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背水一战-三国刀客-
三国刀客

第一百三十五章 背水一战

    箭,在冷兵器时代,绝对拥有着最高的地位。它或许不是最强的杀伤用冷兵器,但一定是极其昂贵的战争兵器。

    能否使用大量铜制或铁制箭镞,往往是检验文明高低程度重要指标。在战弩出现后,它几乎像战车出现一样改变了战争形态。我记得在终南山上,师傅为我讲解十八般兵器时,拿了一本书,书上就写道,战国时秦军弩已经广泛列装,而汉朝更是发展了与匈奴的弩弓之战,西汉名将李陵更是用五千人发射了五十万之箭。

    在汉武大帝的那个年代,箭在军团驻守防御以及游牧民族擅长的运动进攻中的重要地位。

    它对于将军和士兵们,是视为生命般的重要。甚至,它创造了新的战争艺术。

    我是个直爽的人,最不喜欢的就是gōng nǔ这种兵器,远不如当面拼杀来得痛快。可是自己不喜欢用,别人用那也是无可奈何。

    当下我和曹操站在河边,无处躲避。见着漫天箭雨,一不留神就要被射成刺猬。我长刀出鞘,大喝一声跃入空中,屠龙刀随着我的内劲聚生,发出一道道坚不可摧的罡气。大刀挥舞如圆月,将曹操罩在中间。

    弓箭如失去了准头的飞蝇一般,敲打在我的刀幕之中,但终究无力前行一步。外人看似轻松,其中辛苦却只有我知道:倘若是几百支弓箭还好说,但这几万支箭一起袭来,目标又都是曹操,犹如几百个武学高手发力,拿长矛捅向我一般。我体内长生诀虽然源源不息,但人力终有穷尽之时,我只觉得体内真气运转逐渐生涩,胸腔处憋的好不难受,箭雨稍停,我坠落地下,“哇”地吐出一口血来。

    敌兵见我受伤落地,都齐声欢呼,对面十余位将领都冲曹操拼杀了过来。这时,曹操的红色大纛仍是竖在河边,敌兵四下里都大叫起来:“活捉曹操,活捉曹操!”密密麻麻的兵马争先恐后向河边涌来,就像蝗虫一般,这时曹操身边只有二千余人马,也都被围在其中。曹操手扶大纛站在河地高处,凛然不动,十余名劲卒举起铁盾,在他四周挡去射来的弩箭。

    许褚虽然骁勇,但也被兵卒为主,但他虽然负伤,但箭射刀砍,死守不退。激战了半个多时辰,数万名敌兵轮番冲击,曹操本部的三千精兵已伤亡四百余名,敌兵也被他们杀伤了千余名。我放眼望去,但见战场之上敌军遗尸遍地,鞍上无人的马匹四散奔驰,但敌兵射过来的羽箭兀自力道强劲。眼见东北角袁兵攻得尤猛,守军渐渐抵挡不住,许褚大叫道:“丞相,可以吹号了吗?”

    曹操双眼如鹰,道:“敌兵还没有疲,再等等!”

    这时,只见东南角上袁绍亲自调集重兵猛攻,竖了三杆黑纛,分别是袁绍的三个儿子。在袁绍的亲自督战下,曹操亲兵依然支持不住,连连后退。许褚挡在曹操身前,叫道:“丞相,咱们抵抗不住啦!”

    曹操怒道:“你是先锋官,挡不住还夸什么英雄?”

    许褚脸上变色,嗷嗷狂叫着冲入敌阵,手中大刀挥舞的如疯魔一般,杀开了一条血路,直冲到三杆黑纛之前。袁绍见他来势凶猛,回马躲开,袁绍的三个儿子却来齐番围攻起了许褚。许褚唰唰砍倒了三杆黑纛,抱着回头就走,袁家三公子见他如此悍勇,尽皆骇然。但也不能如此让他轻易走了!

    三人战马连环,和许褚大战起来。许褚虎吼连连,但一时之间也冲不开敌将的包围圈。但好在如此以来,将曹营东北角上的缺口又堵住了。

    这时,十几名武将见许褚被缠住,咆哮着又从正面冲向曹操,他们武艺娴熟,霎时间就杀了数十名亲兵。我强压伤势,将大梦春秋的的无匹罡气护住全身,冷笑着站起。枪矛朝我杀来,我刀势变幻,出了一刀,却有十二般变化。

    这明明是十二刀!

    刀刀尽伤人要害!

    迎面而来的一个武将不知我厉害,一杆长枪捅向我脖颈,快到跟前,被我一刀连人带马劈成两段。我一刀既出,余力未竭,不进反退,提刀冲入战将包围之中!那十余人却也不是莽夫,见我如此勇猛,便围成了一个阵法,互为援手。

    我大刀砍向任何一人,他两边的武将都来救援,相当于任何一招,都是他三人打我一人,我却也被缠住。

    又战良久,西南角上敌军中忽有一名黑袍将军越众而出,箭无虚发,接连将曹兵射倒了十余人。曹操亲兵中两名将官识得厉害,持矛向那人冲去,却被他嗖嗖两箭,都倒撞下马来。

    曹操豪气干云,夸赞道:“好箭法!”

    正说之间,却见那黑袍将军冲近曹兵圈子,弓弦响处,一箭正射在曹操胸前。要不是他颇有武艺,见机的快,这一箭怕就是要了他的性命。曹操中了一箭,紧接着一箭又来,直向曹操肚腹上射来。我见形势危急,连使杀招,方才脱出重围,只见那箭去势如风,就要射中了曹操!

    曹操急提马缰,坐骑倏地人立,这一箭劲力好生厉害,从马胸插入,直穿没羽,那马扑地倒了。曹兵见主帅中箭落马,人人大惊失色,此时袁军在呐喊声中,如潮水般冲杀上来。

    我跳将过去,一刀“断瀑刀”打退了第一波上来的士兵,我左足用力一蹬,飞腾而起,长刀急卷杀开了一条血路。直奔向那个黑袍将军,我在袁绍军中呆过不少时日,却不记得有这样一个人物。不杀了他,曹操此番看来性命难保!

    那黑袍将军见我到来,一弓拉出三箭,朝我上中下三路激射而来。我侧身避过,从上空中一刀劈向黑袍将军,他慌忙落马,却被我一刀砍中了马腹,那马顿时摔倒。我见他失了马,倒也不去追他,又翻身去救曹操。

    曹操脸色苍白,显然失血不少,但仍然笑道:“好兄弟,真有你的!”

    我问道:“可以吹号了吗?”

    曹操看了眼场中局势,道:“敌军还没疲,再支持一会。”

    他牵过一匹马来,奋力上鞍,叫道:“众将士随我守住了!”众人本见他中箭,又从马上跌落,正不知伤势如何,此时却见他重新持剑上马,挥刀长剑刺死了三名袁兵,都再次奋勇起来。

    袁军见曹操重行上马,不禁气为之夺,攻势顿缓。曹操见敌势少衰,叫道:“举纛,吹号!”众兵将大叫声中,一名卫上站上马背,将曹操红色大纛高高举起,缓慢挥动,号角呜呜吹动。

    四下里杀声震天,远处十路兵马齐出,兵势若奔雷般冲将过来!8946