祖父是个宦官,和他在一起时我总是自惭形秽,也一直都受到别人的嘲笑。快到三十岁了,我和他同为校尉,我外表尊敬他,内心里已经瞧不上他,当年十常侍之乱,正是袁绍让董卓引军入京,这才造成了天下大乱,而我早就告诉过他,这样做必将引狼入室,自取其祸。现在,我与他同为乱世诸侯,各霸一方。但我简直开始蔑视他,因为他身为人主却心胸狭隘,器识浅薄,外宽内忌,刚愎多疑;身为统帅,却有谋而无断,色厉而胆薄,兵多而指挥不一,将骄而政令不明;身为人父,却听任几个儿子拥兵自重,争夺世子大位,用亲不用贤。”

    曹操停在了一处高地上,俯视着练武场。远处,练枪矛的兵卒正在大声呼喝。

    “但是我知道自己迟早和他有一战,他家族四世三公,我是宦官的子孙。但是战争不比这些,这是一场弱者和强者的较量!所以这些年来,我无日无夜,不为此战做着准备。讨伐董卓之时,袁绍拥兵三十万,我想我怎么也得有二十万兵马才能战胜他;三年前,袁绍已经拥兵五十万了,我想,我怎么也得有十万兵马才能战胜他;现如今,袁绍已经拥兵七十万了,天下十三州郡,他一个人独占了四个,可谓声势滔天了吧?!可是我现在想,如要战胜袁绍,我只要精兵七万即可。”

    他这番话说的雄心勃勃,一股英雄气概勃然而发,让我不禁心生敬仰。从黄巾起义开始我就认识他,当年他还是一个街头上的纨绔。现如今,却已经蜕变成了一个心有大志的枭雄。当年那种纨绔的风流在他身上越来越消失不见了,他就像一个嗜血的大刀,静静地站在那里,也能让人产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惧。

    我笑笑道:“你终究是会赢了袁绍的,我一定都不怀疑。可是,赢了袁绍之后呢,要征战天下吗?”

    曹操一怔,摇摇头道:“我还没想过。但乱世之中没得选择,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唯有奋发图强才能有活命的机会,难免,还要与天下诸侯为敌的吧。”

    我心下揣揣,沉默良久,问道:“如果有一天,我和你有了不同的选择,比如和你争霸,你会不会怪我?”

    曹操哈哈大笑道:“天下英雄,唯有我二人而已。你不去和我争霸,我会寂寞的。”

    我笑道:“可是我可没有你这般枭雄的气概,恐怕就算有了七十万大军,也是打不过你的。”

    曹操笑道:“可是论武艺,我可是怎么都打不过你的了!”

    “这也是实话,让我心里能平衡点。”我道。

    第二日,曹操点齐兵将,与袁绍会战于官渡。虽然袁绍分兵,但他仍有五十万兵卒,而曹操却只有五万。

    夕阳西下,曹操才出兵。两军拉开阵势,曹操军在西南,而袁绍军在东北。曹操军中的盾牌闪亮,借着夕阳,晃得袁绍军卒睁不开眼。我一看这也是个办法,不禁感叹曹操真会玩。

    曹操拔剑,大喊道:“众将士,我军只有五万人,而你们的敌人却有五十万,你们怕不怕?”

    “不怕!”众将士大喊道:“杀,杀,杀!”

    “好!兵不在多,在精;将不在勇,在谋!如果要比将士多寡,我永远也比不上袁绍,可是要比起精悍和智谋,三个袁绍绑一块,也比不上我一个曹操!此战必胜!”曹操叫道。

    “必胜!”将士们的大喊响彻天际,西边一块火红的火烧云,正嗜血地俯视着众生。

    “弓箭手,放箭!”曹军先发制人,万弩奇发,漫天箭雨向袁军射去,袁军被夕阳的光线蒙蔽了双眼,顿时死伤无数。

    袁绍大怒,派出了百辆战车队,一辆战车上有四名士卒,一名驾车,一名放箭,两名手持长矛护卫左右两侧。战马狂嘶,冲入曹操军中,战车两侧的铁轱辘卷伤数十名兵士。曹操大喊:“布阵!”登时军卒们前方是盾牌,后面是钩镰枪,将战车围在中间,盾牌抵挡住铁轱辘,而钩镰枪却勾下了车上的兵卒。

    袁军这方又祭出攻城用的冲撞车,横冲直撞而来,盾牌手遇着莫不被撞得口吐鲜血。曹操却放出了巨大的铁陀螺,由投石车投向袁绍营中。袁绍军中兵士密集,一块铁陀螺就杀能杀伤一二百人。直压得袁军人仰马翻,血肉横飞。

    “曹纯,虎豹骑冲锋!”曹操将长剑一指,发出了最后的号令。

    五千虎豹骑如猛虎下山,黑衣黑袍黑甲,冲向袁绍军中。袁绍亦派出骑兵双方对阵,虎豹骑以一敌十,杀出了血性。

    正在此时,左侧忽然出现了一彪人马,上打“夏侯”大旗,向着袁绍冲杀而来;右侧却是曹仁,也率领冲向袁绍大军。原来,他二人只是佯攻邺郡和黎阳,半途之中却忽然折返,直奔官渡前线!

    此时三军冲击,曹军锐不可当。袁绍军本就失了粮草,又连战不胜,士气低迷。此一来正不知有多少曹兵,顿时并无战心,士卒之间互相踩踏起来。

    曹兵顺势猎杀,大将收起刀落,杀的地面比夕阳都红。哭喊之声大作,我远远看去,正好夏侯惇一枪刺中了一个士卒的头,将他挑了起来;曹仁一枪刚刚将一名士卒钉在了地上,鲜血如地泉一样冒了出来。

    一朵朵鲜红的花盛开着,好似是生人对苍天的献祭!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